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六 从黑暗中来

章一一六 从黑暗中来

    说话间,李察将灭绝从身上解下,随手连鞘插在地上,双手自然垂落身侧。**泡!书。吧*因为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李察只随身带了一把刀,其余的武器都留在居处。

    不过此时他看似已手无寸铁,可是米托却忽然感到比先前更加强烈的危险感觉,甚至比奈幽带来的危险感觉还要强烈得多。

    大魔导师心瞬间转过无数念头,最后只摊了摊手,丝毫不动魔力,向旁边走了两步,安然坐下。

    奈幽那双深灰色的双瞳迎上了李察的目光,那里的灰色旋转不定,有若深不见底的漩涡。似有股无形的吸力,牵引得李察的灵魂一阵动荡,几乎要被拽出体外。

    李察心一惊,随即气势骤增,一道无比强大的杀机涌现,狠狠向漩涡正央的吸力撞去!

    院落骤然炸开一个气旋,李察闷哼一声,身体只是晃了一晃。而奈幽则接连退了五步,直到后背撞上院墙,才止住身体。她双眼已经从深灰恢复成黑白双色,两条殷红血线更从眼角垂下,在黑白色的背景下,格外触目。

    奈幽本来毫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她稳了稳身体,垂首向李察行了一礼,以示臣服。

    李察哼了一声,伸手拿起灭绝,重新挂回腰间,然后对奈幽淡淡地说:“你是新来的,这次就算了。以后,你好自为之。我可以原谅错误,但绝不容忍背叛。”

    说完,李察就径自离开了院落。

    奈幽以衣袖拭去了脸上的血线,也离开了小院。但她的心却不象表面这样平静,刚才双方以灵魂力量的一记对拼,身为灵魂牧者的她,却觉得自己象是迎头撞上了一座高山!

    李察和奈幽先后离去,院落就只剩下了米托。

    老魔导师坐在那里,感受着身体内的魔力正在快速恢复,他现在已经能够施放七级魔法了,也有足够的魔力飞走,逃离这个地方。虽然他使用了魔法奴役卷轴,但只要付出一些代价,比如说魔力永久下降一级多点,就可以强行摆脱契约力量的束缚。

    只要心念一动,就是自由。

    可是米托却始终坐着没有动,一小口一小口喝着早已冰冷的咖啡。

    这里是法罗,他的身份是入侵者,就是逃跑又能到哪里去呢?如果说强行冲击传送门,闯回诺兰德去,别说那一堆追随者,光一个丽娜他就多半打不过。

    就算回到了诺兰德又能怎么样?他很清楚约瑟夫家族的情况,这一次远征军全军覆没,对约瑟夫家族和他们的老盟友们绝对是沉重一击。约瑟夫或许还不至于被清出浮岛,但在未来几年都只能勉强自保。凭借着深厚的底蕴,以及雷蒙留下的脖本部,处境或许会比熊彼德家族好上一点,但也仅是一点而已。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米托和约瑟夫家族本质上只是雇佣关系,不过因为他从雷蒙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在他身边,时间那么长久,才有了感情。因此他能在战场上拼死去救雷蒙,却还远没到要为约瑟夫这个姓氏效死的地步。

    就算在诺兰德,李察以大构装师的身份,十级的魔力,也绝不会畏惧区区一个大魔导师。即使回到了诺兰德,他依然要面对李察的无穷追杀。他已经老了,而李察还不到二十岁,逃又能逃得多久?

    米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安静地坐着。他累了,不想去过日夕逃亡的日子。而且李察给出的条件也算相当优厚,虽然阿克蒙德都很穷,但以他大魔导师的本领,也不是特别缺那一点金币。

    在房间,提前回到法罗的流砂正写意地靠在躺椅上,仔细梳理着自己变长了不少的长发。

    而在她面前,战斗神官伊俄正如一头暴怒的狮子,在房间来回走着,根本无法安静地坐下来。

    “流砂……大人!”伊俄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在流砂的名字后加上了大人这个敬称,“您可是答应过我,如果有神恩的话就要提升我的等级瓶颈。现在我已经卡在十级上有很长时间了,可是您……您却又造了一个天选卫士出来!”

    流砂眼皮都不抬,淡淡地说:“我答应过吗?”

    “您!您!”伊俄英俊的脸胀得通红,气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严格来说,流砂是没有答应过他,最多只是默许了而已。可是伊俄在法罗兢兢业业地战斗经年,几乎把全部身心都扑在了法罗,为的不就是突破限制吗?如果不是他,刚德那个大块头哪有可能在李察不在的时候,把法罗的局面维持得如此风生水起。

    当然,伊俄心底也承认,那个大块头也不是一无是处。

    刚德有着外表完全看不出来的政治敏锐和指挥的智慧,而且更有一种伊俄也为之动容的悍勇。

    一些堪称奇迹的战斗,若换了伊俄,根本就打不出来。比如说被撒伦威尔包围那一战,战况根本不象刚德对李察说的那么轻松。

    那时刚德就象一架不知疼痛和疲倦的杀戮机器,象疯了一样冲击撒伦威尔的军!铁三角帝国精锐战士组成的厚实战阵,居然真的被刚德给凿穿了!

    那时撒伦威尔身边至少有四五个等级不亚于刚德的将军,可是当刚德如一个血巨人般从战阵杀出时,所有人都为之胆寒,竟然没有一个敢上来迎战!

    随着撒伦威尔一退,原本必败的战局竟然奇迹般的逆转。在战后,伊俄为刚德治伤时,几乎都数不清这个壮汉身上究竟有多少伤口。

    当晚,在神术效果下伤口刚刚愈合的刚德就扯着伊俄喝酒,把战斗神官灌了个大醉。

    自此之后,他们真正成为战友。

    伊俄现在心底有些不愿意承认,就算流砂不给他提升等级,继续把他按在法罗,他恐怕也就抱怨几句,该做的事一样会认真地做。原因不是为了李察的霸业,而是不放心刚德一个人支撑局面。

    以他如今十级的实力,在战斗可以将规模上百的精锐骑士实力生生拔高一个等级,假如集支持一个小队,那么都有可能将十五级之下的骑士实力提升两级。这是足以扭转局部战局的力量。

    咆哮过后,伊俄的怒火稍稍平息,对流砂说:“好吧,流砂大人,我尊重您的决定。但是!但是……您随便造个天选卫士就好了,怎么把她给弄出来了?!她……”

    “我怎么了?”房门外传来奈幽平淡若水的声音,结果让伊俄全身都为之一颤。

    奈幽进入房间,关好房门,然后双瞳又转为左黑右白的异状,静静地看着伊俄。

    战斗神官哼了一声,双眼也燃起两点灿烂光芒。黑白双色的光芒和金色光辉似乎在虚空猛烈碰撞了一下,这才分开。

    伊俄凝重地说:“奈幽,我并不怕你。”

    奈幽忽然轻笑,说:“我更不会怕你了。另外我也不会象你那样乱来,我可是听说过你的光辉事迹了,被一个魔法师打得鼻青脸肿,真不错!”

    伊俄脸色顿时精彩变幻,怒哼一声,说:“你也可以去试试,看看是什么后果!”

    流砂停下了梳理长发的动作,抬起头向他们两个看了一眼,说:“你们两个究竟还有多少秘密,都说出来吧!”

    伊俄脸色一变,还没等他说话,奈幽就已经抢先说:“我们都是从同一个地方出来的。我只能告诉您,那个地方同样属于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力序列,除此之外,关于那里的一切,我们现在的记忆里根本没有成形的印象,也无法用任何方式泄露。如果您想要知道更多,那么可以通过献祭或者是消耗神恩,来向永恒与时光之龙询问。或许您可以获得答案。这是我所知的惟一方法。”

    流砂点了点头,随后看着奈幽,说:“你不会打算背着我做点什么吧?”

    “我已经和李察大人较量过一次灵魂力量了。”奈幽坦然地说。

    “结果如何?”流砂双眉一皱,而伊俄此时却露出明显幸灾乐祸的表情。

    “我重伤,他没事。”

    战斗神官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这还是来到这个世界后,他第一次笑得如此开怀。显然和李察相比,奈幽更让他痛恨。

    流砂目光变得锐利了少许,扫过两位天选卫士,问:“你们还打算做点什么吗?”

    “只此一次就够了。”奈幽说。

    伊俄则哼了一声,延续了说什么也不肯在嘴上服软的态度。

    流砂又倒回到躺椅上,如一只小猫般懒懒地说:“这样就好,希望你们清楚自己的身分,别做点让我不高兴的事情出来。我一点也不介意再召唤第三个天选卫士出来,哪怕他也是个特殊的家伙也没关系。大不了我浪费点神恩,把你们全部都弄回去。”

    伊俄和奈幽都是脸色微变,被送回去,又要在黑暗与虚无度过不知道多少年,无疑是最严厉的惩罚!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眷者,其实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