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 族长的义务

章三 族长的义务

    歌顿双眼合着,面目宛然,似乎只是在沉睡,但是很明显已经完全没有了生机,然而梵琳却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了另外一个影子。泡*书*吧()那是个极为模糊的虚影,看上去和歌顿的身体重叠得丝毫不爽,却随着莫德雷德的脚步而摇晃着,时时会从歌顿身体里溢出一部分来。

    “这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去深渊之底?”梵琳站在时光沙漏下,心不知不觉总有些隐约的不安。

    梵琳心头的那一小块阴影总是挥之不去。歌顿也好,莫德雷德也罢,原本都不会对她的心境产生影响。他们活着,他们死去,亦应只是在历史上留下过一笔的英雄或者是枭雄。

    但是现在却不同了,莫德雷德的出现,甚至让浮世德为之停转,这是否意味着,他的命运已经与永恒龙殿交错在了一起?

    这个被称为魔王的男人,在浮世德的出现或许只是一个巧合,再强悍的传奇穿梭位面时也需要坐标,而浮世德无疑是诺兰德位面最耀眼的灯塔之一。他或许只不过是先回到一个熟悉的地方,才能找到前往目的地的路。

    深渊之底,世界的最深处,混乱之始。

    梵琳终于抬起手,又射出一道时光之力,她想要看看歌顿未来的命运轨迹。然而时光沙漏吞噬了梵琳的时光之力,震动了一下,内部的时砂竟然出现了混乱,那个小小世界里掀起一场短暂而狂乱的风暴,根本无法形成任何关于歌顿的影像!

    梵琳身体一震,唇角就流下了一道鲜血。她的身体内部传来阵阵灼痛,那是时光之力反噬造成的伤害,极难愈合。

    但是身体上的伤痛无法掩盖她内心的震惊,在曦光之殿内,她付出重大代价,居然无法看到歌顿命运的轨迹,这说明要么是有极为强大的力量掩盖了未来,要么就是歌顿此刻已在永恒与时光之龙力量所及的范围之外。无论是哪一种,都足以让人震惊。

    梵琳轻叹一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就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虽然她确实看到了很多,但还是所知有限。

    在珞琪位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出现位面毁灭的景象,只能成为一个谜,要再见到莫德雷德,或许才能弄清楚。

    不过她的心忽然掠过了一个刚刚曾被忽略掉的细节,那就是在回溯莫德雷德穿越两个传送门的过程时,画面一角出现了魔龙达拉魔阿的部分头颅。(_泡&书&吧)在那一瞬间,达拉魔阿的许多眼睛里似乎有一道隐约的光芒闪过。

    大神官美丽的双眉紧紧地蹙到了一起,她怎么都无法确认这个细节是不是真正出现过,这是极为不寻常的情况。但是现在她的时光之力已经枯竭,再也无力回溯当时的情景。

    时光回溯是无比强大的特殊能力,即使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眷者,漫长的岁月里,也只有少数人才曾经得到过。而和所有过于强大的能力一样,时光回溯也有着严格的限制,有些限制甚至难以用规则来解释。

    比如说梵琳在回溯某一场景时,就只能使用那个时间点上所拥有的时光之力。一旦时光之力耗尽,就再也不能回溯这一景象。如这种限制,就只能以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意志,或者是时光法则来解释了。

    此时此刻,李察正在黑玫瑰古堡内四处巡视着,一点一滴地清理着家族议会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黑玫瑰古堡只剩下了外壳,内部的艺术品和古董被洗劫一空,就连赝品也没有放过。但让李察颇为意外的是,黑玫瑰古堡真正最有价值的东西,多达二十具的城防巨弩以及它们的备用配件和弩箭,都完好无损。

    这要归功于守卫将军的坚持,也有部分原因是索伦的退让。索伦始终没有作好夺取整个阿克蒙德领导权的准备,也因此没有去动迪斯克拉之怒。

    黑玫瑰古堡是阿克蒙德族长的象征与传统封地,迪斯克拉之怒则是歌顿掌控下的黑玫瑰古堡的象征。如果索伦侯爵垂涎这具传奇巨弩的价值,而把它掠走的话。那么在李察成功进驻黑玫瑰古堡之后,必然会由此引发和李察的战争。

    实际上,阿克蒙德族长的好处,或许只有黑玫瑰古堡及亚山城这块不算大,也不算富饶的领地。而它所背负的义务,却往往在领地收入之上。

    李察现在就正面对着自己应该背负的义务。他已经巡视完了古堡,站在领主演讲的露台上,向下面黑压压的阿克蒙德自由战士宣布招募的方案。

    在黑玫瑰古堡内,前来应募的自由阿克蒙德战士约有三千余人。他们大多数都具有合格步战骑士的能力,少数级别还没达到的,实战能力其实也差不多了。

    李察承诺过无限量招募步战骑士,也承诺过他们的待遇将与其它豪门相当,而现在李察准备完全兑现这个承诺。按每个步战骑士千余的初次置装费用,以及每年近三百的军饷和与军饷相当的食宿费用计,光是这一块,李察今年的军费就要增加五百万,以后每年还要支出额外的两百多万军费。

    而在歌顿时代,同样数量的步战骑士花费只要八十万。那还要算上歌顿后期培训政策向支系家族倾斜的支出。

    不过让李察惊喜的是,在这些阿克蒙德,候选构装骑士的数量竟接近两百人!他们大部分都达到了十五级,有十余人甚至已经越过了十七级。虽然他们绝大多数的天赋已经止步于此,没有绝佳机遇不可能成为圣域强者,但却是最佳构装骑士的人选。

    李察依照等级,为这些候选构装骑士开出了从五千到一万不等的薪水。这个待遇和其它豪门相比算不上太好,只能说是等水准,但在阿克蒙德的历史上却是前所未有的高薪。

    自由阿克蒙德战士们汇聚在黑玫瑰古堡,更多是为了血脉对家族的认同,以及对血火荣耀的渴望。不然歌顿也无法以如此低廉到清贫的待遇招募到那么多忠诚的战士。但即使如此,歌顿也受限于财力,无法招募太多的战士。

    在李察手上,却在开辟着阿克蒙德的新时代。

    听到李察宣布的数字,下面的自由阿克蒙德战士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有人怀疑李察说的不是诺兰德人类通用语。确实,从李察口跳出的一个个数字是如此的惊心动魄,是他们此前作梦都没有想到过的。

    当自由阿克蒙德战士们彼此确认过确实没有听错后,广场上立刻爆发出一阵如海潮般的欢呼!

    然而当欢呼声渐渐平息,一名脸上带着交叉刀疤的男人走出了队列。他回身向下压了压双手,自由阿克蒙德战士们就安静下来,显然他非常具备号召力。

    李察认出这个男人名叫布洛林,属于自由战士的一位传奇人物。他能征善战,有着出众的胆识和智慧。十七级的等级虽然还算不上强者,但要知道他原本天赋并不出众,至多只能到十五级为止。

    然而一年又一年,布洛林凭藉超人的毅力与胆识,在战场上浴血厮杀,在绝地探索求生,竟然奇迹般地两次突破瓶颈,达到了目前的境界。如他这样的人,实际战力要远远超过同级的对手,甚至可与一些圣域强者相媲美。

    自由战士们敬重布洛林的地方,却不在于实力,而是他的品质与坚韧不拔的精神。

    布洛林仰头看着李察,沉稳的声音传遍了全场:“李察大人,我无意置疑您的权威,但还是想提出一个建议。我们来到这里,确实有为了求取一碗可以糊口食物的想法,但也仅此而已。您完全可以给我们您刚才承诺数字的四分之一,甚至更少都没关系。多余的钱,您可以拿来招募更多的军队,打造更多的构装骑士,购买更多的武器和座骑。我们这些人,更愿意您兑现昨天那一句承诺,那就是带领我们,将燃烧战旗插到无数位面上!”

    布洛林一句话说罢,身后的自由战士们既已血脉贲张,发出阵阵山呼海啸般的战吼!那冲天而起的杀气,激得阿克蒙德的燃烧战旗都在逆风飞扬。不过此刻在黑玫瑰古堡旗杆上飘扬的燃烧战旗,央徽记已经换成了李察的火山世界树标识。

    等战士们发泄完了胸沸腾的战意,李察才用双手往下按了按,让大家安静。他露出迷人的微笑,说:“阿克蒙德们,从此之后,你们不光和以往一样拥有阿克蒙德与生俱来的骄傲,还将会让你们的家人都过上安定与体面的生活。要让妻子与孩子们为你们感到骄傲,却不仅仅是因为你们的勇敢!”

    自由战士们怔怔地听着,许多已经上了年纪的战士胸莫名地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情绪。他们忽然发现自己的眼角有些潮湿,这可是比流血还要可怕的事情,于是立刻用力挤着眼睛,或者是假装看天与地,总之做什么的都有,可是掩饰得却是同样的笨拙。

    李察再次让人群安静下来,然后说:“我现在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让所有勇敢的阿克蒙德能够不再为衣食烦恼。当我们踏上战场,勇敢地冲向敌人时,不会再为身后的家人担忧。哪怕我们最终战死沙场,也会知道我们的妻子和父母能够很好的生活,我们的孩子可以顺利长大。从今以后,我们阿克蒙德或许依然会被称为暴发户,但不会有人再说我们是穷鬼!”

    许久之后,广场上响起一阵山崩海啸般的吼声。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