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四 放松

    “不错!来,我给你看样好东西。”李察说着,微笑着与珞琪拥抱了一下,然后极为顺手地在她屁股上拍了一记,就向三楼走去。

    三楼是李察的个人工作室,一些珍稀的典藉和材料也都放在这里,虽然房间里没有另外加装魔法禁制,但无事的话,珞琪基本不会踏足这里。

    李察打开一个用魔法阵封印的小柜子,从里面抽出一卷魔法纸,伸手在上面抚过,一个特定的魔法在他掌施放出来,卷轴上的封印光芒一亮,自行破解。

    李察把卷轴递给了珞琪,说:“这是给你的,学会后记得烧掉它,不要用魔法火焰,要用自然火。”

    珞琪打开卷轴,只是看了一眼,就低声惊呼:“深蓝幻想!”

    李察点头说:“没错,从现在起,你也算是深蓝一脉的法师了。”

    珞琪握紧了卷轴,神色有些复杂,说:“你……你居然还记得这件事。”

    李察耸耸肩,说:“为什么不?答应过你的事,我都会办到的。”

    珞琪头微微低下,说:“但我已经没什么可以报答你的了。”

    李察哈哈一笑,说:“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你绘制的那些构装,可绝不便宜,我还一直没有付帐呢!”

    珞琪叹道:“那不一样的,你给我的是全新的未来,是自由,这不是用金币能够衡量的。”

    李察笑着拧了一下珞琪的脸,说:“你啊,越来越会说话了。”

    “我只是在说实话而已。”珞琪嫣然一笑,眼角眉梢流露出纯洁而妩媚的风情。两种截然不同的特质在她身上结合得天衣无缝,毫无做作。当她喜欢时,确实有着祸国殃民的本钱。

    李察哼了一声,说:“我就那么一夸,你倒得意上了。”

    “我还能帮你做什么?”珞琪看着李察,眼睛越来越亮。

    李察倒是认真考虑了一下,说:“快点升级,就是帮我了。”

    “那是在帮我自己吧!我觉得你现在很累,应该好好放松一下了。”珞琪咬着下唇,轻声说。

    说完,珞琪就走到李察面前,把他用力一推。李察一个不防备,踉跄退了两步,背撞到了墙上。而珞琪散发着淡淡暖意的躯体已经抵了上来,然后从他身上一路溜下去,跪在脚边。

    一阵悉悉索索的衣服摩擦声后,珞琪找到了目标,含咬吞吸一气呵成。

    李察全身一颤,先是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沙哑嘶吼,差点直接交待在珞琪的小嘴里。李察急忙按住珞琪的头,给自己留出一线喘息之机,随后怒道:“你专门训练过?”

    珞琪用力吐出障碍物,这样才能说话。她抬头看着李察,一脸的桀骜不驯:“这还用得着训练吗?只要足够用心就可以!另外,你别想借机休息!”

    珞琪拨开了李察的手,又是一套恶狠狠的含咬吞吸,如是反复。李察只觉得有成千上万的构装骑士在恶狠狠地冲击着自己的防线,再坚固的防御在如此攻势下也变得脆弱不堪,简直就是一触即溃。

    李察一声懊恼的低吼,身体不停地颤动着,防线顿时彻底崩溃,一泄千里。

    珞琪没法说话,但还是抬起手,对李察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李察勃然大怒,深吸了一口气,热血直冲头顶,滚热的火流又从身体内各处涌了出来,头蛇蜥的威力再度显现。

    珞琪只觉得口本已渐渐疲软的家伙忽然暴怒起来,热得烫人,而且几乎有要把她的小嘴胀裂的架式。

    珞琪一声惊呼,那柄凶器已然狂暴地抽了出去,随后她整个人都被拎了起来,在空一阵腾云驾雾般的飞行,然后就被牢牢按在了桌子上。

    李察一只手按住她的腰,凭藉着对她衣物的熟悉,只用一只手就解除了她的武装。当珞琪饱满浑圆的臀线浮出水面时,李察就迫不及待地洞穿了她!

    这一次,两个人之间的处境彻底颠倒过来。

    李察的冲击即快且猛,丝毫不留余地,每一下都冲撞得珞琪仿佛向无底深渊又坠落了一些,只能发出无助的尖叫。

    顷刻之间,珞琪就彻底沦陷,接下来的就是无尽折磨。李察早就察觉到了她的变化,却更加穷追猛打,追杀得珞琪无处可逃,惟有按照李察的要求,哀叫求饶。

    然而珞琪随即发现,求饶也是被蹂躏,不求饶也是被蹂躏,李察这次根本没有遵守诺言的意思。她奋起最后的力气,高声指责李察的言而无信,然而招来的却是更加猛烈的镇压!

    时间在悄无声息的流逝,两个人的汗水也随着时光在流淌着。

    终于,珞琪无力地倒在地板上,而李察也随之在她身边躺倒,两个人都在用力喘息着,象是一双被抛上岸的鱼。

    珞琪就一开始就被杀了个落花流水,但是到了最后还是落花流水。李察却是从一鼓作气,到再而衰,直到七鼓而竭。

    李察好不容易才平复了喘息,说:“这不是放松吧?”

    珞琪伏着不肯动弹,露给他一个曲线优美的裸背,懒懒地说:“没有后半段不就是放松了?”

    李察哼了一声,说:“怎么可能没有后半段!”

    珞琪浅笑,“那就不能怪我了。”

    再休息了一会,恢复下体力,又洗了个澡,李察才觉得呼吸舒畅起来。而刚刚出浴的珞琪又别有一种风情,是非常干净的那种美丽。

    李察一边穿衣服,一边对珞琪说:“好了,你现在也别再冥想和绘制构装了,先放松一下,就在旁边看看我的工作吧!”

    一说到工作,珞琪立刻认真起来,皱眉说:“不行,我还有很多构装没有修复呢!现在只修复了四个。”

    在消灭了雷蒙的大军后,战后李察一共回收了三十五幅有修复价值的构装,其二十幅二阶构装。

    以珞琪目前的构装水平,已经足以修复那十五幅一阶构装。不过经她兽复的构装加成幅度会有所下降,这也是所有修复构装的通病。

    但是李察却可以通过为构装附加额外的功能模块以及变更构装结构的方式,保证修复的构装效能不下降,甚至还有所提升。不过李察有那个时间,还不如用来制造更高级别的非标构装,比如说生命诛绝和魔动武装。只有修复二阶或者更高的构装,对李察来说才是值得的。

    珞琪拖着疲累酸痛的身子,很快为李察准备好了绘制构装的一切工具。但是听到李察报出来的材料,她微微一怔,原本以为李察是要修复那些二阶构装呢。

    这一次,李察亲自动手打磨魔法材料,并灌注到神器魔法笔。李察一旦工作起来的态度格外严肃认真,整个人慢慢沉静下来,又晋入到那种全神贯注的状态。

    在开工之前,李察头也不抬地说:“你把那些二阶构装也一并修复了吧!”

    珞琪心一震,急忙说:“不行,我的成功率还不到一半!”

    “没事,不过是些标准的二阶构装而已。你随意弄,能够回收五个就算你合格了。”李察边说,边在基质上勾勒出了第一笔。

    珞琪不敢再说话,而是屏息静气地看着李察的动作,生怕错过了哪怕是最微小的细节。

    李察身上开始闪耀魔法的光芒,魔力不断被调动起来,注入到魔法笔内,再与颜料混合在一起,激发出它们不同的特性,然后蚀刻在基质上。

    只看了几笔,珞琪就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她感觉到隐隐有浓郁杀机开始从构装上散发出来。

    “生命诛绝!”珞琪低声轻呼。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李察绘制生命诛绝。对一个构装师来说,能够亲眼看到这类罕见构装的绘制,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遇。

    日落月升,时间就这样从指尖流走,七日后,又是一幅生命诛绝完成。

    李察的精力体力已经消耗殆尽,最后一笔画完,就直接倒下开始大睡。而珞琪每天必须得冥想一次,才能够勉强支撑下去。这幅构装一完成,她也承受不住,沉沉睡去。

    一天后,李察醒来,大吃一顿补足体力后,就开始第二幅生命诛绝的绘制。然而这一次却不是很顺利,第三天时作业台上猛然喷出烈焰,未完成的构装就此消失。

    李察只是皱了皱眉,就有条不紊清理了作业台,然后再开始新的绘制。这一次只厨了半天就失败了。不过李察早在学习阶段就已习惯了各种失败,心情丝毫不为所动,默默地继续开始新的尝试。

    终于又过了天,李察完成了第二幅生命诛绝的绘制。

    完成后,李察觉得自己犹有余力,于是在接下来的十天他的笔下又出现了两套蛮荒壁垒的套装。

    经过了这些时间,母巢的一百匹魔骑已经生产完结。按照李察的特别要求,这批魔骑不光生命上限被调高到了十五年,而且各项属性还比原先的样品有所强化,特别是耐力部分。现在的魔骑在满负重情况下可以连续小步跑四个小时,是普通构装座骑的一倍。

    因为各项指标要求大幅提高的缘故,就是在虫巢的辅助下,母巢每天也只能创造出三头魔骑。其实这批特制魔骑的品质已经比菲利浦要求的高出很多,就是卖出十七万都不是问题。不过李察依旧只准备收取十二万,超出预期,是增强信任的最直接途径。

    PS:过节嘛,大家都放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