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九 秘

    ……神性可以转化,但无法湮灭……无/弹窗广/告全字TXT下载也就是说,战神的神性多半被转化成了其它属性,为其它神明所用,永久地脱离了战神的神体。这已经等同于掠夺信徒,甚至比掠夺信徒还要恶劣,属于神战开启的绝对理由。

    无数璀璨金光从王座绽放,瞬间就没入虚空的深处。那是战神的意志,正在整个位面的范围内搜索窃取了自己神性的人。

    几乎同时,所有法罗的神明都得知了战神的震怒,于是纷纷表达愤怒或是安慰,也有保持沉默的,那是神力不在路德瑞斯之下的强大神明。

    位面辽阔无际,谁都知道战神的搜索根本不可能有结果,他只是借此展示自己的神威,警告那个胆大妄为的小偷而已。而且诸神的神国不可侵犯,哪怕是神力垫底的三女神也是如此,除非路德瑞斯愿意开启神战,才有可能侵入其它神明的神国。

    路德瑞斯同样把自己的愤怒传达给了自己在凡间的教会。

    作为拥有强大神力的神明,战神在法罗位面各地都有自己的神殿。但是教会的大本营还是在巴洛克王国,而在不久前的异位面入侵教会最高层几乎被一网打尽,让战神在凡间的信仰遭受沉重打击。对于教会是否能够找到窃取自己神力的人,就连路德瑞斯自己也没有抱分毫的希望。

    此刻在巴洛克王国的王都,战神大神殿内,直到战神的意志消逝很久,伏在大殿的人们才逐一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他们人人脸色苍白,甚至有的直接吐血倒地,昏迷不醒。刚才战神的愤怒太过强烈,不是他们这些新晋的神职人员能够抗御的。

    站在众人之前的,是七名枢机主教。就在不久之前,枢机主教的数量还达到数十名,而现在只剩下区区七位,其有两名还是临时递补来的。听取了神谕后,七名枢机主教鱼贯进入会议室,开始讨论刚刚得到的神谕。

    位枢机主教陆续发言,却没有任何解决问题的头绪。

    在位面入侵之前,他们都是枢机团边缘人物,哪有独自处理这种大事的经验。而且当时阿诺德身兼国王与教皇二职,说一不二,枢机团照做就是,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做决定的机会。阿诺德一死,弊端就显示了出来,教会内根本没有能够支撑大局的人才了。

    这时坐在末位的一个年轻人忽然说:“我想我知道神性是被谁窃取了!”

    这句话石破天惊,一下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在道目光的集攒视下,年轻人显得有些紧张,但强自镇定,缓缓地说:“是宗虎。你们难道忘了吗,在宗虎答应出战后,阿诺德国王把战神三神器都赐给了他。但是传送门之役我们惨败,宗虎和他的三神器也不知下落。我认为,就是宗虎妄想成神,窃取了战神神器的神性。你们不要忘了,他也有这个能力!”

    枢机主教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看向青年的目光也充满了异样。

    那位年轻的枢机主教脸甚至还带着一点稚气,他实在是太年轻了,还差一点才到二十岁。如果他不是阿诺德的儿子,如果不是枢机团必须得有王室直系血脉,他也不会坐在这里。而现在,他却提出了最直接、也是最严厉的指控。

    枢机主教们或许无力马做出决断,却都知道无论年轻人指控的真假,他背后的动机。

    在那黑色的几日,他的母亲,也是阿诺德最宠爱的妃子之一,虽然是少数几个没有被宗虎当场虐杀的,却还是在事后自尽了。

    最终,最年长的一位枢机主教开口了:“这个判断……需要慎重。如果错误,那可是大罪。”

    他的意见立刻得到了枢机主教们的附和。

    如这样的神谕,枢机主教们实在无法完成,那么拖一段时间,也就自然不了了之。那时大家最多是无功无过,可是要按年轻人的猜测回报去,一旦错了,就有可能招致神罚。

    这年轻人说的话有几分可信,主教们当然心有数。全是他一面的猜测而已。

    当年阿巴亥大妃私通一案的真相如何,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当活剖母体取出的婴儿宗虎不仅有呼吸有心跳,并且浓郁的血脉当即引动战神意志降临,也就意味着宗虎成长的道路必然血腥无数,而成为踏脚石的人或家族无辜抑或有罪,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年轻的枢机主教看到了同僚们的神情,脸色渐渐苍白,他忽然站起,冷冷地说:“既然你们都怕承担责任,那我一个人去向神报告好了。有什么事,也都是我来承担!”

    说完,他直接走出了会议室,用尽全力把房门摔。猛烈的碰撞声,连天花板都被震落了不少古老的灰尘。

    黄昏了,战神神像前,年轻的枢机主教长跪不起,一直在默默地祈祷着。有从大殿走过的神职人员,知道他正在沟通战神的意志,都放轻了脚步,但是偷偷望向他的目光,却充满了不屑与讥讽。

    夕阳已落入群山,但是战神大殿忽然骤放光芒,神像那强烈的金光耀眼欲盲,一时间整个大殿除了强烈的金光,再也看不见其它!

    滚滚威严从神像传出,战神的意志再次降临,两道金色的光芒从神像双眼射出,直直落在年轻的枢机主教身。

    年轻人伏在地,全身颤抖,显得痛苦无比,可是脸却全是狂喜。而他体内的神力有如烈火,正在节节攀升!这是神眷,再清晰不过的神眷!

    此刻在大殿的所有人,当恢复了视力后,都错愕地看着年轻的枢机主教,目光有羡慕有嫉妒,更多的却是嫉恨。

    当战神意志退去后,年轻的枢机主教终于挣扎着站了起来。此时此刻,他那年轻的脸已经有了不容违逆的威严。有战神意志的眷顾,他已经必然登教皇大位,巴洛克王国王冠之争,也从此落下帷幕。

    年轻的枢机主教扫视了殿堂的众人,以及一众以最快速度赶来的红衣和枢机主教们,缓缓地说:“神谕,宗虎窃取了战神三神器的神性,已是亵渎者。”

    亵渎者,这是凡人最大的罪,不光要受到战神教会的通缉和全力追杀,亦会被与战神站在同一阵营的诸神联合通缉。而且亵渎者不光自己要被神火慢慢烧死,他的家人也将同样被送火刑柱。

    然而宗虎流着浓郁无比的战神之血,唯一能对他审判并处刑的只有神明自己。但是宗虎的母族,却会因此遭遇灭顶之灾。虽然阿巴亥大妃出身于一个没有什么地位的小家族,经过阿巴亥大妃私通案后,只剩下不到千人。然而年轻人的一句神谕,即意味着那些躲过了当年大祸的人将在烈火痛苦地死去,包括老人、女人,甚至是婴儿。

    夜深了,年轻的枢机主教向枢机图馆走去,一路遇到的所有人,都会匍匐在地,向他致以最大的谦卑和最高的敬意。这位未来的教皇则以完美的微笑和礼节回应着,对教徒的赐福语也说得一丝不苟。

    这是一名深得谦卑美德的未来教皇,但他却从来不会阻止教徒的匍匐礼。

    这时从远方传来隐约的惨叫和哀号,一个人抗议着、愤怒着、乞求着,却无济于事,依然被两名全身黑袍的执法武士拖着走过长而阴森的走廊,前往关押异端的黑牢。那个人赫然就是下午在枢机会议否决了年轻人提案的那名枢机主教。

    惨叫和哀号声一路远去,而年轻人则带着享受的表情侧耳倾听,直到再也听不到什么,才遗憾地叹口气,继续走向图馆。

    这是专为枢机主教们准备的小图馆,里面有无数在外面被禁止流传的藉。每位枢机主教都有自己专门的座位,教皇则有一个单独的阅读室。

    年轻人走到一个架前,从里面抽出了一本黑色封皮的古老藉,径自走到属于教皇的阅读室内,坐定,找开藉,熟练地翻到次阅读到的那一页。

    他抚摸着厚重发黄的页,英俊的脸慢慢浮出一个扭曲的笑容,低语道:“宗虎,这下你再也逃不掉了?我可不是阿诺德……”

    桌那本黑色的旧是古老的禁典,记载着许多黑暗神术和黑巫术。其有一项,就是借助神秘而血腥的仪式,将一个人身体内的神血抽离出来,再供其它人吸收。在古的神战时期,因为这个仪式的存在,曾经有数以百万计的人被投入血池。

    回到浮岛的李察,看到房桌再度出现的高高一堆件,忽然有种想要砸东西的冲动。

    按照诺兰德时间,这才隔了多久,就又有这么多需要自己处理的事情了?其实李察也知道,会呈递到自己面前来的所有件都是老管家精心选择过,并且实在无法作出决定,或者说已经超过了管理事务的权限。老管家在这样的年纪,依然焕发出年轻人的活力,每晚都工作到深夜,其实也非常辛苦。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