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二痛苦挣扎上

章一一二痛苦挣扎上

    罪恶之城章一一二痛苦挣扎上

    钢铁王座上的索伦侯爵抑制住自己的怒意,缓缓地说:“如果换了我是艾莉婕,就会宣布生下来的那个孩子是侯爵领的合法继承人,然后掀起战争,把我们都从领地上赶出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因为一进一出就是四十个二阶构装骑士!这场战争,我们多半会输。”

    不等苏亚男爵说话,索伦就说:“你接下来告诉家族议会的那些老家伙,此事就如此办理……另外,让你的军队全部动员,严防艾莉婕。我也会支援你一千战士的。好了,按我说的去办吧,另外……我对你很失望。”

    离开大厅时,苏亚觉得自己有些失魂落魄,脚下轻飘飘的,似乎每一步落下踩到的都不是实地。

    浮岛豪门中,门萨、熊彼德自然阴云密布,他们很清楚这就是李察反击的开端。李察其它的本事还没有显现,但比歌顿有钱却是千真万确,而且不是有钱个几倍的问题。

    约瑟夫始终保持了沉默,他们元气大伤,最亲近的盟友们也同样如此。现在局势已很清楚,李察公开在浮世德出现,就意味着位面远征军已全军覆没。

    浮岛豪门中又有许多在连夜开会,研究应该如何处理李察这次的意外行动。他们中许多与李察和阿克门g德素无冲突的人都有心支持李察,希望能收获一名皇家构装师的友谊,但如何做以及怎么做却是个问题。李察毕竟根基薄弱,没有足够强大的强者更是他的硬伤。李察离开浮世德后,如果敌对家族不计后果地派出强者直接刺杀,就是一记很难化解的杀招。

    就在贵族们各自有所猜测时,李察早就离开了浮世德,再次前往法罗位面,而且这一次他带上了全部的追随者和强者。但是他在诺兰德的布局,却还没有完。

    在李察走后没有几天,又一则公告传遍了整个神圣同盟,但这一次的影响却与上次不同。几乎所有同盟内的强者都注意到了这则公告,从而变得坐立不安。

    这则公告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又从同盟扩散到了整个人类国度,从而让越来越多的强者为之寝食难安。甚至有强者得到消息后,匆匆从绝域战场赶回来,以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假。

    李察宣布,将在候选构装骑士招募结束的十天后,举办一个sī人的小型拍卖会。拍卖会的内容只有一项,那就是李察将为买家本人或者其指定的一个人量身订制一套二阶的构装套装!

    量身订制,二阶套装,当这两个词组合在一起时,就有了无穷的魔力!

    就是一些力量已接近传奇的强者,也都为之心动。而传奇强者自己虽然已经不需要二阶的套装了,却也大都有栽培子孙后辈的需要。

    至于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考虑的就更加多些,他们肯定不愿意这样的东西留在神圣同盟里,而神圣同盟的想法自然正好相反。

    所有对李察构装水准的置疑,早都在秘境指引的发布会上烟消云散。因为成功拍到套装的那位无名杀手,其后一鸣惊人,连续击杀了数个实力强劲的圣域目标,从此名声大噪,顺便也让李察的名声传播得更远更快。

    如果说秘境指引代表着李察在构装上的创意和天赋,那么生命诛绝就是李察构装绝对水准的最好说明。能够做出生命诛绝,李察在未来一定会做出四阶构装。但相反却是不成立的。

    如此一来,任何想要在黑玫瑰古堡下杀死李察的人,就都得仔细考虑考虑其中的得失和影响了。

    而在这几天里,法斯琪也在痛苦纠结着,因为李察在离开之前,对她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法斯琪,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有些机会,一旦错过,可能就不会再来了。”

    在无限的矛盾中,她终于提起笔,给艾莉婕写了一封短信,短到只有几行字,然后经由魔法通讯,传给了远方的伯爵战神。

    傍晚,艾莉婕就收到了这封信。这段时间,她明显憔悴了不少,就连火红的短发都失去了光泽,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

    她坐在办公桌后,瞪着桌上堆得高高的文件,却完全无心处理。在她的眼睛里,就只有法斯琪的那一封信。可是她那双指挥过千军万马的手,此刻却颤抖着,几次想要碰到信纸,却如触电一样又收了回来。

    她脸上涌上不正常的潮红,随即又变为惨白,可是无论如何,却都不敢碰那页轻飘飘的纸张。

    艾莉婕忽然爆发出一声嘶吼:“不就是一封信吗?!啊!!!!”

    她伸手去抓那封信,可是人却腾空飞起,从办公桌上掠过,落到了房间的另一头。

    艾莉婕没有回头,直接从角落里拖出一个木箱,用力扯开,里面竟然是十二瓶陈年白兰地!她抓起一瓶,直接一指弹飞瓶颈,然后仰头,酒浆如泉,直接灌入喉咙里,一瓶酒瞬间倾倒得干干净净。

    她毫不停留,又对第二瓶如法炮制,接下来是第三瓶,第四瓶,甚至还有第五瓶。哪怕是圣域强者,在不动用斗气消解的情况下,想要喝下五瓶烈酒,也是值得自夸的事,何况艾莉婕仍然只有十七级。

    她又去抓第六个酒瓶,可是连续抓握了几次,却都落了空。那瓶酒如同长了翅膀一样,飞来飞去的,就是不让她捉住。

    艾莉婕忽然觉得自己想笑,却不知怎的许许多多过去的事情如泉涌般喷薄出来,脸上变得湿湿热热的。她伸手一摸,发觉脸上多了许多水,可是抬头向上看,映入眼帘的却是天花板。

    天没有下雨,但她的脸上却有了水,滚热的,咸咸的水。

    此时忽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门外传来副官担心的声音:“伯爵大人,您没有事吧?”

    “滚!我没有喝多!”一个完全想不到的回答从艾莉婕嘴里蹦出。

    书房的门悄然被推开了,那名年轻而英俊的副官走进来,担心地看着坐在地上的艾莉婕,轻声问:“伯爵大人,需不需要给您拿些水来?”

    回答他的却是一把寒光四射的短剑!

    艾莉婕不知从哪里拔出的短剑,瞬间架上副官的脖子,剑锋轻轻颤抖,已切开了他白晰细嫩的肌肤!而这时的艾莉婕双眼清亮如水,哪有半分喝醉的样子?

    副官只吓得全身一软,脸色惨白如纸。

    “卫兵!”艾莉婕提声叫道。她的声音里已运上了斗气,整个不灭火山中处处可闻。

    副官脸色更加白了,身体不断颤抖,颤声道:“伯爵大人,您……您怎么突然……”

    艾莉婕重重地哼了一声,眼中杀气四溢,冷冷地说:“别以为你有一个侯爵的父亲,还有一个公爵的叔叔,就有机会可以染指我。本来你还算老实,我也就都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你今天的胆子有些变大了,而我恰好心情不好!回去告诉你那一大堆有权有势有钱的亲戚,我受够了!!谁不服,我们就战场上见吧!”

    走廊上传来密集的脚步声,一堆全副武装的卫兵出现在门口。

    艾莉婕向外一指:“拖下去,轰走。”

    如狼似虎的卫兵们立刻把副官架离地面。和艾莉婕部下这些久经沙场的老兵们比起来,副官柔嫩得就象一只小小白鸽。他是被抬走,而不是被拖走的。

    一路上,副官声嘶力竭地叫着:“艾莉婕,你不能这样对我!你等着!没有人会给你供应战马,也没有人会供应你武器和盔甲,甚至你连喂饱士兵的粮食都要出去抢!啊!!你们这帮混蛋,在干什么,拿开你们的手……不要啊……”

    副官杀激般的声音一路远去,最终消失在走廊深处。

    艾莉婕对门口的卫兵挥了挥手,说:“去告诉提顿将军,让他明天早上来我的办公室拿东西!就说,他最想要的东西到了。”

    砰的一声,艾莉婕书房的房门被重重摔上。

    关上门后,艾莉婕忽然觉得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已失去,背靠着门,慢慢滑坐在地上,用双手抓紧自己的短发中,又呜呜哭了起来,而且越到后来越是抑制不住,最后伏在地上号啕大哭。

    几个在书房外还没有离开的老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点了点头,悄悄地离去。在走廊上,还回荡着他们悄悄的对话:

    “妈的,老子决定,接下来三个月的军饷不要了!”

    “才三个月,滚吧你!老子半年不拿钱!”

    “我一年!!”

    “你那三孩子怎么办?”

    “……那,那就三个月吧。”

    艾莉婕没有听到老兵们的对话,她挣扎着站了起来,这时浓冽的酒气才开始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她挣扎着爬到办公桌前,摸到法斯琪的信,然后整个人又摔在地板上。她就那样仰躺着,借着浓郁酒气催生的胆气,撕开了封印。

    信纸展开,第一行字就跃入眼帘:“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的,还不如拿来换八套套装。”

    ps:今日加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