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六七 战术构想

章一六七 战术构想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战局迅速在变化着,构装骑士开始出现大面积的伤亡.哥利亚的汗水已经湿透了战袍,他一声怒吼,斗气迸发,生生把上身衣服震得粉碎。

    可是碍于诺言和约定,他空有一身强横无匹的战力,却只能在旁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血结晶的构装骑士们一个接一个地被刺倒,战死。每个最终倒下的构装骑士,身上都至少有十几处伤口。按照这个趋势下去,用不了多久哥利亚的构装骑士就会全军覆没。

    哥利亚麾下的圣域都不由自主地激发了斗气,向战场冲来。

    “都站住!忘了我和李察的约定吗?”吼声出自哥利亚之口。

    圣域强者们都悻悻停下脚步,其实他们也知道就算自己参战,但李察一方的追随者也同时下场的话,根本捞不到任何好处。

    哥顿的十三骑士都不是普通的圣域强者,而黑暗神术师阿西瑞斯更是出名强大,就是对上哥利亚胜负都很难说。何况李察一方还有流砂、伊俄和奈幽这样的强力神官?

    全军突击吗?别忘了李察的构装骑士团还根本没动过!

    就在哥利亚痛苦地闭上眼睛,准备接受构装骑士全灭的命运时,耳中的厮杀声忽然迅速减轻,只有李察的一个个命令变得越来越清晰:“第一队退后,二三队退后,四队退后……”

    哥利亚愕然张目,看到如豺狼般的精英黯锋骑士们正如潮水般退去,拉开了和构装骑士们的距离。还能够站立的构装骑士只剩下不到三十人了,大半还失去了座骑。而精英黯锋骑士则丢下了四十余具尸体,大半是在战斗初期的第一次冲锋时战死的。此外还有几十人受伤,大半伤势极重。

    李察舒缓的声音响起:“伯爵大人,我看已经没必要再打下去了吧?胜负已经很清楚了。”

    “确实没有必要了……你赢了,李察!”哥利亚沉重地说,声音沧桑,象是瞬间老了十岁。

    李察点了点头,打了个手势,伊俄和奈幽就走上战场,开始翻查倒下的构装骑士,看看还能不能救回来。

    而精英黯锋骑士则纷纷下马,在流砂面前列成整齐的队列,等候治疗。这批精英骑士都是强化过恢复能力的单位,一般轻伤过一天自己就好了,重伤过了一周也能自愈,再经过流砂的治疗,基本上不是当场战死或者重要器官受到毁灭性打击的都能恢复战斗力。

    看到一个又一个构装骑士接受了神术治疗,开始呻吟时,哥利亚紧锁的双眉不由得舒张了少许。紧接着他就看到了一幅难以忘却的景象。奈幽站在一个死去却犹然以剑支地、挺立着不肯倒下的构装骑士前,默然念颂咒语,片刻后她双目一张,双瞳已尽成灰色!

    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灰濛濛的光柱,笔直落在那名构装骑士的头上,给他的身体迅速涂抹上一层浓浓的灰色。骑士身上无数的伤口都在诡异地合拢着,片刻后,骑士身体动了一动,竟然缓缓张开了眼睛!

    “汉尼!”哥利亚又惊又喜,大步奔向这位已届中年的构装骑士。复活术!这是在这种战场上根本不奢望会出现的神术!

    “伯爵大人,我……我不是死了吗?”中年骑士不可思议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除了极度虚弱,以及肤色变成了诡异的铁青色之外,他没有其它不适的感觉,有呼吸、心跳和体温,可以确认不是变成了不死生物。

    “不!汉尼,你被复活了,被这位……这位……”哥利亚指着奈幽,却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叫奈幽,但是我的神力已经耗尽,没法做更多了。”

    “感谢您的复活之恩!奈幽大神官!”汉尼向奈幽单膝跪下,行了骑士最高的礼节。

    奈幽浅浅一笑,说:“我所作所为,均是奉李察大人之意。所以你不必谢我。”

    说完,奈幽就回到了李察的队伍。仍然在忙碌着的伊俄却狠狠地盯了奈幽一眼,心中痛骂不已,暗想以奈幽那冰冷残酷的本性,懂得什么是笑?可是她居然学会笑了,由此可见其奸滑本性!

    不光如此,奈幽一番话还极大地讨了李察的欢心。经过几次深刻的教训,伊俄综于明白了,帮助李察就等于取悦了流砂,就等于可能得到等级上限的提升。没有等级,战斗神官就什么都不是,更不要说李察手中把流砂夺走了。然而伊俄总还是有自己的骄傲和底线,说什么也做不出这种当众拍马的行为。

    汉尼虽然出身平民,但是天赋不差,人又努力,所以现在已经是哥利亚构装骑士团的团长。另一方面,他其实还是哥利亚从小时起的玩伴,伙伴兼战友的情谊已经持续了数十年。哥利亚的父亲和所有大贵族一样,一生中有许多儿女,所以与他相伴时间最长的反而是儿时的伙伴。这次汉尼被复活,虽然会付出等级下降的代价,却依然让哥利亚心中狂喜。

    一场规模虽小,却无比激烈的战斗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哥利亚伯爵以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那些冰冷残酷、可以毫不犹豫地执行以伤换伤、以命换命战术的精英黯锋骑士,就黯然离去。哥利亚原本五十名构装骑士,最终有十六骑变成了尸体。而李察也付出了五十余名精英黯锋骑士作为代价。

    至此,通向黑玫瑰古堡的最后障碍已经消除,再也没有谁能够阻止李察骑士的铁蹄踏上黑玫瑰古堡的土地。

    李察指挥这一仗其实消耗极大,体力几乎耗尽,于是就率领众人进驻了哥利亚留下来的军营,准备休息一晚,第二天再行收复黑玫瑰古堡。

    夜幕悄悄降临了。

    李察躺在营帐前的草地上,仰望着星空。

    深色的夜幕如一大块无边无际的天鹅绒,上满缀满了密密麻麻的宝石星辰。李察也说不清楚那些星辰是什么,是诸神的国度,还是其它位面折射过来的光辉,又或只是永恒与时光之龙挂在位面晶壁上的宝石?

    这其实是个不解之迷,就连传奇强者也说不清楚。哪怕他们已经能够跨越位面,探索规则,但是诺兰德天穹的尽头仍然是一个不解之谜。

    曾经有传奇法师试图飞向夜空中的星辰,他一直飞行了不知道多久,也未曾接近过哪怕是一颗星辰。

    最终,这位探索的法师遇到了诡密的阳炎风暴,那是在虚空中游移的暗火,极为炙热,又毫无征兆可言。传奇法师耗尽最后的魔力逃回了诺兰德,只来得及口述出自己尝试的结果,就已死去。

    一位传奇法师付出生命的代价都没能探索出夜空中的星辰究竟是什么,自然不会再有人去干这种蠢事。

    李察一边凝视星星,一边在意识中回放着这一战的点点滴滴。

    这一仗验证了李察一直以来的想法,那就是以超精锐的母巢兵种对拼敌人的构装骑士,以精密指挥最大限度地发挥母巢兵种的战斗力,同时实施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的消耗战术。

    母巢的兵种从来不存在士气上的问题,受到伤痛的影响也降低到极限。相反,构装骑士却还是人,受伤了会痛,战力会下降,伤亡过于惨重时心神也会动摇,而且在战局极端不利的情况下,构装骑士也可以投降。但是对母巢兵种来说,只要李察下得了决心,战至最后一人可说再正常不过了。

    凭着这种比拼消耗的战法,李察有信心拖垮任何对手。当然,李察也思考过,这种战术并不是无敌的。假如对手有强者坐镇于构装骑士群内,那么目前的母巢兵种就不可能拦得住构装骑士的凿穿,而挡不住构装骑士的冲锋凿穿,那就没有可能去消耗。

    另一种战法,就是传统的以构装骑士对构装骑士。蛮荒壁垒在构装骑士的对决中效果极为明显,套装能力一经发动,简直就象多了一条生命。相比较而言,蛮荒打击在战场上的效果就要有限得多。

    所以现在同样是二阶套装,蛮荒壁垒的价格已经比蛮荒打击高出了三成。哪怕李察开始大量绘制蛮荒壁垒,套装的价格也依然在缓慢却坚定地提升着,毕竟李察绝大多数构装都用在了自己的构装骑士们身上。

    在李察最理想的构思中,就是以一比一的比例配比蛮荒壁垒和蛮荒打击。这样一名骑士以壁垒能力挡住两名对手的攻击,身边的骑士就可以用蛮荒打击来重创其中一名对手,然后两骑联手再杀死剩下的一名构装骑士。

    但这只是理想中的状态,实战中很难配合到如此精妙的地步。而且构装骑士是人,而不是母巢精英兵种,所以李察也就无法对他们实行精细到个体的指挥操控。此外,既然构装骑士是人,执行命令多少会有个人色彩,越是高阶的强者越是个人特色强烈,基本没可能象母巢兵种般丝毫不差地完成命令。

    红杉王国的巡游让李察验证了小规模超精锐部队的可怕,那么向黑玫瑰古堡的进军则完善了李察对付构装骑士的战术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