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二 可还记得爱

章一三二 可还记得爱

    晨风穿越山脉,澄澈微寒。

    刚从沉睡醒来的高地鼠能够听到头顶传来细微而清脆的破裂声,绵绵不绝。那是草叶上的水露在深夜冻成冰凌,然后又在曦光融去。当正午阳光洒满峰顶时,终将消失无踪。

    不过就是这点证明曾经存在的微响也传不到大部分生物耳。咫尺之遥的火山飞瀑终年奔腾不停,急流跌水,一跃砸下。最高处达百米,云翻雨倾,水气弥漫,纬地经天。咆哮的轰鸣声吞没了方圆里许的所有自然之声。

    美丽而又瑰丽的苍青天池,就这样在众人身后远去。

    此刻远在动荡之地,绯色正踉踉跄跄地走着,跑着,偶尔还会莫名地失去平衡,狠狠地摔在地上。

    她的眼神时而清明,时而茫然,偶尔还会咳嗽几声。这在她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事,因为她的身体构造和人类完全不同,根本不应该有咳嗽这回事。

    但是绯色总觉得自己正在变得越来越虚弱无力,而身体内冰冷的黑火却越烧越旺,澎湃的力量不断从黑火涌出,早已超过了她所能控制的极限。她恍若被深海包围着,身周都是汹涌强劲的暗流,而她只能随波飘荡,无法逆动哪怕一根手指的距离。

    绯色走着,爬着,挪动着,她的意识已开始模糊,唯一还称得上清晰的只有应该前进的方向,那个方向上,有母巢。

    但她的眼睛已经看不到东西,完全是一片黑暗。然而在黑暗深处,似乎有一团极为微弱,却占据了她剩余意识的光。光圈心,一个瘦弱而且骨感的少女正蜷缩在那里,无声地哭泣着。她将头深埋在膝盖里,双臂紧紧环抱着自己,好象在抵御寒冷,又象是在抗拒着恐惧。

    绯色只觉得那个少女似乎很熟悉,是一种刻印在灵魂深处的熟悉。可是那个少女究竟是谁,她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她一边思索着,一边向前方挪动着身体,全然不知黑色的血正不断从嘴角涌出。

    又爬动了几米,绯色终于失去了全部的力量,伏在地上,再也不动了。一道长长拖曳的痕迹在她身后蜿蜒出去很长,很长。

    空传来一阵急促的振翼声,分脑从天空俯冲而下,盘旋了几圈,才找到地上的绯色。它俯冲而下,抓起绯色,就向远方飞去。

    在动荡之地的深处,高度达到近百米的虫巢显得格外宏伟。在虫巢顶部,有一个透明的包室,深绿色的营养液在里面滚动着,好像沸腾的水。

    分脑飞到包室上方,节肢一松,绯色就落入营养液内。包室透明的上盖缓缓合拢,而从内壁探出无数触须,将绯色拉入池底,再加以固定。然后从池体不断伸出一根根锐刺,穿透了绯色的身体。修复开始了。

    一片完全黑暗的空间,绯色正站在那里,有些茫然地转动着唯一还能动弹的头颅,看着四周。

    从视觉传来的一切意识全是黑暗,先前的光圈已经消失了,就象只是一个幻觉。可是绯色仍然努力地做出睁大眼睛看的动作,但直觉却告诉她,在黑暗之后,一定隐藏着什么,一定有一双,甚至是更多的眼睛在注视着她。

    她努力向四周张望着,看着,却依然什么都看不见。这种黑暗不仅仅是吞噬了视觉,侵入意识,似乎还浸透了灵魂。所以她也看不到自己。

    然而曾幻觉般出现的光圈却固执地停留在绯色的意识,于是她不肯放弃地在黑暗继续张望着。

    慢慢的,周围响起一片奇异的声音,象是有许多东西在啃咬着什么,又象是在窃窃私语着。于是绯色原本被黑暗全部占据的意识增加了一些其它感知,那似乎是浓郁的腥气,混合着汗味飘了过来,让她难过得想要呕吐。

    随之而来更多的是害怕,畏惧,绝望,她想要逃,却不知向何处去,因为四面八方都有声音传过来。周围开始有野兽般的喘息声,还有液体滴在地上的声音。

    最终,无助与恐惧占据了她的全部身心,她坐倒在地,拼命地抱住自己,无声地抽泣起来。

    就在这时,黑暗忽然被一道无比强大的力量划破,有一束光照进了这个黑暗的世界。随后强大力量将她从黑暗拉出,重新回到有光的世界里。

    “绯色,你怎么突然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母巢的声音在她意识响起。

    无数个记忆画面如洒落水面的光线,瞬间投射进这个世界。她这时才想起来,自己是绯色,是只知道战斗,并且无比渴望着强大的绯色。

    强悍、凶狠与冰冷的性情重新占据了她的内心,她又变得坚定且狡猾。然而她的心却有了一丝疑惑,那黑暗的少女是谁?还有在黑暗感觉到的东西,听到的声音,是否真的存在过?

    此刻绯色意识有些飘摇,已经失去了和自己身体的感应,她虽然找回了记忆,却发觉周围全是光怪陆离的光影,一切都在晃动扭曲着,看不清真实的影像。

    “绯色,你怎么突然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母巢又问了一遍。

    绯色努力回想,却也找不出问题所在,只得回答:“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间有种对力量的强烈渴望,所以就将那几滴神孽之血全都吞下去了。”

    “别说全部,就是一点都控制不住里面的力量!”母巢威严的声音又有些愤怒。

    “我下次会注意。”绯色低声说。

    “你的身体正在重新构建,幸运的是融合在你灵魂的神性没有损失。如果再晚一点回来,神性被神孽之血破坏,那么你就算永远的消失了。现在,你的身体即将开始全面的构建修复,预计修复时间为三天。此次修复后,你的等级将会保持在十级,并且新增加一个能力。另外,你有什么需要吗?”

    “我……想要一个人类的身体。”

    绯色的要求十分突然,以至于母巢都沉默了片刻。对母巢来说,如今它片刻的思考已经相当于十几位大魔法师数日的工作量,可见绯色的变化对母巢造成了多大的冲击。

    “绯色,你需要的不是人类的身体,而是……人类的爱。”母巢说。

    “人类的爱?”绯色喃喃地自语,“我……需要爱吗?也许需要的不是我……”

    母巢继续说:“如果你想要得到人类的爱,那么强大的实力将是前提。目前的你,还是太弱了。如果我为你改造出人类的身体,你的等级将会下降到十一级,而且晋升速度会比以前慢很多。在人类当前的状况下,没有实力,你很难得到想要的爱。”

    绯色显得有些茫然:“那我应该怎么做?”

    “我可以先适度的给你人类的外表,然后你继续提升力量。随着实体力量的提升,我才能更多将你改造成一个完整的人类。另外,你需要寻找更多的类似于神孽之血这样的东西,吸收得越多,你的力量就会越强大。”

    “人类的外表,也……可以。”

    随后,绯色的意识渐渐沉入了黑暗。

    三天后,包室的透明顶盖打开,绯色慢慢从营养液站起,现在她有着接近完美比例的身材,有一切人类女性的特征。身体表面还是覆盖着甲胄,但只遮挡住要紧和敏感的部分,露出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

    那些甲胄也异常轻薄贴身,几乎就象是多了一层皮肤。而绯色的脸上,依然保留着半边的面具。其实甲胄一直以来就是绯色身体的一部分,现在也是,只是缩小了覆盖面积,并且使得外观更加符合人类的审美观。

    绯色抬起左手,静静看着那纤长美丽的手,一时竟有些恍惚。

    左手已不再是刀锋,而前臂则多了一层臂甲。随着她心意一动,湮灭就从臂甲滑出,锋尖闪过一丝寒芒。

    当湮灭弹出时,绯色心的迷茫和犹豫忽然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她又变回那个冷静且耐心的杀戮机器,而心底一直在困扰着她的那轻轻抽泣已然消散,也或许沉入了意识最深处。

    绯色从营养液跃出,在空舒展身体,半途只在虫巢上点了一下,就安然落地。

    “我回去了。”绯色说。

    “去吧,回到主人身边,他需要你的力量。”母巢回答。

    绯色确定了李察的方向,就以舒展有力的步伐,向远方奔去。

    此时李察已经完成了他在红杉王国内的巡游,先后和各地贵族激战数场,俘虏数万,抓获了所有还敢于留在领地并且反抗的贵族。共计两名伯爵,三名子爵和一名男爵,一路辗转回到了染血之地。

    这场并没有刻意掩饰影响的巡游,不光震动了整个红杉王国,也惊动了周边国家和数个教会,特别是勇气之神内安的教会。

    红杉王国并无统一的信仰,先祖崇拜和诸神并立,而内安的教会在红杉王国经营时间最久,目前根基也最为雄厚。

    PS:就差一分钟,没有完成9月24万字的目标。不过没关系,白壁微瑕才是常态,这不还有十月吗?

    有你们的支持,就有日均8K。

    但我不想只给你们看一篇华美篇章,而是呈现一个世界,一个有灵魂的世界。

    一起来吧,迎接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