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四 劫后余生 上

章一一四 劫后余生 上

    佩林没有和他一起离开,而是留在父亲的墓地前,随手拿起一瓶酒,打开,慢慢地喝着。他的目光无意中掠过李察刚刚坐过的地方,全身猛然一震!

    在听着佩林的理想时,李察心中苦涩,想到佩林那几个残缺的公式,随手在地勾出了几个复杂图形。那正是佩林那几个公式发展到成熟阶段后产生的图形,也是诺兰德魔法学徒接触位面几何时的第一课。

    佩林的后半生几乎都沉浸在位面数学中,一看到那些图形,意识中立刻如一道闪电划过,刺破了黑暗,刹那间为他照亮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无比辽阔的世界。佩林的心越跳越快,身体却渐渐发冷。

    李察的头仍然是晕晕的,走路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在晃动着。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住处,又是怎么爬床的。只是觉得又回到舒服的大床,然后就是甜蜜的黑暗。

    李察一觉醒来时,已是深夜了。酒的余劲依然存在,让他的头如裂开般痛。不过李察发觉身意外的舒服干净,不光换过了衣服,还被擦洗过。在他的旁边,还蜷缩着一个滚热的柔软身体,李察全身立刻绷紧。

    李察一动,她就立刻醒了,轻声问:“你醒了?”

    李察立刻听出是珞琪的声音,于是放下心,揉着太阳穴,说:“嗯,不睡了。”

    不过当他撑起身体的时候,头还是痛了一下,不由轻哼一声。

    这时珞琪忽然缠了李察的身体,将他压倒,然后她的身体变得火热,紧紧贴在李察肌肤,然后向被中缩进去。

    “你在干什么?”李察吃惊地问。

    “让你放松一下!”已经完全缩进被中的珞琪回答。

    随即,一片温暖湿热猛然裹住了李察,在湿热中还有一个狂野的小精灵在疯狂地舞动着,每一下舞动都会直接撞击李察的灵魂!

    李察倒吸了一口凉气,直觉得一潮潮兴奋的巨浪自下而,滚滚扑来,拍击得他心旌动摇。他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床单,嗤的一声,竟把床单抓破!李察挣扎着抬起身,想伸手去按住珞琪的头,不让她再作怪,可是随即又一道兴奋巨浪扑来,让他呻吟着倒了下去,那只手也由推变成揉搓珞琪的头发。

    又过片刻,李察终于稍稍适应了一些,于是吐了口长气,心道这哪里是放松,分明是越来越紧张。于是他终于腾身而起,抓起珞琪扔在床,然后再狠狠地压了去!

    良久,李察终于真正放松,而珞琪半拥着被子,双腿湿漉漉的,说不清是汗还是别的什么。她已经完全爬不起来了。

    李察看着珞琪,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说:“很舒服!”

    “那就好!”珞琪吐了吐舌头,这个可爱的小动作现在看在李察眼里,却明显别有意味,差点让他的火山再次活跃起来。

    觉醒毁灭真名后,现在李察的体力和耐力都不是一般的强大。只不过珞琪明显经不得再一轮的蹂躏,李察这才作罢。

    珞琪用脸蹭了蹭李察的手,眼睛已经开始睁不开了,喃喃地说:“你去忙,我要……睡一会。”

    李察轻揉着她的头发,直到她完全睡熟,这才悄悄离开了房间,并将房门关好。

    夜已深,这时已近法罗的冬天,夜风呼啸着穿过染血之地,带来透骨的凉意。

    李察在风中站了一会,最后一点宿醉终于消散。于是他在意识中召唤了一下,独角兽就从黑暗中奔出。李察一跃了独角兽,直奔军营而去。

    此刻刚德也得到了李察的意识召唤,也了魔骑,在军营中来回奔走,大声下着命令。

    本已陷入沉睡的军营再次沸腾起来,一队队诺兰德俘虏在看守的吆喝下,缓慢地从营帐中走出,到中央操场集结。

    这片军营与其它营地隔离,不允许李察追随者之外的任何人进入。虽然看守只有五百人,却都是由人形骑士和抛掷兵组成。母巢作战单元根本没有失职和泄密的可能。

    李察已经站在操场边缘,静静看着诺兰俘虏们集结。

    他那匹独角兽非常显眼,诺兰德俘虏看到了李察,慢慢从被深夜叫起的躁动中安静下来,望向李察的目光中也多了畏惧,甚至还有一些崇敬。

    这里的战士很多都知道李察在诺兰德的身份,又在一场堪称经典的惨烈大战败在李察手,自然而然的就有了畏惧。

    所有的诺兰德战士都有一个默认的观念,那就是只要诺兰德军队达到了一定的规模,低级位面的军队就变成了纯粹的数字,来多少都是送死。

    就象传送门之战,虽然只传送到一半就遭遇截杀,但混乱中的诺兰德大军最终仍然杀得十几万法罗联军一败涂地,构装骑士团更是一次冲击就斩杀了巴洛克国王阿诺德。因此纠集起一堆法罗军队的李察,在诺兰德人眼中,仍然是军力处于弱势的一方。而能够以弱胜强的领袖,自然会得到军人的敬畏。

    李察又等了十分钟,所有的诺兰德俘虏都在操场集结,其中有许多还是被抬着被搀扶着出来的。但是看到这里,李察已经点清了俘虏的数量,不觉皱眉。

    刚德这时提着巨斧,策马来到李察身边,说:“李察大人,俘虏都集中起来了。”

    刚德全身下都流转着斗气光芒,这名杀神般的大汉已在全神戒备。这也不怪他,在这批俘虏中有不少人高级军官仅从等级而言,是可以徒手和他战斗的。李察又在旁边,刚德自然会紧张戒备,只要有人有异动,他立刻会第一个冲出去。

    李察转头,皱眉问:“刚德,怎么才二千五百多人?”

    刚德立刻说:“就只剩下这些人了,李察大人!我按您的吩咐率领军队沿着他们行军的路线一路逆行向,沿途收拢被抛弃的伤兵,但是最终只找回来一千多人。最早被抛弃的那批伤兵,有些是伤势过重死掉了,但大多是被法罗本地人给杀了。雷蒙留下看守伤兵的五百人,也全部战死了。为了多抢回一些伤兵,我还和巴洛克的狗崽子们狠狠地干了两场。”

    听到刚德的话,操场的诺兰德战士们起了一阵骚动。他们其实早就知道被抛弃的战们下场,但是听到刚德直白地说出来,还是会感到难过。但是老兵们也都知道,这才是位面战争的常态。

    李察点了点头,面向操场的俘虏,说:“诺兰德的战士们,你们都是经历过不止一场位面战争的老兵,应该知道位面战争的残酷本质!而这场战争,是我们阿克蒙德和约瑟夫家族联盟之间的战争。你们已经尽到了自己的义务,在最后的战役中更是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英勇。现在战争已经结束,所有的事情都已是记载在昨天的历史。而我认可你们的战斗精神,所以我派遣部队一路搜寻那些被雷蒙、被约瑟夫家族抛弃的伤兵们,并把他们从法罗人的屠刀下抢救下来,带回到这里。”

    说到这里,李察顿了一顿。而操场或站或躺的诺兰德战士们则是议论纷纷,他们中过半确实是刚德率军找到,并送到这里来的。这些伤兵本来许多人自忖必死,没想到送到绿洲城后居然能够得到牧师的治疗!死里逃生,这些伤兵们若说不感激,那是不可能的。而交战双方其实都是诺兰德的贵族,战俘一般都可以选择投降,之后或是变为奴隶或是被赎回。

    李察的目光扫过全场,缓缓地说:“现在,我可以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一个得回自由,并回归诺兰德的机会!”

    操场顿时一片哗然!在位面战场,战士们最希望的就是能够回到家乡,回到诺兰德。无数灼热的目光都落在李察身,期待着接下来的答案。

    “那些愿意加入我的军队的人,在为我英勇战斗满本位面时间五年后,就可以得到自由,而且可以选择回到诺兰德还是继续留在这里。他们回归诺兰德的全部传送费用都将被免除!现在,愿意加入我的军队的人,可以到那边的旗杆下集合!”

    李察的声音在操场回荡着,几名诺兰德战士就当先走向旗杆,有了榜样,余下的战士们立刻就成群地冲向旗杆,片刻后操场中央就剩下几十个孤零零站着的人。

    李察的目光从这些人身扫过,立刻看出他们都是十四级以,最高的三人甚至达到十七级,距离圣域仅一步之遥。

    以诺兰德标准,这些都是达到了成为构装骑士标准的人,地位已然不同。而在这些人中,就有九名真正的构装骑士,只不过在残酷的最后血战中,他们的座骑全部战死。

    李察也不着急,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们。在李察意识的调动下,数百人形骑士纷纷马,握紧了手里的武器。这些人一旦有异动,立刻就会被凶悍之极的人形骑士围杀。而李察的追随者们也在不远处的营地,随时可以应召进入战场。

    :今日的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