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三 指控 上

章一二三 指控 上

    e^看不过劳伦斯显然会错了意,立刻说:“你怕她报复?没关系,有我呢,我可以设计一幅构装,让她从此见了你就脚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李察又好气又好笑,还真有这样的构装?自然表示不信,控制人心这种事情,就连教会,

    劳伦斯傲然道:“小子,在构装的世界里,你还真是嫩了点!想当年老子年轻的时候,有多少美貌少女安了我的构装后,从此再也不敢见我?哼哼!只不过这种事做得多了,那个,难免有顺手给不该碰的女孩加上一个脚软构场来了,”

    对于劳伦斯的好色如命,李察已然无语,这老头显然天性如此,要不然也不会研究出所谓的脚软构装,虽然老头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一副你快问我啊的模样,但是李察却是对那个神奇的构装一点兴趣都没有,

    再在日不落之都停留了一日,确认白夜身体已经无恙后,李察就把所有路上的收获都交给了劳伦斯,悄然一人离开了日不落之都,踏进了诺兰德的传送门,

    以诺兰德时间计,李察才离开了不过几天,但是阿克门g德浮岛上明显已经热闹了许多,仅仅一个上午,就先后有三拨人来阿克门g德浮岛拜访,询问预约参加两个月后sī人拍卖会的有关事宜,

    李察把这些事都放手让老管家去处理,不过一件全新的申请却让李察产生了兴趣,

    申请来自一个名叫纳尔逊的小家族,这只是一个传统的伯爵领,领主弄到了一件低级祭品,想要到永恒龙殿献祭,于是向阿克门g德家族申请献祭的资格,并提到了自愿奉献四万金币,

    和一件低级祭品相比,四万金币还不到总价值的10%,但这还是李察第一次看到这类请求,于是他把老管家叫了过来仔细询问,这才知道通过浮岛豪门献祭一般需要缴纳20%左右的‘般,所以才准备走走阿克门g德的通道,看看能不能便宜一些,

    老管家的建议是至少收取15%的费用,再低的话,就有可能成为浮岛豪门的公敌,这是约定俗成的规则,没有足够多的好处,挑战它根本毫无意义,

    李察想了想,说:“好,就按15%收吧,但这一价格仅持续三个月,三个月后就升回到20%的通道费,”

    安置好了一切,李察就离开了浮岛,前往永恒龙殿,

    尼瑞斯已等在这里,他带来了价值五百万的魔法材料,这次的抵押权是法罗未来等价的矿石,

    阿伽门农也来了,他已经准备好了李察需要的二十名候选构装骑士,以及一百名高达十三级的步战骑士,

    不过尼瑞斯和阿伽门农都是一照面就发现李察的心情有些阴暗,特别是当李察看到阿伽门农时,似乎脸色更加晦暗了些,

    “李察!你怎么了?”尼瑞斯吃惊地问,在他印象中,李察似乎总是很开朗的,

    李察摇了摇头,努力把白夜躺在病床上的影像从心中驱逐出去,挤出了一个微笑,说:“我没事,不是挺好的吗?你们看,我现在实力膨胀得很快啊!”

    尼瑞斯点了点头,说:“对了,你那个准备收要的话,我可以帮你暗中找几个圣域来帮忙,”

    李察笑着摇了摇头,丑都收拾不了?”

    “你心情很差,李察,”阿伽门农忽然说,他盯着李察,问:“是不是和我有关?不,难道是白夜?”

    李察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说:“她伤得很重,”

    阿伽门农皱眉,片刻后才问:“她还能战斗吗?”

    李察点头:“应该不会影响到战斗力,只是需要很长时间恢复,而且这次只是运气好,”

    阿伽门农直接说:“那就行了,如果她不能战斗,还不如死去,最迟再过一了!”

    “我也是!”尼瑞斯说,

    “你们……”李察有些不解,他们都是有大好前途的人,何必到绝域战场上冒险?

    “只有经历过瑞斯一脸向往地说,

    李察脸色则有些古怪,如此说来,他岂不是已经算是半个真正强者了?

    李察带上了新得到入了法罗,他现在也有种紧迫感,因为神殿对浮岛的庇护期很快就要结束了,那时,各路人马可能又会蠢蠢玉动,然而从绝域战场中走出来后,李察反而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法罗的一切都很平静,只是红杉王国有些不平静而已,

    在李察的授意下,刚德一方面显得极为强硬,但凡是王国贵族军队想要进入染血之地的,一律拦截,不听劝告就开打,但另一方面,刚德尽量避免杀伤贵族军队,就是抓获后也按足贵族规矩处理,好吃好喝地招待一番,然后放了回去,

    如此一来,虽然王国贵族们再也没有敢进入染血之地的,但是在他们传统的战场,贵族上议院,却显得愈发的活跃了,

    几乎每个议院开席日,都有几名贵族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终结了入侵者后,李察自己以及他的亲密盟友们都实力大些站在王室一方的贵族,

    王室远征军虽然被全歼,但是只有一万人,王储的阵亡是一个巨大损失,但王室死伤超过五万!最重要的是,李察的封主苍狼公爵战死,

    这样在许多贵族的心目中,觉得王室与李察之间的实力对比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而染血之地的利益又实在是太巨大了,巨大到李察那25%的份额都会让,

    此外随着刚德与伊俄几乎剿灭了所有不受控制的马匪和捕奴团,商队的前进速度大为提高,并且护卫力量也削减了三分之二以上,刻得以成倍提升,这块蛋糕,已经大到了让人失去理智的地步,

    几乎族跳到演讲台上,声嘶力竭地咆哮着染血之地应该属于整个红杉王国,李察只是一个小小的子爵,怎么可以占据比整个红杉王国还要大的土地?

    当然,在他们咆哮的过程中,李察以开拓骑士被忽视了,反正李察是不可能拿出封主确认书的,

    只是这些没人理会他们要和李腾,但却不会在真正的大事上失去理智,

    连几百老弱病残都凑不出来,就这点内容,够不够李察手下,都很值得怀疑,还想和李察开战?

    贵族们虽然眼热李察手上的庞大利益,但他们够用和平而优雅的方式,得到一个新的分润方案,能在谈判桌上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动刀子呢?

    况且王国中很多贵族都亲身经历过李察与入侵者那一场惊心动魄的血战,入侵者的杀力完全超出了贵族们最狂野的想象,那一刻,成片的法罗战士冲向战场,然后被入侵者一击斩杀,有些人甚至被居中斩为两片!

    而当李察的嫡系部队出动时,竟能与入侵者缠战,甚至精兵队伍还略占上风,至于李察最后出动的骑过三十个法罗圣域强者一同冲锋的恢宏场面?

    然而,有一天,上议院的味道开始变了,

    那是一名极为年轻的贵族,有着凌乱的头发,苍白的面孔,和消瘦的身材,而且当他站到讲台上时,还显得非常紧张,甚至根本不敢和台下的听众对视,声音也干巴巴的,他甚至拿出了一叠厚厚的稿纸准备照着念,

    看到他这副小丑般的样子,巴巴的声音,上议院渐渐静了下来,贵族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显露出惊愕和骇然之色,

    这名贵族的指控,核心内容只有一条:李察也是异位面入侵者,而且和刚刚给法罗带来浩劫的异位面大军来自同一个地方!

    这是惊世骇俗的指责,立刻引起一片哗然,

    然而这名年轻贵族随即列举了装备式样和入侵者非常相似,双方的战斗力也处于一个水准,比如说战场上李察和入侵者之间的对话,虽然没有人能听懂内容,但看他们的表情完全可以证明双方是认识的,

    年轻贵族战战兢兢地念完了整篇指控,还罗列了许多琐碎的证据,虽然里面有许多一听就是强辞夺理,但是所有的内容汇总到一起,却

    族表示,将会于半个月后公布更加有力的证据,以

    上议院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年轻的贵族身上,让他更加紧张,冷汗从额头潺潺而下,似乎下一分钟就要昏过去,

    其实这名年轻贵族只是爵士头衔,而且所有人都明白他站在这里只不过是个传声的傀儡,背后另有其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