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九 自用

    无论李察是真的没听说过还是故意忽略,加迪夫都是图森家族内特殊的一个,因为他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个位面!这是他母亲留给他的私人财产,已开发了超过百年,每年都可以稳定贡献近200万的收入,也是加迪夫争夺家族继承权的最大底牌。

    而加迪夫综合手头现有的分析估算,李察应该能够动用五百万左右的资金,出现祭品这种等级的拍卖会,成交后是要求现金即刻到帐的。如果赢得了赌注,那么李察最终的损失会在200万左右。

    加迪夫看着李察,心底冷笑。而他可以亏得起五百万!

    赌约已定,李察和加迪夫一行就直上五楼,进入了那间奢华而又低调的拍卖厅。

    他们的出现立刻引起了许多已经到场的贵族们注意,于是纷纷上来打招呼。相较而言,李察身边的人甚至比加迪夫周围的还要多。

    转眼之间,李察和加迪夫之间的纠纷和赌约就传开了。拍卖场里足有一百多名贵族,而且能够出现在这里的,都不会是太普通的贵族,其一大半倒是与浮岛豪门间有这样那样的纽带联系。

    听到了赌约,贵族们都兴奋起来。

    伤害案这种事情,在贵族们眼微不足道,大部分时间是一种体面的借口而已。何况受伤的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护卫。

    至于赌注,三百万还不够吓人,贵族们都对两记耳光更感兴趣。如此理解打脸的含义,并且用如此直白的方式表现出来,在贵族圈子可是极为罕见的。

    既然是贵族,就要维护个形象体面,不能做这么粗鲁的事。如果双方仇恨真的到了要当众打耳光的地步,那还不如直接在战场上见个分晓。

    他们对李察与加迪夫之间会出现这样的赌注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想想阿克蒙德那暴发户的传统,以及传播在外的暴躁名声,也就不觉得奇怪了。看来李察外表俊美清秀,但骨子里还是个粗鲁的阿克蒙德。

    就在兴奋和期待,拍卖会开始了。

    李察坐得安定从容,而加迪夫也是胸有成竹。他一向不喜欢打没把握的仗,因此已经悄悄吩咐心腹手下回去取钱了,以他在家族的地位,还可以额外暂借两百万出来。有这额外的两百万,他可以动用的全部资金就达到了千万之巨!

    这时主持人正在台上用热情洋溢地用诙谐的开场白调动会场气氛。几名身材窈窕面目姣好的侍女捧上来一个顶级封魔盒,盒盖刚开了一线,一缕极为骚腥的气味就传遍了全场!

    不过贵族们没有谁露出反感之色,能够拿到这里拍卖的都是绝对的好东西,越是奇异,越是说明不凡。而有几位上了年纪,并且见多识广的老贵族却露出了激动之色。李察则是心微微一动,因为这股味道他曾经在哪里闻到过。

    主持人朗声道:“各位尊敬的先生,女士们,这是我们今晚的第一件拍卖品!它很珍贵,也很特别,更重要的是,它来自绝域战场:黄昏之地!也许你们已经有人听说过它,甚至有幸运儿曾经使用过它,那就会更加深切地体会到它美妙用途!它不止是一件祭品,但它最差也是一件祭品!没错,它就是……熊首督军的完整**!”

    台下顿时一片轰然!

    就象主持人所说的,熊首督军的**不止是一件祭品,实际上,真正的大贵族们更加看重它的另一项功用,而真正把它放在祭坛上的却是寥寥无几。

    它是最低品级的祭品,却往往能够卖出级祭品的价格,其原因就在于,经过秘法炼制后,会成为一剂能够使用多次的秘药,可以让任何雄性在瞬间焕发出雄风。

    况且它又不仅仅是一种壮阳药那样简单,而是当浓度足够时,能够让使用者获得熊首督军的部分种族能力,即是暂时可以自如改变阳器大小尺寸,且使女人受孕的机率大增。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在那些上了年纪,却依然手握重权和海量财富的老人眼,都价值无穷!

    所以主持人的话音一落,立刻就有人开始迫不及待地高呼报价,声音此起彼伏,瞬间价格直接跨越了四十万的低级祭品门槛,跃上了十万,然后七十,八十,直到十万,逼近了百万大关。

    “一百万!”加迪夫伯爵首先报价。这东西对他其实没什么作用,但反正是要捐献给永恒龙殿的,拍什么其实都无所谓,只要能当祭品就行。

    李察淡笑不语。

    当价格超过一百二十万时,报价很快就变得缓慢和犹豫。因为一百五十万是级祭品的价格门槛,熊首督军的**再如何稀缺,却总会有流出的,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级祭品的地步。

    “一百五十万!”李察淡然喊出了一个让全场短时沉寂的价格。

    这东西对李察倒是有额外的意义,是完成与圣劳伦斯约定之物。但是因为里面牵涉到了白夜,他肯定不会把这东西交给圣劳伦斯。老头的心愿,只能再往后面放放了。

    何况经过第二次绝域战场之行,李察发现老头和白夜之间的关系复杂且特别,老头想要和白夜上床,更象是某种气愤之下的威胁。

    否则的话,以老头一手堪与构装术相比的惊世医术,怎么会治不了自己的不举?

    全场一片沉默,最终这件东西落入了李察手里。李察只是吩咐了一句:“包起来,一会一起给永恒龙殿送去。”就再也没了下,压根对这件特殊的东西看都不看一眼。

    不远处的加迪夫咬紧了牙,手捏得座椅扶手都变了形。他刚才的出价已经到了一百三十万,其实距离李察不远,可是他就是不敢再加价,生怕李察一缩,就把自己搁在了台面上。

    直到主持人宣布拍卖成功时,他才猛然想起,自己竟然会畏惧了!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其实这东西拍价多少并不重要,反正最后都要捐献给永恒龙殿的,重要的是自己出的钱不能比李察少!

    就在这时,李察的目光看了过来,随后以不大不小,恰好可以让一部分人听见的声音说:“加迪夫侯爵,现在认输还来得及,损失还能够控制。”

    加迪夫已经无力再去纠正李察对于自己爵位那些乱七八糟的称呼了,他只是咬牙回道:“拍卖会才刚刚开始!”

    加迪夫忍不住望向笔直地坐在李察身边的丽娜,见她脸上也有一丝掩饰不住的紧张,于是心安定下来。

    接下来的拍卖,加迪夫果断出击,果然屡有斩获,一时意气风发。几轮拍卖过后,他就以二百三十对二百一十,暂时领先李察。

    加迪夫也不是什么物品都拍下来,而是选择对永恒龙殿有用的东西,这样可以一举两得。而李察却只是盯着祭品和魔法材料买,出价最高就是比合理价位高个两三成而已。但即使这样,受益于拍下第一个熊首督军的**,李察的捐献也仅比加迪夫少了一点。

    当一个级祭品被当作拍卖会的坚力量放上来时,整个拍卖会就进入了第二轮高潮。

    加迪夫和李察轮番竞价,几乎上演了惨烈一幕,经过十几轮的反复竞价,加迪夫以二百五十万的天价成功拍到了这个祭品!

    他当场起立,用力挥拳,发出一声极为痛快的咆哮!

    然而加迪夫没有高兴多久。下一轮拍品是块巨大的金丝黑晶,同样来自绝域战场黄昏之地,是三阶构装的核心材料,也用于许多四阶构装上。这块足有数公斤重的黑晶被李察以三百万的高价拍下,顿时让加迪夫的小心脏为之一颤。李察已经花了五百万了,这是加迪夫估计的李察现金的极限。

    看着李察从口袋摸出三张带有皇室标记的付款承诺,递给了拍卖行的侍女。加迪夫只觉得肺都在燃烧着火,他不知道李察那个看似不大的口袋里,还放着多少张这样的付款承诺。

    这种付款承诺以皇室的信誉作为担保,几乎仅次于永恒龙殿发出的付款承诺书。而且从颜色看,李察拿出来的明显是以百万金币为面额的承诺书,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按照惯例,李察要在皇室仓库里放着同样价值的抵押品,才能够得到这些承诺书!

    加迪夫看了一眼懒洋洋地趴在李察身边的尼瑞斯,这位四皇子虽然也拿了一个号码,但是一次都没有举牌,好像只是来观光的。

    不过加迪夫随即挥去了那丝怀疑,皇帝陛下并非只有一名皇子,就算尼瑞斯和李察关系好,但图森家族和其他皇子的关系也不错。四皇子应该不会做出这么明显也不明智的事情。

    然而李察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差点让加迪夫崩溃。他把金丝黑晶扔给了丽娜,说:“收起来,回去后放到我的实验室去。”

    加迪夫指着金丝黑晶,难以置信地说:“这块东西,你不打算捐献?”

    “自用。”李察淡淡地说。

    也就是说,这三百万不计入与加迪夫的赌约总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