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

    布洛林摇了摇头,退回到人群内,立刻与普通的阿克蒙德们融为一体。泡*书*吧()

    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对李察、对阿克蒙德,乃至对所有阿克蒙德有关的人,都是如此。李察在黑玫瑰古堡的宣言,也将流传开来,假如李察能够走得够远的话。

    那些对阿克蒙德抱有敌意的人,却要寝食难安了,因为李察在黑玫瑰古堡顷刻间就建立起一支让人畏惧的武装力量。

    三千余名步战骑士,近二百名候选构装骑士,在浮岛豪门也是一支坚力量,再加上李察本身就有的精英黯锋骑士和多达一百五十骑的构装骑士团,他现在拥有的力量可说已经追近歌顿了。

    这样一支部队掌握在李察手,格外的让人惊惧,因为在正面击溃别里诺夫伯爵一役,李察更展示出了不可思议的指挥能力。这是阿克蒙德家的新主人第一次在位面内战里小试牛刀。

    只是在顶级战力方面,李察还有所欠缺,而且是较大的欠缺。当歌顿和十三骑士在的时候,纵是传奇强者也不愿意轻易招惹这群疯子。李察自己的班底还需要时间成长,歌顿留下来的骑士只有丽娜和李察走得较近,阿西瑞斯和森马依然保持着距离。塞尔冬与拳斗士更是根本不听李察的命令。

    接下来的几天,李察忙得天昏地暗,几乎跌进了领主的事务堆里。

    他要重新整编军队,联系补给和装备。最让他头疼的,则是如何安排黑玫瑰古堡的镇守人选。这座古堡不容有失,其意义几乎和一个位面相当。

    最终反复权衡,李察决定把龙法师放在这里,丽娜可以轻易操纵迪斯克拉之怒,另外她也是歌顿时代的十三骑士之一,更能够得到自由阿克蒙德战士们的认同,亚山的小领主们也对她表示出应有的敬意。

    另外,李察还要在黑玫瑰古堡重建一系列的传送阵,包括通往浮岛、各个位面以及深蓝的传送阵。在修建传送阵方面,丽娜也是不二人选。

    同时,李察还派出了使者,与紧邻亚山的几个小贵族谈判,试图购买或者是置换他们的领地,以便将亚山和从加迪夫伯爵手赢来的那块子爵领地合并到一起。**泡!书。吧*如此一来,远望半岛将会向延伸出大陆延伸出一个触角,即能做为缓冲带,又是前哨站,更加便于布置军事防御,此外,按面积大小计算,勉强达到一块伯爵领了。

    就在李察忙碌之时,一则消息从浮世德传到了黑玫瑰古堡。

    看到了这则消息后,李察发了半天呆,然后只匆匆吩咐追随者们按照预定的计划监督各项工作,自己就带上四头狮鹫,继续以昼夜不息的方式飞向浮世德。

    这时黑玫瑰古堡通向浮世德的魔法阵还没有修复。

    狮鹫一落在阿克蒙德浮岛上,李察就直奔永恒龙殿。在龙殿内,他如愿见到了梵琳大神官。

    “大神官……”

    李察刚刚开口,就被梵琳所打断:“李察,你也是为了莫德雷德和你父亲的传闻而来的吧?”

    “是为了歌顿阿克蒙德而来。”李察纠正着梵琳的称呼。

    梵琳看着李察,忽然叹了口气,说:“李察,你和歌顿之间有问题,我们都是看得出的。但是歌顿为你付出了很多,而现在,有什么样的仇恨更应该化解了。毕竟……他已经死了。”

    李察脸色陡然一阵发白,身体更是晃了一晃,只有声音还能维持正常,除了语速放缓了许多,说:“您是说,他已经死了?”

    “至少我在时光回溯看到的情景,是如此。”梵琳说。

    李察沉默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寂静的大殿,都可以听到他沉重的心跳,一下一下,如上古蛮族的战鼓。

    当李察再次抬起头时,他的脸色很平静,声音也很平静:“歌顿的尸体呢,是被莫德雷德带走了吗?他去了哪里?”

    梵琳在犹豫。李察也看出了梵琳的犹豫,于是说:“您有什么顾忌的吗,我需要知道这个消息,也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梵琳又是一声轻轻叹息,说:“如果你一定想要知道的话,那就支付相应的代价吧。一件顶级祭品。”

    “可以。”李察回答得毫不犹豫。

    “但是,李察,这有意义吗?你就是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地,现在也去不了。”梵琳劝说道。

    “现在去不了也没关系,以后总能去的。而且我绝域战场都已经去过了,相信没有多少地方是去不了的。”李察说得很是淡然。

    “那里比绝域战场更可怕。”梵琳说。

    李察微微一笑,说:“不管那是什么地方,我都要去一次。我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只是为了歌顿曾经是阿克蒙德的王,这样的人,应该回到家族墓地长眠,仅此而已。而这,也是我现在应尽的责任。所以您不必担心我,另外祭品我立刻就给您送过来。现在,请告诉我,莫德雷德带着歌顿去了哪里?”

    “深渊之底。”

    深渊之底?李察在听到这个词时,也有些失神。这是一个有点耳熟,却全然陌生的地方。

    耳熟是因为诺兰德对深渊和地狱这两个强大的位面都不陌生,深蓝图书馆里更是有一整排书架是关于这两处世界的详细资料。那是因为传奇法师经常光顾深渊和地狱,并且由于她的时常造访,而被数量众多的大领主深深地痛恨着。

    李察知道深渊和地狱一样,都分为许多层。每一层都有一个统治一切的大领主,在本层环境下,大领主几乎拥有可以和诸神一战的威能。

    谁也不知道深渊和地狱各自分为多少层,有人说是上百层,更有人说有成千上万层。虽然最常被采用的说法是,深渊无底,并且层数会不断变化,而地狱域,虽然层数再多,也归属于个领域。

    但这种说法实际上更多的是一种学术假设,不论数字是多少,也不管如何定义,都只是学者们的猜测,来源于最最古老的字典籍上一些模糊不清的记载,大部分时候那些东西看起来更象传说。

    另外一个资料来源就是冒险者们的片言只语了,而前往探索并且有幸能够带回记录的强者,无一不仅仅是看到那无比辽阔世界的小小一角。

    即使以苏海伦殿下之能也无法给出准确的层数,她经常光顾的不过是两大世界的数十个层面而已。

    深渊之底?诺兰德现在连深渊有多少层都不清楚,并且主流空间学派还假设深渊最底层是常常会发生变化的,又怎么会知道深渊之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

    “那里是什么地方?”李察问。

    “据说,那里是晶壁世界的最深处,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威能也不曾触及的地方。那是一个奇特的世界,有着自己的规则,并且无比辽阔。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但我建议你可以去寻找一种名为昂比斯之泪的水晶,那是只有在深渊之底才会出现的水晶,通过它,或许你可以了解一点深渊之底的奥秘。但昂比斯之泪在诺兰德很少出现,每颗昂比斯之泪都是传奇强者竞相追逐的产物,它的价值,大约是十颗贝瑟拉斯蛛晶。”

    梵琳这段话无论名称、说明、还是数字,都沉甸甸得让人无法呼吸。李察最终点了点头,说声:“我知道了。”就离开了永恒龙殿。

    没过多久,一个顶级祭品就被送到了梵琳大神官面前。

    在李察之前或者是之后,亦有许多豪门的代表,甚至家主亲自来到了永恒龙殿,想要求见梵琳一面,以指点疑惑迷津。但梵琳一个也不见,也不回答任何有关莫德雷德的问题。

    她这种态度反而有着奇妙的作用。

    浮世德一切都在正常运转,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梵琳又没有任何表示,这从侧面说明前日的事件至少对永恒龙殿没有什么影响,那也就不会影响到浮岛上生存着的人们。所以人们的心就渐渐安定下来。

    但是此役之后,不止一位豪门领袖开始思索,是不是应该再行深入研究一下浮世德,毕竟这座奇迹之城仍然有太多太多的不解之谜。

    当李察走后不久,宫廷近臣就来到了永恒龙殿。他见到了梵琳大神官后,谦卑地弯下了身体,说:“陛下决定出去走走,过几天就要离开浮世德了。”

    梵琳嗯了一声,示意知道了,近臣就退出了永恒龙殿。

    而在阿克蒙德浮岛,李察浪费了一整天的时间,把自己关在魔法实验室里,谁也不见,也不处理任何事情。他喝掉了整整一打的烈酒,头痛欲裂,身体更是有些不受控制,酒气阵阵从身体内涌出、泛滥,可是怎么都没有办法醉过去。

    所有的回忆都变得格外清晰,从他懂事时起开始回放,一幕幕在眼前闪过,最后定格在他得到的那个消息。

    李察把最后一个空酒瓶放在地上。

    已经没有酒了,所以他开始发呆。

    PS: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