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六八 历史之城

章一六八 历史之城

    李察不断思索着,构思出一个又一个母巢兵种配比的方案,又一一放弃。就这样,在思索与完善的过程中,李察利用母巢兵种变化无穷的特性,探索着针对构装骑士的种种匪夷所思的兵种和战术。

    当耀眼的星光在他的眼瞳中跳跃成一道银河的时候,李察忽然醒觉,自己如此专注沉迷于消灭对手的构装骑士,看来是想把战场搬到诺兰德了。他麾下大军兵锋所向,将不光是异位面的土著,还将会多出不少同样来自诺兰德的强劲对手。

    天终于亮了。

    李察的部队再次启程,前往最终的目的地,黑玫瑰古堡。在军营旁,则立起了五十多座坟墓,战死的精英黯锋骑士都埋葬在这里。

    其实按照母巢的理论,一个战斗单位的最佳食物就是另一个战斗单位。所以战死的精英黯锋骑士都不应该浪费,而应该被其它精英骑士吃掉。但是李察却不愿意这样做,他哪怕是接受了母巢战斗单位是消耗品的概念,会把最危险,也是死亡率最高的任务派给它们,可仍然是把它们视为自己麾下的战士,同样会给他们一个战士应有的待遇。

    只是在李察的部队走后,小树林中,几棵平平无奇的大树忽然缓缓扭动,然后树干竟然变得绵软粘稠,噗通掉下了一大块。

    那些掉下来的粘稠物体不断挣扎伸展着,片刻后就张开出四肢,然后歪歪斜斜地站了起来,变为数个奇异的生物。他们整体形状有些象人,但是脸上都带着突出的假面,同时从反关节的双tuǐ可以看出,他们绝对不是人类。

    这几个奇异生物在林间无声无息地走着,所过之处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仿佛本体丝毫没有重量。它们的行进颇为缓慢,可是身体表面却会随着环境光影变化而改变,因此几乎与环境融为一体,不仔细观察,根本难以发现它们。

    这些生物的目标是树林旁边的那片新坟。它们来到墓地边,立刻小心翼翼地挖掘着,片刻后一具精英黯锋骑士的尸体就出现在它们面前。

    一个个头明显比同伴要大些的生物伸出了右臂,在手臂的末端不是如人那样的手,而是几根如章鱼触手般的无骨手指。它的手抚摸着精英黯锋骑士的尸体,柔软的指尖已顺着伤口探入到尸体内部,不断翻找抚摸着。

    另外几个生物则开始挖掘起另外几座坟。

    片刻后,最大的生物以奇异的声音和语调说:“果然,李察的这些骑士都不是人类,而且也不象是自然的生物。多带几具样本回去,主人会需要它们的。然后,把场面清理干净些。”

    这些话,它竟然是用诺兰德人类通用语说的。

    其余几个生物答应了,纷纷加快了挖掘速度。片刻之后,就有四个生物合计背着六个精英黯锋骑士和一匹魔骑的尸体离开,而三个生物则留在原地,恢复着坟场。它们似乎有种神奇的能力,没过多久,那些被挖开的坟就恢复成了最初的模样。没有挖开细查的话,就算李察具有智慧天赋能够一丝不差地记忆住墓地的原样,也根本不会知道坟下的尸体已经被盗走了。

    此时此刻,李察心中忽然掠过一阵不舒服的感觉,就象被什么东西用冰凉且湿漉漉的舌头tiǎn了一下,同时还伴有某种莫名的危机感。可是这种感觉很淡很淡,转瞬即逝,让李察来不及抓住它们出现的源头。

    而这时,黑玫瑰古堡已经遥遥在望,李察立刻收拾起心思,把注意力全都放到这行将到来的最后一战上。

    收复了远望半岛的亚山和黑玫瑰古堡,再加上安置在浮岛上的家族墓地,李察才算是集齐了阿克门g德族长的信物,才能成为当之无愧的阿克门德族长。

    在前进途中,道路旁边一座土丘上忽然抬起了一个人头,随即那人就慌张跑到丘后,翻身上马,向古堡的方向一路飞驰而去。

    这是一个哨骑,而且是不那么合格的哨骑。奥拉尔一声冷笑,摘下了背后的长弓。区区不到千米的距离,在这把专门加强了射程的史诗长弓和精良级魔法箭的配合下,完全不是问题。

    这时李察淡淡地说:“用不着。一个普通的阿克门g德而已。”

    奥拉尔悻悻地收起了长弓。李察的追随者日益增多,而且各具强悍能力,最早的几个都已经达到了十七级,特别是提拉米苏,这头食人魔几乎相当于两个十七级。而奥拉尔还只是十一级的弓手和十四级的淫游诗人,双职业的弊端凸现无疑。他也要抓紧一切机会显示自己的存在,以免被抛弃。

    “走吧,这里的景色还是不错的,我们可以一路走走看看。”李察指着道路两边的景色说。

    即将面对同盟著名的坚城黑玫瑰古堡,李察却显然一点也不紧张。他轻松的态度也感染了其它人,追随者们也就变得有说有笑。只有阿西瑞斯和森马脸色严肃,他们可是知道黑玫瑰古堡的防御状况。丽娜却是轻松的,她不是不清楚黑玫瑰古堡的坚固,只是对李察有信心而已。

    “那是什么?”奥拉尔最先发现了远方扬起的淡淡烟尘。看上去像是一个商队,方向正是黑玫瑰古堡。

    片刻之后,李察就截停了商队。商队主人和护卫队长战战兢兢地来到李察面前,躬身行礼的时候差点把腰弯到了地上。特别是护卫队长,修炼的斗气偏向黑暗一系,看到神圣独角兽银色尖角上跳动的火焰,连tuǐ都软了。

    李察询问几句后,就弄清楚了这只商队的来意。这是向黑玫瑰古堡运用补给和食物的商队,并且向家族议会收购一些古董家具,以抵充货款。

    十几辆马车装载的大多是粮食、腊肉和少量的奢侈品,值不了几个钱。不过家族议会却没什么经费。在真正进行角力的索伦、哥利亚与李察的眼中,家族议会不过是个工具,属于用过就可以扔的东西。而里面的议员,还真是什么大人物吗?一群猴子而已。谁也不愿意在猴子身上多花钱,索伦也不愿意。

    家族议会却不甘于清贫,领地的收入要上交大半给索伦,军队事务他们又插不上手,于是就把主意打到了古堡内的收藏品上。

    可惜黑玫瑰古堡虽然是传统家族领地,但是阿克门g德的传统里就没有奢侈品这一项,歌顿秉承了这个传统,除了防务外也一直没怎么花钱在城堡上,里面能够卖得出价钱的东西寥寥无几。

    现在家族议会都开始卖家具了,再过一段时间,说不定会把那几架魔法巨弩的弩箭都给拆下来卖了,可能他们还会惋惜永久性大型投石机卸下来就会成为一堆报废材料。

    听完商队主人的陈述,李察点了点头,说:“货物留下,你们可以走了。”

    商队主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问:“什么,您说什么?”

    李察先是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然后说:“让我重复第三次的话,我就要杀人了。”

    “可是我只是正当做生意的人!”商队主人叫了起来。

    李察盯了他一眼,立刻让他安静下来,然后缓缓地说:“我早就宣布过家族议会是非法的,而且这次更是公告了整个同盟,向这些叛党宣战。你在这种时候还敢和他们作生意,是觉得我不敢杀你吗?在你背后给你撑腰的是谁,说来听听。”

    商队主人立刻抓到了救命稻草,大叫:“我是图多尔……”话只出口一半,就被护卫队长一把捂住了嘴,强行塞了回去。

    “我们这就走,这就走!”护卫队长不顾商人的挣扎,一路拖着他远去。

    李察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吩咐骑士们把货车推到草地上,停放在一起。然后在旁边竖了块牌子,上写“所有者李察”,就带着所有人继续向古堡方向前进,甚至没留下一个人来看守这些货物。李察倒是想看看,都这个时候了,还有谁敢动自己的东西。

    黑玫瑰古堡仍是李察第一次见到的那样雄伟而庞大,俯瞰着脚下的亚山城。

    堡中堡般的要塞型建筑群巍峨地几乎铺满了整个山顶,各个角落高高矗立的塔楼顶部,离得很远就能清晰辨认出建设初期就安放在那里的庞然大物们,这些永久性大型投石机是那个年代的城防利器,即使在今天,也极具威慑力。

    这是一座号称永不陷落的堡垒。而古堡历任主人,那些最疯狂的阿克门g德们,则以自己的战争天才使得战火从不曾延伸到她的脚下。于是那些设置巧妙的活动射击平台,隧道般深度的城门,战时可以落下多达五道的闸门,每一个会令来犯者头疼无比的设计,都在漫长的岁月中独孤地存在在那里。

    亚山虽然也有城墙,但是指望不上的。由于这里是阿克门g德家族最古老的领地之一,因此日常在这个城市和周边附属领地行使权利的分别有五个领主,自从李察和家族议会公开决裂,这些领主之间也产生了分歧,根本不可能封锁城市。

    之所以没有先内战起来,是因为索伦和哥利亚都认为没有必要让家族议会掌握整个亚山,没有他们的支持,目前家族议会能够控制的也只有黑玫瑰古堡而已。

    这一代的黑玫瑰古堡最出名最具威力的,却是城顶那具传奇级别的魔法巨弩,“迪斯克拉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