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六四 暴发户的平推

章一六四 暴发户的平推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森马露出一个妩媚的笑。策马提枪,冲到了阵前,站在构装骑士锥形阵的锋矢。她曾经无数次在位面战争中站在这个位置上,然而今天却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初阵,她身边的同伴都是新人。

    森马端平了骑枪,枪尖绽放出一团光晕,ru白色的神圣光辉中无数血芒萦绕流动。再次抬头看向前方的敌阵时,血之圣骑士平日里妩媚中带淡淡风情的双眸放射出无尽战意。

    刚德和食人魔只得不情不愿地站上了三角形的两个底角。李察意识一动,三百精英黯锋骑士随即在构装骑士阵后列成了十排的长方阵列,并且把法师和神官们保护在中间。

    对方的军阵内,两个身影开始升空,那是一名大魔导师和一名圣域。这是别里诺夫伯爵看到李察摆出攻击阵形,不甘示弱,立刻向李察展示自己的威慑力量。

    阿西瑞斯忽然露出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阴森地说:“在我面前,也敢往天上飞?”

    说着,他翻动那本黑色封皮的教典,以晦涩的语言念了几句什么。远方天空中突然传来两声惊呼,那名圣域和大魔导师周身黑气缭绕,骤然失去了浮空的能力,只能徒劳地挥舞着手脚,笔直栽落。只听那沉闷的两记砰砰捶击大地的声音,就知道摔得一定不轻。

    阿西瑞斯合上了教典,忽然转头向身后一人说:“这是两个傻瓜,你说对吗,宗虎?”

    站在阿西瑞斯身后的正是宗虎。

    这妖冶无匹的男人依然美丽得不似凡人,只是此刻脸色无比难看,只是哼了一声,却没去反驳阿西瑞斯。不知为什么,阿西瑞斯给宗虎的感觉无比的难受,就象青蛙呆在蛇身边一样。

    可是宗虎又无法退后,因为身后就是奈幽和伊俄。两位神官如今都是十六级,十二级的奈幽就可以将宗虎吃得死死的,不用说如今十六级了。

    而战斗神官的光辉太耀眼了,惟恐天下不知道他一样时时刻刻在散发着神力。这些神力落在宗虎身上,也让他非常的难受。但是显然,伊俄并不打算顾忌宗虎的感受。因为宗虎的样貌太美丽,抢走了不少原应该属于战斗神官的关注。

    宗虎现在很是低调,甚至许多时候都有些逆来顺受的样子。他所有的气焰,都在母巢那里被打磨得干干净净。母巢教会了宗虎一件事,那就是血抽多了,也可以变成无法忍受的酷刑。如今李察手下变态太多,就连神孽之子也得低声下气地求生存。

    李察也没工夫照顾宗虎的心情,此时他已拔出当作指挥刀的精灵长刀,高高举起,待魔法与神术加持完毕,才将长刀向前一指!

    攻击!

    森马一声长啸,周身斗气闪耀,纵马挺枪,直冲敌阵!在她身后,数百铁骑带着无数璀璨光芒,滚滚而来。

    李察的刀锋扬起又落下,就将别里诺夫的军阵居中剖开。

    接下来,就是击溃与追杀。

    一战而定。

    李察没有多作停留,他就地释放了所有的战俘,就率领骑士们踏着落日的余辉,一路远去。在战场的正中央,矗立着一个孤零零的绞架,上面吊着别里诺夫伯爵的尸体。

    消息传得甚至比构装骑士的冲锋还要快,夜幕还未降临,这一战的消息就远远传开,于是敢明着找事的人似乎全都在眨眼间消失了。

    别里诺夫伯爵虽然是一位旁支,但他在门萨家族里亦算是能征善战的了。李察再次让所有人重温了战场上构装骑士的威力,当一百五十名接近裸装圣域的骑士一起冲锋时,除了同样成建制的构装骑士,没有什么能够挡得住他们的凿穿战术。

    但是想在暗中找事的人还是不少的。李察的部队夜晚也在行军,期间只扎营休息了不到四个小时。当骑士们一路远去时,又在身后留下了十几根木桩,每根木桩上都钉着一名杀手,甚至其中还有一位圣域杀手。

    然后暗中找事的人也消失了。

    就在李察一路南下时,艾莉婕伯爵突然发布了一个震动神圣同盟的消息。她宣布已经与李察结为伴侣,并且成为最亲密的盟友,因此一切与李察为敌的人,都将自动成为她的敌人。

    艾莉婕的领地位置敏感,距离索伦、哥利亚的核心领地都不算太远。她发布宣言的同时,大军就已开始调动,缓缓移向与索伦和哥利亚领地最临近的边界。

    但她的兵锋所指可左可右,谁都知道以艾莉婕目前的军力至多只能攻下其中一家的领地,然而问题是谁都不知道她究竟想进攻哪一边。现在索伦和哥利亚的核心领地兵力空虚,留守的将军必然不会是这位女战神的对手,艾莉婕肯定可以一战而下。

    这一则消息同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到了需要知道它的人的耳朵里。

    索伦侯爵的咆哮再次在空无一人的大厅中响起,那具已经使用了数十年的铁王座甚至都扭曲损毁!

    但是狂怒平息后,索伦侯爵又恢复了冷静,他阴沉着脸站在地图前,久久不动。终于,索伦叫来了传令官,颁布了一系列命令,许多刚刚开拔的部队被立刻调回,已经行进到黑玫瑰城堡附近驻扎下来的部队则被严令不得擅自出击,特别是构装骑士则必须要星夜赶回领地。

    当侯爵的命令传到前线部队时,苏亚正在军帐中发疯般砸着东西,文件到处飞舞,亲兵们早就逃到了营帐外,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这种状态下的苏亚男爵,是会杀人的。

    军帐外,是一片明显比普通军营要华丽得多的营地,就象几十个高级军官住在了一起。这是构装骑士的营地,在诺兰德的传统军队中,任何一位构装骑士地位都相当于高级军官。这片营地中隐藏着整整七十骑构装骑士,索伦侯爵已经把多年隐藏的力量全都拿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艾莉婕会看上李察那个家伙?当初要不是她,我早就杀了李察了!!他们居然成了伴侣,李察才多大?这个下贱的婊子!”苏亚的吼声早就越过军帐的阻碍,传到了外面。

    但这一次,苏亚的骂词中没有加上“他哪一点比我强?”这一句。

    这时营帐垂落合拢的帐帘被掀开,一名将军走了进来。

    刚刚得到艾莉婕公告的苏亚此刻心情虽然极度暴躁,但是看到进来的这位是侯爵麾下最得力的将军,也具有阿克蒙德的姓氏,只得强压怒气,问:“你进来干什么?”

    将军脸上掠过一层不易觉察的黑气,但随即平复下去,说:“有两件事需要报告给你。第一件事就是哨兵们发现了李察的行踪,距离我们已经只有十公里了。”

    “什么?!列队,迎击!”苏亚一把抓起佩剑,就向帐外走去。

    但是将军拦住了他,说:“刚刚接到侯爵的命令,所有前线部队均原地待命,不得对李察动手。构装骑士团则需要立刻赶回领地!”

    苏亚一时竟有些失神,似乎不能理解将军话语的意思:“你说什么?”

    将军冷冷地又把侯爵的命令重复了一遍。苏亚冷静下来,说:“那也要整军备战,李察就快到了,万一他先进攻怎么办?”

    这点将军倒是同意,于是号角声紧急响起,构装骑士们纷纷跨上战马,并在苏亚的指挥下奔上附近惟一一座土丘,抢先占据了地利优势。精锐的战士则占据了土丘两旁的阵地。这样敌人一旦进攻,就要面对从丘顶直奔而下的构装骑士团冲击。

    苏亚的战阵刚刚列好不久,李察就到了。双方军力对比又是五千对五百,但不同的是,这次苏亚手上有七十骑构装骑士。

    李察挥军直进,推进到距离土丘不到五百米的地方才停下。

    他略略仰头望向丘顶的苏亚,说:“苏亚男爵,没想到在这里又见面了,你这是想干什么?准备和我打一仗吗?”

    苏亚冷笑回答:“这里又不是黑玫瑰城堡的属地范围,我在这里驻军,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批准吧?”

    “确实!”李察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哈哈一笑,说:“不过我还以为你胆子终于变大了点,敢和我正面较量一下了呢!不过这也难怪,你的兵力优势实在太小了,才十比一,你怎么敢打呢?哈哈,哈哈哈!”

    现在李察的笑声已经气势十足。而在丘顶的苏亚脸色铁青,几乎把牙都要咬碎了!

    双方的兵力差距绝对没有李察所说的那么大,因为李察队伍中整整有一百五十构装骑士!构装骑士只要聚积到二十名以上,普通军阵构筑的防线就很难抵挡了。一百五十名构装骑士,对手就算有数万大军,也无法防御它们的穿凿突击。

    可是在其他人眼中,却就是苏亚以五千之众,不敢对李察的五百骑士发起攻击,只能任由李察挑衅侮辱。

    李察很是随意地一挥手,一队队精英黯锋骑士就列队而出,居然大摇大摆地在距离土丘不到五十米处打横走过!这样近的距离,就是一名力量大点的投枪兵,都可以把投枪扔过去,并且准确命中目标。前排的战士,甚至可以看清黯锋骑士盔甲上的细密花纹。

    这是再**不过的羞辱和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