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六 憎恶屠杀

章一零六 憎恶屠杀

    谁知兽爪项链一接触到祭坛,立刻绽放出点点金色光芒,引动了不少时光之力,看数量已经接近于一个高级祭品了。泡-书_吧()

    李察大吃一惊,不过这也算是意外的惊喜了。

    虚空,一束时光之力凌空而下,在祭坛上凝聚成一个光球,可以清晰看到其竖立着一把奇异狰狞、遍布锯齿的长剑。

    “是装备类神恩,还是说就是这把剑本身?”李察怔了怔。兽爪项链可以献祭是一个意外,只有一个神恩选择,却也是一种意外。哪怕最低级的献祭,一般都会给两个选项的。

    但不等李察去触摸神恩,光球就已自行破裂,里面的长剑当的一声掉在祭坛上,弹了几下,就落在李察的脚边,而且摔成了两段,从剑背上掉下来较短的一截剑身。

    李察怔了一怔,这可是神恩赐下的装备,以刚才接近高级祭品的时光之力来看,这把剑如果不是传奇武器都有些说不过去。结果怎么一摔就坏,连把普通的长剑都不如?

    他急忙捡起长剑和掉落的破片,拿在手上细细查看,这才发觉这把剑其实就是可以分成两段的。

    这是一把和直刀类似的武器,直刃,刃锋和刀背靠近握手处都是不规则的锯齿。而剑背部分可以拆卸下来,变成一把短剑。看短剑厚实多棱、如同锥型的剑身,更多的是起到破甲作用。这把剑材质特殊,不是金属,倒象是用某种生物的爪牙或是骨头磨制而成。

    当李察握住短刃长剑的握把时,双手誓都同时一痛,被一枚悄然伸出的骨刺扎破,几滴鲜血被吸收进去。短刃长剑的刃锋上同时掠过一抹暗红的光芒,随后剑身浮现淡淡的绿意,通体开始透出刺人的杀气。

    与此同时,关于此项神恩的说明在李察意识浮现。

    “憎恶屠杀,吸收献祭者血脉力量形成的凶器,准神器,拥有超凡破甲,流血,伤口撕裂,风速四重属性。特性为对献祭者当前最痛恨的种族有额外伤害威力。献祭者当前最痛恨的种族为:卡兰多蛮族。因此此武器更名为野蛮屠杀。”

    卡兰多蛮族?献祭者当前最痛恨的种族?这个答案让李察为之愕然,他的敌人枚不胜数,倒从未想过最恨谁。不过仔细想来,倒确实如此。一想到山与海在约定之日行将到来的命运安排,就让李察对蛮族的传统无以伦比的痛恨。

    如此说来,在今后李察重新踏上卡兰多的时候,这把憎恶屠杀倒是必不可少的了。可是这样一来,李察岂不是要背上三把刀加一根法杖去卡兰多?他只是稍稍在脑海勾勒了一下,就立刻掐灭了想象。然后又冒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自己是不是该去找一件能够储存武器装备的空间容器?

    李察正头痛之际,意识又浮现出神恩的后续说明:“这把武器的出现是由远古巨兽的利爪而来,但显然,它比远古巨兽的利爪要强大和珍贵得多,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如此。来自卡兰多的任何祭品,都可以得到明显更多的神恩,还有什么需要犹豫的?另外,卡兰多祭品可以得到额外神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李察再次愕然,这段说明又是什么?它倒象是某种劝诱。然后一个念头自动跳跃进脑海,李察立刻想起了自己手腕上的那串兽神之牙,据说间那颗兽牙是真的来自兽神,因此是大雪山圣庙五件圣物之一。只是没想到,当年的山与海居然随手就扔给了李察。

    但是当年李察就没有把兽魂之牙献祭出去,现在上面又多了一枚山与海相赠的贝壳,那么他当然更不会献祭了。

    李察摇了摇头,轻而易举地就拒绝了永恒与时光之龙的诱惑,结束了这次的献祭。

    但是在时光之力散去前,永恒与时光之龙神性那机械苍茫的声音又在殿堂响起:“凡人,因为你持之以恒的献祭,已经具备了获得永恒与时光之龙眷顾的资格,你获得时光旅者的称号,从此时光之力将会厨洗炼你的身心。你身体的衰老速度将会少许降低。凡人,但你需继续保持谦敬的心,在十次顶级献祭之后,你将会获得更多的眷顾,位面漫步者,将是你的下一个称号。”

    李察一怔,这是真正意外的收获。身体衰老速度减慢,等于是变相延长了生命。这是个在目前没有什么用,但从长期来说却作用巨大的神赐。如此一来,对更高级的位面漫步者,倒是增添了许多期待。

    时光之幕散去,梵琳正站在大殿,含笑看着李察,目光全是嘉许。

    当李察走过来时,梵琳说:“你很不错,能够抓住惟一的一次机会,并且能够拒绝诱惑。”

    一听到这句话,李察第一反应却是一身冷汗。他可是差点没能抵制住永恒与时光之龙的诱惑,原来得到分配神恩的机会真的就只有一次。不过现在李察明白了,在诱惑面前,人总是会不自觉的把下一次得到同样东西的机会给夸大了。

    想到这里,李察恭恭敬敬地向梵琳行了个礼,说:“谢谢您!”

    他现在终于明白,梵琳想要插入一个分配神恩的选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梵琳轻轻一笑,说:“好了,也不用谢我。我现在没什么追求,要那么多的神恩干什么?倒是你们年轻人,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走上我们当年的老路。”

    李察重重地点了点头。

    梵琳又说:“好了,我们出去吧。皇室的人已经到了,他们刚刚带来了你所需要的魔法材料。”

    在永恒龙殿的外殿,一位身着皇室服色的年贵族正在来回踱步。这笔交易实在太过重大,让皇室库房的副主管亲自赶来。这位拥有宫廷伯爵头衔的重臣,一生虽然见多识广,却也没经历过几次规模上千万的交易。

    看到李察到来,他立刻迎了上去,堆起真挚热切的笑容,打了声招呼。宫廷伯爵虽然和李察全无交情,但是他的笑容是随着对方的身份和身家去的。李察的身份不必多说,而且身家显然有直线超越身份的趋势。

    在宫廷伯爵身后,一字摆开了五个足有一人高的封魔箱。

    李察一一打开,封魔箱内分成数十层,每层都可以拉开,各项魔法材料井然有序地摆放在内。

    李察也不怕麻烦,一项项仔细地查看着。这些魔法材料他都太熟悉了,在智慧与真实天赋下,只要认真看一眼就能够分辨出种类、份量和质地。即使如此,李察把所有材料都检查过一遍,也花去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

    在一边的宫廷伯爵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样子。价值千万的交易,别说半个小时,就是检查两天两夜他也能安然等待。

    李察合上最后一个封魔箱后,满意地点头,说:“皇室出品的材料,果然品质卓越!”

    宫廷伯爵松了口气,他也曾想在材料上动动手脚,哪怕是稍稍从手指缝里漏出一点,就是上万金币的利益。不过李察身份特殊,他可不敢在一位皇家构装师面前动手脚。见李察对货物表示认可,他也松了口气,说:“李察大师,现在是否可以检验一下祭品了?”

    “当然!”李察回头对诺兰说:“大神官,请您鉴定一下吧!”

    诺兰打开了李察带出来的祭品箱,挥手射出一道淡金色的光束照射在祭品上,看了看反射出的光芒,点头说:“确定是可以举行顶级献祭仪式的祭品。”

    宫廷伯爵脸上略现激动,他也没有多少机会能够近距离看到顶级的祭品。至于献祭,象他这样没有领地,也无望圣域的人,一生也得不到一次机会。

    随后,诺兰大神官关上了箱子,用神术封印,并烙印上了自己的名字。这样任何人想要拿到祭品,就必然会破坏她留下的封印。这是防止抵押品被损坏或者是掉包的必要手段。

    交易圆满结束,李察将魔法材料全部暂时存放在永恒龙殿内,随即与诺兰谈起从法罗带回来的矿产。李察原本全都想要魔晶,但是现在准备兑换出一百万的金币来。

    “金币有什么用?”诺兰很吃惊。对她这样的人来说,金币完全是累赘,魔力水晶还能吸收呢。

    李察笑道:“我得给追随者和属下们发金币啊!”

    “你以前难道没有给他们酬劳吗?”诺兰也很吃惊。

    “没有。以前光顾着给他们做构装了。”李察一脸的惭愧。

    诺兰的脸有些绿,心情也有些绿,很想把李察直接轰出去。她是个很直接的人,想到了就那么做了。

    被诺兰恨恨轰走的李察,却还不明白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她。但李察刚刚出了永恒龙殿,就又匆匆赶了回来,站到诺兰大神官面前,堆起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诺兰冷冷地说:“真肉麻!有什么事想求我,尽管说吧!但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所以求我办事的话,价格要上浮三成!”

    PS:晚上再加一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