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 虔诚之意

    此刻李察提出的要求,等如是接收了勇气之神在红杉王国的一切地盘。!。这对在红杉王国苦心经营良久的教会来说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但却恰好在勇气之神亲自颁布神谕中所明示的底线不远。

    恰如李察所说,大神官虽然丢了神殿,却是非战之罪。如果能和李察在底线之谈成停战条件,说不定还有神眷。所以这件事,大神官没有多少犹豫和要价的余地,就立刻答应下来。

    不料李察又笑笑说:“我知道伟大的内安一定有神谕下来,就停战划出了一条底线。我想听听这条底线是什么?”

    大神官的汗立刻就下来了,真要是在底线达成停战协定,那他非但没有神眷可拿,反而还有可能遭到惩罚。毕竟他丢失了承载之的残页。而如果内安不经意把目光投射过来,发现他竟然泄漏神谕的话,能不能还有命去服绝地苦役都成问题了。

    李察看出了大神官的担心,微笑道:“不要担心,刚才我们达成的条件不变。我只是想要听听伟大的内安的神喻内容,验证心里的一些想法而已。如果你不肯说的话……”

    “我说!神谕是这样的……”大神官立刻说出了一大串内容,听起来已经和李察的要求不远了。内安的容忍极限是再交出旁边一个小公国的教区,由于那个公国也派兵参加了联军,所以,如果李察提出教区或者国土的要求,都是合理的。

    李察点了点头,有些奇怪地看着大神官,意味深长地说:“象您这样的人,为何能够做到这个位置呢?您再往一步,就可以进入枢机主教团了?”

    “我对伟大内安的虔诚不容置疑!当然,在不损害伟大内安的前提下,也不妨碍我有一些小小的私心。”大神官提到内安时,一脸虔诚光辉,说到后半句时,又向李察堆起了谄媚的笑,变脸之快之彻底,让李察也目瞪口呆。

    李察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仔细地看了看大神官,忽然问:“你的名字是……”

    “布斯克茨,李察阁下!您叫我阿布就可以了。”

    李察点了点头,说:“好,阿布,在你身我看到了一种难得的潜质,让我深深震惊的潜质-我想我们之间可以有更深一层的合作。这样,我可以帮助你进入枢机主教团,而你呢,只需要把内安一些重要的神谕及时地通知我。你看如何?”

    “这……这是背叛!不行,我,我做不到!”大神官听到枢机主教几个字的时候还一脸期待,随机立刻惊慌失措起来。

    “不,你做得到。只需要一点小小的技巧而已,而你现在已经具备这个能力了,只是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而已。你等一下,我给你看样东西。”说着,李察随意从一本教典撕下半张空白的纸,然后在面刷刷地写了起来,片刻间就写满了,然后递给大神官。

    大神官接过那张纸一看,顿时一惊,随即硬生生把即将脱口而出的疑问吞了回去。

    纸的最端写着:“如何让自己看起来很虔诚”。

    在下面,就是一系列内容和技巧,以及一个非常奇怪的但又是不折不扣神术的咒语。

    这个神术的主要用途就是让施术者进入到某种特定的状态,成为他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人,时间可以持续半小时之久。说白了,就是一个人如果以为自己很虔诚,那么就会在神术持续期间变得很虔诚,哪怕是真神的意志扫过,也很难发现这是一个伪装的状态。半个小时,对付一般的教会仪式已经太足够了。

    只不过这个神术需要动用一种神秘的神力,而修炼这一神力的方式就是诵念某段意义不明的神语。大神官还是第一次看到有无需触动信仰之力的神术,但他的所有知识都告诉他,这段咒语启动之后,确实会放出一个不折不扣的神术。

    “有了它,你就不用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会被勇气之神发现了。”接下来,李察就说出来那段西奥多的名言:“你认为自己是虔诚的,那就是虔诚的,与你的所作所为无关。”

    这段话,包括那个小小的神术,都是出自西奥多之手,也是他能够欺骗真神的奥秘所在。

    西奥多本身其实是一位魔法师,他之所以把自己变成了神术者,正是为了研究神力和信仰的奥秘。和雷蒙一样,西奥多原本也是一位所罗门堡学者法师,这一系的法师,在混淆真实与谎言之间确实有专长。

    大神官反复看着那张纸,将信将疑,然后轻声念颂咒语,身居然光芒一闪,神术已经成功了。大神官立刻变得一脸圣洁虔诚,仿佛是个狂信徒。他盯着李察,正准备斥责之际,李察挥手间已是一个驱散术扔在了他的身,驱散了那个神术的效果。

    “这……这太神奇了!”大神官惊喜莫名,他完全可以体验到刚才的状态是多么的‘虔诚’!

    “很容易,不是吗?”李察笑着说,然后指了指大神官手中的那页纸,说:“这个东西,学会后就烧掉它,然后彻底忘记它曾经存在过。”

    大神官立刻把那页纸反复看了三遍,把每一个字都牢牢记在心里,然后右手一伸,手心中腾起一团明亮的金色神力火焰。

    李察摇了摇头,伸手轻轻巧巧地就把那页纸从大神官的手里抽了回来,然后说:“要用魔法或者是自然火焰。”

    当那页纸在魔法火焰中燃尽,大神官再看向李察的眼神中,已经有了真正的敬畏。

    无论是谁,能够掌握这种连真神都能够欺骗的能力,都不是他可以稍加抗拒的。而他依稀仿佛想起一个古老的传说,似乎稍稍窥见了一丝李察背后那位神明的真相,那要追溯到古众神时期了。然而大神官立刻打了个寒战,把所有念头驱逐得干干净净。

    “解决了信仰的问题,接下来让我们看看如何使你的神眷更加浓厚一点。”说着,李察拿来了一幅地图。这也是从神殿找出的战利品,面标着勇气之神在红杉王国以及周边地区的教区与神殿分布。

    李察随手一勾,红杉王国东北角划出相当于公国大小的一片土地,那面有两座勇气之神的神殿和三个一级教区,然后指给大神官看,说:“这片区域我可以还给你,继续保留内安的信仰,就当是你的功绩,这应该足够让你进入枢机主教团了。”

    布斯克茨大神官却没有欣喜若狂,反而一脸戒惧,说:“这份功绩足以让一个普通的牧师成为枢机主教,您为什么要找我呢?”

    李察淡淡地说:“两个原因,一是你有这个能力。你看,那个神术你一学就会,这就是明证。第二,是因为你足够怕死。我就是看中了你这一点。”

    大神官的汗又下来了。

    李察看了看他,提醒道:“你要小心,这个神术不是万能的。当内安有所怀疑,用他的目光专注地看着你的时候,你的伪装就会失效。所以,不要自大,也别做蠢事。比如说背叛我们之间的约定。”

    “一定,一定!”布斯克茨终于明白了,如果他背弃了和李察的约定,那么很可能隔天就会有一封告密信放教皇的案头。

    “阿布,这个也还给你。”李察随手把那本罪与罚扔给了大神官,大神官慌忙把它收在怀里。而李察此刻早就把面的一切内容都记在了心里。

    第二天清晨时分,一行勇气之神的神职者就离开了神殿,徒步向内安的另一座大神殿走去。徒步是布斯克茨的坚持,他认为只有这种方式才能够稍稍减轻自身的罪过。不管怎么说,神殿都是从他手里丢掉的。

    其它的神职人员却没有大神官那么沉重,甚至有几个年轻的牧师还有说有笑。那是因为他们知道大神官已经与李察订立了停战协定,而且条件相当优厚。这份约定带回去,不光不会有任何惩罚,奖励和神眷还必定不会太少。

    李察则在王城停留了三天,一方面是清理勇气之神的大神殿。他准备把这座神殿重设为三女神的联合神殿。

    当这个消息传到三女神的耳中时,不出意外,三女神都心情大为愉悦,不光给李察的神眷者头衔前又加了长长的一串极为威武光辉的形容词,还指示教会一切人员在建设联合大神殿的事情,全力协助李察,必要时可以奉献一切。

    必要时可以奉献一切……真正的神职者,和相关的人员,都能够领会三女神的意思。于是菲伦立刻亲自率领了一队由各种类型美貌风神官组成的队伍,匆匆赶往红杉王都,决心用人海战术彻底将李察淹没。

    李察的另一件事则是忙着平叛,主要是王室和一些与王室非常亲密的贵族们的‘叛乱’。有些是真的叛乱,有些人则是本就一肚子火气,被李察丝毫不讲究贵族风度收缴战利品的行动逼成叛乱的。

    :这是今天不正常的更新,也就是传说中的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