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八 归于绝域 上

章一一八 归于绝域 上

    “李察!”“主人!”“头儿!”

    一听到李察要去绝域战场,但凡是听说过绝域战场的人都纷纷惊叫起来,位面战争已经是非常残酷了,而绝域战场则是位面战场中的最极端也是最残酷的形态,死亡率超过了三分之二。!。

    李察见识过绝域战场,正因为见识过,所以更加深知那里的残酷可怕,所以此刻心中也有些惴惴不安。但是不管害不害怕,他都已下定了决心。

    就在这时,口袋中似乎隐隐有一股暖流出现,李察立刻感知到,那是最后的一块命运晶板,于是奇迹般的消除了恐惧。

    李察环顾四周,笑骂道:“都叫什么叫!我可是还打算活着回来的,真要是回不来,那岂不是便宜了你们这帮家伙!?我可还没活够,三女神的教皇和未来的教皇们还等着我和她们床呢!”

    战争时代,女人就是所有雄性最喜欢的话题。果然一众雄性都精虫脑,纷纷鬼叫起来。刚德甚至高呼:“教皇有什么意思!头儿,您至少得把三女神给按倒,那才叫男人!”

    此话一出,雄性们纷纷附和。

    就连伊俄和克拉克这样的神职者也深以为然,只不过出于矜持,不好意思象刚德那样野蛮粗俗而已。对他们这种天然的狂信徒而言,对异位面对立神明的憎恶程度,远在恶魔与魔鬼之。如果李察能够把法罗众神一网打尽,用深渊狱火永世焚烧,才最合他们的心意。

    女人中,流砂脸色有些不快,但只是轻轻哼了一声。刚才李察的安排中,已经指明她的位置在众人之,那自然得保持些风度,没办法和这些野蛮人一般见识。水花低头,不知在想着什么。黛玫却和男人们一样跳着脚在叫好。龙法师若有所思,脸却有微微的晕红。

    最后是珞琪,在现阶段,她对于一切往李察床塞女人的想法,都是全力支持的。

    会议在一片混乱中结束了。

    接下来李察睡了一天一夜,把体力和精神都恢复到最佳状态,然后在一个清晨时分,悄悄走进了位面传送门。

    这一天,染血之地迎来了罕见的暴风雨。

    李察只在诺兰德有短暂停留,就进入了通向绝域战场的传送门。

    这次行程全程保密,因此来送他的只有阿伽门农,这个沉默寡言的年轻人重重地拥抱了一下李察,在他的耳边轻声说:“活着回来!不然的话,我可就不得不‘照顾’你的那些女人了。”

    对这别样的真挚祝福,李察还真有些哭笑不得。认真想想,李察发现自己的‘女人们’似乎都很不简单,如果阿伽门农想去‘照顾’,恐怕就是一头撞到钢板了。

    在进入传送阵前,李察毫不客气地反击:“你该多找几个女人了!你要是现在就挂了,我都找不到人‘照顾’!”

    “我在努力。”阿伽门农回答。

    最后,两个年轻人相对哈哈一笑,然后又是一个拥抱,李察就走进传送阵,踏了绝域战场。

    传送门的光芒散去后很久,阿伽门农还站在原地不动。在绝域战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再厉害的强者,都有可能一去不复返。李察这次离开,阿伽门农根本不知道是否还能看到他同样微笑着踏出流动着七彩魔法光芒的传送门。

    经历了一阵强烈的眩晕后,李察踉跄着出现在一处黑沉沉的山腹内。当身后的传送门光芒消失,周围立刻陷入黑暗。随后在他的视野里点点莹火陆续闪现,周围的环境也一一展露,那是山壁不知名细砂的亮光。

    李察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暂时没有危险,就坐下休息,静静等着位面传送带来的不适消失。

    周围和李察次来到的地方很相似,看来应该是在同一片区域。这样的话,李察估计自己赶到日不落之都需要一个月左右。这次可没有白夜在,路遇到的一切危险都得自己承担。

    等眩晕消失,李察开始重新整理自己的装备。他现在背了足足三把刀和一根法杖。

    随着李察对神官格斗术解析的日益深入,三把性质截然不同的长刀在不同场合下都有重要作用,而且以神官格斗术为基石,融为了一体。所以李察考虑再三,还是选择把刀全都带,这样才能发挥出他的全部战力。

    不过,他再次升起了找个装备空间容器的念头。身挂满武器的样子,与其说是威武,更多的像是活动武器架。

    李察象次一样,采摘了一些气味浓烈的苔藓,涂在自己的身,并且给武器也抹了一些,以便压制来自诺兰德的味道。随后李察深呼吸了几下,渐渐收敛气息,引动自然血脉,让自己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然后沿着黑暗的通道向前奔去。

    这次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李察才找到了一个通向外面的出口。

    但是就在从洞进的自然光线照在李察脸的刹那,一道猛恶劲风忽然从背后袭来!风中还带着一股独特的土腥气,李察心中刹那浮现出鼠魔的影像。次他和白夜杀了不止十头鼠魔,对它的结构到气味都是无比的熟悉。

    没想到现在在通道中也出现了鼠魔,而且非常狡猾,直到李察视觉受影响的那一瞬间才突然动手扑击!

    砰的一声轻响,通道中的光芒骤然增加了千百倍!一颗光球从李察头顶冉冉升起,刹那间通道中除了光球,再也看不清任何东西!

    鼠魔一声惨叫,眼前立刻白茫茫一片,扑击的准头自然一偏,扑了个空,一头撞到了洞壁。而李察早已不在原地。

    鼠魔的嗅觉和听觉同样敏锐,他们还可以象蝙蝠一样依靠声音定位,所以视力受损只在那一瞬间产生干扰,对他们的行动影响不大。鼠魔一击扑空,身体弹了一下,居然直接挂在了洞壁,又作好了下一次扑击的准备。他的鼻子在急促翕动,两只硕大的耳朵也转个不停,同时从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

    就在这时,通道中骤然响起李察一声断喝:“呔!!”这是一记雷鸣般的声音,在魔法的作用下更被百倍的放大,而在狭窄的洞穴,回音叠加在一起,汇聚成不可思议的音浪。就连早有准备的李察自己都一时间被震得头晕眼花,鼠魔更是象喝醉了酒一样,摇晃了两下,啪的一声从洞壁掉了下来。

    李察揉身直进,野蛮屠杀出鞘一半,弹出了那柄短剑。李察反握短剑,一剑刺入鼠魔的嘴里,直至没柄!

    鼠魔发出绝望的叫声,拼命啃咬着短剑。可惜野蛮屠杀作为准神器,光是材质就绝不是鼠魔能够嚼动的。李察咬牙,把鼠魔牙齿和骨质剑身摩擦发出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驱出耳朵,手腕狠狠一扭,短剑用力旋转起来,剑锋那些夸张的锯齿几乎把鼠魔的喉咙搅烂,这头鼠魔却又挣扎了好几分钟,才慢慢不动了。

    李察额头已全是汗水,这是他在绝域战场击杀的第一个达克索达斯人,也让他深深体会到了同为主位面的达克索达斯生物的恐怖。鼠魔的生命力太顽强了,虽然他们没有构装,也没有多少装备,但是战斗力却丝毫不比同等级满构装且装备精良的诺兰德强者弱。这也是诺兰德人给达克索达斯人标定等级的依据。

    李察确认鼠魔已经死透,才出了口气,慢慢把短剑抽了出来。见骨质的短剑毫无损伤痕迹,李察这才放心。鼠魔的牙齿极为厉害,一般精良等级的武器往往能够一口咬断。

    确认了周围没有潜藏着第二头鼠魔后,李察在洞穴中布置了几个魔法警报陷阱,就开始动手肢解鼠魔的尸体。

    这个工作李察作得已经颇为熟练,野蛮屠杀又锋利无比,远比他当初那把毫无属性的短刀要强得多,因此片刻功夫鼠魔就变成了一堆材料。他把完好无损的牙齿挑出来,用苔藓擦净面的血渍,再用鼠魔的皮包了起来。

    鼠魔虽然是达克索达斯阵营中类似于炮灰般的角色,但是他们的隐藏能力却是排在前列。消去了血气的鼠魔皮是最好的封魔材料之一。

    李察随手一甩,短剑附着的血珠就飞得干干净净。他把短剑合并到野蛮屠杀的主剑,然后将长剑归鞘,将鼠魔皮包在背背好,不紧不慢地调适好状态,这才走出了洞口。

    出口同样是在千米断崖之,眼前是波澜壮阔的世界。深色的苍茫崎岖大地,浓云覆盖的天空,远方天与地交融的灰黑,以及一道道绚丽而危险的时光光带,又出现在李察眼前。

    这是已经死亡的绝望世界,从天空中射下的血色光柱又会让人疯狂。

    李察深深吸了一口混杂着毒素与焦糊味道的风,然后就从洞口一跃而下。每下落数米,他就在悬崖绝壁搭一把或是踢一脚,略微延缓下坠势头,片刻后就到了崖底。

    一落地,李察就以带着独特节奏的步伐,向着日不落之都的方向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