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意外之外

    李察开始在蓝水绿洲城内漫步。&&他看到雷蒙还在院落里一边喝着茶,一边研究着法罗的风土地理。看到李察时,雷蒙还微笑着向他打了个招呼。李察一刹那有教训他一顿的冲动,但现在显然不是和对方算旧账的时候。

    米托的院门是紧闭着的,照顾他生活起居的仆人告诉李察,大师正在冥想,据说在神战中受了重伤,现在受不得打扰。

    克拉克和山德鲁都在西北方向,他们正在血腥镇压野蛮人的反扑。在神战中,祖源高地的野蛮人不甘心过去的失败,也组建起一支军队攻占了信风之墙。战争一结束,追随者们第一件事就是调转兵锋,去夺回这块交通交地。

    如此一来,一时间李察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询问战争全局的。

    无奈之下,李察走进了泉水女神的大神殿。听说李察归来,菲伦立刻亲自迎了出来,并且非常热情地把李察拖进了后殿。这位新晋教皇已经是十七级的大神官了,喜悦的模样却象一个少女,几乎把李察整条手臂都抱在了怀里,用拖这个字来形容非常贴切。

    法斯琪不顾菲伦的白眼,也跟了进去。以她的武力,想要去哪里,整个大神殿中还没有人能够阻止。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李察总算弄清楚了神战的大致经过,也明白了菲伦的热情来源。

    随着凡间的战争告一段落,内安的战斗神官和神殿骑士们损失惨重,尤其是为了抢救神子,神殿骑士团几乎全灭,据说整个教会剩下的骑士,即使算预备役,也连一个中队的编制都不能保持了。

    这些都是最忠诚的信徒,他们的战死直接影响了内安的信仰之力,让内安的神国战争难以为继,不得不退却。

    而受到凡间战况影响,到了神国战争后期内安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神国战士在对方的神国内进行战斗,受到的压制非常严重,双方的损失根本就不对等,内安又没能速战速决,结果直接导致了损失扩大。

    中等神力的内安对付濒危的森林与狩猎女神都只能勉强维持双方损失对等,在泉水女神的神国里完全可说是损失惨重了-

    战死在他神国度的神国战士最终都会被吸收转化,成为三女神神国的一部分。所以内安撤退后损失惨重,而森林和狩猎女神则摆脱了濒危局面,神国变得坚固稳定。

    凡间的战争获得胜利后,菲伦又得到泉水女神新的恩赐,等级被直接提升到了十七级。而泉水女神更是颁下了一条隐秘的神谕,如果菲伦能够从李察那里得到一个孩子,那么就将是下一任的教皇。而菲伦本身也将被提升到十八级!

    女神直接提升神职者的等级,对自己积累的信仰之力也是巨大的损耗,所以历来只有建立了极大的功勋之人,才会得到直接提升神术等级的神眷。

    因为有这样的神谕在,菲伦一边和李察解说着这场神战的始末,火热的身体总是下意识地往李察身靠,看得法斯琪双眼喷火。她倒不是对李察有什么想法,而是出于对艾莉婕的忠诚,她觉得自己有保护李察不受野女人侵害的义务。

    李察好不容易才从菲伦那错漏百出、次序颠倒的叙述中重新把神战的过程大致推导出来。这是一项颇为不易的工作,让李察不禁感叹菲伦是怎么坐教皇位置的。如果不是自己的出现,泉水女神的教会估计早就被菲伦弄垮了?

    此刻菲伦明显不正常的热情让李察也觉得有点吃不消,好在有法斯琪在旁边虎视眈眈,李察谅菲伦也干不出什么事来。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有法斯琪在,菲伦也如此火热,显然背后另有原因。

    难道和泉水女神有关?李察若有所思。

    告别了菲伦,李察就直接飞向自己的作战室。法斯琪则稍稍多留了一会,非常强硬地把菲伦堵回了教皇厅,这才放心追着李察而去。

    在作战室,李察展开了染血之地的地图,开始在地图勾勒整个战争的过程,看着看着,李察的双眉渐渐锁到了一起。

    整个战争的进程非常奇怪,从兵力对比到伤亡损失,都有太多的谜团。纵观全局,尤其是后半部分,己方的战略几乎可以称得是精妙无比,即使李察自己来指挥,有着精英蝙蝠这样强力的侦察手段,也不过如此了。况且因为李察手有足够多的强者,有的地方可能就直接平推硬攻,而不会这样用尽心思地谋局布阵。

    以克拉克和母巢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打出这样的战争。能够把一场绝对劣势的战争打到这种程度,抛开强者战不考虑,在李察的印象中,似乎也只有艾莉婕、撒伦威尔和雷蒙能够做到。哦,还有一个歌顿,这个男人已经把战争变成了艺术。

    只是一想到这个名字,李察的心就抽紧了一下。于是他若无其事地把歌顿这个名字从心里扫了出去。

    李察放下地图,直奔雷蒙的小院。雷蒙依然在喝茶看,只不过地点从院子里移到了室内。

    “这场战争是你指挥的?”李察根本不和他绕圈子,开门见山地说。

    雷蒙放下了本和茶杯,认真地看了看李察,才叹了口气,说:“你这么快就知道了,看来比我原本预期的还要聪明。”

    李察眼中有森寒的光芒闪动,说:“你是怎么说动母巢的。”

    雷蒙耸耸肩,说:“一个小小的协议,内容无足轻重。”

    但他看着李察越来越凌厉的目光,无奈地摊手,说:“不要这么严肃,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好,你看,协议的内容已经来了。”

    一只洁白的大鸟从院墙外飞了进来,扑着翅膀熟门熟路地从半掩的窗户跳进来。它生得非常美丽,灵动的双眼中居然闪烁着智慧。李察一眼就看出这是母巢的造物,只不过一向务实的母巢为何会突然有闲心造出这么一个华而不实的东西出来?

    白鸟一声清鸣,从嘴里吐出一颗晶莹的珠子,然后再次振翅飞走。

    雷蒙拿起珠子,直接丢进了嘴里,然后说:“不用奇怪,这就是可以维持我生命的东西。那只鸟是我从小长大的那个位面的特殊物种。我最近很喜欢回忆一些往事,就让母巢帮我做了这只鸟,维持生命的物质也改以这种方式吞服。没有人喜欢隔几天就被一只大蚊子叮一口,我已经做了很长时间恶梦了,这个月却睡得很好。作为回报,我帮你打赢了这场战争,你看,就这么简单。”

    李察安静地看着雷蒙,依旧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的意思。

    雷蒙最终象是经受不住李察的目光,无奈地说:“好,你赢了。你收留了米托大师,又把他放在这里。这场战争开打没多久,米托大师就被迫要前线了。他一旦孤身出现在战场,几乎是必死之局。米托大师救过我很多次,我欠了他很多条命,不能看着他就这样死去而什么都不做。所以我才和母巢达成了一个小小的协议,帮你来打这场战争,而我也可以顺便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就是这样。”

    李察淡淡地问:“你帮我打赢了这场战争,就不怕我实力继续膨胀,去灭掉约瑟夫?”

    “李察,你太谦虚了。我不出手,你也不会真正输掉这场战争的,最多损失惨重点而已。战争与毁灭之种已经让你培育到了这种程度,还有什么好怕的?”

    李察默然片刻,说:“我和约瑟夫家族的仇恨是无法化解的。但是这次还是要谢谢你,以后在剿灭约瑟夫的时候,我会考虑仁慈一些。”

    雷蒙只是笑笑,又拿起了。

    于是李察起身离开。

    一场意外的战争,以意外的方式收场。李察出现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去,于是又有许多人开始战栗。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李察的追随者接二连三的出现,并且那些让人闻风丧胆的可怕骑士:构装骑士们也回来了整整五十骑。

    然而回来的构装骑士越多,李察就越是愤怒,因为是他把这批骑士带出了法罗,现在都带了回来。等如是又要多付几十万的传送费用。

    既然回到了法罗,李察也就不着急了,而是沉稳心情绘制构装,并精修魔力,耐心等待着追随者们到齐。

    最后到的是流砂和她的天选卫士们。

    追随者们一到齐,李察就点齐了一千人形骑士,再带九阶母巢生产出来晋阶版的几百兵团重装步兵和投掷兵,以构装骑士为核心,铿铿锵锵地开往红杉王国的国都。

    李察的部队刚有调动的迹象,各地的使者就纷纷抵达染血之地。有来自薛西斯、西奈以及路德瑞斯等诸神教会的使节,也有来自各个公国的使者。

    使者们的来意无非是想要劝李察在得到一定补偿的情况下停止这场战争。天神国的战争已经结束,凡间的战争也有了结果,何不见好就收?

    :今日加更,从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