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零 新王(5400+)

章一七零 新王(5400+)

    老议长努力镇定,提高声音叫道:“不要怕,李察只有五百人!五百骑兵而已!”

    此时此刻,李察的骑士阵列已经彻底展现在众人面前,正沿着大道滚滚而来。五百骑士以五骑为一横列,队形极为严整,杀气于不经意间已直冲天际。

    眼看着熟悉的黑玫瑰古堡大门越来越近,李察心暗生感慨。

    此时身旁的阿西瑞斯忽然说:“李察大人,不能再往前了。这里已经处于迪斯克拉之怒的射程范围内,再往前的话,就是迪斯克拉之怒威力最大的范围。如果他们把深海之锋射过来的话,就是有我在,也难以保证您的安全。”

    “迪斯克拉之怒?没关系,再往前些好了,就在城堡前五百米处列阵!”李察丝毫不以为然的样子,从容地发布着命令。

    此时就连森马和丽娜的脸色都有些变了,而阿西瑞斯皱眉,继续说:“李察大人!迪斯克拉之怒是传奇巨弩,也就意味着它射出的深海之锋,相当于传奇强者的全力一击!”

    “我知道。不过你们放心,迪斯克拉之怒已经用不了了。”李察依旧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在他最靠近心脏的口袋,有一块拳头大小的金属部件正和那块命运晶板躺在一起。这块金属部件极为精巧,里面镌刻的魔法阵就连李察也只能看明白小半的功用,而复杂的机械结构更是让李察叹为观止。

    这块金属部件,还有一个名字叫风暴之瞳,是启动迪斯克拉之怒的钥匙。

    几百名骑士按照李察的命令,推进到城堡前五百米处才停止前进,并列出横阵。这个距离,不光城头可以看到城下,城下也能看清城头。议员们伏在了望台的胸墙上,却出奇的安静,就连老议长都屏住了呼吸。

    不知道是谁发出一声呻吟似的惊叹:“天哪,那是……构装骑士?”

    “我的眼睛花了吧,难道这一整排都是构装骑士?”

    在李察阵列的最前排,整整一百五十骑构装骑士列成横阵,阵线长得让人绝望。他们身上都在闪动着魔法阵独有的光芒,清楚地提醒着城头的人,他们都是构装骑士。

    老议长已经无法呼吸,他忽然高喊一声,转身就冲向旋梯甬道。这条通道盘旋向上,直通古堡最顶端的平台。在那里摆放着传奇巨弩迪斯克拉之怒。

    平台很大、也很宽阔。在央修建着一个可以旋转的圆台,迪斯克拉之怒就静静地伏在圆台上。此刻守卫巨弩的战士正把盖在巨弩上的罩布拉下,以便让这台巨大的凶器进入战争状态。可是战士的数量既不足,动作也不熟练,甚至还在慌乱出现了两名战士各向相反方向拉罩布的情况。

    老议长一冲上平台,就叫道:“快去把深海之锋抬出来!快去!别拿其它的驽箭,那根本就没用。该死的,你们究竟在想些什么。快把罩布去掉!”

    老议长冲到迪斯克拉的控制台前,深呼吸了几下,准备操纵这台传奇的凶器。

    罩布终于被掀下,深海之锋也被抬了出来。老议长深深庆幸自己没有作手脚,暗把这枚传奇弩箭给卖掉,要不然今天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他却忘了,没有把深海之锋卖掉的原因不在于他不想,而是他根本没那个权限。这种著名的武器不是说他想卖,就能找到买家的,也不象家具之类的普通物品,压根不在索伦和哥利亚眼。

    该死的李察!该死的索伦!他们怎么没说,李察整整带了一百五十骑构装骑士来?他哪来那么多的构装骑士!?老议长想着,手在颤抖着,身体也在不停地颤抖。

    此刻在他心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得杀了李察,只有杀了李察,才能够逃过今天这一劫。李察已经说过,等他站在黑玫瑰古堡之下时,所有的议员都会被送上绞刑架。

    深海之锋长达五米,要由位战士合力才能安放在迪斯卡拉之怒上。可是战士们登上旋转圆台,却都怔住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安放弩箭。泡*书*吧)

    迪斯卡拉之怒其实是一台非常精密的炼金机械,它的移动、旋转、上弩和发射全是依靠机械与魔法的力量推动,根本不需要人力操控。当战士们踏上圆台时,这时巨弩就应该打开外层保护用的金属罩,弹出装箭匣,战士们只需要把弩箭放在装箭匣上就可以了。装箭匣会自行收回去,然后把弩箭安放在弩机上。

    但是现在,迪斯克拉之怒却安静地躺着,如冬眠的凶兽,一点应有的反应都没有。

    此刻老议长也发现了不对,操控台上的魔法阵全都黯淡无光,迪斯克拉之怒根本没有启动。没有机械与魔法的力量,单靠人力,根本无法操纵这台重达数百吨的庞然大物。

    老议长猛然拉开操控台下方的罩壳,立刻绝望地叫了起来:“风暴之瞳!风暴之瞳到哪去了?”

    迪斯卡拉之怒无法使用的消息,立刻如风般传遍了整个黑玫瑰古堡,让古堡内的混乱再度上升了一个等级。

    议员们,贵族们,以及私军将领们纷纷往自己的房间跑,有些动作麻利的甚至已经草草收拾好了行李,骑着马,或者是赶着马车,急匆匆赶往城堡的后门,想要从那里逃跑。可是狭窄的小道上早就拥塞,到处都是混乱和慌张的人们,宛若末日行将到来。

    黑玫瑰城堡内部的空间其实相当的大,在城堡墙边原本是一片空地,当训练的旺季,一般用作后备演武场。但现在却变成了一片贫民窟。各式各样的简陋窝棚把这里填得满满的,然而却出奇的干净,并没有其它贫民窟污水横流、臭气薰天的景象。

    在这片窝棚区里,躺着、坐着的都是一些身体强壮、面目狰狞的人,偶尔也可以看到几个女人,但是她们身边却都相对空旷,哪怕其有几个眉目清秀神态柔弱,和普通女人没什么区别。看来就连那些凶猛的男人都对她们心存敬畏。每一个人都有伤疤和杀气,就连那些嚣张跋扈的议员私军兵油们,在经过这片窝棚区时也都会变得小心翼翼。

    在窝棚区边缘,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看着慌张失措的议员和贵族们,不由得吐了口唾沫,骂道:“一群卖屁股的兔子!”

    他的声音很大,肯定传入不少议员们的耳朵,却没有人敢来找他的岔。因为在这片窝棚区里呆着的都是等候招募的自由阿克蒙德战士,起码都达到了步战骑士的标准,而且全都是从各种战场上回来的狠角色。

    就连守卫将军都不愿意招惹这些战士,而他们肯听从议会征召只是少数,还是被骗过去的。当李察的新消息传来,就连那些已经加入了议会军的战士也都回到了窝棚区。

    守卫将军知道,他们就是一个随时可以喷发的火山,但却束手无策。步战骑士太多了,一旦他们要真正爆发起来,完全可以淹没他那只千人左右的守军。而且在这些自由阿克蒙德战士间,还隐藏着许多候选构装骑士。将军不知道数量有多少,只知道一定很多。

    而在黑玫瑰古堡城外,李察看着城头上的议员、贵族以及普通的战士们,缓缓地说:“我是李察,李察阿克蒙德。你们都应该知道我和歌顿的关系。现在,我来了。在我过来的路上,曾经有门萨、索伦和哥利亚想要阻止我,但是我还是来了,而且是在预定的时间站在了这里!”

    魔法的力量将李察的声音扩散开去,在黑玫瑰古堡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够听到他的声音。

    “黑玫瑰古堡是阿克蒙德的象征。它有辉煌的过去,在歌顿手更加灿烂夺目。但是现在,它却掌握在一群无能且懦弱的家伙手里!这些家伙,称自己为议员。但是!我们阿克蒙德的王座从来都是用烈火与钢铁铸就,何时能够忍受一群连战场都没有上过的废物盘踞在上面?”

    李察此时更是缓缓升空,声音也越来越大:“战士们,法师们,强者们,每一个姓阿克蒙德的人,你们的勇气到哪里去了?那些为了我而聚集在这里的战士们,你们现在又在哪里?让我看看你们的勇气!如果索伦真敢登上阿克蒙德的王座,他就应该出现在这里,和我决一死战!但是现在,索伦又在哪里?!”

    李察的声音如雷鸣般回荡在黑玫瑰城堡的上空,更激荡在每个阿克蒙德的心底!在窝棚区,一个个自由阿克蒙德战士纷纷站起,仰望着天空。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李察的声音。

    李察此刻已升上高空,就连黑玫瑰古堡最高的迪斯克拉之怒都已在他的脚下。而他的声音更是此刻城堡世界里惟一的声音。

    “阿克蒙德们,歌顿走了,但没关系,因为我来了。我将带领你们将阿克蒙德的燃烧战旗插遍无数位面!”

    李察的手指向前方,在他手指的方向上,不光有黑玫瑰古堡,还有大海,天空,以及天空之外的无穷位面。

    “从今天起,我,李察,就是阿克蒙德之王。”

    黑玫瑰古堡骤然燃起烈火,骚乱四起,自由阿克蒙德战士们如潮水般从窝棚区涌出,冲向古堡各处要害。而原本隶属于歌顿的守卫战士也纷纷倒戈,扑向平时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私军战士。那些在酒桌上可以屠龙弑神的私军战士们,此刻却纷纷跪在地上,哭号着乞求饶命。

    从李察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黑玫瑰古堡内的混乱,于是他知道,收复古堡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其实这场战争,从他率领着规模空前的构装骑士团从位面传送门走出时,就已经结束了。他无需与城堡坚固的防御搏斗,永不陷落的黑玫瑰会从里面为他盛开。

    在黑玫瑰古堡内的一处空地上,守卫将军全身浴血,已经被逼到了死角里。他握紧了长剑,背靠着岩石砌成的墙壁,已经无路可逃。

    在他面前,是四五个形态各异,气势却都凌厉逼人的阿克蒙德。他们都有着接近圣域的战力,显然是候选构装骑士的领袖人物。将军虽然本身是圣域强者,可是以一敌众,对手又全是经年在各处战场上厮杀的强者,他早被压制得没有还手之力。

    看着步步紧逼,但全然不露丝毫破绽的对手,将军脸上露出惨淡的苦笑。他忽然说:“我可以拉你们的一个人一起走,但是我现在不想这么做。去告诉李察,如果他愿意,就……”

    将军话说了一半,却没有把最后的要求说出口,而是长叹一声,倒转长剑,一剑刺入自己的心口!

    对面的阿克蒙德们尽皆愕然。他们和将军缠战了许久,深知将军所说的话没有虚假。只不过在漫长的冒险和征战之后,他们早就把生死看得很淡,相互之间只是想看看谁会那么倒霉,被将军选了垫背而已。

    倒霉的人也不会觉得委屈,因为其它人一定会为自己报仇的。而战死,是每一个选择了血与火之路的阿克蒙德最合适的归宿。

    李察已经从空落下,负手站着,静静地看着黑玫瑰古堡。他没有等多久,古堡的吊桥就缓缓放下,城门洞开。

    李察没有急于进入黑玫瑰古堡,而是回头看了看。在大道的尽头,是一片翠绿的平原,更远处的城市升腾着袅袅青烟,一片安宁平静,看不到半点军队的影子。

    李察摇了摇头,淡淡地道:“索伦,你真让我失望。”

    “骑士们,前进!”

    沿着李察手指的方向,一队队精英黯锋骑士踏上了城堡的吊桥,进入黑玫瑰古堡。在黯锋骑士之后,则是数量惊人的构装骑士。

    许多自由阿克蒙德战士涌到道路两边,在箭塔、城墙、和门楼之类的要害地方,也都有自由阿克蒙德战士占据着。但他们知道自己的职责,只是趴在箭墙上向下看着。看到一个个如狼似虎的构装骑士,所有阿克蒙德的眼都燃起了炽烈的火。

    这些构装骑士,或许就是他们的明天。至少在这一刻,李察已经在他们眼前展示了一幅神奇的画卷。

    在城堡主楼前的广场上,所有的议员、担任各种职务的贵族,以及私军将领们都被抓了起来,没在反抗被杀死的都集在广场上,等候李察的处置。

    自由阿克蒙德战士在哪里都是受欢迎的战士,他们许多人在战场上已经担任了高级的军官,此时这些军官都自发地站了出来,将整个行动组织得迅猛而又有序。

    李察走上了广场,目光在十几位议员身上扫过。这些人同样让他失望,里面没有一个可以让人觉得看得过去的人物,甚至没有一个敢和他视线对碰的。都到了这个时候,他们都是必死无疑,难道还不敢展现一些勇气吗?

    不过李察也知道这其实是正常的,因为索伦只想把家族议会作为一个工具,一个操控整个阿克蒙德,蚕食歌顿留下的遗产的工具。工具不需要有智慧,更不需要有勇气。

    而索伦,即使在歌顿失踪,李察又还稚嫩的时候,也没有挺身而出,坐上阿克蒙德族长的位置。说到底,他究竟还是不敢承担那份责任。

    阿克蒙德之王,这是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号,但在王座之下,却是一座时刻会喷涌的火山。

    就在这时,从跪在地上的人群突然冲出一个年轻人!他向着李察狂奔数步,然后就在卫兵的刀剑挥来前扑地伏在地上,大叫道:“李察大人,您还记得我吗?”

    李察挥了挥手,让卫兵们放下刀剑,微笑着说:“我当然记得你,贝当。如果不是你把风暴之瞳交给我,我恐怕不会如此顺利地收回黑玫瑰城堡。好了,起来吧,回头我会仔细考虑如何来奖赏你的贡献。”

    阿西瑞斯、丽娜和森马这时才恍然,为何李察会如此肯定迪斯克拉之怒根本用不了。原来李察回到浮岛后按兵不动的那几天,并非无所事事,而是在暗有了许多安排。这位刚刚达到成人礼年龄的幼主,不仅是一名位面战争的领袖,更在日益成长为合格的领主。

    老议长也在人群,他看到那个名叫贝当的年轻人,眼前一黑,差点昏了过去。他从没想过,这个喜欢穿贵族衣服,虚荣浮夸,除了拍马屁之外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居然会做出这种大事。

    当这个年轻人殷勤无比地端来那杯无比难喝的红茶时,谁也看不出他会是盗窃了风暴之瞳,并且把它卖给了李察的人。

    迪斯克拉之怒一旦运转,就需要消耗价值不菲的魔晶。议员们没事哪肯轻易启动这具战争利器?而且他们看到传奇巨弩时,心里想到的只是如何把它卖了换钱,谁也没有那个耐心去保养和检查。如果不是歌顿留下的备用魔晶早就内置在弩座里,取出来需要专业的炼金师,说不定就算风暴之瞳还在原处,迪斯克拉之怒依然无法启动。

    安置了贝当后,李察看都懒得看广场上的议员,而是登上了黑玫瑰古堡的顶部平台,将风暴之瞳安放在迪斯克拉之怒上。随后,他走到平台边缘,微眯双眼,眺望着远方。

    李察望着的方向,是大海与天空。

    第二天,在通向黑玫瑰古堡的道路上,竖起了几十个绞架,上面吊着阿克蒙德家族议会的议员,一些担任重要职务的贵族,以及几个私军的头目。但是另一个比老议长更加让人瞩目的人物,守卫将军,却在城堡后山的墓地上得到了一块普通的墓地,象个普通阿克蒙德战士一样埋葬在这里。

    而李察则第一次没能兑现自己公开的承诺,他放过了守卫将军的家人。

    这一天,也算是一个颇为特殊的纪念日。正是在一年前的这一天,歌顿率领着大军开进了珞琪位面。一年后,李察收回了黑玫瑰古堡,并自任阿克蒙德之主。而公认的阿克蒙德三巨头,索伦、哥利亚和艾莉婕,都对李察的宣言保持了缄默。

    那是对新王的敬畏。

    卷四拥抱广阔世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