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一反击!

    罪恶之城章一一一反击!

    李察抬了抬手,制止了法斯琪的劝阻,继续说:“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明天你和老管家就帮我把消息放出去。「域名请大家熟知」▃(v?v)▃这样吧,候选构装骑士招募的数量扩大到五十人,条件不变。步战骑士,合格者有多少就要多少,但是一旦入役,就要为我效力五年。五年之后,他们才有选择离开的权利。最后,就是招募的时间和地点。时间就定在两个月之后,而地点……就放在黑玫瑰古堡吧!”

    “黑玫瑰古堡!”法斯琪低呼一声,连忙提醒李察:“那里现在被阿克门g德家族议会占据着。你确定要放在那里?”

    李察露出森寒的笑容,说:“我记得那个男人还在的时候,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家族议会。而现在,我只知道黑玫瑰古堡是那个男人留下来的领地,所以它只能属于我。我要在那里举行招募仪式,谁也不能拦阻。如果真有那么想不开的家伙,我不介意用鲜血让他们清醒一下!趁火打劫的家伙们,是时候付出代价了。我听说阿克门g德的族长从来都是打出来的,长老会只维护族规,明文规定不得参与其他事务,所以这个什么狗屁的家族议会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他们从哪里来,就都给我滚回到哪里去好了!”

    法斯琪叹了口气,改用直接的方式提醒李察:“我听说幕后推动家族议会的是索伦侯爵,哥利亚伯爵在其中也有参与。你作好了和他们战斗的准备了吗?”

    “伯爵敢和他们打一仗吗?”李察忽然问。

    提到艾莉婕,法斯琪即刻骄傲起来,朗声回答:“伯爵大人岂会惧怕他们?圣树王朝的索拉姆公爵还是传奇强者,伯爵不是照打不误?”

    “是啊,既然艾莉婕都不怕,我又怕什么?”

    几天后,李察的决定就借助神圣同盟的渠道,传遍了整个同盟的疆域。一时之间,这个消息成为贵族们议论的核心话题,甚至压倒了神圣同盟内部两大公爵的内战,以及圣树王朝南部边境爆发的一场不大不小的战争。

    任何事件中只要有了构装骑士这一关键词,就会成为一个不错的话题,更何况李察还是神圣同盟的皇家构装师,近期以来窜升势头迅猛无比,二阶套装秘境指引,以及生命诛绝的发布更加确立了他神圣同盟第一皇家构装师的地位,将原本的皇家构装师卢诺压制得死死的,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最后,牵动人们神经的,却是李察宣布招募候选构装骑士的数量,整整五十骑!要知道,李察的构装骑士毫无疑问将会是套装骑士,并非普通的构装骑士可比,就算不考虑骑士们的个人素质,也相当于二阶构装骑士了。

    一个中队的二阶构装骑士,这份力量甚至足以构成一个公爵的核心武力。而现在算算,距离李察初次在浮世德亮相还不到一年时间,他就已经能够拥有如此武力了?

    更让贵族们感兴趣的,还是李察指定招募的地点。他没有选择浮岛,也没有选择任何仍然控制在他手里的歌顿旧领地,而是选择了黑玫瑰古堡!

    谁都知道,在歌顿出事后不久,镇守黑玫瑰古堡的将军就加入了刚成立不久的阿克门g德家族议会一方,并且借助家族议会的力量压制了忠于歌顿部队的反抗,让家族议会成功进驻黑玫瑰古堡这一阿克门g德族长的传统领地。

    现在李察坐拥阿克门g德家族墓地,而家族议会则拥有黑玫瑰古堡,双方形成了僵局,谁都声称自己拥有族长的全部权利。因此现在李察的决定,无疑是向长老会公然宣战,并且将自由阿克门g德战士这股力量的锋锐导引向黑玫瑰古堡。

    两股阿克门g德势力之间的正式碰撞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两个月后双方是妥协还是强硬的战争?这是几乎所有贵族都感兴趣的话题。

    不过所有人都一边倒地认为,以阿克门g德这些家伙的疯狂,一定会用剑与战斧解决分歧的。

    有一个家族历史超过同盟历史的贵族,曾在聚会上笑着说,“阿克门g德知道议会是什么意思吗?难不成他们以为一群长老和族长聚在一起开会就是议会了。”在场的人都不由笑起来,他们都听说过歌顿在所谓家族议会第一次全体大会上,直接用拳头揍晕了一名支系族长,作为会议结束的落幕。

    至于双方谁胜谁负,则成了争议的焦点。

    李察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而家族议会背后则显然有老牌阿克门g德索伦和哥利亚的支持,倾向于家族议会最终获胜一方的贵族数量还要多些。毕竟李察崛起时间还太短了,他手上握着什么样的底牌,也是一个谜。况且,武力只是实力的一部分,拳头能解决大部分问题,却不能解决全部。

    这种争议永远没有结果,于是贵族们选择了最传统的决战方式:赌局来解决。

    就在大多数贵族们就谁的胜面高而争得面红耳赤之时,一些相关的人却丝毫没有兴奋的心情。

    黑玫瑰古堡中,一群阿克门g德长老紧急召开会议,支系的族长们当然不可能常驻古堡,于是现在留在这里主持大局的就是他们了。

    长老们在会议上吵吵闹闹,就在会议桌上吃过午餐,再吃过晚餐,也没能吵出什么来。一整天的会议,倒真有人激动到筋疲力尽,但也有些真正看得清形势的始终养精蓄锐,他们知道没有背后那人的首肯,家族议会里这些貌似年龄和身份都居长的家伙就是台前的小丑,什么决定都等如是放屁。

    最终,家族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决定最严厉的谴责李察无视家族会议的无礼行为,并保留采取一切行动的权利。

    决议是通过了,但如何把决议送到各个贵族手上,却又成了一个现实的难题。李察可以通过皇室渠道,以印发通告的形式在几天之内就把公告决定送抵联盟的每个角落,家族议会可没有这种手段,他们连同盟的渠道都没有办法使用,因为这需要费用。而家族议会的经费非常非常非常的解疑。所以各位长老们决定第二天继续开会,研究如何把谴责声明送出去的问题。

    而在黑玫瑰古堡西北部的索伦侯爵领,此刻苏亚男爵正站在一座阴暗的大厅中,愤怒地咆哮着:“那个李察太狂妄了!这次我们一定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让我去吧,我会在黑玫瑰古堡下彻底击溃李察的军队!”

    大厅有数百平方米,苏亚的声音在大厅中来回回荡着,激得墙壁上几支火把的火光都摇晃不定,光线被拉得长长短短的,大片大片阴影交错投射,更增添了大厅的阴森。

    在数米高的高台上,由钢铁铸就的王座上,端坐着一个高瘦的男人,面容则隐藏在阴影中,完全看不清楚。

    听到苏亚的怒吼,他以阴湿得如同要滴下水来的声音说:“你知道李察有多少部队,多少构装骑士,都是什么样的兵种构成,军队中的强者有多少,准备选择哪条行军路线?他的指挥风格是什么,擅长哪类兵种,他的盟友是什么人,敌人又都是谁,如何完成补给?”

    苏亚张了张口,勉强道:“这些……等到时候不就都知道了吗?”

    钢铁宝座上的男人说:“到时候,到什么时候?等到你被彻底击溃的时候吗?”

    苏亚英俊的脸胀得通红,说:“我也参加过位面战争!至少打过十几场仗,我不相信李察比我还会打仗,他就是一个会画画构装的小丑而已。”

    “你只是打了十几场,胜利还有水份。李察可是稳定了两个位面的局势,会不会打仗,还需要说吗?”

    苏亚脸红得如要滴下血来,他咬死了牙槽,身体都在微微颤抖。至今他还忘不了李察给他的羞辱。但是现在,没有高台宝座上那个男人的支持,仅凭他自己男爵领那点微末实力,已经坐拥两大位面的李察可以直接碾碎了他。

    “父亲,给我二十个二阶的构装骑士吧,有了他们,我就可以和艾莉婕成为伴侣。您既然不相信我的能力,艾莉婕总没问题了吧?”苏亚恳求着。

    高座上的男人哼了一声,把钢铁扶手都捏得吱吱嘎嘎作响。他显然极为愤怒,完全是从牙缝里挤出一个一个单词:“你觉得把二十个构装骑士给了她,她就会乖乖听你的话?你……你难道忘了她是怎么从一介小小男爵打出今天的局面的?我老实告诉你,你要是有本事,就自己去弄构装骑士,我是一个构装骑士都不会给你的!最后,就算你真把二十个构装骑士交了出去,最好的结局,就是她履行了伴侣的义务,生了个孩子,然后带着那些构装骑士把我们的领地给端了,从此成为艾莉婕侯爵!”

    “这……不可能是这样吧?”苏亚张口结舌。

    ps:盖章过2万了,大家真是太让俺无语了。明日,加更吧!借口又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