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一一三痛苦挣扎下

一一三痛苦挣扎下

    艾莉婕咬住下c混,鲜血正在流下,而她浑然不觉。TXT电子书下载**

    第二行字是“八个套装骑士可比二十个二阶普通骑士更珍贵,千万不能选错了。”

    艾莉婕用力点了点头,继续往下看去。

    “亲爱的艾莉婕,别害怕,在那个晚上我会陪你。你先看着我是怎么样做的,然后就不会害怕了。”

    看到这里,红发的女战神直接把信纸捂在了脸上。

    因为她知道,法斯琪一样在害怕着。

    第二天清晨,一脸胡子和伤疤的提顿将军敲响了艾莉婕书房的门,久久没有得到回应。他倾听着,房间里有淡淡的气息,并非空无一物。

    片刻后,他小心地推了推没有上锁,一推就开了。

    这名忠心耿耿的将军看到艾莉婕伏在办公桌上,响着轻轻的酣声。房间里全是浓浓的酒气,地板上到处都丢着空空如也的酒瓶。整整十二瓶白兰地,全都变成了空瓶。

    文件都被扫到地上,艾莉婕的办公桌上只放着一个封魔盒。提顿知道,这就是艾莉婕交待过的,他所期待的东西。作为一名将军,提顿和诺兰德任何一名将军一样,最期待的就是高阶构装骑士。

    在那封魔盒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是艾莉婕那遒劲有力的字体:“蛮荒壁垒,蛮荒打击。共七套。”

    提顿的胡子颤抖起来,他当然知道蛮荒壁垒和蛮荒打击是什么。李察所设计的这两套套装已经成为皇室全新构装骑士团的标准配制,也是每一名将军梦寐以求的东西。

    可是提顿捧起封魔盒时,却觉得捧起了一座火山,沉重,滚热。他是看着艾莉婕长大的,看到她现在的样子,自然就知道她为了得到这七套套装,一定付出了不为人知的沉重代价。

    提顿无法说什么,也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劝什么,他会的只有上阵杀敌,不懂得政治和交易。他悄悄地退出书房,将房门小心翼翼地掩好,然后转身大步离去。片刻后,才从远方传来一声野兽般的长号!

    而此时此刻,在位面深处的法罗,李察也坐在地上,面前堆放着好几个空空如也的酒瓶。

    这里是蓝水绿洲旁边的一座土山,风光并不美丽,却足够粗犷。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蓝水绿洲城。

    在这座光秃秃的土山上,此刻多了一座坟。这个坟简陋之极,坟前只插了一块做工粗糙的石碑,上面刻着简短的墓志铭:“这里埋葬着我最真挚的战友,苍狼公爵比列。我让他沉眠在这里,是请他见证一个新时代开始的原点。李察.阿克门g德。”

    苍狼公爵的家族是先祖崇拜,遗体还是归葬了家族墓地,这里则留下了公爵全套铠甲和武器。那些上好材质打造的装备,在灰衣老者可怕的侵蚀能力下,变得永远锈浊无法修复。

    这时脚步声传来,一个头发苍白的老人蹒跚走来,来到李察面前,静静坐下。他外表苍老,却有一双年轻的眼睛,在看到墓碑时,他的眼中掠过一抹难以察觉的哀伤。

    “李察,你找我?”老人平静地问。

    在李察的解析下,可以看出老人的身体已经超过了八十岁,如果没有神恩的支撑,随时都有可能死去。但是李察知道,在这具衰老的身体内,其实有着一个年轻的灵魂。能够有这样强烈对比的,只有苍狼公爵比列的爱子,佩林。

    “来,喝一点吧!”李察递过去一个酒瓶。

    佩林接过酒瓶,向墓碑看了一眼,忽然一仰头,把整瓶的烈酒狠狠灌入喉咙!一口气灌下半瓶酒,他失手打碎了酒瓶,自己则伏在地上用力咳嗽起来,激烈得仿佛要把肺都给咳碎了。没过多久,咳嗽就变成了哭声。哭声低沉隐约,却可以看到佩林的整个身体都在抽动。

    李察没有劝,也没有安慰,只是靠在墓碑上,慢慢地一口口喝着酒。看起来速度不快,但是地上的几个空酒瓶却说明他已经喝掉了多少。

    不知何时,佩林又在李察面前坐下,只是脸上已是一片酒气催动的殷红。

    “佩林,你今后打算怎么办?是按原来的路走下去,还是想要在魔法世界里有所发展?有我帮助,让你成为一名法罗的大魔导师应该是有可能的。”

    佩林想了想,说:“我还想继续研究位面数学。”

    李察倒是吃了一惊,问:“为什么?”

    佩林平静地说:“法罗已经有许多大魔导师了,并不缺我一个。但我的研究对法罗而言,却将是一个里程碑。哪怕只是这个里程碑的一块奠基石,也是对整个位面都有益的。”

    李察心中微微触动,轻叹一声,说:“佩林,你只有四年生命了。在四年快到的时候,我会再帮助你一次,但在那之后,就要靠你自己了。如果你是一位大魔导师,就有可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把生命延续下去。”

    “我原本就没想过会多活这么多时间,已经足够了。至少我的研究已经有了初的体系框架,可以让后来人在我的道路上走下去。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法罗也会和你来的地方一样,跨入位面时代!”佩林的脸色越来越庄严肃穆。

    李察摇了摇头,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出口,而是问:“你准备在哪里继续你的研究?”

    佩林倒是犹豫了,在苍狼公爵战死后,公爵领反而变得不平静了。而他只想安静地继续自己的研究。

    “要不就在绿洲城吧!在我这里,至少时间之神西奈的手伸不到这里来。”李察建议。现在的绿洲城是三女神的教区,按照规则,除非两个神系签订互相发展协议,否则时间之神的神职人员不能擅自进入。

    “…林其实也无处可去。他想了想,忽然问:“李察,你来的那个位面,是不是已经有位面数学了?”

    李察脸色无奈,良久,只是叹息一声。

    他本身就是位面几何和魔法数学的大师,深知诺兰德岂止是有位面数学而已?这门学科在诺兰德已经发展了数千年,可以细分成数十个分支学科,对数百种位面法则都有深入的研究。

    正是位面数学的发展,支撑了诺兰德的位面战争体系,也让数以千计的位面最终被位面通道牢牢地固定在诺兰德上,迟早会走上被彻底征服的结局。

    而法罗,佩林刚刚才凭着自己的天才和灵光一现,完成了几个残缺的定理而已。

    佩林和法罗,已经没有时间了。

    如果法罗是封闭的,那么上百年后,佩林留下的体系才会渐渐被发展起来,然后由某个传奇法师成为这一理论的实践者,完成第一次的位面之旅。

    第一位跳出位面的传奇法师注定变成先烈,甚至前面几位都有可能是先烈,但是终将有人成功离开位面,再成功回来。

    每一位能够走出位面的传奇法师都是魔法数学大师,他们会以自己的双眼、生命和灵魂来验证新位面的存在,建立位面通道的可能,乃至最终走出位面战争的道路,从而不断提升和完善法罗的力量体系,并在数千年后完成向主位面的跃迁。

    但是这一段历史已经注定不会存在,因为李察已经来到这里,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印记已经留下,法罗也从此被深深地烙印在永恒龙殿的位面编号体系内。

    在刚刚过去的入侵战争中,法罗等如是和诺兰德进行了一场正式战争,结果诺兰德一个实力中等的人类国家,仅凭几个贵族家族纠集起来的军队,就一路长驱直进,打残了法罗两个王国和十几个公国。细究其中诺兰德承受的最大损失,还是刚从传送门中走出时被伏击时造成的。

    而那场战争的终结之役,其实本质上还是诺兰德的内战。

    真正决定战局的是李察的母巢军团和构装骑士团,在强者战方面,丽娜和母巢同样是至关重要的。而在战略层面,深悉位面战争本质的李察从一开始就知道雷门g的首要目标就是夺取位面传送门。所以才能从容选择决战战场。

    所以,佩林不管再研究多久,他的梦想终究不会实现。法罗迟早会被纳入诺兰德的序列,而且多半会在李察手上实现。因为母巢在法罗。

    但是看着坚定执着的佩林,李察却决定不去告诉他真相。就让他最后的几年生命在研究中度过吧!一个有梦想的人是幸福的。

    “托夫勒这个人怎么样?”李察岔开了话题……

    佩林想了想,说:“你是说,我的三哥?我和他接触不多,印象中是个好人。如果是他接任公爵爵位的话,那么领地上的人会过得比较幸福,甚至比父亲在的时候还要幸福。父亲……打的仗太多了,战争烧的都是金币。只不过托夫勒的母亲只是出自一个小贵族家族,托夫勒年纪又还轻,虽然父亲的遗嘱是让他继承爵位,但是应该坐不稳这个位置吧?”

    李察淡淡一笑,说:“比列是我的老朋友了,最后的愿望我一定会替他完成的。你放心,现在在红杉王国,我说托夫勒是公爵,他就是公爵!”

    “我先回去了。”说完,李察吐出一口酒气,摇晃着下山,向远方的绿洲城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