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 意外的合作

章六 意外的合作

    米托作为法罗镇国强者级别的大魔导师,更多是一种战略威慑-只要他不动,那么对方数量更多的镇国强者也就没法动。同为镇国强者级别,大魔导师在战场的瞬间破坏力要远远强过战职者,而在李察之前的巡猎中,王国贵族们也亲眼见识了米托比一般法职者更恐怖的杀伤力。

    但是现在米托已经不得不前线了,他的行踪一旦被确定,内安的联军就可以放手进攻。雷蒙有多年位面战争的经验,一听就知道这场神战的局势不容乐观。

    “李察呢?为什么不把他叫回来?”雷蒙觉得很不可思议,当初他率领大军来到法罗,可是直接打残了战神的教会。现在李察的实力不比他当初带到法罗的那支军队差多少,又有本位面三女神帮助,怎么会连一个小小的内安都搞不定?

    米托叹了口气,说:“已经派出去六批使者了,却没有一点消息。”

    雷蒙脸色严肃起来,他一下就明白了,法罗位面这是已经进入了‘失去的时间’状态。位面偶尔会出现这种状态,一切位面传送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一段时间。但是在那些传送的人感觉中,一切如常,进入和跨出传送门仅仅过去了眨眼般的一瞬而已。和平时期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尚不可知,神战的时候则多半是因为位面外层神国战争的缘故,干扰到了位面通道的稳定性。

    如果是这样,那么局势就真的危险了,因为谁也不知道李察究竟收没收到消息,更不知道他什么时间会出现。

    雷蒙思索了很久,才缓缓地说:“米托大师,您确定真的要出战吗?按照您前段时间给我的兵力对比看,局势应该还没有紧张到这种地步才对。甚至李察留下的兵力稍稍多一些的话,都有可能守住绿洲城的。而您一旦出现在前线,就有可能遭到对方镇国强者的围攻。法罗这些人虽然没有构装,但是战斗技艺却不差。他们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先杀了您的。”

    “我知道。”米托淡然一笑,说:“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决一死战。这次我们的对手是法罗的教会,可不是同样来自诺兰德的李察,没有投降的余地。”

    等米托走后,雷蒙犹豫了片刻,在意识中发出召唤。&&

    一会功夫,那只巨大的吸血蚊就飞入了院落,停在雷蒙面前。它腹部鼓荡,居然用诺兰德通用语发出了声音,说:“你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现在可还不到更新维生液的时间。”

    “我应该叫你分脑,还是母巢?”雷蒙坐直,淡淡地问。

    巨蚊沉默了一会,声音一变,由另一个柔和得更倾向于女声,又不失威严的声音取代,说:“现在是母巢。雷蒙,你很让我感到意外。”

    雷蒙淡然一笑,说:“所罗门堡学者法师一向以探寻世界的真实为已任。战争与毁灭之种虽然罕见,却并不是惟一。和李察决战之后,我就在怀疑了,当你利用吸血蚊维持住我的生命后,基本就可以确定你的身份。”

    母巢说:“那么你突然找我,是为了什么呢?”

    雷蒙说:“我觉得,在这场神战,或许我们可以合作一次……”

    院落里,雷蒙和一只巨大的蚊子谈了许久,谁也不知道它们之间究竟达成了怎样的协议。只不过在黄昏之前,一队人形骑士就来到雷蒙的小院,然后又离去。

    米托提前到了前线,但不是按原定计划与克拉克会合,而是来到了安列卡拉的部队里,并且从这一天起,安列卡拉身边多了一个全身黑袍,并以面具遮住了容貌的神秘人物。同时,数百骑新的人形骑士从动荡之地出发,加入了安列卡拉的军队。

    也即是在这一天,安列卡拉的用兵风格忽然变了,变得让人捉摸不定。接触战依然取得很大优势,而战略方向却让他的对手完全感到扑簌迷离。他的部队始终在运动,并时不时会在出人意料的时间和地点发起出人意料的猛攻。

    安列卡拉对面的两万大军在连续被伏击和偷袭之后,开始变得小心谨慎,不敢轻举妄动,并且他们每个夜晚都难以入眠,因为偷袭总是在晚最松懈的那一刻到来。

    法罗的强者们确认了米托的行踪,开始向这边集结时,安列卡拉的部队却又突然失踪了。一连几天都丝毫找不到这支部队存在的迹象。这是极为不可思议的,当大半个染血之地都陷入战火时,几乎不可能有什么地方还会被内安联军的耳目忽略过去。

    但是几天后,安列卡拉突然出现在两百公里之外,并且突袭了一支毫无防备的公国联合军。在人形骑士的迅猛突击下,这支过万的军队很快就陷入了混乱。米托的大范围魔法恰到好处地笼罩了公国联合军的中军,暂时切断了他们的指挥。

    这是一场堪称经典的突袭,公国联合军很快就陷入溃败,并且当他们发现出现在面前的是安列卡拉的部队后,更是陷入极度恐慌,拼命溃逃。因为谁都知道,安列卡拉从来不留俘虏。

    这一战过后,克拉克将最高指挥权交给了安列卡拉。这也是李察临走前的安排,当安列卡拉要求时,就可以得到最高指挥权。

    随后,染血之地的局面就变了。

    偌大的染血之地就象是笼罩在重重迷雾下的迷宫,李察的部队变得神出鬼没,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突然出现,并且总能找到相对薄弱的敌人,以迅猛有力的攻击加以歼灭。

    无奈之下,内安的联合军开始集结,但是在这一过程中又遭到了连续的偷袭、伏击和夜袭。他们的补给更是被连连端掉,以至于距离下一个绿洲城不到三十公里时,一路联合军都不得不停了下来,以等待补给运来。饿着肚子的战士再多,在战场也是没用的。

    然而就在这一夜,李察军队悄然间集结了万人,发起了决战。这是一场半偷袭性质的战斗,李察的部队数量依然处于劣势,却依靠精妙的临战指挥占据了优势,直至将敌人击溃。这不是雷蒙的长处,却是分脑的强项。

    雷蒙选择战机,分脑甚至是母巢直接指挥战斗,就这样形成了宛然天衣无缝的配合。

    当数百只以啄木鸦为原型的破甲乌鸦从虫巢内飞出时,联合军就发现自己陷入了泥沼。

    法罗的强者们在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找到机会,和米托大战了一场。诺兰德的大魔导师发挥了法罗强者们难以想象的巨大威力。而且破甲乌鸦和分脑突然加入了战场,那些破甲乌鸦自杀式的疯狂攻击就是镇国强者也承受不住,普通法罗圣域或魔法师更是被它一啄就是一个大洞。尤其是身体相对脆弱的魔法师,受伤后就几乎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

    在无比混乱的战场,分脑的精神冲击阴险无比,凡是被击中的强者,接下来身几乎就扑满了破甲乌鸦。随后,母巢也赶到了战场。

    是役米托重伤,分脑重伤,破甲乌鸦几乎死光,母巢也承受了不轻的伤害。然而在母巢兵种舍生忘死的攻击下,联合军的强者死伤超过三分之二,而让他们士气崩溃的是,内安的神子也在此役重伤,好不容易才被神殿骑士用几乎全灭的代价拼死从破甲乌鸦的口里救下来。

    此战之后,米托回到绿洲城养伤,母巢回到动荡之地,而分脑继续留下,它是统合所有母巢单位的枢纽,并不是每战都需要亲自出战的。

    而内安的联合军却不肯罢休,他另一位不为人知的神子悄然出现,率领残余的强者们追踪母巢,一路进入了动荡之地。综合入侵者战争和此战的结果,战争巨兽安其拉甲虫女王的危险性,飙升到了李察追随者中的第一位,必须优先翦除。这队强者共计三位镇国强者,十位法罗圣域,以及一位神子。

    内安的神子和勇气之神很相似,都有着金色的长发和英俊的面容。他身流着勇气之神的神血,也就承继了勇气之神的某些能力。

    这位神子的能力是鼓舞和血战到底,鼓舞可以大幅提升队的战斗力,而血战到底则是一个特性,可以让神子战斗到死,也不会出现战力下降的情况。

    动荡之地神秘而危险,天空中美丽的时光光带提醒着人们这里其实是有灭绝危险的死地。神子也需要小心谨慎,不要说是他,就是勇气之神亲自降临,也抵抗不了时光光带的扫掠。

    当他们最终穿过时光光带最密集的区域时,队伍中已经少了两名圣域,一名镇国强者也少了一条手臂。

    然后,神子就看到了母巢。

    母巢静静地伏在淡淡的雾气中,数十只复眼紧紧盯着神子,有如在看着一盘美味大餐。神子有敏锐的直觉,当下停住了脚步,莫名地觉得全身都在发凉!

    这是恐惧?

    神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流着勇气之神神血的自己,居然会恐惧?他究竟在畏惧什么?是眼前的安其拉战争巨虫吗?可是另一位神子已经与它死战过,并且成功地击伤了它。它虽然难缠,却并不值得畏惧,要不然他也不会率领余下的强者追袭而来。神子很清楚,只要杀死甚至是捕获了母巢,这场神战的凡间篇章就算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