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八 特殊的一个

章一零八 特殊的一个

    然后她继续翻动时光之书,开始默默沟通永恒与时光之龙。片刻后,无数时光之力从虚空中涌现,向下洒落,最终汇聚成一个巨大的光茧,在光茧中,有一个模糊的人影,蜷缩成一团,宛若在母体中的景象。

    但是流砂却似乎感觉到什么,双眉一皱,喃喃自语道:“怎么又来了一个特殊的?见鬼了!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换了……不管那么多,我管你们是谁,今后谁敢不听话,统统灭了!”

    流砂美丽的小脸上掠过一缕杀气,抬手向光茧一指,光茧立刻炸裂,里面的人立刻从半空掉落,一头栽在了时砂里,显得颇为狼狈。

    她挣扎着爬了起来,动作还有些僵硬和笨拙。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少女,而且形貌诡丽。**的身体曲线完美,肌肤白若凝雪,表面浮着一层柔和的光芒,而垂落的黑发在肌肤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醒目。她的双瞳和眉毛也是黑色的,然而最为醒目的却是她的c混,那是一双形状无懈可击,却呈现黑色的嘴c混。

    这是一个纯由黑白双色构成的少女,显得格外的不真实。

    流砂看着她,淡淡地说:“告诉我你的名字,还是说让我给你取一个新名字?”

    黑白双色的少女即刻单膝跪下,说:“我叫奈幽,流砂大人。”

    流砂点点头,说:“好吧,奈幽。你知道我想要召唤一个以治疗为主要方向的神官,而你的能力中却混和了黑暗的灵魂力量。现在说说你的能力,看你能不能说服我把你留下来。你应该知道,在时砂之殿内,我是可以把你分解回收的,损失三分之一的神恩而已,我不在乎。”

    奈幽的声音平静得几乎没有起伏,一如她黑白双色的特征:“作为神官,我在治疗神术上和普通神官相比没有优势。但我的特长是带有黑暗的灵魂力量,所以我能够在看到在黑暗中消逝的灵魂,并把它们牵引回来。这意味着在十六级时,我就将拥有每天一次的复活能力。而我的复活会比十八级大神官的还要强大,只要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天,并且尸体头部完整保留,身体残存部分在一半以上,我就能够让他复活。”

    流砂哼了一声,问:“听起来很厉害,但等级要下降多少?”

    这是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涉及到复活的根本原理。

    复活,作为一个极为强大的神术,也有着非常多的限制。即使在诺兰德,这也是只有少数神明教会内极少数最具天份的神官才能够拥有的神术。

    在诸多限制条件之下,同时赢了概率以后,即使复活术最终成功,复活的人也会在力量上有相当大的损失,一般会掉落三至五个等级,并且此生所能达到的成就上限也会跌落整整一个大级。

    而有些枢机主教号称可以只凭一小片皮肉就能够复活死者,其实原理是把死亡者的灵魂牵引回来后,以神术重塑死亡者的肉体,以实现复活。但这样重塑出来的身体,自然不能和亡者生前的天赋相比,就相当于是变成一个普通人继续活着,一生成就能不能达到十四五级都是问题。

    但奈幽的回答却让流砂一怔:“下降两级,流砂大人。”

    这是非常强悍的天赋了,完全可以抵消她在治疗术上的平庸。永恒龙殿的神官放到其它位面去,即使再平庸也会显得光芒四射。

    奈幽继续补充:“当我十八级时,被复活者的等级下降就会变为一级,而且那时我还会开启一个新的能力:深幽领域。我可以给周围的伙伴加上幽暗标记,有了幽暗标记的人,在我的深幽领域中恢复能力会提升一倍,相当于半个恢复术的效果。深幽领域的范围是五十米,在今后我每提升一级,深幽领域的范围都会增加三十米。”

    这又是一个强悍的天赋能力,丝毫不比战斗神官伊俄差。

    最后,奈幽说:“在我十九级时,复活效果会进一步提升,变为完美复活。被复活的人等级不会下降,同时天赋也不会受到影响。但是完美复活要一周才能使用一次。”

    一个强大且走极端的天选卫士,而且糟糕的是,她和伊俄一样,有着独立的特殊灵魂。也就是说,她等如是召唤而非是被创造出来的。他们比普通的天选卫士要强大得多,但也不会象普通天选卫士那样对主人惟命是从。他们不会背叛流砂,但是有独立思想,就意味着他们对命令的执行度很让人担忧。恍若一把双刃剑,效果如何,完全看召唤者是否驾驭得了。

    流砂看着奈幽,片刻之后才说:“你认识伊俄吗?”

    奈幽以不变的单调声音说:“有印象,似乎在我的灵魂中有对他的记忆。等看到他时,我就会想起来的。”

    “那你知道我召唤你出来的目的吗?”

    “不知道。但是服从您的命令是我的天然本能。”奈幽其实并不恭敬,她象是一个没有任何情感的机器,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而已。服从流砂的命令,对她来说并不是被迫,而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

    “很好,我希望你记住,要真正的服从我,而不是象伊俄那样有自己背后的心思。如果你也象那样的话,那么伊俄就会是你的榜样。我最终选择创造了你,而不是提升他的等级限制。”流砂说。

    “您会一直把我提升到传奇的。”奈幽的口气,就好象是在说一件必然会发生的事情。虽然流砂感觉到很不舒服,却知道这就是奈幽的习惯,改是改不过来了。就象伊俄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都喜欢出风头,绽放着灯塔般招人的光芒。

    “希望如此。”流砂说。

    此时此刻,在法罗的晶壁后,在无比辽阔的虚空中,缓缓飘来一颗金色的星辰。当它飘近时,就可以看清这其实是一颗金色光球,里面包裹着一片足有数万平方公里的美丽陆地。这里,就是战争之神路德瑞斯的神国。

    陆地上,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人正在写意地游荡生活着,他们在草原上歌唱,在森林中追逐猎物,亦在湖泊泉流边垂钓。

    无论是谁,脸上都带着永恒的微笑。他们原本就是强大且虔诚的灵魂,现在没有了饥饿、疾病和死亡的威胁,自然是快乐的,而且会一直快乐下去。直到千年之后,他们的生命到了尽头,才会在一瞬间老去成灰,整个过程中不会有一丝痛苦。

    这是神的虔信者,作为对信仰虔诚的奖赏,在上千年的时光中,他们需要做的只有三件事,在神战中为路德瑞斯战斗,歌颂路德瑞斯,以及快乐地生活。

    当神战发生时,他们中每一个人都会在瞬间变成最勇猛的战士,永无畏惧地冲向敌人。

    大陆中央有一条巍峨的山脉,有无数河流从山脉中起源,穿过森林,在原野上盘曲,直到陆地的边缘才成为尽头,化作一条条长长的瀑布,落向无尽的虚空之中。

    山脉下边是苍绿的,但是越往上就越是透射出更多的金色。在山峦的最高处,有一座完全是金色的高峰,那里就是神国的主人,战争之神路德瑞斯的王座。

    山峰之顶,已经全然被金壁辉煌的巨大宫殿所覆盖,在宫殿里行走着许多全副武装的圣灵,他们足有十几米高,双目中流淌着金色的神火。

    那座最高的殿堂,就是路德瑞斯的王座所在地。

    数百米高的大殿,宽阔得似乎可以放下一座山峰。殿堂中央是一个巨大的金色王座,上面端坐着一个威严的神。在王座周围的地面上,则插着数以万计的各式兵器,宛若密林,每把武器上都流动着神力的光辉。

    战神路德瑞斯,就这样在万千神兵的簇拥下,端坐在自己的王座上,以手支颌,似是在假寐。这个时候,就是真神主意识离开了神国,去巡视自己的领域和信徒之时。

    然而在极度的寂静中,忽然传出啪的一声脆响!

    战神路德瑞斯一只眼睛微微张开,瞳孔中喷出金红色的火焰,扫过整个殿堂,然后忽然双目怒睁,脸上更是泛起不可抑制的怒意!

    在他目光的焦点处,有一把双手巨剑正插在大殿的地上。但此刻剑身上的光华已经尽数消褪,剑刃上更是出现了一条细细的龟裂,而且在快速蔓延,转眼间就遍布整个剑身!

    巨剑无声无息地碎成了数百块,然后继续分裂成无数粉末,最终彻底湮灭,就象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是谁!?是谁如此大胆,敢窃取我的神性?”战神的咆哮顷刻间响彻整个神国!

    他的愤怒让山峦和大地都为震颤,巨大的地裂在原野上出现,瞬间就变成数十米宽、深不见底的峡谷,无数虔信者惊慌失措,号叫着跌入裂谷,然后坠往无尽的虚空。他们在没有尽头的掉落中燃烧起来,化为一个个金色的光点,随即被无形的罡风吹过,即刻彻底消失,变成了神怒的牺牲品。

    无论战神如何愤怒咆哮,那把巨剑就是永久性地消失了,也就意味着它所代表的那份神性也消失了。

    ~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