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四 指控 下

章一二四 指控 下

    如果内安的那个红衣主教在此,就会发现年轻贵族念的许多东西和当时送到教皇办公桌上的那些报告一模一样,

    然而贵族们思考的方向又有些不同,

    幕后黑手是谁不重要,他的目的也很清楚,那就是想要置李察于死地,还是以一种最不名誉的方式,

    然而如何置李察于死地,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在座的人有办法,也就不用天天坐在议院里天天谴责和声讨了,直接发兵直指蓝水绿洲就是,

    消灭李察……务实些的贵族们一想到这个念头,却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怎么消灭李察?李察手下那些超级精锐的骑士本就可怕,又都武装到了牙齿!天晓得李察哪来的那么多钱,这些骑士的装备甚军团只有五百人,李察却装备了上千骑!

    就算李察战后实力大损,如果他背后的家族确是来自动荡之地时光乱流的传说之地,谁又能知道他将会得到多少后援?大多数贵族是不怎么相信入侵者指控的鬼话,这种事情唯一的有效判断只能来自于神谕,拿来当借口是很好用,不过没有教会背书的话,也就是个借口而已,

    消灭李察拿下那一大片利益,无疑对整个红杉王国都有好处,但可以确定的是,最先冲向李察的一批傻瓜一定会尸骨无存,

    ,

    但是年轻爵士的指责如风一样传遍了整个红杉王国,自然也传到了刚刚回到法罗的李察耳朵里,

    李察听了,只是沟通了一下母巢,把最新生产出来的一批重装野蛮人步兵和人形精锐骑士都给调了过来,

    这两种全新的精锐都有上李察为他们专门订制的诺兰力可说如狼似虎,

    李察又把归降的诺兰德构装骑士和自己幸存的构装骑士们混编在一起,凑够了二十骑,然后再带上一些普通的人形骑士,总数达了蓝水绿洲,向红杉王国的王国杉林城开去,

    在李察的队伍,包括丽娜和米托两位大魔导师,二十骑构装骑士有十位是二阶套装骑士,,

    队伍还有三位永恒龙殿的强大神官!除此之外,地教皇,菲伦可说直接被李察抓了壮丁,,理由很简单,指会如果不拿点态度出来,还如何留住信徒,

    如此阵容,就是回到诺兰德,都足以踏平某些小贵族的领地,放在法罗的红杉王国,完全可以横行,就是被数万大军围住,李察也有信心可以杀个几进几出,

    所以带着如狼似虎的队伍,李察杀气腾腾,直奔王都而去,

    杉林城并不坚固森严,却足够繁华,这里聚居着超过十万人,

    红杉王国的王都然资源,长久以来在此形成的是一座繁荣的贸易城市,而王室有自己的直辖领地,那才是王族起源之地,

    不过这也并不是一座完全不设防的城市,尤其是入侵者事件后,调防过来的军队尚未完全离开,而城门处还常年驻扎着一个剑士营,五是为了炫耀王室武力,

    这天清晨,守卫,就看见远方烟尘大起,一队队穷凶极恶的骑士滚滚而来,直冲城门!而骑士们装备上的魔法光芒,几乎晃花了守备队长的眼睛!对方军飘扬着一堆旗帜,其有一面确实是红杉王国的标识,但是队长一时间实在想不起来那究竟是那个王国大贵族的卫队,

    “什……什么人?”守卫队长硬着头皮拦在骑士纵队前,大声喝问,可是他声音的颤抖却怎么都掩饰不住,不是因为别的,而是那些骑士看着他的眼神实在太奇怪了,

    其实这没什么巢的造物也就顺理成章地把人类视为食物来源之一,至多不去动李察的嫡系部队就是了,所以这些精锐人形骑士,都是以看食物的眼神看着守卫队长,

    队伍一个英俊无比的精灵策马而出,正是奥拉尔,

    但是精灵诗人这次却不再是温尔雅的行事风格,而是直接用马鞭指着守卫队长,怒骂道:“你眼睛瞎了!连李察大人的队伍都敢拦,那些旗帜都是摆设吗?三女神的神徽你看不见吗?给我滚开,你只要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当亵渎者杀了!”

    守卫队长一凛,心暗暗叫苦,他没见过李察本人,但是大名如雷贯耳,尤其是这些天上议院纷扰多时,想不知道都难,要是就这么放李察进入王都,日后自己肯定也要受责罚,何况李察还带了整整一个编制的重骑?

    他其实也早就得到到李察或者他的信使尽管为难、甚至是羞辱,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和他的代言人踏进王都一步,可是,看着面前远超过正常贵族卫队数目,气势凌厉似乎马上可以开战的军队,守卫队长感觉到要完成任务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在他稍一犹豫的时候,奥拉尔已经一鞭狠狠抽下!这一鞭精灵诗人用足了斗气,一下就把守卫队长抽得飞了出去,守卫队长从额角到颈部立刻出,摔在地上,动去,

    王城守卫们一片哗然,纷纷抽剑,可是这些剑士都是老油条了,看到李察部队那杀机凛凛的气势,哪敢真的冲上去,只在原地叫嚣而已,

    奥拉尔冷冷地说:“三秒内,谁手还有刀剑,立刻杀了!别怪我没有事先警告过你们!”

    立刻响起一片铿锵之声,守卫剑士们纷纷还剑入鞘,有些胆小的甚至直接把佩剑扔在了地上,

    奥拉尔哼了一声,手一挥,骑士团即刻鱼贯进入王都,向贵族上议院的方向滚滚而去,

    今天,就是那名年轻爵士在上议院发布李察是入侵者新罪证的日子,

    贵族上议院准时时候,普通人还在吃早餐,贵族们通过这种方式来标榜着自己的勤勉和高贵:在贱民们还没睡醒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工作了,

    年轻的爵士如人们预料的那样早早就来到了上议起来没有上辞么紧张了,而且气色也变得好了很多,脸上都开始泛起光泽,

    他站上了讲台,清了清嗓子,照例拿出厚厚一叠稿纸,开始念了起来,所谓新的罪证,就是李察出售的构装,

    从巴洛克王国得到情报显示,许多诺兰德强者身上都有复杂的魔法阵纹路,而且结构和图案看上去与李察所出售的那一批一模一样,经过法师协会鉴定,两者相似度惊人的高,只是魔法阵的类型和效果有所区别而已,

    到了最后,年轻的爵士甚至有勇气振臂高呼:“消灭李察!消灭入侵者!”

    这是最严厉的控诉了,一旦坐实,李察和他家族的所有人,包括最亲密的盟友们都应该被送上火刑架,或是被撕碎,然后喂给野兽,

    上议院一片寂静,没有年轻爵士想象的掌声,也没有愤怒的嘶吼,

    终于,一个孤零零的掌声响了起来,在一片死寂的上议院,却是显得如此刺耳,所有人都向掌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只看到在大门处正走进一个人,就是他在用力鼓掌,

    这个人,就是李察,

    李察穿着一袭很简单的法师袍,背后的三把长刀却格外醒目,他径自走向演讲台,含笑望着那名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年轻爵士,

    年轻爵士虽然刚才还是慷慨激昂,现在却已经全身僵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更无法挪动脚步,奇迹了,

    李察边走边说:“我听说,在这哪,这是一个多么严重的指控!”

    李察的语气显得很夸张,却让人笑不出来,他背后的三把长刀以及手的命运双子,让所有在场的贵族们明白,李察绝对是有备而来,分明是一副准备全力战斗的架势,

    此时,上议院半开半合的大门被人粗鲁地蓬的一声推得洞开,几十名全副武装的骑士涌进了议院内,随后跟进来的许多形态各异的人,那都是李察的追随者,

    看到这批人身上浓郁得几乎看得见摸得着的杀气,贵族议员们顿时为之失声,再也没有人去提卫兵们究竟去哪了这类问题,

    李察站在台上,目光平静地扫过全场,而那位年轻的爵士却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瘫倒在地上,

    在让人难以忍受的死寂,李察终于开口了:“对于这个指控,我并不准备辩解,”

    ~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