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六 追求

    这张铭牌可以让丽娜上到商行的第三层,而第四层的顶级装备陈列室与第五、层的小型拍卖场就不能上去了。

    第一二层都是一些材料和精良级装备,第三层才会出现各类罕见的精良级装备,也会有史诗级装备出现。丽娜进入大厅,直接向三楼走去。

    此时恰好一行人正从楼上下来,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英俊年轻人,方正的脸上有种长年居于高位的气势。他看到丽娜,先是双眼一亮,随后露出疑惑表情,最终失声道:“丽娜!”

    丽娜抬起头,然后露出一丝微笑,礼貌地招呼说:“加迪夫伯爵,真巧,又见到您了。”

    年轻的加迪夫伯爵属于图森家族,属于第层的浮岛豪门之列。而他此刻看着丽娜,两眼放光,不加掩饰地赞美道:“丽娜,您现在真的是越来越美丽动人了。特别是这副面具,完全是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上面的花纹不仅仅起装饰作用,还是具有某种特别功能的魔法阵。仅看这制作的手工和设计艺术,就是不逊色于构装师级别的杰作!”

    往日丽娜对这一类的称赞都无动于衷,可是今天加迪夫伯爵的话却让丽娜感觉到格外的开心。她的笑容变得诚恳起来,微微点头,向加迪夫伯爵致意,说:“谢谢您的夸奖。”

    加迪夫双眼一亮,神态更加殷勤起来,躬了躬身,说:“能够再在这里见到您真是太好了。有什么是我可以为您效劳的吗?没有关系,尽管吩咐。”

    “哦,我只是随意转转,看看有没有合心意的东西。不必麻烦您了。”丽娜婉拒。虽然以往在不少场合都能见到这位图森家族的实权人物之一,但双方家族并没有什么交情,因此算上今天,她只是第三次和加迪夫伯爵单独说话。

    加迪夫却不肯放弃,再三的表示效劳之意。而丽娜终于感觉到加迪夫伯爵的态度似乎殷勤得过度了。

    “或许我们可以去四层聊一聊?那里一定有您需要的东西。”加迪夫伯爵眼的光芒越来越炽烈,伸手就来挽丽娜的手臂。虽然这个举动有点鲁莽,但不可否认,他的仪态仍然充满世家子弟的优雅,并不显得猥琐。

    丽娜却是脸色一寒,向后退了一步,让开了加迪夫伯爵的手,冰冷地说:“伯爵大人,请您自重。我只要在第三层挑挑东西就可以了。”

    加迪夫眉毛一扬,收回了手,微笑着说:“丽娜,现在歌顿显然已经回不来了。你是一位大魔导师,但在我眼,更认为你是一个美丽的极富魅力的女人。我为您倾倒,所以在这里正式发出邀约,丽娜,加入图森家族吧。我喜欢您,更需要您!帮助我取得图森公爵的位置。”

    然后加迪夫顿了顿,凝视着丽娜,郑重地说:“而那时候,您就是公爵夫人。这是一个承诺,一个公开的承诺!”

    丽娜皱了皱眉,再次后退一步,拉开距离。

    加迪夫站住,不再追过去,只是用火热的目光注视着她。

    丽娜心微有触动。

    自从歌顿随着珞琪位面迷失后,确实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她很是痛苦和迷茫,有些不知所措,仿佛十多年生活的轨道也一同消失了。她全部的生活,就只剩下为歌顿守住绿森位面这件事,不管他还能不能够回来。

    实际上十三骑士和歌顿之间的关系要比外人眼的更加松散,他们更象是一群在一起开创事业的伙伴,而不是首领与下属。歌顿也没有制定多少规则来约束他们,更多是靠着个人魅力把他们聚集在自己的周围。从这个角度来看,丽娜并不欠歌顿什么,连个承诺都不欠。

    丽娜的思绪不由自主地转到李察身上,拿他作为一个对照者。这个少年与他的父亲完全不一样。李察和追随者们的关系要密切得多,不仅有魔法契约的主从约束,从这些日子在法罗的经历来看,李察是绝对的领袖和主导者,而且一手包办了追随者从构装到装备的一切。这样的话,追随者们就与李察的联系更加紧密。

    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么再过几年时间,丽娜守住了绿森,并且把位面移交给了李察,加迪夫的提议或许会真的让她心动。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公爵夫人多半比孤单的大魔导师要幸福。二十多岁就获得伯爵头衔的加迪夫,个人能力毋庸置疑,私人生活方面的名声其实也不错,这是很难得的事了。

    但是现在,丽娜的脸上却多了一个面具,多了一个可以贴紧她肌肤的温柔触感。她想要确认什么似的,不由自主地抬起手,用手背轻轻触碰了下面具的脸颊。

    所以她轻轻说:“抱歉,我不想离开阿克蒙德。”说到最后几个音节,丽娜的声音变得无比坚定。

    加迪夫伯爵的目光随着丽娜抬手轻触面具的小动作变得越发炽烈,大魔导师有着浓烈如火焰般成熟女人的风韵,却在刚才刹那间流露出未经世事少女似的迷茫神情,巨大的反差充满说不出的诱惑,让他不由自主心神驰荡。

    然而丽娜的回答如兜头一盆冰水,加迪夫的脸色立刻变得十分难看,一口不甘之气堵住了胸口,他几乎是吼叫起来:“为什么?图森家族有哪一样比不上阿克蒙德?我难道不够有诚意吗?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上了你!而且现在歌顿根本回不来了,他留下的五位骑士除了你之外,其余的都已经是处于事实上的独立状态。你为什么还要为阿克蒙德卖命?他们又能给你什么?”

    阿克蒙德能够给她什么?是胸前那个构装,还是手上这二十万金币?都不是,以丽娜的特殊天分,以及越到后期就越强大的战力,弄到更多的四阶构装是迟早的事,至于二十万金币虽然是笔巨款,但也只是一笔巨款而已。

    丽娜此刻思绪有点飘忽,许多平时刻意不再回想的往事不可抑制地翻涌上来。

    从少女时代起,歌顿就带着她东征西讨,经历了无数风火血腥,也看遍了诸多大陆位面。是歌顿,将一个无比辽阔的宏大世界在她面前展开。

    当歌顿走了以后,李察又回来了。

    第一次见到李察,犹然带着少年的青涩。然后一次比一次有更明显的变化。如歌顿那样,总能够在他手上看到奇迹的诞生。然而李察和歌顿又是不同的,比歌顿更要细腻一些,也更能够体会和捕捉别人的心事。

    让丽娜记住的,就是那副耳环和面具。现在都在她的脸上,耳坠上。所以阿克蒙德给她的,不是金币或装备,而是成长的体验与两件小礼物。

    看到丽娜微笑不答,加迪夫伯爵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从幼时起就明了自己的责任和奋斗目标,也刻意自律,甚至称得上洁身自好。但是他毕竟还年轻,过去在社交场合收获足够多的美誉和称赞也宠坏了他,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的诚意竟然会受到拒绝。

    这时加迪夫身边的人则开始帮腔:“阿克蒙德出了名的穷!丽娜大人,象您这样的大魔导师都需要变卖装备,还有必要和那群穷鬼们混在一起吗?”

    “就是!丽娜大人,您还不知道吧,上代那两件装备之所以能够卖出高价,其实都是伯爵阁下以私人名义承购下来的。否则,就凭那两件低级位面出来的货色,怎么可能值那个价钱?”

    丽娜怔了一怔,抬眼看向加迪夫。

    加迪夫神态十分认真地望着丽娜,说:“丽娜,请相信我的诚意,我是邀请你和我一起奋斗,而不是把你关在后花园里!我们共同去拿下家族继承人的位置,共同去夺得爵位,以后浮岛乃至家族领地上的一切,都是我的,也是你的!”

    不得不说,加迪夫的提议其实相当有诱惑力和冲击力,只不过他出现在一个非常错误的时间。

    丽娜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然后退了一步,想要转身离去。

    这一下加迪夫身边的人可都不干了,一个全身华贵衣饰的年贵族冷笑着说:“丽娜大人,您这可就不够聪明了!跟着阿克蒙德有什么好处?连件史诗级别的装备都买不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又是想来卖什么装备的吧?一件史诗级装备,至少也要十万金币才能拿得下来,而我听说阿克蒙德们出门,身上一般很难超过一千金币的,哈哈哈!”

    加迪夫伯爵微微皱眉,轻喝道:“叔叔!”

    但那名年贵族显然没有收敛的意思,更有可能他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

    丽娜怒气上涌,脸色冷了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来这里干什么难道需要向你先行报备吗?侮辱阿克蒙德的后果,我想你还承受不起!”

    年贵族冷笑,耸了耸肩:“我只是在说一件众所周知的事实!如果说实话都是在侮辱阿克蒙德的话,那就当我是在侮辱阿克蒙德好了!”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