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六九 兵临城下

章一六九 兵临城下

    迪斯克拉是深海著名的海兽,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拥有与诸神相抗衡的实力。(_泡&书&吧)这具以迪斯克拉命名的巨弩出自龙血侏儒一位炼金大师之手,耗时一年方始完成,威力完全配得上如此响亮的名字。

    就象阿克蒙德们的装备来源一样,这是歌顿的一件战利品。不知道他当时是出于何种考虑,没有出售,而是给原本就防御坚固的黑玫瑰古堡装置上了,据说是为了弥补城堡远程防御能力的不足,投石机毕竟很古老了。但是大家都很怀疑,以阿克蒙德弱势兵力也会强势出击的传统,歌顿是否会用到它的一天。

    而眼前,这具传奇巨弩却显然将成为李察前进道路上一个极具威胁力的障碍。

    迪斯克拉的射程可以远达十公里,超过了绝大多数魔法的范围。同时它还配备了两根同样是传奇级别的弩箭,名为深海之潮和深海之锋。

    一根可以引发大面积的海**涌魔法,在濒海的环境下威力极强,可以瞬间把平地变成大海泥沼,是对付重装兵种的不二之选。另一根则是具备超远射程和魔法追踪的力量,是对付单一目标的大杀器。除此之外,迪斯克拉之怒配备的其它弩箭也都有各式各样的魔法力量。

    此刻在黑玫瑰古堡高处的了望台上,一群身着贵族华服的人正站在平台上,不顾扑面而来的强风,用力睁大眼睛,眺望着远方。

    居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法师,花白的头发胡子以及满脸的皱纹都说明了他的年纪和身体状况。十四级的魔力还算不错,但在他这个年纪就说不上好了。

    这位老法师就是家族议会的议长,本身还是一位爵士,在遥远的地方有块小小的领地。这样一位议长,自然很难让其它议员们心服。所以议员们分成了四五群,分别站在瞭望台上,每一群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核心。

    现在议员们还剩下不到三十个,和巅峰时期七十余人的规模差了很多。李察的威胁是真实有效的。但这些留下来的都是依附索伦侯爵很深的人,他们如果敢放弃议员的身份,那么不用等到李察来,侯爵就会先灭了他们。

    间的老法师尽管知道自己议长的身份是虚衔,但是架子却比真正的议长还足。他一边用力眨着有些酸胀的眼睛,一边用低沉的声音威严地说:“拿茶来。”

    一位年轻的贵族殷勤地跑了下去,又殷勤地跑了回来,手里多了一杯滚烫的红茶,里面还很讲究地加了奶和糖。

    许多人的眼神都露出了鄙夷,甚至有些人还故意大声地哼了出来,可是老法师和年轻贵族却只当没有听见,没有看到。

    能够殷勤服侍老法师的人,身份能有多高也就可想而知。这位年轻人连个起码的贵族都不是,惟一沾点边的身份就是法师学徒。但他不喜欢穿法师袍,总受穿身贵族服色到处晃,口头挂的永远是“我们真正的贵族如何如何……”

    老议长显然是不介意年轻人这些毛病的,就是介意也没有办法,因为他无人可用。他的魔力说得过去,但是法师其它能够赚钱的副业,包括炼金、制药和魔法材料的处理都在水准之下,生活自然窘迫。

    此刻他接过红茶,摆足了架式喝了一口,却差点喷了出来。茶叶太劣质了,糖放得太多,奶似乎已经变质了。但是老议长还是逼自己把它咽了下去,然后问:“今天不是应该有个商队过来的吗?怎么还没有看到他们?”

    老议长很盼望商队,因为里面会有他的一分配给物资。身为议长,他的待遇要比其它议员们稍稍好一点,仅仅一点而已。

    年轻人想了想,似乎确实有这么回事,就说:“或许路上有事耽误了吧?难道他们碰上李察了?”

    老议长鄙夷地道:“那商队的主人可是图多尔伯爵的侄子!李察不过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他敢动商队吗?”

    年轻人连连称是,但是仔细想想,却又不象老法师那样有信心,小心翼翼地问:“议长大人……”

    “要叫我阁下!”老议长威严地纠正着年轻人的‘错误’。

    “议长阁下!依您的远见卓识,我们能够守得住黑玫瑰古堡吗?我听说,李察可是皇家的构装师!”

    “皇家构装师?那又怎么样?”老议长夸张地大笑,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之后,才冷笑着说:“李察才当上皇家构装师多久?一个毫无根基的小子,能够和真正的老牌豪门相比吗?我在这里可以告诉你们一件事,那就是李察这次只带了五百骑兵,是五百!他为什么带这么少的人,而且是全骑兵,还不就是为了能够躲开沿途贵族的拦截?在他过来的路上,有门萨,有杨森,还有索伦和哥利亚大人的军队,他如果带了大军,还能开到黑玫瑰古堡之下?所以,年轻人要多用脑子思考,不要什么事情都相信传闻!就算李察真的来了又怎么样,我们有城堡,有法师,还有五千的守军!他能打得下黑玫瑰古堡吗?这可是从不陷落的堡垒!”

    老法师的一席话说得众议员都纷纷点头,感觉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不少。然而年轻人却不这样想,他很想问,李察不是已经把自己的行军路线公告出来了吗,这似乎摆明了就不怕有人在半路上拦截啊!

    但老法师的话似乎也有些说服力,李察确实只带了五百骑上路。五百骑够干什么?

    黑玫瑰古堡自从被家族议会占据了之后,歌顿留下的体系早就分崩离析。这里再不是消息灵通的地方,由于拖欠费用的缘故,所以同盟和皇室在这里设下的情报点都已撤除。一些日常的消息,除了索伦侯爵有意告诉他们的之外,就只有靠往来行商这一最原始的渠道了。当然他们也可以依靠各自的家族,但是本身就边缘化的支系能得到多少有用的真实消息?。

    索伦侯爵告诉议员们的消息是有选择的,比如告诉他们李察带了五百骑士,却没有告诉他们五百骑士有一百五十是构装骑士。

    如果确切知道了这个消息,那么相信这些议员们会立刻逃跑,哪怕面对索伦的震怒也没有关系。这就和他们当初置李察的威胁于不顾是同样的道理,先想办法躲过眼前的杀身之祸再说。

    老议长把茶喝了两口,就递还给年轻人,然后踮起脚尖用力向远方望去,以期待看到早就该出现的那支商队。

    他确实是看到了烟尘在大路的尽头扬起,但似乎不象是商队。议员们也纷纷发现了异样,于是努力向了望台边挤去,想要看得更清楚些。他们也同样盼望商队到来,好让晚餐的盘子里多两片火腿。

    “那是什么?”

    “不象是商队,怎么感觉是骑兵?”

    “别胡说!现在哪来的骑兵?”

    “要不要打赌?老子年轻时可是当过兵的。”

    “你是当过兵,但没听说打过仗!”

    在议员们的吵吵闹闹,一名年轻的战士忽然大叫起来:“是骑兵!快敲警钟!”

    这记叫喊当即在议员间造成了一片混乱,他们尖叫着,推搡着,不知道向哪个地方跑,更不知道要干什么。但是混乱的议员们却堵住了年轻哨兵的路,让他没能在第一时间敲响警钟。

    警钟终于响了起来,黑玫瑰古堡从沉睡醒来。这座古老的堡垒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战备警报了,歌顿的亲信早被清了出去,留下的都是些普通杂役。此刻骤闻警钟,城堡内到处都是乱哄哄的人群,惊呼、怒斥和女人的尖叫交织在一起,能够看到的只有混乱。

    此刻城堡的守军其实都是由议员们东拼西凑的私军组成,号称五千,其实只有四千不到,而且过半是许久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兵油子。真正具备战斗力的,其实还是歌顿留下的守军。

    在城堡守卫将军背叛后,三千守军大多选择变成了自由阿克蒙德战士,离开了城堡。但还是有千余战士没法离开,他们或是世代生活在这块土地上,不能把家庭和亲族迁离,或者本身是家庭的主要劳力,需要养家糊口,不能拿生命去冒险。

    不过家族议会接管后,第一件事就是削减守军的数量和待遇。

    索伦侯爵给他们的经费有限,哪有可能拿出太多来养活这些战士?领地的收入说是可以按比例留存,但是那些领主们有的家谱族系比索伦侯爵的历史还长,连当初歌顿在时都按传统给予他们最大的自主权,家族议会这种存在怎么可能让他们乖乖上交税收。

    只有守卫将军知道厉害,拼尽全力保证了原本千余守军最基本的待遇,否则的话,就连这些战士都会保不住。至于家族议会议员们那些私军兵痞,吹起牛来一个顶三个,真要上阵打仗,肯定逃得比谁都快。

    “李察!是李察!快,快让守军上城墙!”混乱,不知道是谁在高叫着。于是议员们纷纷发布命令,吵得人头昏脑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