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百 压力

    好在李察自从吃过那枚头蛇的蛋后,身体素质大幅提升,食量更是同步增加,这才堪堪能够跟得上侍臣送菜的速度。那一堆堆富含能量的食物入腹,大多立刻就化成了滚滚热流,被李察所吸收。消化的速度则取决于李察的体质,而现在李察的消化能力继承自头蛇,强大得超乎想象,让菲利浦也赞许不已。

    这一段饭,李察感觉比当初和巴力巴力打那一架还要累。

    午餐终于结束了,李察周身象着了火一样的难受,他觉得自己好象吞下了一整头的巨龙。这个时候,他已经被火流烧得昏昏沉沉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迷迷糊糊听到菲利浦说要订购一百匹魔骑,就伏在桌上,沉沉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李察才慢慢醒来,眼睛虽已睁开,但是眼神依旧一片茫然,片刻后才有了焦点。

    这是一间奢华到几乎有些庸俗的卧室,床大得可以睡下一头大象。主色调为金黄,令人眼花缭乱的七彩颜色点缀其。无论是家具上的雕饰和花纹,还是织物上的闪闪发光的缀饰,都是真正的金子和宝石。

    身量已经长成青年的李察其实不算瘦小,可是往床上一放,立刻就被装饰了大量花边的枕头被褥什么的所淹没。

    李察只觉得全身酸痛,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当初吃下头蛇蜥蛋时,也没有这么难受过。他挣扎着坐起来,头立刻就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主意识已经支撑不住,而第二意识依然在孜孜不倦地钻研着神官格斗术,结果就是让李察的头痛加倍。

    李察用力敲了敲头,眼前忽然飘落了几片东西,竟然是几片指甲!他大吃一惊,急忙望向自己的双手,看到十指指甲大多已脱落,余下的两片摇晃得厉害些,不一会儿也从指尖脱落。而原本指甲的地方只留下片片粉色软肉,而且还在不断蠕动生长着。没过一会,新的指甲就长了出来,晶莹透明,不过还有些软。

    李察有些吃惊,试着摸了摸新生的指甲,结果竟然从手上搓下一片皮来。不止是手掌,李察随意在手臂上一搓,就是一大片死皮掉落。不过蜕皮的地方,早都长好了新的皮肤,不光是细腻,而且致密结实。

    卧室旁边,就是浴室。巨大的浴缸象是给一群人准备的,而且里面已经注满了水。浴缸上方的水龙头里不断流出热水,注入到浴缸内。但缸内的水却始终不满溢,看来是从另一个地方流走了。这样无论何时,浴缸内的水都是保持着恒温。

    李察身上依然象是烧着火,喉咙干得根本说不出话来。他挣扎着跳下床,抓过柜子上的水瓶,把一大瓶水全部倒进喉咙里,这才感觉好过了些。而身上也开始一片片蜕皮,李察索性脱了衣服,把自己泡进浴缸内。

    水温正好,让李察终于觉得舒服了些,才开始检查身体的状态。血脉能力完好,构装完好,魔力居然有所增加,虽然意外,但确实是好事。肉体……李察活动了一下身体,赫然发现自己的力量竟然大幅增加,几乎直接翻了一倍有余!

    虽然李察原本不以力量见长,加倍后的力量也和食人魔之类天生力量强大的种族无法相比,但是力量提升所带来的好处却是切实可见的。

    许多格斗术原本无法做到位动作,现在能够轻易达到,而且随着基础力量的提升,魔动武装的加成效果也在提升。

    第二意识原本已将神官格斗术解析到了一大半,但是随着李察力量的提升,距离完全解析又变得遥遥无期。不过李察自己估计,现在神官格斗术的水准已经非常接近伊俄了,但比流砂还要差些。

    这时,李察终于完全清醒,身体的不适也差不多都消失了。他现在明白是怎么回事,菲利浦那一顿午餐不知是用什么做的,食物包含的力量多得惊人,李察又实在吃得太多,结果消化这些食物差点超出了他身体能够负担的极限。

    只看自己身上增加的力量,李察就知道这一餐价值不菲。

    这算是皇室对自己成功做出生命诛绝的奖励吗?如果是的话,奖励也实在太丰厚了一点。那幅生命诛绝成品可不是给皇室的,而是白夜预定的。就算以后自己也向皇室提供生命诛绝,也是要收取报酬的。而且显然,靠吃就能增加身体素质的食材,比构装还要珍贵。

    李察从浴缸爬了出来,擦干身体,穿好衣服,来到卧室的窗前向外面看了一眼。从下方可以看到的浮世德城区的景物来看,自己应该在第五层的浮岛上。显然,这里就是皇宫。

    时间刚过子夜,李察却精神奕奕,怎么都睡不着。于是他拉响了召唤侍者的铃绳,结果进来的却是皇帝的侍臣。

    侍臣说:“小人已经在外面等候很久了,陛下说过,估计您会在这个时间醒过来。”

    “陛下有什么吩咐?”李察依稀记得皇帝要订购一批魔骑,但那时头脑昏昏沉沉的,自然需要再确认一下。

    “陛下交待了两件事,一是让你今后自己小心,可能会有其它两大帝国,甚至其它种族的人来暗算你,同盟内部反而会相对平静下来。另外,陛下准备订购一百匹魔骑,不过希望你把生命过短的限制给修正回去,最好自然生命能够达到十年左右。”

    听到这里,李察脸上表情没有变化,心里却微微一动,皇帝陛下的意思是确定魔骑的生命期限是人为的,并且准确判定出正常的期限?

    侍臣继续说:“价格可以提升到十二万一匹。这只是第一批的订单,陛下想要组建一支全新的魔骑兵团,这样的魔骑有多少就要多少。现在陛下正在宵夜,不容打扰,他吩咐说你要是醒来,就可以送你回去了。”

    李察想起还有梵琳大神官要见,但半夜显然不是合适的时间,于是对侍臣说:“好,我回阿克蒙德浮岛。”

    回到浮岛后,李察径自向书房走去,结果在楼梯上又遇到了可可。可可显得有些慌张,看到李察后更象是受了惊吓,立刻贴墙站好,一句话也不敢说。李察觉得有些奇怪,他记得自己曾经让老管家把可可放回去,怎么她还在这里?

    不过现在李察已经不再关心这些小事,他只是向可可点了下头,就上楼,进了自己的书房。此刻在书房墙壁上,挂着一幅神圣同盟的疆域地图,上面标注着原本属于歌顿的各块领地。从地图上可以看出,除了黑玫瑰古堡周围那块土地外,歌顿的领地颇为零散,东一块西一块的。

    这一块块领地正代表了歌顿起家的轨迹。

    歌顿和哥利亚拥有同一个父亲,当他们的父亲在异位面战死后,哥利亚继承了爵位和领地。而歌顿虽然也继承了一块爵士领地,却在得到的当天就连同城堡一起出售,然后只带了一身武具,就离开了家族,成为一名自由阿克蒙德战士。

    在接下来的岁月,歌顿开始显露峥嵘,不断取得一块块领地,最终从一无所有,到获取与实力相匹配的侯爵爵位,成就了一段传奇般的经历。

    看着这幅地图,李察就无由的感觉到沉重的压力。他不知道自己如果和当年的歌顿易位相处,是不是也能取得同样的成就。现在,李察仅仅接过歌顿留下的基业没多久,就感觉到沉重的压力和深深的疲惫。不过也正是通过这样的历程,李察才发现自己似乎触摸到了歌顿的一些本质。

    这个男人,无论处于什么样的情况下,都从无畏惧。所以他敢于冒险,敢于出击,敢于追求一切自己想要的东西,敢于以一已之力,承担起无数的责任。

    李察叹了口气,站到地图前。

    地图上,许多领地都被贴上了浮动的标记,表示当地的领主正在动摇或是实质上已经开始抗拒命令。另外一些领地的名字被贴成灰色,意味着这些领地的控制权已经失去。还有许多领地上都加上了祭品的标志,这是当初参与了哄抢祭品的家族分支。最后,几块领地上还被加了骷髅头的标志,李察决心有了机会,就把当地的领主家族连根拔起。

    其实看到了这幅地图,就大致可以知道李察接下来准备做些什么了。

    李察正在沉吟着,要不是法罗位面传送费用太过昂贵,里面的大军调不出来,他早就挥军平了这些小领主了。但是现在,他反而不再着急,考虑着是否要让这些家伙多活跃一段时间,再多暴露出来一些,包括他们身后的支持势力。

    不过再等下去效果想必也不大了,毕竟在李察发布了生命诛绝后,很快整个神圣同盟都会知道李察通向圣构装师的道路已经铺平,敢在这种时候做小动作的应该不多了。

    在李察反复权衡利弊时,房间的魔法灯光不曾摇曳,但地上的一片阴影却诡异地自行波动起来。一股战栗之意沿着脊椎飞速爬上,直刺头顶,那是李察感知到了杀意所起的自然反应。

    PS:终于完成了七更,证明了一夜七次郎不是传说。不过,明日,应该说是今天午的更新就没有了,推迟到晚上。至于原因,你们都懂的吧!

    虽然还有即将到来的一场激战,但实在写不动了。

    最后再PS一下,虽然七更,但还是觉得有些对不住大家的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