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七 牺牲的意义

章一零七 牺牲的意义

    “才三成,您真是太善良了!”一句话说完,李察自己都觉得确实有些肉麻,但这件事上诺兰却是最适合的一个人,于是硬着头皮说:“是这样,我有一位追随者受了重伤,是被红龙吐息给烧伤,身上留下了很多疤痕。**泡!书。吧*我想请您施展神术,帮她消除身上或者至少是减轻身上的疤痕。”

    “是个美女吧?”诺兰的声音更加冰冷了。

    李察叹了口气,说:“是龙法师丽娜,原本是我父亲的十三骑士之一,您或许也认识她。”

    诺兰脸色缓和了许多,说:“是丽娜啊,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听说过她。好像她为了支撑歌顿留下来的基业,因为军费不足,甚至把自己两件史诗装备都给变卖了。如果是她的话,那我可以帮忙。”

    不过李察却是脸色一变,说:“丽娜把装备都变卖了?有这种事?”

    诺兰说:“不奇怪啊!你们阿克蒙德家族的人可是浮世德各大典当和拍卖行的常客呢,不过不是买,而是卖!”

    李察脸上微微一红,他倒是没想到阿克蒙德家族的人窘迫到了这种地步。看来他们的穷已经成了常态。

    “好,那我会让丽娜来找您的。谢谢您,诺兰大神官!”李察郑重道谢。

    不过诺兰哼了一声,说:“红龙龙息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对付的,施展这洲复神术需要损耗不少的神恩,所以我需要补偿。”

    李察双眼一亮,连声说:“没问题!能够治好她的疤痕就行!您需要什么样的补偿?”

    诺兰淡淡地说:“我也缺构装啊,你随便做个三阶构装给我吧,只要合用就好,我一点也不挑。”

    李察笑容一滞,随即点头,说:“没问题!”

    诺兰哼了一声,说:“你倒真舍得!我可听说丽娜很漂亮,而且非常性感。”

    “如果不是她,我们早都死在绿森位面了。所以花费任何代价,我都愿意。”李察淡然而坚定地说。

    诺兰点头道:“那好,就这么说定了。”

    李察说:“您需要找个时间,让我看一下您构装位的情况,以及现有的构装都是什么,好确定新构装的设计方案。”虽然侦测术可以了解到大部分情况,但是对于定制构装来说,掌握的信息越全面深入越有利于构装方案的制订。

    这一下,诺兰脸上微微一红,犹豫着点了点头。

    李察忽然想起一事,拿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小盒子,塞给诺兰,说:“如果丽娜来找您,就代我把这个交给她。”

    李察匆匆赶往浮岛,他还要安排家族内的诸多琐事,因为明天午他就要回到法罗位面去了。

    在永恒龙殿深处有一间神秘的殿堂,任何人都不能进入,那是流砂独居的时砂之殿。

    时砂之殿内部极为宽广,与其说是殿堂,不如说是一个有天穹有大地的世界。极目望去地面上全都铺满了淡金色的时砂,几乎看不到尽头,天上则是没有日月星辰的无尽虚空,无数绚烂变幻的时光光带游移来去。

    流砂就趴在时砂沙漠的央,托着腮,正翻阅着时光之书。可是她的目光虽然落在时光之书上,但书页上却什么都没有,显然流砂的心思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注意力根本没在时光之书上。

    她就这样怔怔地出神,任由时光悄然流逝。其实在时砂之殿,时间的流速是可以由她来掌控的,这里的时间流速可以达到外界的三十倍,而且流砂还不会相应变老。这是神眷者的特权。

    但是神眷者的神力增长需要依靠神恩,而神恩来自于献祭。所以天天呆在时砂之殿并不会带来神力上的增长。虽然如此,时砂之殿内仍可以用来学习,领悟以及练习各类技能,比如说神官格斗术。

    所以每位神眷者不管天赋高低,在格斗和神术技艺上都可以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更何况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眷者无一不是天才的天才。

    在时砂之殿,流砂是与外界完全隔绝的,到了需要出发的时间,她自然会出来与李察会合。她需要在时砂之殿练习神力的使用,用梵琳的话说,神力运用越深湛,其实就意味着对时光之力的掌控力越强,也就更能够调遣和运用神恩。直白点说,就是可以把还神恩欠帐的时间往后面拖延一些。

    不过看流砂现在的样子,心思显然没有在修炼上。她的一张小脸忽悲忽喜,有时还会傻傻的笑上几声。

    就在这时,时光之书忽然大放光芒,无数时光飘带从虚空落下,汇入时光之书。书页的质地变得更加厚重,页边上勾勒的花纹也愈发优美。这一切的迹象,表明正有大量的神恩被转移到流砂身上,看这个数量已经超过一次顶级献祭。

    “是李察?”流砂吃了一惊,不过立刻疑惑起来:“他哪来的顶级祭品,不就是两个高级祭品吗?而且我都已经把强化位面通道的选项添加进去了,他怎么会选其它的?”

    但是神恩的涌入却是实实在在的,而且即刻通过时光之书,自行冲抵了流砂借入的部分神恩,余下的则暂时储存在时光之书内。

    流砂盯着时光之书看了一会,忽然大叫一声,从时砂跳了起来,光着双脚奔向了时砂之殿的大门。虽然沙漠央到门口似乎有半个世界的距离,但是她只是奔了三两步就到达淡金色大门前。

    流砂刚刚跑到时砂之殿门口,还没有伸手去触及完全是光带构成的门环,梵琳的声音就凭空响起:“流砂,李察又得到了三件顶级祭品,他把其一件祭品的神恩全部分配给了你,所以你无需担心。”

    流砂抬起头,愤怒地叫道:“如果不是你,怎么会出现分配神恩的选项?!我早就说过,不要再干预我的事了!”

    梵琳柔和地说:“我并不想干预你,这次是看到李察额外得到了三个顶级祭品,我才出手影响了神恩选择。不过你应该知道,当我加入这项选择后,永恒与时光之龙就会相应地增加许多足以干扰他判断的神恩,作为诱惑。而这一次,他还是抵挡住了诱惑。你应该高兴才是。”

    流砂低下头,声音渐渐低沉:“我是很高兴,但是神眷者和普通人不同经我们眼看到的结局不可能改变的,不是吗?而他现在真正强大了,也在法罗打下了不可动摇的根基。而且我把伊俄放在了他的身边,所以在今后,有没有我已经不是太重要了。反而是在永恒龙殿,我才能够更多地帮到他。”

    “所以你就干预了这次献祭的选择,给了他最急需的神恩,然后准备把自己永远地锁在永恒龙殿里?”

    流砂的声音有些黯然,却并无后悔之意:“法罗的战争和毁灭之种已经成功孵化,并且成长良好,只要能够强化位面通道,他就能够把母巢的大军带出来。那样的话,终有一日,李察将无可阻挡!”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你能够确定,那就是李察想要的命运吗?如果不是,那你的牺牲还有什么意义呢?”

    梵琳的反问让流砂怔住。

    梵琳轻轻的叹息一声,说:“当初,我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放弃了我自己,把他推出了命运的泥沼。可是事后想想,若我和他一同努力对抗命运,也有很大的机会能够走出困境。但那时的我,为了把成的希望提高到十成,就直接选择放弃了自己,奉献了自己的永生。等他知道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随后不久,他就一飞冲天,登上了皇帝的宝座。但自那以后,他就再也没了征伐位面的战意,整天只是把自己关在皇宫里,用力的吃,直到把自己变得肥胖不堪。或许他这是在安慰我,但是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其实……我早就后悔了。”

    流砂怔怔地听着,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梵琳的往事。

    沉默了片刻,梵琳才说:“所以我一直为你做的,就是让你有能够和他继续一起对抗命运的机会,而不是永远呆在永恒龙殿,看着他在远方的身影。我也能看到,李察的命运之路将会越来越黑暗,你将自己永生奉献,身在永恒龙殿,才能够带给他最大的助力。但是,你的错误其实和我当初一样,我们其实应该给他们更多的信任,相信他们可以创造出奇迹,可以扭转命运,而非必须以我们的牺牲为代价。”

    流砂用力想了一会,忽然问:“那如果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却没能创造出奇迹怎么办?”

    梵琳此时的声音格外柔和:“其实在曦光殿堂内的上百年,我不知道多少次想过,假如当时我能够坚持下来,哪怕最终和他一起永坠黑暗,也比现在要快乐得多。”

    “如果再有一次选择……”流砂轻轻地说。

    梵琳笑道:“我当然会选择冒险!”

    流砂沉默片刻,才用力点头,说:“好!我也冒险!”

    她没有发觉,自己的声音其实在从这一刻起,又重新充满了活力。

    不过梵琳的气息一消失,流砂的眉毛又皱到了一起,纠结着,暴躁着。

    她用力翻着时光之书,最后一咬牙,自语道:“你这家伙想了一百多年才想明白,却让我现在就要领悟道理,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我还年轻啊,还是少女啊,还美丽着啊,哪能象你这个老女人那样什么事都弄得风清云淡的。不行,我办不到!总得做点什么,就算不能做那么多,但是……嗯,就做一点点好了,真是只是一点点呢!下次,下次我一定多为自己考虑一下,一定!”

    流砂用力挥头拳头,仿佛在坚定着自己的信心。

    PS:特别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