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五 不知道你是谁

章一五五 不知道你是谁

    由网友上传==%D%A%9“那我应该立刻杀了你,”女杀手勉强咬牙道,可是短剑却抽不出来,

    “错了,你应该好好的保护我,让我活着,让我开心,我心情好了,也能让雷门g活着的时候少受点罪,啊,对了,我新收的一位追随者是罕见的灵魂牧者,据说对灵魂的拷问格外有研究,甚至亡灵法师也比不过她,我心情好的时候,就会让她放放假,心情不好,那么她就会和雷门g多呆一会,”

    女杀手脸色是惨淡的白,握剑的手不断颤抖,却始终拔不出那把短剑,她很清楚,既然李察手下有灵魂牧者这种极为罕见的职业,那么雷门g的死根本不是终结,而是很可能永生变成灵魂牧者的玩偶,

    就在她行将绝望之际,李察却又给了她希望:“不过你是特殊的,如果你真肯倾尽所有,确实可以改变雷门g的命运,在将来,哪怕是我死了,也可以最终放过他,让他的灵魂与肉体一同消散,但这要看你怎么做了,”

    “你是说,可以给他安宁的永眠,”

    “是的,但你要奉献出全部,在这方面,你别抱有任何幻想,你和雷门g之间虽然没有发生过什么,但你是牵挂他的人,这条理由就足够了,他总要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李察淡淡地说,

    “我……明白了,”她也是个有智慧的女人,已经听明白了李察的意思,这种时候,要求李察遵守诺言也是没有意义的,真正做大事的人,会把自己的信誉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明白就好,漂亮的小家伙,彻底想通后记得来找我,”说着,李察站了起来,在女杀手的脸上拍了拍,就离开了密室,径自远去,

    门外隐约传来老矮人的猥琐笑声:“少爷,这么快就出来了,那妞看起来可真的不错啊,您给的钱,再玩一天时间都够了,”

    接下来是李察的大笑:“不行,太骚,实在坚持不住了,”

    老矮人嘿嘿笑了起来,

    女杀手脸上泛起一片晕红,却又被气得在发抖,什么叫做太骚,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人用这个词来形容,若是换了另外一个人,她早就拔剑杀人了,可是李察……

    一想到李察,她蓦然想起,在李察走的时候,还顺手摸了一把她的脸蛋,那一下她木然站着,全无反应,但现在回想,确实有心灰玉死的缘故,但与生俱来的高傲和圣域强者的本能到哪里去了,就这样任他摸了一把,连点反应都没有,

    她开始细细回想,然后才发现李察当时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却又轻柔自然,仿佛是情人间的抚摸,不带丝毫危险气息,令人不曾心生警惕,但是此时在记忆里回放他的动作,却看出其中的凶险,他的手随时可以化为致命的一击,那一下要不是抚摸,而是切削,那她的咽喉早已被破开,越是回想,冷汗就下得越快,

    难道从头到底,场面其实都在李察的掌控之下,

    她又回想起李察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心下又是一惊,终于知道李察早就发现了她的身份,

    其实看到了她的容貌,还认不出来的豪门嫡系子弟真的不多,尤其是她这种年纪轻轻就已经进入圣域的存在,就算是没有见过本人,也一定早就看到过画像,李察身为阿克门g德的族长,他的风格又一向以狠辣细腻著称,怎么可能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在豪门教育体系内,人脉和社交网络一向是重中之重,神圣同盟,乃至整个大陆重要人物的资料都要记熟,偶尔有些人会因为疏忽或者是自身实力足够强,可以不去过多关注豪门中二代的子弟,但却不可能不去记住她,

    因为她是雷娅殿下,也是嗜血的菲利浦的长女,

    而李察为什么有意不去提及她的身份,甚至阻止了她说出自己的身份,雷娅越深想,就越是心寒,

    离开了小巷里的喧嚣酒吧,李察顺利地找到了此行的目标,

    老矮人脾气和传说中的一样臭,而且对矮人传统最爱的烈酒不屑一顾,因为每个人都知道矮人喜欢酒,所以老矮人的酒窖里好酒堆积如山,但是李察却对矮人的习性比普通人有更多的了解,于是他拿出法罗位面的矮人手工制品当定金,并且以到各个位面搜集矮人打制的工艺品作为酬劳,成功换来了老矮人的点头,

    随后,老矮人就跟着李察回到阿克门g德的浮岛,他要亲眼看过、体会过李察三把长刀的形状气质,才能够找出最佳的方案,

    回到浮岛后,李察让人把法斯琪叫到了办公室,他一边忙着批阅又堆积了不少的文件,一边头也不抬地问:“又过去了一段时间,怎么样,伯爵大人考虑好了吗,”

    法斯琪说:“大人……已经下定决心了,”

    李察有些意外地抬起头,他本来觉得自己应该听到一个坏消息的,不过在看到法斯琪表情的时候,李察怔了一怔,

    法斯琪头微微低着,脸上有淡淡的红晕,而且神情十分紧张,偶尔扫过来的目光中带着惊慌,根本不敢和他的视线对视,如果从表情上看,要和李察成为伴侣的倒象是她而不是艾莉婕,

    得到肯定的答复,李察顿时感觉到轻松了不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现在,他太需要有一个人可以帮到他了,

    不过无论伴侣还是盟友,艾莉婕都不是李察的下属,在目前阶段,还不可能完全放下自己的事业来帮助李察,说到底,李察还是没有足够的筹码来说服艾莉婕,

    “十天之后,请伯爵大人到浮岛上来一次吧,好久没有见了,具体的细节也要重新谈谈,”

    “……好的,”法斯琪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李察还是没弄明白法斯琪脸红什么,不过这种事情也不必细问,他重新在纸面上规划了一下时间点,十天的时间,法罗就可以有很多变化了,

    在回归法罗之前,李察又在永恒龙殿进行了一次献祭,这次主持的是流砂,祭品则是战神的盾牌,献祭在平平淡淡中度过,李察没有得到分毫的优待,

    最终,李察从三个看上去都挺有用的东西中选择了一颗无属性的神性结晶,对母巢来说,神性再多都不够用,

    献祭仪式结束,李察召集了所有的追随者,再次进入法罗,

    法罗已是阴云秘布,

    在法罗很多贵族的眼中,形势还从来没有这样险恶过,

    盘踞在染血之地的李察已经俨然成为庞然大物,五百骑士在红杉王国的巡游甚至比他一战消灭入侵者的辉煌更加让人震怖,

    在这次游猎式的战争中,李察展示出的是全方位的压制,骑士们超强的个人实力,精良到奢华的装备,前所未见的强大座骑,以及让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庞大神官团与法师团,圣域强者在李察这里是论打计算的,镇国强者级别的大魔导师都不止一人,

    至于神官,现在就连一些教会高层都sī下承认,李察背后那位神祗的神官,强大得根本不能以等级来简单计算,这几乎不能当作新神来看待了,在教会最秘密的高层会议上,人们互相以隐晦的语言和眼神交流着,猜测是否有一位消失在历史中的神祗已经苏醒,

    巡游的直接后果,就是王室的颜面荡然无存,国王甚至都不敢对李察发表一份谴责的声明,而红杉王国内反对李察的声音一夕之间全部消失,

    同时,王室的直属战力也受到空前的打击,禁卫骑团全军覆没,骑士团长的战死,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弥补的,这是王室最精锐的力量,想要恢复,至少得五六年的时间,

    而且政治嗅觉敏锐的贵族又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李察事实上扼住了红杉王国,乃至铁三角帝国奴隶输入的通道,

    对法罗来说,奴隶就是维持一个国家生存的血液,占据了染血之地,李察就相当于控制了红杉王国的生命血脉,

    另外王国的政治平衡已经开始打破,

    新任苍狼公爵全是靠着李察的力量才得以继任,他当然是李察最稳固的政治盟友,如果不考虑双方爵位上的巨大差距,甚至可以把托夫勒视为李察事实上的附庸,

    格拉斯堡公爵则在入侵者之役中积累起了巨大的声望,虽然个人武力有所下降,但是家族的深厚底蕴并没有动摇,他在王室和李察之间一直保持着沉默,然而有时候沉默本身就是一种立场,

    沉睡中的希姆子爵早就成为李察最狂热的追随者,现在大家都知道,当初子爵之所以没有出现在入侵者战场上,完全是格拉斯堡公爵强力压制的结果,据说无法冲出城堡的希姆暴躁不安地吼叫了好几天,便突入其来地陷入沉睡,由此可见,当他一旦醒来,又会成为李察的天然盟友,希姆的立场对多个实力家族拥有决定性的影响,在他成功觉醒血脉,并正式晋阶法罗圣域后,影响力会进一步增强,

    然而这些都不是真正让人担忧的,%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