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 神战的落幕

章七 神战的落幕

    神子握紧长剑,步步向前。母巢周围的雾气有强烈的酸蚀和剧毒,但是神子的力量却对酸毒有很强的抵抗能力。

    他在雾气中步步前进,长剑剑锋开始泛起夺目的金色光芒,迷雾被破开,扫荡出一片安全领域。在神子的带领下,强者们鱼贯进入雾气。随着他们不断深入,眼前的视界也变得开阔起来,一个比母巢还要庞大的巨物逐渐在雾气中浮现。

    那是一个构造类似于蜂巢,体积却放大了何止百倍的庞然大物,面开着无数孔洞。最顶端则是深沉的黑色。一看到那黑色,神子就猛然泛一种熟悉的感觉,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这种浓稠得似乎有质量的黑。

    母巢没有动,深黑色的虫巢却打开无数孔洞,数以百计千奇百怪的狰狞怪物从里面飞了出来。它们毫无对称和美感可言,完全是集随机和扭曲的大成,看着那些形体,甚至会怀疑它们是怎么飞起来的,完全颠覆了平衡的概念,有如梦魇中才会出现的扭曲造物。

    一看到这些怪物,神子猛然想起了什么,发出一声尖叫:“神孽!!”

    凄厉的尖叫响彻了动荡之地,神子还没有发现,在虫巢底部又打开了两扇门一样的开口,走出一个狰狞的黑甲武士,长长的黑发从头盔下方伸出,随风飘扬着,那种深浓的黑色竟然流淌出一道艳光。

    这一天,在内安联军而言是灾难的一日。先是在巅峰之战中陨落了过半的强者,接下来另一名隐藏的神子率领余下的所有强者出击了动荡之地,就此再无消息。

    凡间的战争,于此陷入胶着。而动荡之地时光乱流后的世界,恍若从漫长沉眠中苏醒的太古魔兽张开了狰狞大口,让勇气之神教会一想起来,就感到极为强烈的不安。

    战争开始近两个月后,李察才得消息,匆匆率领追随者们赶回了法罗。不过当他出现时,染血之地全境都已收复。可以说,世俗的战争已经结束了。

    除了法斯琪之外,李察没有带任何随从,因为所有的追随者,包括流砂在内,此刻都仍在黑玫瑰古堡里。他得到了消息后,立刻在第一时间赶回了法罗,并通知追随者们随后赶来。!。

    当时浮岛,出现在李察面前的一共有六个使者。他们虽然在不同时间出发,但却是在同一时刻跨出了诺兰德的传送门。至此,李察知道了法罗位面正处于‘失去的时间’状态。

    李察立刻找到诺兰,举行了一次简短的献祭仪式,似乎关系到争夺位面主控权的神恩比较容易获得,他用比预想中少的代价顺利消除了法罗‘失去的时间’状态,然后就在第一时间赶回了法罗。

    此刻他身边并无其它强者,于是就将法斯琪带。现在李察和艾莉婕已经正式结盟,并有伴侣的身份作为双重牵挂,因此法斯琪在他心目中已经成为可以信任的人。

    李察知道,他留在法罗的力量并不多,但其实也不算少,有米托和克拉克在,应付一般局面绰绰有余。就算有意外情况发生,也随时可以派人回诺兰德来通知他,那时李察带着构装骑士返回法罗,立刻就能把敌人给灭了。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法罗出现了“失去的时间”。

    这是穿越位面最危险的陷阱之一,当初雷蒙就是这样被拖住失却了战机,而让李察得到机会能够选择决战之地。虽然传送门那边平静如常,没有一丝能量的异常波动,但这并不能让李察稍稍释然。

    当从位面传送门走出时,李察第一件事就是询问法罗的时间。得到的回答立刻让他心里一沉,原来从使者离开时算起,法罗竟然已经是三个多月过去了。神战已经进行三个月了?

    李察脸掠过了一丝阴霾,走出时光灯塔,抬头向天空望去。

    此刻已近黄昏,天云层很厚,红彤彤的,从西边一直烧到东边,好像是着了火似的,在染血之地,这是十分常见的景象。

    随后他又直接腾空而起,俯瞰着蓝水绿洲城。在重建已经接近尾声,整体焕然一新的城市中,三女神的大神殿显得格外醒目,列柱回廊式的建筑群和普通民居截然不同,离得很远就能清晰看到殿前诸神阶梯,高高伫立于殿顶的神徵和雕塑在夕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整个城市一片宁静详和,看得李察当场怔住。哪怕他入眼的是一片废墟,都不会有现在这样惊讶。

    不是正在进行神战吗?李察说什么也不认为以克拉克或者是分脑的能力能够阻挡得住多国联合军的进攻。说到底,他们都不是名将级别的统帅,不具备以弱胜强的能力。

    这是怎么回事?城市不象经历过战火的样子,甚至没有半点备战的气息。

    李察呆呆地注视了半天,才想起来沟通母巢。

    法斯琪看到李察久久停在空中一动不动,于是也升空飞起。她首先是深深为绿洲城的繁荣和规模所震惊,随即看到三女神的神殿,这次就是震憾了!

    在短短时间,李察能够把前进基地发展到绿洲城的规模就已经是不可思议,而他居然还能够在城市里建造起本位面神明的神殿!

    这意味着他要么就是收伏了三女神,要么就是彻底地欺骗了三女神,无论哪一种情况,都同样的让人震惊。这是在位面开拓到了后期才可能出现的局面。

    看守传送门的战士已经叫来了值班军官,但是克拉克和山德鲁都还带兵在外,米托大师据说是重伤闭门静养,眼前这个级别不高的中级军官显然也不是询问情况的好对象。

    李察顾不法斯琪的震惊,做了个手势示意她跟,一边向自己的小楼快步走去,一边开始联系母巢。然而他连续在意识中呼唤了数次,母巢才懒洋洋地开始回应。

    “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有点小麻烦,已经解决了。”母巢的声音说不出的慵懒,就象一头吃饱了的狮子。李察觉得它只想睡觉。

    “小麻烦?你是说神战?”李察追问。

    母巢却很是懒得回答,先是断断续续地传送过来一大堆关于自己的资料,如此拖延了整整十分钟,终于成功地分散了李察的注意力,然后才说:“似乎是叫神战,反正来了很多人。但是现在都已经被打回去了。三女神的神国听说也守住了,内安应该损失惨重。”

    “都打回去了?他们来了多少人,有没有神子或者是化身?强者有多少?我们的损失呢?”李察一边飞速翻阅着母巢的资料,一边询问着一系列的关键问题。

    “染血之地内已经没有敌人的部队了,我们还打进去了几十公里,然后又退了回来。敌人大致有几万,神子和化身是什么?强者有点,不过死了几个后,就都跑了。您的普通战士战死了几千人,而我的战斗单元损失已经补充完毕。”

    母巢的回答让李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分脑是掌控全局的,每个战斗单位都相当于母巢的一只眼睛。而以母巢的超卓智慧,对数字的把握甚至还在李察之,往日分析战场伤亡的时候都要精确到个位数的,哪象这次全然没有一个精确点的数字,几十、几千、几万,就象只迷糊的菜鸟。就是战场的菜鸟也不至于这么糊涂!

    不过李察还没来得及斥责母巢,就被资料中的一行所吸引住。那是神性,母巢的神性储备居然达到了三百七十单位!李察明明记得自己走之前,母巢刚刚晋升九阶,神性几乎消耗殆尽,残余的神性连十个都没有。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三百七十了?

    李察高兴之余极为惊讶地问:“母巢,这么多的神性是从哪来的?”

    “某天,一个奇怪的家伙突然闯进了动荡之地,被我吃了,然后就多出来许多神性。”母巢的回答依然模糊得让人想撞墙。

    “什么样的家伙?”李察继续追问。

    母巢的回答却越来越迟缓,用词越来越简短,甚至会单调的重复好几遍,“一个很奇怪的家伙而已,很奇怪,主人,我现在非常的困,非常困,需要睡一段时间。睡眠对我,非常有益……”

    李察还来不及说什么,来自母巢那边的联系就嘎然中断了。但是在联系断开前的一瞬,李察忽然发现母巢的神性又跳动了一下,变成了三百七十一!他很确定先前自己肯定没有弄错,难道睡觉也能睡出神性来?

    不过强大的生物在晋阶或者是某些关键时候,都喜欢沉眠。李察自然知道这些习性,母巢的沉眠也不是第一次了,于是他勉强压抑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始试着寻找其它人来询问在过去的三个月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和李察有灵魂联系的追随者全部都在诺兰德,他一时竟然有些不适应,第一次感觉到心中空空荡荡的。以往总能够感应到众多追随者的情绪和位置,现在母巢沉睡后,李察的灵魂一下子变得如此空旷,让他猛然间有种孤独感觉。

    :今晚加班,所以更新晚了,幸好,明天就是周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