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六二 暴发户的战术

章一六二 暴发户的战术

    900号会员看小说,没有弹窗广告,立即去

    注册

    虽然明知道一个一个构装骑士走出来的时间必然不会长到哪里去。可是等待的感觉竟是如此漫长。终于听到飞奔而来的脚步声时。近臣竟然有长出一口气的轻松。

    “陛下。李察的构装骑士已经有六十骑。还在继续。”

    这个消息。听起来似乎已经不那么让人震惊了。

    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不出所料。已经有七十骑构装骑士出现了。

    然后是八十。九十。一百……

    最后的数字。定格在一百五十。

    在这一刻。近臣忽然明白了菲利浦的意思。李察确实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宣示自己的存在。宣示着自己正式登上了诺兰德大陆的政治舞台。他努力在走着一条和歌顿不同的道路。方式却同样的霸气十足。

    这是一头幼龙刚刚成年时。向整个世界发出的咆哮。

    李察回到诺兰德的时间是中午。整个下午。浮世德都是一片死寂。然后当夜幕降临时。才开始沸腾。

    消息以浮世德为中心。在夜幕的掩映下向四面八方传递开去。瞬间就抵达了大陆各个角落。在这一刻。李察已经成为整个大陆关注的中心。畏惧、钦佩乃至想要毁灭他的人也前所未有的多。只不过这时的李察已经不是一名圣域杀手能够轻易得手的了。至于传奇强者们。却是因为苏海伦殿下的缘故而不会轻易对李察出手。

    无数豪门在连夜召开会议。商讨调整对待阿克蒙德的方略。更多的智者则在第一时间开始搜集所有关于李察的情报。以试图破解李察麾下宛若魔法召唤出来的构装军团的秘密。当清晨到来时。已经有智者指出。或许秘密是在李察的成功率上。而且他必定有一个非常得力的助手。甚至是助手团。

    而某些人却陷入了彻底的惊慌。整夜不曾入眠。

    不过直到第二天早上时。索伦和哥利亚布置在黑玫瑰古堡附近的军队非但没有撤离。反而在增兵。

    当李察听到这个消息时。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阿克蒙德就是阿克蒙德。”

    而李察对同盟的冲击还在扩散着。并在许多方面带来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比如说他一直想要去查的几份情报。就在第二天清晨时被有心人送到了浮岛上。

    李察坐在房中。有些漫不经心地拆阅着几份密函。此刻房内挤满了追随者。让原本十分宽敞的房变得颇为拥挤。

    李察飞速扫视完第一份情报。说:“上次刺杀我的杀手身份已经查出来了。这是他家族的资料。嗯。去把这份资料交给暗夜舞者。出价悬赏。上面每个人头五千金币好了。”“暗夜舞者”。黑暗世界两大组织之一。有着数百年的声誉。同时还有着与它黑暗世界王者相称的骄傲。只为真正有身份地位的存在服务。

    奥拉尔接过了这份情报。这类事情。现在一般都是由他经手。

    第二份情报倒是让李察有些意外。他反复看了几遍。才抬头看了一眼丽娜。说:“丽娜。看来那位加迪夫伯爵不光看上了你的人。还看上了你的构装。他那段时间一直和卢诺走得很近。听说卢诺想要得到你那个独特的构装。至少是设计方案。好藉此突破四阶的瓶颈。”

    丽娜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回想上次的经历。以及加迪夫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忽然之间只觉得说不出的虚伪恶心。

    李察随手把这份情报撕得粉碎。扔进了废纸筐。说:“这事已经算过去了。那个加迪夫还不知道在哪呆着呢。上次弄得他差点倾家荡产。也算是给他足够的教训了。这种人不需要杀。活着会让他更加痛苦。”

    李察又随手拿起了第三份也是最后一份情报。看了一会。本想撕掉。想了想又放了下来。他随手把这份清单递给了奥拉尔。吩咐他收好。有机会再用。

    这份清单上面纪录的是那次家族浮岛骚乱时。大多数祭品的最终流向。虽然祭品最初落于谁手并没有在这份清单中列出来。而购买祭品的家族中确实也有些属于不知情之列。

    不过这份清单还是很些用处。至少当李察宣布它在手的时候。按照贵族规则。许多购买了祭品的家族都得把祭品吐出来。或是变相的给阿克蒙德补偿。至于他们吃些亏。就当是购买贼赃的代价了。当然这个规则只在阿克蒙德足够强大的时候才会发挥作用。

    接下来。追随者们都有些迫不及待了。他们在过去一年中征战不断。却很少有聚在李察身边。共同厮杀的时候了。最初时就跟着李察的几个人时常会有感慨。觉得还是刚到法罗时被人追得东逃西窜的时光更有乐趣。

    李察靠坐在办公桌上。目光扫过如今已是数量众多的追随者。笑道:“是不是都等不及了。”

    “当然。”刚德还是性子最急的一个。吼叫道:“和头儿在一起最舒服。只管砍人。其它的什么都不用想。”

    “先不着急。再等几天。我们的人还没有到齐。我还给你们订了一批装备。得过一两天才能交货。每人两件史诗级装备。这次很公平。”

    “头儿。准备怎么打。”刚德显然有些急不可耐了。他对装备什么的不是很感兴趣。大斧除外。

    “还用得着准备。”李察笑了起来。摸着已经变得和钢针差不多硬的胡子。说:“我们平推过去。”

    刚德双眼一亮:“平推。我喜欢。”

    “我也喜欢。”门外忽然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而且听起来还带着回音。

    房的门被砰的一声撞开。竟然是提拉米苏走了进来。食人魔**师原本身高已经超过四米。根本挤不进城堡的通道。但现在的双头食人魔居然只有一米八左右。左顾右盼之间显得颇为可爱。

    不过李察立刻瞪圆了眼睛。惊叫一声:“你用了缩小术。”

    “是啊。”提拉米苏抓着头。两张脸上都显出茫然。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

    “该死的。没有超魔效果的缩小术只有一分钟……”

    砰的一声。众人眼前烟雾弥漫。到处都是碎石飞灰。食人魔的身高恢复了原本的大小。两个脑袋直接撞上了天花板。显然。木石结构的城堡远远没有食人魔的头坚硬。提拉米苏头顶的楼板被直接洞穿。它的三只眼睛还在茫然四顾。不明白为什么李察和伙伴们突然都不见了。

    最终还是李察含怒出手。一个附加了众多超魔效果的缩小术把食人魔法师变得只有一米大小。象是个肥嘟嘟的精致可爱玩偶。然后李察飞起一脚。把食人魔法师从窗户里踢了出去。

    不过房里已经遭遇了一场浩劫。要知道众人在变化骤生时。第一个反应就是防护自身。于是各种斗气纵横交错。魔法护罩光辉灿烂。但这对房里的普通家具来说。根本就是无可抵御的风暴。

    最终。凡是木头的都变成了渣。凡是纸的都化作蝴蝶。

    “好了。都散了。好好休息几天。打仗的时候可别给我丢脸啊。”李察把追随者们都轰了出去。独自一个留在了房里。

    当所有人都离开后。李察站在一地碎屑瓦砾中。流露出几分惘然的神情。

    这是歌顿留下的房。他或许是走得匆忙。许多东西都没有整理过。桌。椅子。魔法沙盘。各个位面的地图。都还是正在使用的状态。似乎下一刻主人就会从门口走进来。接着进行又一场战役推演。

    架上的和卷轴并不多。不过每本都是歌顿亲自挑选并放在这里。时时会阅读。羊皮纸质地的。页边缘已经被翻阅得有点发毛。珍稀魔兽皮面的则在多次抚摩后局部变得特别光亮。放开内文。还有歌顿留下的一些标记注释。

    李察还未察觉。自己的许多习惯其实是在下意识地模仿歌顿。然后不知不觉的变成了自己的习惯。这个男人。也许很难说出他究竟强在哪里。却总会给人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

    不过现在。一切都随着食人魔法师的蹩脚法术。而烟消云散。

    看着一地疮痍。李察却出奇的平静。没有感伤。也没有对食人魔的恼怒。就象毁掉的只是一间最普通的房间一样。

    李察忽然笑了。摇了摇头。大步走出房。吩咐管家叫人来修缮这里。标准就按照顶级豪门来。当老管家领命时。李察又想了想。改口让他把整个城堡都翻修一遍。至于标准。就是四个字:

    富丽堂皇。

    看着老管家愕然的表情。李察笑道:“这才象个暴发户。不是吗。按我说的去做。什么东西只选贵的。不选对的。”

    走出城堡大门时。李察忽然感觉到一阵说不出的轻松。原来。他已经不需要靠那些外在的东西来揣测。

    他现在。已经很懂那个男人。

    三天后。当森马和阿西瑞斯匆匆从位面赶回时。看到已经变成一片工地的家族城堡。不由得一阵怔神。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而不大的小军营里挤得密密麻麻的构装骑士和精英黯锋骑士更让他们眼睛发直。这一次是真的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谁能想到。堂堂的二阶套装骑士。居然也要四个人挤一间帐篷。相比之下。八个人挤住一间的黯锋骑士也就不那么刺眼了。

    PS:上一章是不是切得同样风骚啊。

    900号,全文字,阅读更轻松!

    已经更新至今日最新章节,请到【本书目录】继续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