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九 归于绝域 中

章一一九 归于绝域 中

    大地到处都是深不见底的巨大裂谷,有些可以看到底部流淌着暗红色的岩浆,有些裂谷则根本看不到底部,只有浓浓的雾气在裂谷中缭绕。这些巨大峡谷就象大地的伤口,一道道纵横交错,已多到了彻底杀死大陆的程度。

    疾奔中的李察忽然停下脚步,迅速伏在地的一道浅沟里。就在不远处,一个托米勒魔人从岩山后走了出来。这是个雌性,有着金红色的头发和一张以人类标准来看也颇为美丽的脸。她双眼透射着火焰般的光芒,不断四处巡视着,手中巨大的链枷拖在地面,顺着每一个起伏跳动着,发出令人心悸的轰响。

    李察的心中立刻回想起关于托米勒魔人的一切资料,包括他们的身体结构,以及哪里是致命的部位。托米勒魔人两米左右的身高,在达克索达斯人中属于体形小的了,但是他们却有着和体形不相称的巨大力量,犹为喜欢重型武器,而敏捷和速度反而一般。

    这是一个年轻的托米勒女人,链枷的材质一般,重量也明显比强壮托米勒战士的武器轻不少。从武器的沉重程度,就可以区分托米勒魔人的实力。

    李察收敛了全部气息,伏在地动都不动。但是他却知道,每个达克索达斯人都是不错的猎人,这个雌性托米勒魔人显然是在全神贯注地搜索周围环境,自己多半隐藏不了多久。

    就在这时,地面链枷拖动的声音忽然一停!李察不假思索,立刻飞身暴起,手中承载之已经打开,一颗爆裂火球狠狠射向托米勒魔人。

    年轻的托米勒女人咧开嘴,露出一个狰狞恐怖的笑容。她的嘴平时看起来和人类女人的嘴差不多,可是一旦完全张开,嘴角却可以开裂到耳根后面,露出一张长着数以百计细密尖锐利齿的血盆大口!

    她看着李察,意外于李察的弱小和年轻,但是年轻人类的鲜美味道让她兴奋不已,涎水成行地从牙齿间流下。

    对于李察射出的爆裂火球,她根本不屑一顾,稍稍让开火球直接命中的路线,就大步奔向李察。

    链枷依旧拖在地,另一只空着的手腕诡异地旋转起来,她可是怕一链枷下去就把李察砸成肉酱,那时候还要伏在地舔食血肉,该有多麻烦。

    但是与爆裂火球擦身而过时,托米勒女魔人忽然从火球中感知到一种异样的气息,那是狂野的毁灭气息!

    托米勒女魔人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惊叫一声,被火浪所淹没。火焰并不是特别炽热,却烧得她说不出的痛!在毁灭真名下,爆裂火球的属性早已有所转化,带了一缕深渊狱火的气息,杀伤力大为增强。

    粘稠的火焰贴在女魔人身,狠狠地燃烧着,仿佛凶兽在一丝一缕地吞噬着血肉。

    李察则在快速翻动承载之,又接连射出两颗爆裂火球,女魔人的惨叫声大得惊天动地,在烈火中不断踉跄冲突着,连链枷都抛在了地。可是李察却知道她的生命力极为顽强,就算全身血肉都被烧去一层,也就相当于重伤而已,她依然能够战斗。只看她一边惨叫着,一边却歪歪斜斜地仍向着李察奔过来,就知道了。

    火浪已然过去,女魔人身还在燃烧着狱火,她身内不断喷出阵阵红黑色的雾气,每喷出一团雾气,就会扑灭一片狱火。然而就在此时,她眼中忽然电光闪动,一种比刚才还要强烈的危险临身的感觉涌心头!

    野蛮屠杀已然出鞘,李察双手持刀,平平前指。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拉出一片残像!随后李察身影一闪,已在原地消失,骤然出现在托米勒女魔人面前!而野蛮屠杀已然变成一团虚影,快得根本看不见!

    有一阵风,轻轻从魔人身拂过。

    托米勒女魔人的动作骤停,愕然看着已退到十米外的李察,嘴里发出嘎嘎的声音,不知道在嘟哝些什么。

    她的脖颈忽然出现大片伤口,一条条细小血痕不断拼合成更大伤口,转眼间就变成一团模糊的血肉。

    女魔人的头忽然离体飞出,远远抛飞出去,那愕然的神情就此凝固在脸。而她的胸甲也布满了裂痕,无数龟裂如蜘蛛网般向四面八方蔓延,最后胸口部位骤然出现一个恐怖的空洞,双臂也离体掉落。

    女魔人无头的尸体挺立良久,才缓缓倒下。

    李察轻轻吐出口气,骤然出了一身大汗。刚才他启动了魔动武装,又驱动生命诛绝,战斗时间虽然短暂,却已消耗了过半的体力魔力。生命诛绝特性就是这样,一出手就要见生死,如果杀不了对方,那么就是自己死。

    李察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快速走到女魔人尸体旁,开始收割材料。

    女魔人虽然年轻,实力也不是很强,但是聚能核心品质却很优异。这颗可以当作祭品的器官,决定了魔人的战力天赋。看来放在达克索达斯,这个年轻的女魔人或许也是个天才什么的,现在却早早陨落在绝域战场,变成了李察包裹里的祭品和黑晶。

    李察用了几分钟就处理好一切,然后快速离去。他现在状态不佳,如果再来一个敌人,不用多强大,只要和女魔人实力相当,他就多半要落荒而逃。

    几小时后,李察找到了一处隐密的山洞,布置好伪装后,就在里面休息,慢慢恢复魔力。

    他的心跳得很快,许久才慢慢平复下来。绝域战场的凶险果然非同寻常,他才刚刚进入就接连遭遇敌人。这趟通向日不落之都的路,比想象中要更加难走。不过李察摸了摸口袋中的命运石板,那坚硬的触感意外地给了他安全感,心也渐渐安定,能够休息了。

    四小时后,李察从山洞中走出,借着天空中血色光柱和时光飘带的照耀,继续在大地疾行。

    这一次李察的运气不太好,一不小心居然一头栽进了对手的埋伏中。看着一左一右奔来的两头年轻昂科雷人马,李察脸色非常难看。

    两匹昂科雷人马实力普通,没有当日白夜击杀的人马队长那样凶悍。但是他们也有诺兰德初级圣域的力量了,又是两头。而且人马速度极快,是天生的猎人,以李察现在的速度,就是逃都逃不掉,只能死战到底!

    李察开始深呼吸,把三把长刀一一插在地,手中只拿着命运双子,然后双瞳深处开始燃起疯狂的战意!

    一场血战!

    李察先是启动牺牲,起手就是一道八级的强化连锁闪电!经过毁灭真名和命运双子的双重加成,血色的电光已粗如水桶!电光无声无息地落在左边人马战士的身,在他的马躯穿凿出一个恐怖的空洞。人马有强大的魔抗,根本对面前这个十六级人类法师的魔法不屑一顾,结果就是被李察集合了无数破坏性力量加成的魔法一击中的。

    右方的人马战士发出惊天动地的战吼,疯狂向李察冲来。李察则启动了生命诛绝,毅然迎!

    一时血肉横飞!

    李察一声闷哼,已被人马战士的重锤扫到,左臂立刻再也提不起来。就在人马战士高呼着扬起前蹄,准备给李察以致命一击时,李察嘴一张,吹出一缕无色透明的火流!这是他最后的底牌,纯以毁灭真名驱动的炎息。

    人马战士一声冷笑,达克索达斯出来的战士,无论哪个种族都不太怕火。但是有了前车之鉴,他抬手一挥,强烈无比的罡风吹起,想把火流一拍而散。

    然而火流依然凝聚不散,恍若有形般黏着在罡风边缘,顺势而下,眨眼间到达手臂,于是手臂无声无息地落下!人马战士一呆之际,疼痛尚未到达中枢神经,炎息火流已穿透了他的胸膛。

    人马战士低头,看着自己胸前正无声无息迅速扩大的伤口,实在想不通一缕柔弱火焰怎么会有如此威力。

    带着最后的疑问,人马战士轰然倒下。李察强撑着站起,脸满是异样的潮红,身体内象着了火一样的难受,连呼吸中都会透出一股焦糊味道。

    他已无力肢解人马战士尸体,勉强挖出他们的心脏,就迅速离开了战场,找寻藏身之处。

    李察此刻的心很沉重,因为他的左臂已经断了。距离日不落之都还有至少一周的路程,以他现在的状态,可到不了那里。

    找到藏身之处后,李察再也抑制不住疲劳,沉沉睡去。这一睡竟然就是三天三夜。

    当再次醒来时,李察第一个感觉就是饿,极度的饿,他觉得自己现在什么都吃得下去,哪怕是地下通道中的苔藓都能变成无美味。

    李察下意识地撑起身体,左臂却传来一阵剧痛。他这才想起左臂已经断了,连骨头都碎成了片。可是刚才的动作,明明是用左手撑起了身体!李察又惊又喜,急忙检查左臂的状态,这才发现左臂的骨头基本已恢复了原状,只是面还有不少裂纹,不能承受太大的力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