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六三 暴发户的风格

章一六三 暴发户的风格

    浮岛上就那么大的地方。城堡又突然开始整体翻修。本就不多的空地更是被四百多匹魔骑占去了不少。

    但是李察的魔骑在这时却显示出无以伦比的优越性。它们整整齐齐。一匹紧挨着一匹卧着。即不动也不发出声音。除了吃东西。它们就没有任何动作。而且它们的消化能力极为恐怖。排泄物少得惊人。四百多魔骑排成一个严整的方阵。有如一支军队。看到这些魔骑。两位歌顿时代的骑士又是一阵无言。

    最终。他们两个在魔法实验室里见到了李察。现在这间不大的实验室已经变成了李察的卧室、会客室、办公室和实验室。集众多功能于一体。

    “你们回来了。很好。我们明天就可以出发了。让我看看时间……”李察走到墙壁上的地图前。比划了一下从浮世德到黑玫瑰古堡的路线。回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正好可以在时限前一天赶到黑玫瑰古堡。阿西瑞斯。听说你是攻城的专家。那么这次就让我看看你的手段吧。虽然我估计多半用不上。”

    森马和阿西瑞斯都是在位面中独挡一面的人物。基本的军事常识都是在的。看到李察勾勒出的路线和时间。不禁面面相觑。那几乎是一条沿着大陆公路拉出的直线。

    李察的计划。非但没有把黑玫瑰城堡的守卫力量以及索伦和哥利亚的支援力量放在眼里。甚至连沿途经过领地的贵族私军也没有放在眼里。

    阿西瑞斯可不是有话不敢说的人。当下便道:“李察大人。这一路上可能是要打几仗的。”

    李察点头:“我知道。这次就是要打几场的。我打算看看。诺兰德的贵族们都是什么样的水准。”

    森马和阿西瑞斯想到了军营中那多得让人窒息的构装骑士。就不再说什么了。在这一刻。他们从李察身上依稀看到了歌顿的影子。

    在这一天。李察连续发了三条公告。其一是通知所有原歌顿属地爵士以上的领主到浮岛报到。重新向李察宣誓效忠。限期是十五天。逾期不到。视为叛乱。李察承诺。只要宣誓效忠。那么一切过往都可以既往不咎。

    第二条则是宣布追究浮岛骚乱时参与哄抢祭品的人员及分支家族责任。李察限期一月归还祭品。或是给出等值赔偿。否则的话视为叛乱。将加以讨伐。任何敢于接纳并庇护这些叛乱人员的家族。视同与阿克蒙德宣战。

    第三。则是宣布家族议会为非法。限期解散。当李察抵达黑玫瑰城堡之下时。所有还没脱离家族议会的议员。一律处死。

    这是三条无比嚣张跋扈的公告。一时间激起骂声无数。更让人痛恨的是李察发布公告的方式。他继续以同盟和皇家两个渠道。将三条公告连发了三遍。

    光是发布公告的费用就达一百八十万金币。李察就以这种典型暴发户的方式。让自己的声音响遍了神圣同盟的每一个角落。而痛恨着李察的人们。或者是拿不出这笔钱。能拿得出的也不会以这种愚蠢的方式烧钱。所以他们的声音都出不了自己的城堡。

    在第三张公告上。李察还附上了一张地图。画出了自己从浮世德到黑玫瑰古堡的行军路线图。

    如此嚣张。

    在阴森的铁王座上。索伦侯爵第一次失态。愤怒的咆哮充斥了整个大厅。在他的领地上。所有的军队即刻开始动员。一向沉稳低调的索伦侯爵。准备以最强硬的姿态迎击李察。

    而在另一座深棕色的城堡内。哥利亚伯爵刚刚与心爱的地龙完成角力。就收到了李察发出的三张公告。

    这位看似脑袋里都长了肌肉的巨汉随即把自己关进了大书房里。对着无数情报和魔法地图推演研究了整整一天。然后决定同样动员领地的全部军队。

    伯爵的幕僚有不少其实是阿克蒙德的老人。他们并不愿意看到阿克蒙德大规模的内战。同时索伦与歌利亚手上的构装骑士就是加在一起也比不上李察。因此纷纷规劝。

    哥利亚伯爵当时只说了一句话:“这一场战争如果李察那小家伙赢了的话。就是下一个歌顿了。”

    跟随伯爵已久的人立刻都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当年继承伯爵爵位的是哥利亚。而歌顿则只有一小块领地。年轻时的歌顿直接把领地低价卖给了哥利亚。为自己买了座骑、盔甲和一件构装。从此成为一名自由阿克蒙德战士。并开始了传奇般的生涯。

    可以说从永夜森林一役开始。歌顿就有如太阳般光耀夺目。与歌顿相比。艾利婕、哥利亚全然黯淡无光。艾利婕因为是年轻且美丽的女人。还能够得到相当的瞩目。而哥利亚却成为衬托歌顿的背景。

    人们总是喜欢这样说:“二十年前歌顿的哥哥就是伯爵了。但是二十年后。他还是一位伯爵。而歌顿大人已经……”

    哥利亚确实仍然是伯爵。却并不意味着他无能。

    放眼整个神圣同盟。个人武力能够站上二十级的人也寥寥无几。同时。哥利亚确实将领地治理得井井有条。在军事上的成就更多是体现在私属位面内。在那里。哥利亚已经将占领地从伯爵领变成了一个王国。而且击败了接壤和相邻的所有主要强国。

    这名巨汉其实性格沉稳。从小接受的是正统的领主教育。一步一步走得无比扎实。难得的是同时还在个人武力上也没有荒废。若他没有一个叫作歌顿的弟弟。也能成为一位载入史册的英雄人物。

    歌顿的风格就象他那匹名为“暗月黑炎”的战马。有若风暴般迅猛张扬。他永远在战争。永远在扩张。永远在创造着奇迹。他精力充沛。从来看不到疲累或者是沮丧。在最困难的环境下也不曾失去信心。

    歌顿也曾经打过败仗。也有被追杀得狼狈逃窜的时候。那时他对追随骑士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输了也好。正好欠账不还。哈哈。”

    但是追随者们一想到要赖苏海伦殿下的帐。个个都不寒而栗。顿时战力狂涨。而且看歌顿的样子。似乎也不是对欠帐不还那样坦然。要不然他怎么总会在反击时冲在最前面。

    其实向传奇法师借钱很容易。而且不止歌顿。就是十三骑士想借也能借得到。要多少都可以。真的连利息也还不出的话。后果其实也不是那么恐怖。他们在借钱的时候以骑士的名誉发过誓。和传奇法师约定只要在命运之日绕着深蓝裸奔一圈。就可以免去所有的债务。

    所以他们宁可死战到底。也不肯欠债不还。

    歌顿越是辉煌。那些注定成为背景的人就越是悲剧。哥利亚所有的成就。似乎都只能用来衬托歌顿的伟岸。

    终于。游走在悬崖边缘的歌顿失足了。连同他的大半追随骑士失陷在了珞琪位面。然后李察回来了。这个尚显稚嫩的少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逐渐展示了让人惊叹的才华。并且渐渐稳定住了局势。直到爆发。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李察一旦爆发。会是如此的惊世骇俗。

    歌顿走了。但李察来了。

    阿克蒙德的敌人们感觉同样的头痛。而阿克蒙德内部的背景们却不想继续过去的悲剧。这就是哥利亚决心的由来。

    就在仲夏之月。李察率领自己的军团离开浮世德。开始了向黑玫瑰古堡的远征。这支所谓的军团其实不过五百人。包括一百五十名构装骑士。三百精英黯锋骑士。以及追随者、神官和法师们。

    五百铁骑滚滚南下。按照李察公告天下的行军路线。直扑黑玫瑰古堡。

    离开浮世德刚刚两天。李察前方就出现了一片新建的营寨。整整五千精锐的士兵正严阵以待。明显不怀好意。

    李察却也是一阵恍惚。自已带上了一百五十构装骑士。竟然还有这么不开眼的家伙。

    当李察拉停神圣独角兽时。对面的部队已经出营。并列阵完毕。显然是一支训练有素的精兵。

    “这里是别里诺夫伯爵的领地。任何人不许通过。再重复一遍。这里是别里诺夫伯爵的领地……”魔法的力量将警告的话语远远送来。

    李察忽然笑了。说:“别里诺夫。是门萨家族的一个分支吧。区区五千人也敢放在这里。真是该教教他构装骑士是什么东西了。好吧。谁愿意去凿穿了它。”

    “我来。”刚德永远第一个跳出来。再次酣畅淋漓地呼出战号:“我的大斧已经饿渴难耐了。”经过一年磨砺。他和食人魔、水花等都到了十七级。距离圣域只是一步之遥。而实际战力。则已在普通圣域之上。

    “手下败将先一边让让。”提拉米苏挪动着肥壮的身体走到阵前。

    森马则提了一柄长枪出列。淡淡地说:“还是我来吧。”

    李察目光在三人身上掠过。最后向森马一指。说:“看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