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八 赌约

    李察在护卫身上踢了一脚,冷冷地说:“别装死!伤口浅得很!再不起来,我就真杀了你。”

    那名护卫全身一震,原本已经完全脱离感知的身体忽然又好像活了过来,虽然浑身上下到处都在源源不断地传来一丝丝细密的疼痛,但和刚才那种似乎只剩下一个头颅的恐怖感觉相比,他几乎要喜极而泣了。这是活着的感觉!

    再被李察一喝,他立刻翻身爬了起来,果然疼的地方虽然多,但都不是很剧烈,四肢也还能活动,只不过手脚冰凉而麻木,感觉十分沉重,象是被千斤重物压着似的。

    然而周围几名强者都能看得出,这名护卫全部的心胆志气都已被李察摧毁。而另一方面,他的伤实际上比表面伤口的情况要严重得多,几处关节重要部位的血肉有坏死的迹象,如果没有诺兰这一等级的大神官出手救治的话,就算养好了伤,等级也不可能再超过十级。

    加迪夫伯爵强忍怒意,向李察喝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出手伤害我的护卫?如果不能交代出一个让我满意的理由,今天别想这么轻易就算了!”

    李察淡然一笑,说:“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对我的人动手?”

    加迪夫脸色闪过一抹戾气,但看了一眼李察身边的尼瑞斯,再望向李察时目光已经变得颇为复杂,冷笑着说:“我当是哪位大人物,原来是阿克蒙德的李察。不过丽娜是歌顿侯爵的骑士吧,什么时候变成你的追随者了?让一位大魔导师做追随者,您还真是威风。另外,这里可是浮世德,你公然击杀另一名贵族的护卫,凭什么?就凭皇家构装师的身份?我怎么记得,你还没有得到神圣同盟的正式贵族授衔,那么现在不过就是一个平民而已。按照法律,平民伤人是要承受肉刑的。”

    李察根本没理会加迪夫,而是向丽娜伸出手去,说:“丽娜,过来。”

    龙法师依言走到李察身边,这一次没有人敢阻拦。

    哪怕就是加迪夫想要用强,对付一个落单的大魔导师是一回事,当大魔导师身边多了一个近战武力时,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当边上还站着一位四皇子和一群皇家步战骑士时,动武更变成了蠢不可及的事情。

    “下次再碰到这种事,别急着拼命。你的命是很珍贵的呢!记得慢慢周旋就是,等着我来。哪怕我来得晚了,也会让那些敢于动你的人加倍偿还,不管对方是谁,属于哪个家族。”李察淡淡地说,但是这番话却让加迪夫伯爵和一众手下的脸色当即变得更为难看,这是赤裸裸的蔑视。

    忽然砰的一声,原来是那名受伤的护卫又倒在地上,这次真的是伤势过重,晕死了过去。

    “李察阁下,您伤了我的护卫,这件事准备怎么处理?”加迪夫伯爵冰冷地追问着。

    李察拍了拍想要开口说话的丽娜,把她拉到自己身后。然后保持着优雅的微笑向加迪夫伯爵问道:“对了,请问,你是谁?”

    加迪夫伯爵脸上浮起一片潮红,但仍然忍下了怒意,说:“我是图森家族的加迪夫伯爵!”

    李察想了想,说:“图森家族很有名,不过加迪夫伯爵是谁?”

    加迪夫伯爵猛然热血冲上头顶,怒吼道:“李察!!”

    李察扬头微笑,毫不躲闪地望着他道:“怎么,想决斗?”

    加迪夫的气焰立刻灭了一半。

    “李察阁下,您伤了我的护卫,总得给我个交待吧?”加迪夫努力以平静的声音说。

    李察也收起了笑容,盯着加迪夫,说:“你放狗出来咬人,我没杀掉那只狗已经很仁慈了。你不会真的愚蠢到觉得可以把这件事提交枢密法庭吧?当然,如果你愿意,那么我奉陪到底。最后提醒你一下,一个我没有听说过的家伙代表不了图森家族,所以别拿图森这个姓氏出来吓人。另外,浮世德也不是你家的后花园。我相信这里的人没谁有那个胆量作伪证。”

    加迪夫脸上阵青阵白,李察最后那句话让他知道,对方至少是目击了之前的大部分过程。他也知道此事如果认真追究起来,自己确实占不住理。但是这种事情如果闹到枢密法庭上去,其实不是看谁更占道理,而是双方背后势力比拼的结果。

    李察有句话是该死的正确。在这种伤害案纠纷上,图森家族或许可以稳压阿克蒙德,但并不意味着他加迪夫伯爵就能绝对压制住李察。何况在场的还有一位尼瑞斯皇子,就算商行站在他那边,要颠倒黑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最后加迪夫只好怒吼一声:“把这个废物抬上,我们走!”

    “慢着!”李察慢条斯理地说。

    “你还想怎么样?”加迪夫脸色铁青。

    “你刚才还想对我的人下手,这样就想走了?我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好说话啊?”

    加迪夫怒极反笑,说:“很好!那就让我见识一下您是怎么样的不好说话!”

    李察转头道:“尼瑞斯!楼上有精品展厅和拍卖会是吧?”

    尼瑞斯一直神态悠闲地靠在楼梯扶手上,闻言点了点头,这简直是明知故问,两人来这就是为了那个小型拍卖会。但现在他当然配合地把戏演下去,微昂着头一脸纯洁无辜地补充道:“据说这次拍卖会上还会有祭品和珍稀魔法材料的出现呢!”

    “有祭品?真难得!”李察露出夸张的意外表情,,然后回头看着加迪夫,说:“你身后那个家伙刚刚弄掉了丽娜的零用钱,难道这么快你就忘了?”

    被李察点到名的年贵族不自然地动了动身体。

    “区区二十万而已!我赔她四十万好了!”加迪夫冷笑。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羊皮纸本,看那浅褐色的质地,应该就是贵族们常用的记账凭证。

    “我说过,二十万只是她的零用钱,你耳朵进水了吗?”李察看着加迪夫脸色因为连续的挑衅逐渐变成了紫色,终于露出了獠牙。

    李察始终保持着优雅的笑容,投向加迪夫的眼神却流露出一丝足以激怒他的不屑和恶意,“我刚刚听到有人说阿克蒙德是个穷鬼,那么想必说这话的人不会介意和一个穷鬼比烧钱吧。既然上面有拍卖会,我们就较量一下,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穷鬼。怎么样?谁在拍卖会上砸的钱多,谁就赢,拍下来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捐献给永恒龙殿。怎么样,加迪夫子爵,你敢吗?”

    “我是加迪夫伯爵!”加迪夫怒吼着纠正李察,双眼都泛起了血丝。“好,就按你说的办!但输了的人怎么说?”

    李察轻描淡写地说:“赌博是每个贵族的必修课,为的无非是打脸和财富女人而已。那我们就两样都来好了,赌注就是三百万金币,外加两个耳光。怎么样,加迪夫男爵,你敢吗?”

    “就这么定了!还有,我是加迪夫伯爵!”加迪夫低吼着。

    加迪夫以前并没有见过李察本人,第一眼没把他认出来,是因为李察今天的外表和资料上深蓝魔法师形象实在差异太大。而且加迪夫在谋划丽娜的事情上,根本没有把李察计算在内,对于一个大魔导师来说,尤其是丽娜这样天资过人的龙法师,她的个人意愿是最重要的,阿克蒙德家族对她的约束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这不妨碍加迪夫现在极为憎恶李察,不仅仅是因为伤了他的护卫,眼前这个外表优雅俊美的年轻人,简直是一个典型的阿克蒙德,粗鲁、嚣张、莽撞,从说第一句话开始,就不断地在撩拨着他的怒气。

    如果李察提出其他赌约,加迪夫或许还会犹豫一下,不管怎么说,目前并没有什么充分的理由要和一个皇家构装师起直接冲突。但是比拼财富却是完全在规则里的游戏,况且在这个领域里加迪夫绝对不会惧怕一个阿克蒙德,哪怕这个阿克蒙德的名字叫李察。

    李察再会赚钱,现在也只是一个大构装师,而且是还没有做出四阶构装的大构装师。而且李察最致命的一点就是他开始赚钱的时间还是太短了。哪怕有十倍的从容不迫,按正常构装师的标准,此时也积累不下多少财富。因为这个阶段的构装师还要耗费大量的材料去学习和练习新的构装,构装的昂贵价格是建立在大量失败率的基础上的。

    一个构装师在职业生涯的前半段赚不了太多钱,他们真正开始积累财富的时期,都是在构装水平已经进入瓶颈的生涯后期,就象卢诺那样。图森家族在李察发布“生命诛绝”后曾对他做了一次全面评估,得出的结论差不多就是这样。

    那幅生命诛绝,应该只是灵光一现的产物。

    一个如李察这样的构装师,是一份潜力无穷的财富。如果歌顿还在,或许会在最短的时候内晋阶成为公爵,甚至在浮岛排名上把约瑟夫家族也挤下去,然而歌顿不在了,现在的阿克蒙德家族不知道还能够保留这笔财富多久。

    不过很多时候,潜力并不是现金,李察提出的赌注是三百万金币,这是一个不上不下的数字,绝对可以吓退绝大多数普通贵族,然而在真正的豪门核心眼,这是一个大数字,却还没有大到让人失去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