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七 小丑们

章一二七 小丑们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王室的沉默让诸多愤怒的小贵族们认清了现实,他们终于发现王室这株大树并没有想象中的坚固和庞大.而另一方面,格拉斯堡公爵出人意料地保持了沉默,并没有如以往那样坚定地站在王室的一边。这引起了很多贵族的猜测,不过公爵并没有作出任何澄清,同时以修养旧伤为由拒绝了一切访客。    很快,另外一则流言在贵族中开始传播,那就是希姆子爵不知为何,忽然陷入了沉睡。    有知道内情的人立刻或惊或羡,因为这意味着希姆子爵终于开始觉冇醒血脉了。独角兽血脉能力一旦觉冇醒,希姆就会直接进入圣域,而且不是普通法罗圣域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

    另一个与之相匹配的消息,却是叶卡特琳娜伯爵夫人有了身孕。

    或许在未来十几年后,王国的政治局面就会因为一条独角兽血脉而改变。但是眼前,王国局势就面临着大的动荡。因为李察正率领着他的骑士,在王国内如散步般闲逛着,他走到哪里,哪里的局势就会随之大变。

    李察的第一站,就是苍狼公爵领。

    当李察遥遥望见那座依山而建,与高山浑然一体的城市,天空正铅云密布,压得人心惶恐。

    苍狼公爵的城堡依然和以往一样的hou重恢宏,但是它现在的灵魂已经被抽空,早就成了外强中干的巨人。

    李察踏入公爵领时,就派出几个骑士先行一步,通知公爵领内所有的重要人物。至于不在公爵领内的人,李察简单的认为他们根本没有插手公爵领内事务的资格。

    所以在这个让人压抑的午后,苍狼公爵领如一头受惊的食草巨兽,缓慢动了起来。

    李察并没有在边界停留的想法,而是沿着大路,以不疾不徐的速度走向城堡。

    道路两边正忙着在深冬来临之前,抢出最后一波种植作物的领民们都呆立在原地,敬畏地看着这队明显和其它人不一样的骑士老爷们。这些一生都隶属于领地的领民,平生的全部事情就是劳作、吃饭和睡觉,入侵战争距离他们太遥远了,所以没有人认得出李察的旗帜,更不可能认出那个最为光辉夺目的大人物是谁。

    远方有几个名骑士飞奔而来,到李察面前急忙减速。为首一个年轻人跳下战马,仰头看着李察,激动地叫道:“您就是李察大人?”

    “托夫勒?”

    “是!是我,李察大人!”年轻人激动不已。

    李察高坐独角兽上,俯视着马前的年轻人。

    苍狼公爵的这个儿子还很年轻,看上去不到三十岁,法罗位面人类贵族普遍认为男子完全成熟,可以承担领袖责任的年纪。额头上的汗水和凌乱的头发显示出他是一路全速赶来。但是年轻人过来的方向明显不是城堡的大道,而是从侧面一条小路出现。只看那条路的规模,就知道另一头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镇,甚至是村落。

    看来在苍狼公爵战死后的一个多月里,这位名叫托夫勒的年轻人过得并不如意,作为苍狼公爵遗嘱指定的继承人,他甚至都被从城堡里赶了出来。

    “你好象不是从城堡里来。”李察淡淡地问。

    年轻人脸一红,有些窘迫,又有些愤怒地回答:“他们……他们不承认父亲临终的遗嘱,说那是您……伪造的。所以他们要重新选举公爵继承人,甚至想要分割父亲的领地。我母亲只是出身一个子爵家族,所以她能够给我的帮助很有限。而且我外公的领地最近也遭到了攻击,他们人多势众。我没有办法,为了母亲和外公家族的安全,只能离开城堡,被安置到一块爵士领地里。”

    李察微微一笑,说:“爵士领,看来他们还是很慷慨的。我原本以为只会给你一个庄园。好了,跟我说说,他们都有谁?”

    年轻人显然对这些人恨意浓hou,因此记忆极为深刻:“米卡博罗侯爵,邦维洛姆伯爵,索斯克亚伯爵……”这是长长的一串名单,而其中半数名字李察并没有多少印象。

    在李察的智慧天赋下,还没什么印象的名字,只能说明他们的无足轻重,甚至没有进入他以往的情报体系。

    李察和托夫勒边走边聊,一路走向城堡。

    一番交谈下来,李察感觉这个年轻人相当的聪明,而且天谨慎,并有着必要的善良。这样的人继承了公爵之位,至少算是合格的,可以守住苍狼公爵留下的基业。至于开拓,在这一代就不要想了。如苍狼公爵这样的强者,孩子往往会变得比较没有自信。而且苍狼公爵突然阵亡,留下的除了领地,更多的却是一大批仇敌。

    托夫勒忽然一惊,叫道:“要到城堡了!”

    李察转头看着他,说:“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他们……”托夫勒终于鼓足勇气说,“他们不允许我进入城堡。”

    “哦,没事,你是跟我一起进去的。”李察淡淡的说。

    “他们说过,跟谁一起进去都不行!”

    李察微微一笑,说:“那就把反对的人都杀了。”

    托夫勒倒吸一口凉气,这时才感觉到后背发凉,不由得回头望去,这时才发觉李察身后那些形态各异的骑士们,几乎人人都在散发着有若实质的杀气。

    来到城门前,城防军早已看到李察的旗号,但他们更是看到了托夫勒,这个被严令不许进入城堡的继承人。

    “站住!托夫勒,谁让你到这里的?赶快回到你的领地去!”在城头上,一个féi胖的军官扯起洪亮的嗓子,不用魔法力量就把声音送出上百米远。

    “还有你们!你们是什么人?立刻下马接受检查!这里是苍狼公爵城堡,现在不能随意出入。”军官看到李察,叫声更加响亮了。

    李察依然以不变的速度向城门走去,身后的骑士们也以同样的速度随行。

    深悉贵族间游戏规则的奥拉尔则策马前出,怒喝道:“你们的眼睛都瞎了吗?这位是李察.阿克门g德子爵,负责监督公爵遗嘱的执行。快把城门打开,如果耽误时间的话,责任是你这个狗屁不如的贱民负得起的吗?!再敢啰嗦,我就是直接杀了你,你也是白死!”

    féi胖军官脸色难看,他早接到命令不许托夫勒入城,可是现在情况又有不同,城下的是李察,李察.阿克门g德!虽然李察以二十骑士杀光禁卫骑士团的战例还没有传到这里,但是之前李察王**神的名头已经够响亮的了。这名féi胖军官胆子和背景再大,也不敢硬顶。

    他擦着脸上的油汗,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说:“李察大人,我没有权利放您通过,请您稍等,我立刻去请索斯克亚伯爵过来!”

    就在这时,李察有些慵懒的声音响起:“我不知道索斯克亚伯爵是什么东西,但从现在开始,这座城市由我代管了。如果我走到城下城门还不打开,那就攻城。”

    攻城!

    最简单的一个词简直要让胖军官一下子昏过去!

    这时李察的独角兽距离城门已经不到十米了,城头几个士兵紧张地拉满了弓,箭头直指李察的方向。可是李察却浑然不觉,就象没看到不远处的利箭一样。

    féi胖军官忽然跳了起来,连声尖叫:“混蛋!把弓放下,谁让你们开弓的!伤了李察大人怎么办,去开门,都给我下去开门!”

    如此一幕让李察也颇为意外,而奥拉尔的手本已搭在身后的长弓上,这时也不禁愕然。

    精灵诗人有把握在第一时间一箭射死胖军官,假如他敢下令进攻的话。但这多半是多此一举,因为队伍中有两位诺兰德级别的大魔导师,城头上却没有足够的魔法防御力量。一个大范围魔法过去,城头战士就会被清光。

    城门缓缓打开了,李察向胖军官点点头,问了他的名字,就径自向高处的城堡走去。

    而提拉米苏得到了李察从意识中传来的命令,大步走到队伍的最前方,用天然的巨大音量,再辅以魔法力量,轻而易举地就让自己的声音变成空中降下的雷霆,覆盖了整个山城。

    “应苍狼公爵遗嘱,从现在开始,李察.阿克门g德子爵大人将暂时接管城市与城堡的一切权利,直到新的公爵产生为止。现在,大人命令所有的守军都放下武器,所有子爵以上的贵族都到城堡中集冇合!敢于反抗者就地格杀!敢于拔出武器者就地格杀!敢大声喧哗者就地格杀!”

    食人魔可怕的形象,恐怖的实力,以及神迹般的音量,产生了巨大的震慑力。三个就地格杀更让所有心怀异动的人开始掂量后果。

    最终,李察无惊无险地走进城堡,让自己的战士们接管了城堡各处的要冲。

    站在苍狼公爵生前的书房里,李察似乎觉得公爵仍然活着,正在一边和他说笑,一边从书架上翻找着什么。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被轻轻敲响,一个美丽妖娆的年轻shì女走了进来,柔声说:“李察大人,诸位大人们都已经到齐了,他们现在都在大会议室中等着您。您准备什么时间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