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三 强者之心

章一零三 强者之心

    天完全亮了。**泡!书。吧*

    淡金色的光芒从长长的帘幔后透了进来,在书房落地长窗前的地板上投下深深浅浅的几何图形。

    李察心神一松,猛然觉得双眼又酸又痛,两行眼泪就流了下来。白夜留下的字迹也充斥着凛冽的杀气,看得久了,他的双眼首先就承受不住。

    李察闭上眼睛,索性盘膝就地而坐,休息了一会,忽然觉得房间里好象多了什么东西。他蓦然回头,看到了房间央放着的巨大箱子,不由得大吃一惊。不过李察想了想,也只有白夜,才能够如此无声无息地进出浮岛。

    阿克蒙德浮岛充满战争要塞的风格,然而除了一座二十米高的塔楼外,并没有部署诸如魔法屏障之类的对空防御。但这座浮岛目前还处于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恩沐浴之下,除了永恒龙殿的人之外,心怀恶意和杀气的人是无法从空毫无警兆地进出的。

    李察有些好奇白夜究竟带来了什么,当他打开箱子时,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箱子居然是个空间装备,里面摆放着一个奇异巨兽的头,一颗硕大的还在顽强蠕动的器官,类似某种生物的心脏,以及一尊小巧的神像,雕刻的是一头形貌诡异的生物。

    李察仅仅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三件不光是祭品,而且是最顶级的祭品!每一件的价值,都比一个大魔鬼的头颅还要高些。

    如果把这三件祭品拿去兑换金币的话,至少价值三千万。而且拥有顶级祭品,就等于是拥有了一个希望,没有人会拿出来换金币。

    可是看到祭品,李察却是苦笑,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白夜,却还是不肯欠他的人情。李察很清楚,即使以白夜之能,想要弄到这三件祭品想必也是有过死一生的经历。可见她是如此迫切的需要生命诛绝。

    李察合上了箱子,想了想,索性把看守浮岛的四名龙殿骑士请了过来,让他们帮忙把箱子抬到永恒龙殿去。听说箱内装的是为今天献祭准备的祭品,四名骑士二话不说地答应下来。李察也就稍稍放下了心。

    想来在浮世德,还没有人敢于打劫龙殿骑士护送的东西,那等于是直接和永恒龙殿作对。而在梵琳大神官回溯时光的神力之下,任何人都别想能够隐瞒阴谋。

    三件顶级祭品,就连李察也紧张了。

    一小时后,李察终于踏入了永恒龙殿,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他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然后长长出了一口气。当李察可以为生命诛绝耗尽千万魔法材料时,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不把钱放在眼里了。可是这一路上的紧张感觉让李察明白,他只是不把几百万放在眼里而已,几千万照样紧张得要死。

    迎上来的是诺兰大神官,她微笑着对李察说:“李察,跟我来,梵琳大神官正在后面等着你呢!”

    在路上,诺兰顺便告诉李察他这次带回来的法罗矿产和特产全部清点估价完毕,合计价值三百五十万金币,然后询问要用什么方式折算支付,是金币还是魔晶。

    “魔晶吧。”李察现在大量缺少魔晶。

    “这淬的献祭,将同梵琳大神官亲自主持,机会难得啊!”诺兰微笑着说。

    近年来,即使是顶级的献祭仪式梵琳也少有出面主持的时候,如诺兰这种等级的大神官已经足够了。

    由梵琳主持的仪式,献祭者得到所需要神恩的机会就会大得多。在极少数情况下,梵琳甚至可以干预献祭的神恩选项,这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眷者特权。只是在这光辉背后,很少有人注意到她们付出的代价,贵族们只会计算,自己需要拿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打动神眷者。

    “梵琳大神官?为什么不是流砂?”李察却很感到意外。主持献祭可以分得神恩,而流砂正需要神恩。

    诺兰带着了然的表情,说:“流砂这两天有些关键的事务要处理。放心吧,有梵琳大神官亲自主持献祭,你有什么需要,应该都不是问题的。”

    李察微微皱眉,接受了安排。

    在龙殿一间空旷的后殿,李察再次见到了梵琳。大神官的美丽融合了成熟和纯净的特质,又有着穿透时光的深邃。再次相见,或许是这次心情格外轻松,或许是智慧等级晋阶,李察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强烈感受到梵琳的美丽,因为独有的特质,那是无法复制的美丽。

    后殿内空无一物,只是打扫得特别干净,殿堂里甚至没有支撑穹顶的柱子,偌大空间一览无遗。梵琳就那样席地而坐于大殿间,鞋子放在身边,静静等待着他的到来。

    李察怔了怔,也学着她的样子在对面坐下。

    “您找我?”李察问。

    梵琳认真地看着李察,片刻后才问:“你已经快二十了吧?”

    李察想了想,才点头说:“是的。”在不同位面穿梭得久了,有时会忘记自己的年纪。

    梵琳浮上一个淡淡的笑,说:“当年,他也是刚刚二十岁,不过比你现在要厉害得多。那个时候,我也很年轻。我们总以为,将来整个世界都会是我们的。可是十年后,我们开始怀疑当初的想法。二十年后,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如此的渺小,在命运的力量前,我们所有的挣扎都是如此空乏无力。到了后来,在绝望,我们选择了互相牺牲,然后从此永别。”

    在她平淡的叙述,李察忽然觉得呼吸也在变得沉重,似乎被时光沉淀下来的力量所压抑。

    梵琳忽然笑了,说:“说得远了。只是今天看到你们,就象看到了当年的我们。好吧,我只是想要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什么是强者真正的基石呢?血脉,构装,等级,还是其它的什么?”

    李察思索,然后试探着说:“血脉?也不对……等级也很重要,但如果是五阶构装……”

    梵琳说:“都对,也都不对。其实血脉力量并不神秘,绝大多数强者都有强大的血脉力量,但他们当很多都不是天生就有强大血脉的。血脉力量可以挖掘,可以提升,甚至可以掠夺。而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恩也经常会出现各种不同的血脉。所以强者或早或晚,都会有自己的血脉力量。至于等级,既然你去过卡兰多,也去过绝域战场,应该知道等级并不是全部。传奇强者死在天位圣域手上的例子,并不罕见。那么,就剩下构装了。构装其实是比前面两项更大的限制因素,或者反过来说,正因为它限制着强者的发展,才是更重要的因素。”

    “那么我应该在构装上继续深入?”李察试探着问。

    “构装只是其的一个因素,但并不是强者的必经之路。实际上,卡兰多大陆的强者,就是没有构装的。而我们诺兰德的几位绝顶强者,也有不使用任何构装的。”

    “不使用构装?”李察大吃一惊。

    “但你现在还远没有到这种程度,那是当你步入传奇后,需要寻找属于自己的道路时才要开始考虑的事情。现在啊,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有什么就用什么吧!构装,装备,神器,什么都不能少。”梵琳笑道。

    李察点了点头,然后问:“那什么才是强者之路呢?”

    梵琳柔声说:“真正的强者,除了少数天赋特殊的或者是际遇特殊的人,几乎都有一颗强者之心。其实所谓的强者之心,无外乎几样品质而已。他们坚韧不拔,并且都能持之以恒,同时还具有敢于直面一切的勇气。”

    李察忽然有一阵恍惚,这段话,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恍然之间,李察似乎又回到了鲁瑟兰村,那时的他,看到一棵小树都觉得是那么高大。而那个时候,每天最快乐的时候,就是晚上坐在餐桌前,听妈妈讲着故事,一边大口大口吃晩餐。伊兰妮的声音总是那么温柔,那么悦耳。当她的声音响起时,似乎山野里的花儿都会摇曳开放。

    在那个远离尘世的小山村里,在七岁的时候,李察记住了做事要有恒心。当八岁时,李察学会了坚韧。随后在岁,李察有了勇气。然后是十岁……

    十岁,是无法形容的痛,那烈火与困惑,从此深埋在李察心底。

    在小的时候,原来梵琳所说的强者之心,就已成为李察的习惯,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

    “我明白了!”再抬起头时,李察双眼明亮。

    梵琳赞许地点了点头,她其实早就看出李察身上种种特质,也一直暗感叹。

    如果一个人能够给另一个人指出一条前进的路,就可以称为导师了。而梵琳现在所作的,却是给李察指明了方向,只要方向正确,走哪一条路,区别也就不大了。

    “很好,那么接下来,我想要求你一件事。”梵琳说。

    李察这次真正吃惊了,身为永恒龙殿的大神官,梵琳有什么事情办不到的?只要她开口,又会有多少强者抢着为她效劳?有了梵琳的青睐,意味着太多太多了,比如说长久的生命,强大的力量。

    李察坐直身体,郑重地说:“我会尽力。”

    一句朴实的回答,没有花巧,没有水分,只有将承诺践行到底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