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八 在此一战! 上

章一五八 在此一战! 上

    900号会员看小说,没有弹窗广告,立即去

    注册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李察出现在浮岛时,艾莉婕已经提前一天到达了。李察把与艾莉婕见面的地点放在了阿克蒙德家族墓地里,这也是阿克蒙德彼此之间最隆重的相见方式之一。

    踏上那座时刻可能喷发的火山时,艾莉婕显得颇为感慨。她走着,看着,阅读着一座座墓碑上的名字与生平故事,每一座都没有错过。

    而李察显得极为耐心,跟在艾莉婕身后,和她一起查看墓志铭,绝无催促之意。李察已经不止一次进入过家族墓地,可以说,这里的每一寸地方都已刻印在李察的心底。但是每读一次那些墓碑上的文字,就仿佛看到了一代代阿克蒙德浴血奋战的生平。

    这是一个奇异的家族,也是充满矛盾与混乱的家族。他们中每一个人都千方百计地要打破传统,同时却又深深地迷恋着它。无论在漫长的岁月中,有多少强大的血脉掺杂到阿克蒙德这个姓氏中来,但最终最强大的那些依然选择了炽烈灼热的火山气息。

    终于,两个人来到了火山最顶层,也是所有真正的阿克蒙德都向往着的地方。在这里,每一块墓碑上都只记载着主人们曾经的真名。和真名相比,生前的经历和荣耀都变得不再重要。

    艾莉婕轻抚着一块墓碑,脸上竟意外地流露出一丝感伤。让李察意外的是,当她的手指划过那段颇长的真名时,其中一小段竟然闪动了一下。

    这一下,李察是真正的惊讶:“你也觉醒了真名?”

    艾莉婕头也不回地说:“是的。其实这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每个阿克蒙德都应该有觉醒真名的潜质,但是只有真正的疯子才会得到潜藏于血脉深处的力量,拥有自己的血脉。”

    李察在艾莉婕身边蹲下,说:“你好像对这块墓碑特别感兴趣。”

    “这是……”艾莉婕的声音变得轻柔而复杂,说:“他是三百多年前,我这一脉的先祖。严格来说,我的血脉就是传承于他。他是恶魔中的智者,亦是混乱中的秩序者,正因为如此,却为秉承混乱的许多阿克蒙德所不容。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强大,不是拥有了被血脉所认可的真名,那么他根本不可能在家族墓地中拥有一块位置。但是他的存在,为众多的人所不容。敌人不仅来自于族外,也来自于族内。当年最终一战,他孤军直进,本该完美的突袭,却意外为绝对优势兵力的敌人所伏击,最终全军覆没。出卖他的,就是我的曾祖母。”

    李察怔了怔,这又是一段终将埋藏于历史的秘闻。在艾莉婕之后,不知道还会有谁记得他,这位恶魔中的智者。

    “你的真名是?”话一出口,李察就后悔了。真名是每一个阿克蒙德最大的秘密,问到了艾莉婕的真名,就意味着她今后的一切都将在自己的掌控之下。怎么可能?

    艾莉婕的反应却不如李察意料中的那样大,她只是轻叹了一声,说:“李察,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将来时机成熟了,我会告诉你的。”

    这是一个让李察意外的回答,比直接拒绝甚至是痛骂更加意外。李察思索了一下,露出慎重的表情,问:“那是什么时候?”

    艾莉婕闭上了眼睛,这位年轻的女战神流露出浓浓的疲倦之色,说:“等我彻底觉得累了的时候。”

    “好,我等你。”李察说。

    一个如艾莉婕这样、可以完全信任的人是无比珍贵的。迄今为止,李察手下不缺强者,只缺能够独自镇守一方的大将。刚德算是一个,但也只是勉强合格而已。大块头的用兵颇为老道,却还不是能够创造出奇迹的名将。

    艾莉婕抬起头,看着李察,说:“李察,跟我说说你的事吧,再给我增加点信心。”

    “是选择我作伴侣的信心?”李察笑问。

    “不全是,但差不多吧。”

    李察耸耸肩,问:“难道我现在的成就还不够?”

    艾莉婕向李察看了一眼,露出一抹微笑,说:“十七级的大魔法师吗?显然还不够。”

    “我还是皇家大构装师!”李察说。

    艾莉婕摇头,说:“我知道,但还是不够。”

    “不够?”李察倒是有些惊讶了,说:“生命诛绝就是出自我手,我还能为人量身订制二阶套装,不要把我和卢诺那种废物混为一谈!”

    艾莉婕再次轻叹一声,仰起脸,看着李察,说:“李察,我现在是真的很犹豫,也有些害怕。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给我更多的信心,更多的理由,让我能够迈出那一步。而且和你对比的并不是卢诺那样的人,而是……你的父亲。我还记得第一次来到家族墓地时的情景,对每个阿克蒙德来说,这里都是圣地。可是……可是我看到,他居然坐在最顶层的一块墓碑上,很随意,也很自然。仿佛他天生就应该坐在那里一样。那个时候我还很小,但却怎么都无法忘记那一幕。”

    李察一怔,也回想起歌顿带着他第一次进入家族墓地时的情景。不过他当时的想法却和艾莉婕不同,那时的小李察,只想把歌顿踢进火山里。

    既然是和歌顿比较,李察不由得稍稍挺直了身体,此刻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他整理了一下思路,说:“我在构装上有很大把握晋阶圣构装师,至于魔法,能不能成为传奇法师还不清楚,但至少大魔导师是没有问题的。我现在手上控制着两个位面,加起来总收入每年会稳定在千万以上。在战争上的能力还不好说,不过至少你看到了,雷蒙那小子在我手底下全军覆没,虽然这里确实有他运气不好的因素。”

    “听起很厉害,不过小心别被人给暗杀了。”艾莉婕兜头泼了李察一盆冷水。

    不过她还不知道,李察已经去过了绝域战场,并且孤身一人成功走到了日不落之都。而以往为数众多的圣域,就是陨落在第一次踏足绝域战场、赶往军团要塞的道路上。能够在绝域战场上活下来的李察,已经不是那么容易杀的了。

    听完李察的经历,艾莉婕终于点头,说:“足够了。”

    李察也松了口气,笑着说:“其实我觉得我最重要的特质,是已经有了一颗强者之心。”

    艾莉婕也点了点头。

    李察其实还有很多秘密,比如说母巢,比如说他的两大天赋。不过他和艾莉婕实际上还处于谈判盟约的阶段,自然不能把所有的底牌都露出来。

    “那么现在,你的决定是什么?”李察问。

    艾莉婕已经恢复平时的从容果断,说:“结盟,伴侣。”

    “伴侣?这一条并不是必要的。”李察皱眉道。他现在对于阿克蒙德的古老传统已经十分头痛了。

    “我总是要履行义务的,我不希望有另一方影响到我们之间的盟约。另外,男女之间如果有了那种关系,感觉还是不同的。所以,对我来说这并不为难,只要不讨厌你,也就足够了。”

    艾莉婕说得淡然,可是身体却有些僵硬。

    李察思忖了一下,他也确实不愿意把艾莉婕推到别人的怀抱中去。一旦有了孩子,那就是难以切割的纽带。于是他点头道:“好,就这样定了吧。什么时候签订盟约和举行伴侣的……仪式?”

    艾莉婕身体前倾,将手放在李察的心口,说:“我们之间的盟约只在这里就够了,根本用不着写在那些全然靠不住的纸上。如果双方都是有心有意,那么盟约自然天长地久。至于伴侣,我看不用另选时间地点了,就在这里吧!”

    “这里?”李察吃惊地看了看周围。目光所及处,到处都是矅黑的岩石,天空是暗红的,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的味道,成百上千的墓碑更与香艳二字无缘。怎么看,这里都不是一个能够让人兴奋起来的好地方。

    “就在这里!”艾莉婕变得异常的坚决,“两个阿克蒙德,在家族圣地上履行古老的义务,不是再恰当不过吗?”

    看到艾莉婕喷火的双眼,以及都快竖起来的红色短发,李察实在找不出反驳她的理由。但是女战神过去给他的印象,确实不象是会说出这种话的人。

    “那……就在这里吧!”李察终于点头。

    艾莉婕挺直了身体,冷冷地说:“那还不过来给我脱衣服?难道要我自己动手吗?”

    李察张了张嘴,想说:“也没什么不可以吧?”不过却没真的说出来。

    艾莉婕身姿挺拔,站定时如一支插进地面的战枪。

    李察初到浮世德时,艾莉婕要比他高半个头,而今在李察身上,已是数载时光流走,如今的李察反超了艾莉婕半个头,体型也变得更加健壮有力。这主要是九头蛇蜥的蛋,以及菲利浦那一餐带来的成果。

    经过多场大战以及绝域战场的洗礼,如今的李察在气势上已经不弱于人,更因体会过生命诛绝的意境,所以李察其实杀意迫人,只是因为精灵自然血脉的缘故,被掩饰得很好。

    900号,全文字,阅读更轻松!

    已经更新至今日最新章节,请到【本书目录】继续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