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一 诚实与奖赏

章一零一 诚实与奖赏

    李察不假思索,本能地一敲写字台,靠在桌边放置的精灵长刀骤然出鞘,跳入李察右手。在狭窄的书房,超长的精灵长刀原本施展起来十分困难,可是李察挥刀如风,却象在蛮荒旷野激战一样,大开大阖,纵横自如。

    精灵长刀嗡的一声鸣叫,刃锋骤然爆出成片的绿色光华,瞬间就再也看不清刀锋。

    两个阴影武士不知何时出现,他们各持一把暗影巨斧,斧刃正好斩在李察原本所站的位置上。如果李察反应稍慢了一点,就会被这两名实力相当于十五级的阴影武士分尸!

    阴影武士一击不,回斧抬头,正想继续追击,眼前却被无数碧绿刀光所填满!

    第一道看似轻柔无害的碧色刀光轻轻掠过阴影武士的胸口,却如水落滚油一般,瞬间让刀光周围的阴影全都沸腾起来。阴影力量不断从本体被撕扯出来,然后被碧色刀光湮灭。

    阴影武士顿时无比痛苦地嘶叫起来,他们的喊叫没有声音,却有撕扯灵魂的力量,有些类似于女妖之嚎的效果,不过没有那么强烈。可是李察的灵魂意志之强大,曾经正面承受过巨魔督军的灵魂之枪,区区两名阴影武士的嚎叫只当是抚面清风。

    李察双手握刀,当他的左手也握上刀柄时,一对前臂骤然放射出淡淡血色光华,刀光大盛,千百倍的浓烈起来,若狂风骤雨般向两个阴影武士泼去!

    刀芒如雨,瞬间而过,随后浇在对面的墙壁上,留下无数道纵横交错的刻痕!

    两名阴影武士呆立在原地,他们身上忽然出现由无数绿色细线织成的网,然后身体和手的武器骤然爆开,炸成数百片细碎阴影,再被绿色细线湮灭干净。

    啪几声轻响,四块影钻掉落在地板上,弹跳了几下,四散滚动着。

    李察双手持刀,仍保持着挥刀直进的姿势,却是一脸惊讶,犹然难以相信这次竟然这么轻易的就消灭了四个阴影生命!和上次一样,两名阴影武士手的巨斧其实也是一个独立的阴影生命。

    李察还记得上次独斗阴影武士,可是差点把命都搭上了。

    但是,对面墙壁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刻痕,忠实地记录下来那一瞬间李察出了多少刀。这不仅仅是魔动武装的缘故,更是生命诛绝的威力。李察双臂各有一个生命诛绝,两个叠加在一起,才显示出真正的恐怖威力。

    这才是号称杀力第一的生命诛绝真实面目!

    相比之下,精灵长刀内浓郁生机对阴影生物的附加伤害,却显得微不足道了。

    不过一刀即出,李察却忽然觉得体内极度的空虚,无论魔力体力,都被消耗得一干二净,他双手一软,差点连刀都握不住。

    生命诛绝在追求极致杀力的同时,消耗也同样的恐怖。这是给圣域以上强者们准备的构装,李察却用在自己身上,而且一次还是两件。结果这一刀确实惊艳,却也直接把李察抽空。

    李察直接把精灵长刀往地上一扔,强撑着找出一瓶活力药剂,差点连瓶塞都拔不开,前后使了几次力气才算得手。灌下活力药剂,李察直接瘫坐在椅子上,静等着体力恢复。

    就在这时,书房门口忽然响起细碎的脚步声,然后房门就被轻轻敲响。

    李察心大为凛然,这个时候谁还会到书房来?听敲门的声音,根本不是老管家,而象是一个柔弱的少女。但是刺客杀手最喜欢的伪装,就是看似无害的少女,孩子,或者是老人。

    “谁啊,稍等。”李察不动声色地调整了一下姿势,从怀出取出承载之书,轻轻放在办公桌上,然后打开。

    “是我,主人。”房门外传来的是可可的声音。

    “进来吧。”李察平静地说,私下却丝毫不敢放松。

    房门推开,可可走了进来。

    李察双眼即刻射出淡淡光芒,将她全身上下扫了个通透。看到眼前的少女即不是杀手伪装,身上也没带什么凶器后,李察才真正放心。但是他依然保持着全神戒备,不敢稍有放松。不知怎地,李察总觉得似乎在黑暗隐藏着什么巨大的危险似的。可是无论他如何感知探查,却都找不出危险的源头在哪里。

    “可可,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你有什么事吗?”李察淡淡地问。

    可可显然极为局促不安,双手用力绞着衣角,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就这样过去了整整一分钟,她才终于下定决心,从怀取出一张折叠好的纸,摊开,放到李察的面前,然后退了两步,等候着李察的发落。

    李察有些奇怪,打开那张纸一看,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古怪。

    那张纸上绘着的就是李察墙壁上地图的缩微版本,特别是李察为各个领地所加的标注,全都记录得一清二楚。

    李察沉吟了一下,问:“这份东西是你画的?”

    “是。”可可声音很平静。

    “这份东西可以卖多少钱?”李察问。

    “有人愿意以一万金币收购。”

    “你离开浮岛的机会不多吧,怎么知道这份地图可以卖出多少?”李察继续追问。

    “是……埃尔以前的一位同僚,他找到了我,说希望能够得到你下一步动向的情报。他们抢了祭品,现在都很担心。”可可说。

    “地图画的不错,交出去了?”

    “没有。我……想了很久,还是走不出那一步。所以……”

    李察淡然笑笑,说:“没卖就好。不过,你其实大可以把这件事瞒下去,比如说这张东西,只要撕了后一扔,就没人知道你干过什么。”

    可可忽然有了难得的勇气,说:“我……那样的话,我会睡不着的。说出来,接受惩罚,总比象现在这样一直痛苦着要好得多。”

    李察将地图扔在桌上,沉吟着,然后问:“你很缺钱吗?”

    “为什么不觉得我是恨你?”可可鼓起勇气反问。

    李察只是笑笑,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你很缺钱吗?”

    可可的勇气瞬间消失,低头轻声说:“是的。”

    “我记得,你作为我的伴侣,一直领取的是标准津贴的三倍。”

    可可抬起头,直视着李察,说:“但那还不够。我父亲的债务,哥哥的审判,都需要钱,很多的钱。”

    “一万金币够吗?”

    “……勉强吧……”

    李察点了点头,现在他了解可可做出这个决定,确实需要非常大的勇气。把这份地图卖出去,她至少可以暂时缓解一下家里的困境,但是最终,她还是把地图交了上来。

    李察轻敲着桌子,开始认真思考她面临的问题,片刻后说:“好,我的原则是我可以原谅错误,但绝不容忍背叛,并且诚实的人应该得到奖赏。既然这份地图没有卖出去,那么这件事就当作没有发生过。你父亲的债务很好解决,你可以去找老管家,让他从我的财产支取金币,把那些债务偿还掉。至于你的哥哥……他所作所为性质太过恶劣,我能够做到的只是适当让人给他以照顾,在苦役期间不至于残疾或是死去。另外,我可以试着给受害者一笔赔偿,如果他们愿意接受赔偿并原谅你哥哥的作为,那么苦役时限可以适当缩短一些。但也仅此而已。具体的分寸,由老管家去把握吧。”

    可可已经由悲转为惊喜,多日的心事一朝解决,让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如泉涌出。

    李察拿起那份地图,塞回给可可,笑着说:“这份地图画得不错,也别浪费了。你拿回去,该卖给谁就卖给谁,但是一万也太便宜了,一口价,少于五万不卖!”

    可可吃惊地抬起头,说:“不!我不能这样做!”

    “为什么不能?”李察笑着说,“这是我让你卖的,和你自己私下交易性质完全不同。你照做就是,顺便还可以赚一笔。这些家伙的金币既然嫌多,那么不赚白不赚。但是你开始的要价确实是低了,我们阿克蒙德的情报,现在可比以前珍贵多了。”

    “我……那么,我把地图上的标记改掉吧!”可可说。

    李察淡然一笑,说:“用不着。就这样拿给他们好了,我想做什么,就是让他们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们难道还能反抗不成?”

    可可轻轻点了点头,看着李察,想要说什么,却又不忽然失去了勇气,怎么都说不出口,脸却是彻底红了,连耳尖都全是绯色。

    就在这时,李察脸上的笑容淡去,挥了挥手,说:“好了,我现在很累。你先回去休息吧!”

    可可不敢多说,退出了书房,又把门轻轻带好。

    等可可的脚步声远去,李察才出了口长气,然后苦笑着说:“白夜大人,您也不用这样对我吧,我们又没有仇。”

    李察身后传来白夜那沙哑机械的声音:“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们毕竟在一起呆过十天,我已经记住你身上的味道了。”李察苦笑着说。

    PS:这一更晚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