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五 劫后余生 下

章一一五 劫后余生 下

    这时,其中一位十七级的中年构装骑士向李察走了两步,单膝点地,说:“李察大人,我们不是不想臣服于您。「域名请大家熟知」只不过依照诺兰德的骑士传统,我们有理由要求得到更好的待遇,以示和普通战士们的区别。”

    这名骑士的态度让李察大为满意,单膝跪地已是骑士向领主宣誓效忠时的礼节,何况他又是一名构装骑士,原本可以不向领主跪拜的。这名骑士如此恭敬,倒不全是为了活命,更多却是因为李察构装师的身份。

    李察脸色转为平和,对剩下的人说:“你们也是一样的意思吗?”

    余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点了点头。

    “那好,准构装骑士依然要为我效力五年,但是享受军官待遇,四年后可以选择回诺兰德服完余下的兵役。构装骑士则需要为我效力四年,享受准构装骑士待遇,三年后即可选择回诺兰德服役。另外,如果你们愿意选择发下魔法誓言保证忠诚的话,那么一切待遇都按照我麾下军队同级别的正式成员看待,效力时间也可以缩短半年。”

    李察的宣布让这些骑士们都松了口气,于是纷纷表示臣服,有十几个甚至当场发下了魔法誓言。他们都是冲着那缩短的半年军役时间去的,没有人真把李察正式军队的待遇当一回事。阿克门g德的军队是出了名的寒酸,待遇根本无法和老牌豪门相提并论。

    不过现在没有人知道,李察和歌顿,乃至所有的阿克门g德都不一样。

    让李察意外的是,最初那名十七级的中年构装骑士居然也选择了魔法誓言。这算是意外的惊喜了。

    李察心头欢喜,叫过刚德,吩咐说:“把所有的人都重新整编一下,单独成立一支部队,由你直接指挥。留一百名黑锋骑士作为执法队。另外,他们所需要的装备都从仓库里取,不够的部分地方列个清单,我去诺兰德买。”黑锋骑士是母巢兵种人形骑士的对外番号,一百名虽然不足以镇压或许可能产生的叛乱,但足以发出警报。

    有了这两千五百诺兰德战士,李察可谓如虎添翼,再加上现有的构装骑士和母巢人形骑士,李察手上就有了超过四千的超精锐部队。以此为凭依,李察甚至有信心到铁三角帝国的腹地去转上一圈。

    李察处理完营地的事务,随即走到了一座单独的小楼前,在院门口朗声叫道:“我可以进来吗?”

    院落内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是李察大人吗?您请随意,我可是您的俘虏呢。”

    李察推门而入,院落中一个老人正在树下喝着咖啡,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一本打开的法罗历史。夜晚的星光不足以看清书本,但是有一小簇魔法火焰悬停在上空,投射出充足的明亮。

    一进门,李察就微笑着说:“一位大魔导师在哪里都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

    老魔导师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魔导师而已,而您现在竟然已经是十六级了,距离大魔导师不过一步之遥。您现在还不到二十岁吧?我在您这个年纪,才是十一级的小法师呢,在您面前,我哪有半点骄傲的资本?”

    李察笑笑,坐到了老人的对面,说:“米托大师,客气的话就不多说了。我这次来,主要还是希望您可以放手帮助我。”

    老魔导师淡然地说:“我就是有心,您就能放心吗?”

    李察点头,从怀中取出一个卷轴,放在了桌上,说:“确实!一位大魔导师的杀伤力实在是太惊人了,谁也不敢放一个忠诚不够的大魔导师在身边,我也一样。所以,我准备了这个,这样我们都能够放心一些。”

    米托向卷轴扫了一眼,眉毛扬了扬,说:“魔法奴役卷轴?你不觉得这有些过份吗?”

    “但这样可以得到信任。而且您也可以看看,我的追随者们都生活得如何。”李察微笑着说。

    米托微笑着说:“我确实有过观察,所以这张魔法奴役卷轴也并非不可接受。只不过时限是多久?”

    这个李察早有想法,说:“五年。但在这五年中,您的待遇将和以往一样,约瑟夫家族能够给你什么,我也同样可以提供。”

    米托叹了口气,说:“约瑟夫家族可以给我信任。”

    李察微笑:“这个暂时是不可能的。”

    米托点了点头,有些伤感,缓缓地说:“我只是感叹一下,因为我已经看到了古老约瑟夫家族的衰落。”

    “也未见得。”李察却给出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

    米托眉头一皱,问:“你难道打算放过约瑟夫家族?”

    李察摇了摇头,说:“当然不可能放过他们。这场战争,必然要以一方的彻底覆灭而告终。只是在一件事情没有办到之前,我不喜欢去预测而已。”

    米托不知为何,心中微微一寒。而且坐在李察对面,明明李察比他低了两级,也没有十八级时会得到的强大能力,可是米托总是有种隐约的受压迫感,仿佛生命时刻在受到威胁。

    他不由得想起最终的血战,那时的李察周身电光缭绕,手中长刀飞舞,无情地收割着一条条生命。而以米托的见闻,居然不明白李察是怎么做到的!深蓝法师以身强力壮闻名,但那并不是说十六级的法师竟然能同时发出十六级的斗气。

    虽然诺兰德历史上也有所谓能够魔武双修的天才,但也只是能够而已,无论从精力还是时间来说,双修是最不可取的。一般来说,有些特殊职业者会在刚起步的时候双修,以便更深入地理解另外一个职业,但是十级以后就只会有一个主修方向。

    李察沉默下来,于是米托知道,时间已经到了。他苦笑了一下,拿过魔法奴役卷轴,郑重地发下誓言,于是卷轴燃成一团火焰,誓言开始产生约束。

    李察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说:“这几天流砂就会来到法罗。等她一到,我就会让她过来为您治疗伤势。”

    米托刚刚道谢,李察忽然眼中精芒一闪,冲院门喝道:“谁?”

    院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一身黑白神袍的奈幽走了进来,以平淡无波的声音说:“我叫奈幽,奉流砂大人之命,来为米托大魔导师治伤。”

    李察看着奈幽,特别是她那左黑右白,对比无比强烈的神袍上看了半天,最后又看了看她右黑左白的瞳孔,半天才难以置信地说:“你是……永恒龙殿的神官?我以前怎么没有见到过你?而且,你身上的时光之力怎么这么微弱?”

    奈幽以不变的声音说:“永恒龙殿的神官并不必然需要时光之力。我擅长的是灵魂力量,今后您就会在永恒龙殿中经常看到我了。”

    李察看着奈幽,双眉越锁越紧,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她确实和流砂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某种神秘联系,就象伊俄那样。总而言之,这个奈幽让人怎么看怎么不舒服,气息冰冷阴沉,哪里象个神官,分明是行走于人间的鬼物。

    可是永恒龙殿的烙印是真实不虚的,李察于是让她放手施为,自己则在一边看着。他的手扶在灭绝的刀柄上,奈幽如果敢动什么手脚,李察有把握一瞬间切下她两条手臂。

    奈幽看着米托,双瞳开始旋转,迅速化为一片深灰色。不住为何,被她盯住的米托忽然感觉身体似乎变成了透明,仿佛一切秘密都被奈幽看透!他毛骨悚然,一声惊叫,本能地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米托只跳起一点就落回地面,体力看起来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但他身上迅速闪动耀眼无比的神术光辉,奈幽双手向前,白得如纸的双手如兰绽开,星星点点的光芒不断从双手间的虚空中涌出,有若一道喷涌的星河。

    一个个神术落在米托身上,将他身上大大小小的暗伤一一治愈,连内脏上的一些轻微震伤都在神术效果下得到修复。

    李察已看出奈幽施放出的神术或大或小,单论神术本身的效果并不如何出众,就和普通神官差不多。然而奈幽施放神术的方法极为特殊,而且非常精准,几乎可以为每个小伤单独释放出一个神术。

    这样整体的治疗效果,比强力的神术治愈还要好得多。而且她有种奇异的能力,那就是可以把一个普通神术再进行分拆,比如一个治疗术,几乎可以被她拆成十次来使用。这样哪怕是细微的伤势,奈幽也不会浪费一点神力。

    米托似乎受了惊,落地之后还向后退了两步。但当他站定之后,就发现自己身上绵延多时的诸多暗伤都不翼而飞,不禁愕然。

    刚才他似乎没有感觉到对面这个诡异的神官使用任何强力治疗神术啊?只是看到无以计数的小微神术从她双手中飞出,如雨点般落在自己身上,然后……伤就好了?

    啪啪两声轻响,从米托衣袖中掉落两根软绵绵、几厘米长的虫子,它们落在地上扭了几下,就不动了。看到这两只虫子,李察脸色微微一变,米托也同样如此,不过他脸上闪过的是惊喜。

    这两只看似不起眼的虫子是母巢的产物,它们可以钉进人体,不断吸取宿主的魔力,并且干扰魔力的运转。米托身上钉着这两只吸魔虫,就连一个三级魔法都放不出来。

    李察身上忽然迸发出凛然的杀机,哼了一声,狠狠瞪了奈幽一眼,淡淡地说:“你是有意的?”

    ~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