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二 白夜的生命诛绝

章一零二 白夜的生命诛绝

    此刻白夜就站在李察身后,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是她一出现,李察就发现自己丝毫动弹不得。那是他身体本能的反应,是面对过于强大敌人时自然而然出现的僵硬。而白夜就巧妙地利用了这种本能反应,用淡淡杀意刺激着李察的身体,等如是让李察自己把自己钉在了椅子上,连回头都办不到。

    不过听到李察的回答,白夜却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我的味道早已和环境融为一体,达克索达斯人素以鼻子敏锐著称,连他们都无法发现我,你怎么可能闻出我的味道?”

    李察回答:“白夜大人,您确实与绝域战场融为了一体。所以您一出现,我立刻就闻到了浓烈的绝域战场的味道。”

    白夜杀机一收,李察这才能重新动弹。这份技艺简直就是匪夷所思,让李察大为心折,白夜的形象又变得高大了不少。

    而白夜忽然伸手,抓住李察两条手臂,仔细看了一会上面的生命诛绝,然后放开李察,走到那面布满刻痕的墙壁前,凝视着墙壁上的一道道痕迹,久久不语。

    李察从后面望去,却看到白夜的肩背竟然在轻轻颤抖,显然极为激动。仅仅是一幅构装,怎么可能让她这样激动?要知道不要说白夜,就是李察自己,也都是控制情绪的高手,越是生死关头,就越是冷静镇定。而白夜竟会激动到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显然其后另有故事。

    “果然是生命诛绝!比我想的还要强大……”白夜轻声说,然后忽然回头伸手,说:“拿来!”

    李察早知如此,拿出一个封魔盒,递了过去。

    白夜取出生命诛绝,挽起右臂的衣袖,根本不使用构装药剂,斗气一震,前臂就是鲜血淋漓,然后把生命诛绝往手臂上一盖,片刻间构装就与身体融为一体。

    “一幅不够。我至少需要四幅!”白夜说,声音竟多了无法抑止的渴望。

    李察苦笑摊手:“没材料了。”

    三幅生命诛绝,前前后后消耗了价值上千万的魔法材料,让李察这人形铸币机都为之倾家荡产。李察现在绘制生命诛绝还是有些勉强,失败率高达七成。

    白夜皱眉,说:“那就去买!我没有金币和魔晶,但是手上还有不少祭品。都可以折算成材料给你,我只需要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拿到余下的三幅生命诛绝?”

    李察叹了口气,看得出来白夜需要生命诛绝的背后,必然有故事。祭品可以换成金币,金币却很难换到祭品。而且不同祭品之间的价格并不是成比例的,比如说一个级祭品和三个低级祭品都可以换到十年的生命激流,但是级祭品会比三个低级祭品加在一起还要贵得多。这是因为许多神恩不会在低级的仪式出现,高级和顶级祭品同样是如此。

    李察想了想,说:“如果是现在,只以成本计的话,我需要一千万的魔法材料,以及至少一个半月左右的时间,如果这期间我遇到战争,时间还会延长。但是,若你肯再等半年,等我的魔力提升到十七级,成本就会下降到百万左右。”

    白夜的双眼露出一丝讶然,淡淡点头,说:“你果然不错,居然半年内就能够再提升一级。看来殿下把她的深蓝冥想术毫无保留地教给你了,而且你也是十分适合这套冥想术的人。至于百万三幅……”

    说到钱,白夜居然罕见的露出了一个微笑,说:“记得当初惟一一个有可能做出来的老家伙,开价是相当于一千五百万一幅,然后他还失败了。而你居然直接把底线告诉我,难道你不准备从赚钱吗?如我这样从绝域战场活着回来的,身家都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得到的。”

    白夜顿了顿,思索了一下,说:“不对,你的成本比其它构装师低得太多……不是他们敢骗我,而是你的手法特殊。嗯?你难道不知道这一点吗,为什么还要直接把底线告诉我?”

    李察倒是认真想了一会,才说:“我刚才还真没想到这么多,如果一定要说原因,那应该是你给了我生命诛绝的图纸,所以我才学会了这一构装。为你做几个,就是消费时间手工而已,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应该的。何况做生命诛绝这种等级的构装,对我也是一种提高,我也没吃亏。”

    白夜叹了口气,说:“我该说你太聪明呢,还是真的很笨?”

    李察坦然一笑,说:“我快二十了,肯定不笨。”

    白夜的右手忽然抬了抬,很有去抓李察头发的冲动。李察立刻有所感觉,想要躲,可是还没来得及动,头发上就如起了一场小型风暴,漂亮的短发根根倒竖,被揉成了爆炸式样。

    白夜一出手,李察果然躲无可躲。李察估计,自己恐怕要再加装一个生命诛绝,才有可能达到白夜的出手速度,而且还仅仅是速度。

    看到李察的狼狈和尴尬,白夜又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她立刻就收起了笑意,恢复了那冷冰冰的样子,“有几种构装非常强大,但是制作同样极为艰难,除了圣构装师外几乎没有人能轻言成功率,所以它们的图纸流传很广,只要你用心,就一定能够收集到,并不如何珍贵。生命诛绝就是其之一,除此之外,还有阳炎拥抱,死亡玩偶之吻,深红流火,刹那韶华等等。所以我给你生命诛绝,并不算什么的。”

    李察一边慢条斯理地整理着头发,一边微笑着说:“不管怎么说,是你把生命诛绝给我的。”

    白夜看着李察,终于被他清澈如流的目光击退,最后摊手,说:“你要犯傻的话,那随便你。我一会就把祭品给你送过来,你要尽快把三幅生命诛绝交给我。我一点也不想等!”

    “好,没问题!但到时候我如何找到你?”李察说。

    “去绝域战场,日不落之都找我。我带你走过一次,以你现在的能力,应该能够活着抵达日不落之都。然后去找那个好色的疯老头,圣劳伦斯,他可以联系得到我。”白夜说。

    “这个……”李察有些犹豫,如果再被传送到十天才能赶到日不落之都的地方,那路上可就确实危险。那里可是绝域战场,就是圣域强者都随时有可能陨落的地方。

    白夜淡得几乎看不见的眉毛扬了扬,问:“怎么,怕了?”

    李察轻轻摸了摸放在贴身口袋的命运晶板,信心油然而生,说:“好,我会去!”

    经过上次和白夜同行十天,李察感觉现在的自己就算打不过某些达克索达斯的强者,跑总是跑得掉的。而且过去攻击力不足的问题,在觉醒了毁灭真名后,李察已经可以吹出威力极大的炎息,对于大多数达克索达斯人来说,炎息的威力都是致命的。

    白夜点了点头,说:“看好了,生命诛绝应该是这么用的。”

    说着,也不见她有所动作,李察的精灵长刀就自行跳到她的手里,随后一片碧色光华骤然绽放,一闪而逝,妙曼如月夜下盛开的优昙。整个过程无声无息,而李察全身僵硬,坐在椅动弹不得,原来已被瞬间爆发,充满了整个空间的恐怖杀机禁锢得根本动弹不得。

    当碧绿光华收敛后,在李察面前那堵早已刻上了无数剑痕的墙壁上,又多了一行字:生命诛绝!

    白夜仅以一幅生命诛绝构装,瞬间出刀速度达到了李察的数倍,然而她这无数刀锋却刻出了一行漂亮且有力的字,而不是如李察那样只是胡乱斩出。这意味着,无论攻速多快,每一刀都在尽在白夜的掌握之。如此攻击,方是生命诛绝真意。

    “这刀不错。”白夜把精灵长刀抛下,然后说:“我走了。另外,我看刚才那个小家伙很不顺眼,她不是背叛了阿克蒙德吗,我去把她杀了吧!”

    “别!”李察吓了一跳,说:“她刚刚选择了坦白,我已经答应了原谅她。”

    白夜皱了皱眉,说:“这么弱的女人你也看得上?真是奇怪。”

    “不是我看上她了,是……”李察开始抓头,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了。

    “我走了。”白夜懒得等他的解释,直接从窗户出了书房,身影在夜色下一闪而逝。

    白夜走后许久,李察却还坐在书房皱眉苦思,随后走到那行刻着生命诛绝的刀痕前,开始认真观察其的每一道刻痕。

    这一晚,他又从白夜身上学到了太多的东西,需要好好消化。

    就在李察的思索,天渐渐亮了。

    白夜悄然出现在李察身后,看到李察失神的样子,又露出一丝笑容,然后无声地放下一个巨大箱子。这是一个需要数人搬运的巨大箱子,但落地无声,而且李察全无所觉。放下东西后,白夜又和进来时一样,悄然消失。

    李察和白夜都没有注意到,今晚白夜一共笑了三次,比她过去一年笑的次数都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