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一 母巢的宗虎

章一三一 母巢的宗虎

    李察的眼睛很清澈,也很真诚。他懒得在这种事情上说谎,因为这会浪费最宝贵的时间。

    把宗虎喂给母巢,母巢就可以升到阶。一个阶母巢的价值,显然远在所谓的强者之上。那意味着数以千计的十三级强力兵种,意味李察可以组建起一支就是在诺兰德也是精锐的部队。人类三大帝国的骑士团,普通的骑士等级也不过如此。但由于有构装和装备的加成,十三级的母巢骑士也就和十二级的诺兰德普通骑士战力相当。

    如果宗虎不能提出足以让李察动心的利益,李察确实准备把他喂给母巢。事实上,分脑已经在飞过来的路上了。母巢甚至等不及陆地运输,而是直接把分脑派来接运。

    宗虎终于确认了李察的决心,他低头思索了一会,才抬头说:“在我说出好处之前,能不能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可以!”李察坦然说。

    “你们是从异位面来的,还是本位面新神的仆从?”宗虎问。他在逃亡过程,自然免不了听到很多关于入侵魔鬼终结者的传闻,但是现在当面遇到以后,却是多了不少疑问。即使他看到队伍里有三女神的神职者,也无法打消他的疑惑。

    “异位面。我们所属的位面,叫诺兰德。”李察格外坦然。在场的都是自己人,而且宗虎很快就要喂给母巢,一个死人,特别是被母巢吞噬的死人,是不会有秘密的。

    宗虎脸上出现的却是释然和放松,这却让李察觉得有些奇怪,一般人如果听到这样的秘密,当会知道自己再无幸免。

    随即宗虎又问:“战神失落的神性,是不是落在你们的手里了?我在战场上丢失了两件神器,它们现在在你手上吧?”

    “没错,我把神器的神性抽出来,已经用掉了。所以那两件神器已经毁了。”

    宗虎更加轻松了,露出风情万种的妖冶笑容,说:“这么说来,战神殿应该通缉的是你才对!”

    “确实。”李察点头表示同意。

    “又是异位面来的,又出手抢夺了战神的神性。看来你早就准备好了要与法罗诸神为敌了!”

    李察摇头,说:“这也不一定。要看那些神明是否会站在我这一边。比如三女神这类真神,未来就很有可能成为我的人,那我自然不会和她们为敌。”

    “那你和勇气之神的关系呢?”宗虎双眼闪亮,盯着李察问道。

    “既然内安的神职是勇气,自然不存在投降的可能。那我当然要把他在人间的根基连根拔起。”这是李察未来的规划。实际上在法罗诸神,和李察敌对最强烈的就是勇气之神内安。

    因为关于李察的入侵者神谕是内安颁下的,如果神力回溯,难说是否守得住秘密。其他神明倒不是那么危险,神也不是万能的,回溯一件与他们毫无关系又没有准确时间地点的事情,并非一般信徒想象的那么容易。

    宗虎双眼闪亮,说:“这就足够了!我想,我们之间已经有了充分合作的基础。我的身份其实是……”

    “一个神孽之子而已,很神秘吗?”奈幽在旁边冰冷地说。

    宗虎表情一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再接下去。

    神孽之子,难道还不够神秘吗?还要到什么程度才能算得上神秘?而且奈幽居然能够看出他的真实身份,这也让宗虎震惊,他一直以为奈幽有所夸张。一个十二级的神官,在宗虎眼原本属于连杀都懒得杀的小杂鱼。

    神孽的诞生本身就充斥着黑暗与狂乱,神孽之子的出现,过程也必然血腥黑暗到难以想象的程度。而宗虎现在明显还保留着大部分属于人类的灵魂,已经属于罕见的事。他的行为古怪异常一些,其实很正常。

    李察道:“说下去。”

    “所以在对待法罗诸神上,我们是天然的盟友。而我要的只是把战神路德瑞斯和勇气之神内安从神座上推下来!至于三女神,她们怎么样我不感兴趣。”

    李察笑了,摇头说:“盟友?没有说服力。”

    宗虎沉默,然后缓缓地说:“李察,你这样的话,就是让我没有尊严了。”

    李察淡淡地说:“你是神孽之子,让我如何相信你的信誉和忠诚呢?”

    宗虎再度沉默,这次是整整十分钟。十分钟后,他才再度开口,问:“那我在付出沉重代价后,又如何确信你会在逆神的道路上做到何种程度?”

    李察淡然一笑,说:“在我有生之年……这个时间似乎有些长,你未必能够看到得结果。”

    宗虎插口道:“我是神孽之子,如果没有真神以神性为代价净化,我就是永生不死的,哪怕支离破碎也会存在不灭,最终会化为新的神孽。”

    李察点了点头,说:“那就好。在我有生之年,有很大把握把内安从神座上拖下来。至于路德瑞斯,他毕竟是强大神力,还是会有麻烦的。不出意外的话,我可以把他削弱到微弱神力的程度,可是想要剥夺神格,还需要看点运气。”

    宗虎已是一脸震惊,失声道:“这……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知道如何削弱一个真神?”

    李察笑得很轻松:“这很难吗?对我们来说,如何成神,如何进行神战,以及如何把真神赶下神座,根本就不是秘密,早就有了完整的流程,甚至还有教材!下次我带一套来给你看看。”

    宗虎这次终于被打击到了,气焰尽消。

    双方又谈了一会,宗虎终于相信,李察所说全是真的。其实,他也无从选择。

    片刻后,宗虎郑重地说:“如果你能够以你的神明起誓,保证会做到你刚才所说的程度,或者至少是尽力去做。那么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只要它可以打击战神与勇气之神。但除此之外的事情,我需要自主决定,另外我需要基本的自由和权利,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李察微微皱眉,在意识沟通了一下母巢,问:“这条件怎么样?”

    母巢默默计算了一会,说:“如果不能吃掉他……那么我需要吸一些他的血。每天吸一点点,连续一个月吧,或许足够我打开晋升阶的大门。”

    “如果还不够呢?”李察问。假如还是不够,那么李察依然会把宗虎扔给母巢。

    母巢回答终于让李察放心:“那再多吸几个月也就够了。”

    一点点血而已,李察相信这对宗虎绝不是问题。神孽之子几乎是不死的,恢复能力有多强悍可想而知。只是吸点血而已,就是吸上几年,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察看着宗虎,说:“如果要附加这样条件的话,那么你就需要配合我,多吃些苦头了。我需要你的一些血,来进行几个仪式。”

    “没问题。”宗虎轻松答道。要用血,特别是神孽之血举行的仪式,都是黑暗与邪恶的。宗虎不管李察想要召唤什么东西,不管是什么,都是为诸神所不容的。众神反对的,他就天然要支持。

    不过李察又皱眉了:“但我怎么知道你有了自由后,不会突然掉头来对付我?”

    如宗虎这样邪恶、强大、行事难以判断且有没有办法控制的家伙,还不如直接喂给母巢。

    旁边流砂说:“龙殿有灵魂奴役卷轴,就是你用在水花身上的那种。你去和诺兰说一下,她会卖给你的,一百万金币一个,看你想不想用了。”

    李察倒是颇为心动。百万金币对原本的阿克蒙德来说确实是一笔难以负担的巨款,然而对豪门或者是如今的李察来说,却不是拿不出来,只是需要权衡一下利弊而已。

    顷刻之间,李察就已做出决定,“好!这个卷轴我买了。”

    苍青天池又迎来了新的一天,而李察的队伍又多了一个特殊的存在,宗虎。

    不过现在宗虎的身份还介于俘虏与合作伙伴之间,双手间隐约闪烁着黑白色的光芒,那是奈幽的神力。女神官的神力和她的相貌一样诡异,居然完全克制住了宗虎的力量。不过现在的宗虎没有战神之盾,实力就大打折扣。他体内的伤势始终缠绵不去,现在反而变得更重了。李察和流砂都检查过他的身体,发觉宗虎体内早已纤维化,就象一棵老树的树心。那是灰衣老人斗气的特性,一旦被击伤,伤势几乎不可能痊愈。苍狼公爵就是死在老人的特殊斗气下。而李察和流砂那时束手无策。

    但宗虎不同,神孽的强大恢复能力让他强行抵抗了老人斗气的侵袭。如果不是战神殿连续不断的追杀打断了他的恢复过程,现在他的伤势应该至少好了一半。不过就算是大半状态的宗虎,没有三神器在手,也肯定不是李察这群人的对手。

    所以现在,在取得灵魂奴役卷轴之前,必须限制宗虎的行动。奈幽自然就成了不二人选。宗虎原本想要和提拉米苏共乘一骑,因为食人魔的魔骑体格堪比巨象,再多加几个人不是问题。不过奈幽也离开了自己的魔骑,始终站在宗虎的身后。

    黑发的妖冶青年对此只是耸耸肩,继续把手搭在提拉米苏的肩上,和他的两个头聊着天。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喜欢和食人魔聊天,无论是提拉米苏还是三分熟都显得非常兴奋,立刻就把宗虎当成了朋友,同时在心把他从食物清单上挪了出去。

    只有宗虎心里清楚,他只是想离奈幽远些而已。而奈幽可能也清楚这点。

    PS:秋的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