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零 最后的挣扎

章一四零 最后的挣扎

    接下来的拍卖,李察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屡屡出手,不断有所斩获。拍到的东西,李察一半自用,一半捐给永恒龙殿,就算这样,也逐渐把捐献总额推高到百万的地步,并且距离加迪夫只有二十万不到的差距。

    加迪夫已经坐立不安,汗不断涌出,打湿了他的衣服。就在这时,他派出去的心腹终于赶了回来,并且带回来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加迪夫打开一看,里面放着的是整整齐齐的高纯魔晶,整整有二十枚。于是他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这是图森家族能够给他的最大支援了,而且对归还的期限要求十分严格。

    其实加迪夫现在已经到了两难境地,就算是现在赢了,并且之后能够顺利把丽娜收入囊,都只能算是略赚。何况丽娜还是个不确定的变数。如果输了,那损失就接近千万,对加迪夫而言,绝对可说是倾家荡产。

    他现在已经无比后悔贸然和李察赌了这一局,看李察的样子,在百万捐献外加三百多万的自用材料之余,居然还是一副行有余力的样子,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现款!

    当下情况,已是有进无退。加迪夫叫过一杯烈酒,一饮而尽,随后红着眼睛投入到拍卖去。捐献的金额转眼间升到了八百万,李察依然差了加迪夫二十万。但是加迪夫盒的高纯魔晶只剩下不到十块了,而李察却又多花了一百万买了三四件史诗级装备,这些装备还是指定来自用的。

    拍卖厅已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场赌局居然会演变到这种程度!有对装备行业比较了解的人,甚至诡异地想到另外的地方去了,阿克蒙德这些年在浮世德出售的装备总价不知道有没有过千万。

    而拍卖至今,李察风清云淡的就花出去一千两百万,且始终是一副犹有余力的样子。从开始时就是这样,现在还是如此。李察如此表现,早已超出了暴发户的范畴。

    就象歌顿所说,人们往往看不起暴发户,但当一个人暴发得超出某个极限时,人们对他的看法就会变得尊敬、敬畏、佩服或者是痛恨,但总之不会再是看不起。

    李察现在所展示出的暴发,就已经超出了许多人的心理极限。

    李察再看了眼加迪夫,忽然一笑,说:“男爵,您要不要拿几块领地出来?我看您的资金似乎有些不够了。”

    “胡说!我……我……”加迪夫感觉整个脸颊都在燃烧,不过多年的自律终于起了作用,反而有点冷静下来,就算李察看过来的眼神充满嘲弄和轻蔑,他再如何羞怒,也没有疯狂到那个程度。

    加迪夫瞪着李察的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可却最终没敢真放出狠话。在众多贵族面前,说出的话就必须加以兑现,否则就会变得丝毫没有尊严和信誉,以后再难崛起。他如果输了这次赌约也只是经济上受到重大损失而已,但是领地和位面不一样,那是一个贵族的骨架,是它们支撑着贵族头衔上的徽章。而金币或是资源,用完了还可以再去赚,再去开采。

    李察见加迪夫不肯上当,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继续把注意力投向拍卖师。

    转眼间,李察就把捐献金额推升到了百万以上,并且成功地反超了加迪夫。而加迪夫呼吸急促,表情僵硬,伸手在旁边的盒子里抓了几把,手指挠在盒底,却没有碰到一枚高纯魔晶,于是他终于知道,自己完了。

    拍卖会也进入到尾声,押底的拍品不是单件物品,而是成套的魔法轻链甲,适用于几乎所有兵种。

    这批轻链甲都是准史诗级的装备,单套起价就是三万金币一件,而且总套数高达两百件。这是起拍价就高达百万的巨额拍卖,同时也可以看出诺兰德对位面战争的重视。如这类战争装备往往会压倒一些珍贵稀少的材料物品,成为拍卖会的压轴戏。这也是诺兰德拍卖会的传统之一。

    这类战争装备的定价都很准确,没有特殊原因,不会有数量级的波动,所以最终,李察以三万千的单价拍到了这批魔法轻链甲。准备留给未来的母巢精英单位使用。

    当拍卖师宣布李察成功拍得这批轻链甲时,拍卖场上竟然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在这场拍卖会上,李察整整砸出了两千万金币!

    加迪夫脸如死灰,至此才明白,原来论比拼财富,自己和李察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等级上。

    看到李察轻描淡写的又从口袋里抽出七张带着皇家印记的薄纸,他终于爆发了,对李察咆哮起来:“你作弊!那些钱都是皇室的,不是你的!!这场赌局我还没有输!”

    李察眉毛一挑,淡淡地说:“我早就说过,不服气的话,你可以去拿领地或者是私有位面来抵帐。”

    而尼瑞斯霍然站了起来,清秀的小脸紧绷着,冰冷地说:“加迪夫伯爵,请注意您的措词。我在此保证刚刚的赌局皇室根本没有插手,李察大师完全是以自己的财富在进行着赌局。我的说明到此为止,如果你还不服,那么请让图森公爵在上议院提出动议,然后由皇室和议员组成调查团,调查此次赌局的公平性。加迪夫伯爵,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加迪夫嘴唇开合了几下,却没能说出任何话来。真这样做的话,就是准备把这件事彻底搞大,不管真相如何,首先就会与四皇子撕破脸。而如果调查得不到他想要的证据,结果会更糟糕,那就意味着图森家族彻底站到阿克蒙德与皇室的对立面上。其它不说,光是图森公爵这一关他就过不了。

    说到底,加迪夫只能代表他自己,而代表不了整个图森家族。

    李察看了看魔法钟,向加迪夫伯爵说:“时间差不多了,加迪夫伯爵,还要继续赌下去吗?”

    “啊……我,认输……”加迪夫的声音沙哑难听,就象刚从沙漠走出的苦行者。

    而他所有的随从都脸如死灰,特别是撕了丽娜二十万的年贵族。他们用看怪物的眼神望着李察,简直不敢相信刚刚那一幕会是真的。

    两千万!!

    是两千万现金而不是资产,而且一场拍卖会就用掉了两千万!

    在众多贵族的见证下,加迪夫没有反悔抵赖的可能。他早就没了现金,但还要偿付三百万的赌注,最终只能提出以在诺兰德的领地来抵偿赌债。这将是一块子爵领的领地。

    而李察想了想,就提出假如可以在加迪夫私人名下的领地内随意挑选的话,那么就可以让各领地的估值上浮一成。这项估值将按惯例交由专门的评估师进行,并经皇室认证登记,具备足够的公正和权威性。

    上浮一成,就意味着加迪夫伯爵少损失二十多万,于是他也表示同意。

    很快,加迪夫伯爵所属领地的地图地契就被取来,李察看了看,就选定了距离黑玫瑰古堡不远的一处临海子爵领。

    贵族纹章局派过来的书记官在地图地契上作了标记,就退了下去。接下来还有领地价值评估、领主权交接等一系列琐碎事务,自然不必李察亲自去处理。

    然后就进入到最精彩的部分,也是所有人都在期待着的部分,两记耳光。

    所有人都知道李察是一个魔法师,而加迪夫伯爵可是圣域强者。虽然脸部是人体最脆弱的部分之一,可是一旦运起斗气,即使达不到用脸杀敌的境界,但是自保肯定有余,然后就看反作用的力量是否足够伤人了。身为魔法师的李察,若真的全力一记耳光抽上去,说不定手掌会变得血肉模糊,而加迪夫脸上可能会连个红印子都留不下来。

    加迪夫站到了拍卖场央,上身微微前倾,对李察微笑着说:“来吧!”

    这一刻,加迪夫又恢复了他的风度仪态,表现无可挑剔,充分展示了世家子弟的涵养。

    李察来到加迪夫面前,双眼忽然喷射出淡淡毫光,随后又恢复了正常。就在李察双目放射光芒的刹那,加迪夫忽然感觉毛骨悚然,似乎全身上下都被看了个通透干净,一点秘密都保留不了。好在这种感觉一闪而逝,却也让他出了一身冷汗。

    李察在加迪夫面前站定,忽然说:“加迪夫伯爵,你确定要以这种方式来偿还赌债吗?”

    加迪夫眼寒光一现,淡淡地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此刻加迪夫已经把能够调动的斗气都聚集到了脸部。他修炼的斗气性质特殊,有很强隐匿的效果,哪怕全身斗气都已经调运起来,表面上依然看不出任何痕迹。调运如此多的斗气,足以把普通魔法师的手骨震碎!但是在这样脆弱的部分加持过量斗气,强烈震荡之后,无法抵冲的斗气也会让加迪夫付出皮开肉绽的代价,可谓两败俱伤。

    不过加迪夫今天已经输得伤筋动骨,再丢点脸根本就不算什么。而手骨震碎对一般的魔法师而言只是小伤,可李察是构装师,一双稳定的手就是构装师的核心!

    PS:这两天身体不适,更新迟了一天,今天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