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 世界的最深处

章二 世界的最深处

    “我的王,让我为您展示刚刚获得的能力。泡*书*吧)我将用它撕开空间,带您回到混乱的起源,冥河的尽头,永恒圣战发生之地。在那里,您必将不朽!”

    莫德雷德掀开已有些微变形的面罩,露出线条坚毅的面孔,然后向上方伸出双手,在他双手之间,有一点黑色出现。那是最深沉,也是最纯净的黑色。

    随着这点黑色的出现,空又有了风,山上所有的尸体都开始缓缓振动起来。黑色迅速扩张,风也变得更大了,从四面八方向他手的黑色光点汇聚而来,并且注入到黑色光点,就此消失。

    黑色光点离开了莫德雷德的双手,飞上天空,并且迅速扩大,化为一个纯黑色的圆。风已狂暴,疯狂涌入到黑球,山上开始有细小的物体飘浮起来,然后是稍大些的兵器,再后来就连套着沉重盔甲的尸体都徐徐从地上飘起,然后升上天空,向那已扩张到桌面大小的黑色光球飞去!

    那不是黑色的球,而是一个内核正在急速转动的漩涡,贪婪地吞噬着一切,连光都逃逸不出去,于是只能看到核心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而这个黑洞还在快速扩张着,大大小小的石块、武器、乃至草木飞向黑洞,再被吸入,就此消失。

    莫德雷德静静站着,看着空还在不断扩大的黑洞,眼全是深沉流转的熔岩。

    黑洞的吸力越来越大,就连凯兰和凯德那样沉重的身躯都开始晃动了。

    而莫德雷德脚边那几颗神性凝聚而成的头颅也纷纷飘起,飞向黑洞,越飞越快。那几颗本该已死的头颅忽然睁开眼睛,脸上露出极度恐惧和愤怒交织的神色,嘴巴开合着,不断冲莫德雷德咆哮吼叫着什么,可是在这个已经寂灭的世界里,没有声音,而很快黑洞笼罩了他们,于是连神力燃烧的光芒也黯淡下去,最终消失。

    莫德雷德冷笑着看这几颗头颅,毫不在意它们的诅咒,目送着它们一一被黑洞卷入。由始至终,他的力量都锁定着这几颗头颅,让它们永生都无法解脱。

    世界以这座小山为心,已经形成了一场无比恐怖的巨大龙卷风暴。不光是泥土碎石都被黑洞吸入,而且地面喷出的和空流泄的火柱也都明显在向黑洞偏斜着,大片的火焰甚至被从瀑布上撕下,再被黑洞吸入,更有不知多少虚空奔流的无熊量被扫了进去。泡-书_吧(

    “我的王,时间已经到了,启程吧。”莫德雷德说。

    这个已是名符其实的魔王横抱起歌顿,举步向前。他的脚步无比沉重,每一步落下,山与大地都会颤抖。莫德雷德向前走了几步,脚步就落在了空,如踏着无形的阶梯,拾级而上,走向空的黑洞。

    凯兰与凯德的尸体一先一后掠过了莫德雷德,被黑洞吸入,他却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在莫德雷德眼,一直就只有歌顿,其余的骑士们仅仅是并肩作战过的人,如此而已。能够埋葬在莫德雷德的黑洞深处,已经对得起他们的身份了。

    莫德雷德走向了黑洞的央,然后两个被钢铁和鲜血包裹着的身影,就此消失在黑洞的最深处,离开了已死的世界。

    这个世界曾经很美丽,曾经生机盎然,更曾经有过一个美丽的名字:珞琪。

    这一刻,传奇之城浮世德里的人们心脏忽然漏跳了一拍。普通人只是莫名其妙,而强者们则心有所感,纷纷赶往露台和窗前,向天空望去。

    不知道是谁惊叫了一声:“七月彩虹!七月彩虹怎么不见了?!”

    惊叫声在突然寂静的浮世德远远传开,不知道多少人同时抬头,望向天空。入眼之处是一片澄澈晶莹的湛蓝,显得格外高远而空旷。一个美丽的晴朗天空,若放在其它地方,总会让人心情舒畅,但是在浮世德,这却让人恐慌。

    永远横亘在天幕上的七月彩虹,不知何时已消失。在神圣同盟建国以来,诺兰德真实的阳光第一次照射进了这座传奇之城。

    “浮岛!快看浮岛!”又是一声近似惨号的惊叫。

    人们的目光又落在大大小小的浮岛上。所有的浮岛都静止在空,没有再遵循轨道移动。

    片刻后,大大小小的惊呼从浮世德各处响起,汇聚成一片喧嚣的海洋,然后又神奇般的平息下来。

    人们默默地走出房门,走上街头,看着天空,看着浮岛,也有许多人开始望向一座座隐藏在林木疏影后的神殿。

    他们这时才想起,浮世德这座城市是早就存在的奇迹之城,人类只是后来才发现了它,并且以此作为神圣同盟的首都。直到现在,这座城市还有太多的不解之谜等待挖掘。直到此时此刻,七月彩虹消失,浮岛也停止了移动,许多人才蓦然醒觉,他们从来都不是这座城市真正的主人。

    奇迹之城,是有什么要发生了吗?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止了,而实际上,它依然在流动。只是人们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天空骤然亮起了一道刺眼的光,然后一个身影从光走出。他大步走着,如同脚下有一条无形的路,承载着他的脚步不断向前。他的怀横抱着一个人,就这样在空大步前进。他的身体在冒着烈火,每走一步,都会在空留下一个燃烧的身影。在他的前方,又出现了另一道光,他踏入了这道光,然后就此消失。

    这一刻,无数人屏住了呼吸,看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是莫德雷德!”又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可是只发出了一半的音节,声音就立刻消失,象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鸡。莫德雷德原本就有魔王之称,许多人,哪怕是一些实力不弱于他的强者也都对他有着莫名的恐惧。

    在莫德雷德消失后,天空似乎有了一阵涟漪,许多强者都感觉到了不知从何而起的魔力潮汐涌动,缓缓漫过天穹。七月彩虹又出现在天空,而浮岛也开始重新按照各自的轨迹移动。

    莫德雷德来了,又走了。整个过程都是如此的诡异。直到他彻底消失后,人们才想起,他不是和歌顿一起消失在珞琪位面了吗?难道歌顿要回来了?

    永恒龙殿的后殿庭,梵琳大神官站在那里,同样目睹了浮世德上空发生的诡异一幕。

    她双眉微皱,思索了一下,快步走回到属于自己的曦光之殿。大殿充满了柔和明亮的晨曦光芒,在殿顶处悬浮着一个时光沙漏,里面一颗颗淡金色的砂粒正在依序滑落。

    梵琳站在时光沙漏下,右手前指,指尖上射出一道淡金色的时光之力,落在沙漏上。时光沙漏本来落下的时砂竟然向上飘起,一颗颗重新回到了沙漏的上半部分。

    在梵琳面前,出现了浮世德天空的幻象。先是一道耀眼的强光出现,莫德雷德随即从里面倒退出来,然后一步步退后,直到退回到另一片强光内。

    梵琳又射出一道时光之力,于是场景重新出现,这次时光是顺流的,而且景物变得清晰了许多。

    当时光流速成倍放缓后,狂烈能量引起的光线扭曲对视觉的影响也减轻。于是可以看出,空出现的强光,其实是一道光幕,与普通魔法构筑的位面传送门不同,那是用极为强悍的力量直接沟通空间法则,因此引起的能量震荡和共鸣也尤为剧烈。这是属于战职者的位面穿梭。

    梵琳微微挑了挑眉,本体直接跨越位面,那是传奇强者才有的能力,而且只有掌握空间法则的传奇强者才能做到。

    她继续注视着眼前的影像,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正在回放的幻象里,莫德雷德怀抱着一具人体,从传送门踏出。眼看着传送门一阵闪动,就要消失,梵琳立刻又在沙漏投注进时光之力。于是莫德雷德走出的传送门再次放大,并且变得更加清晰。透过传送门,可以看到一个正在崩坏的世界一角。

    画面继续向前,莫德雷德大步走着,在他面前又出现了另一座传送门,梵琳再次倾注时光之力,把传送门放大,在这一瞬间,可以窥见那是一个充满了熔浆的世界,天空都是黑红的。

    梵琳又一咬牙,再次倾注了宝贵的时光之力,于是传送门又被放大了近一倍,这次可以清晰地看到传送门后的世界到处流淌着岩浆。

    就在画面的一角,伸出一丛深红色的水晶晶体。那些水晶很奇特,上面缠绕着深黑色的花纹,如一片片神秘的符,不时闪过一道反光。在已知的位面,只有一个地方会出产这样的水晶。每一小片,在诺兰德都是天价。

    看到这丛水晶,梵琳的脸色禁不住变了,低呼道:“深渊之底!他们的目的地竟然是那里!”

    回溯时光影像,梵琳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此刻她的脸上就开始出现淡淡的倦意,而体内的时光之力已经枯竭,需要慢慢补充。但是梵琳已经看清,那被烈火与钢铁包裹的男人确实是莫德雷德,他的面容一如既往的坚毅威严,而双眼流淌的却是炽热的熔岩,铠甲的缝隙不再无时无刻地氤氲出血气,然而凌人的威压却有增无减。

    在莫德雷德怀的人,是歌顿。

    PS: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