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一 夜是如此沉静

章十一 夜是如此沉静

    原创“有什么事需要你自己跑来一趟?用魔法通讯说一说不就行了!那些老家伙们,哼哼,现在对你可用心着呢-_他们个个都有私心,希望自己的研究项目能够被你看中,好得到你的资助。”黑金毫不犹豫地出卖了多年的老朋友们。在他看来,李察直接资助这些大魔导师和大炼金师们,对改善深蓝的财政状况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岩木助燃剂的研究怎么样了?”李察一边和黑金向深蓝内走去,一边问着自己最关心的项目。

    “再有两周。没办法,风澜那只老精灵臭毛病又作了,他又看上了一个年轻的精灵美女,现在每天都要花好几个小时给她写情诗。根本没多少心思在研究上了!”黑金愤愤地说着。

    灰矮人很不理解,一个女人的魅力怎么可能和金币相比,为什么会有人放着大把的金币不赚,而要去讨好一个女人。不管那个女人是精灵,是人类,就算她是一头母龙,只要有金币,还不是要多少头就有多少头?

    不过风澜是深蓝中屈一指的大炼金师,这个项目也只有他最适合主持。

    李察笑笑,对风澜这位精灵大师还是很有好感的,于是说:“能够在两周内研究出来就行了。黑金大师,您帮我安排一下,我想要和所有的大师们都单独谈一谈。关于晋升大魔导师的事,我有些疑惑得不到解答。”

    “这个安排也不是很困难。在深蓝的老家伙们我都可以给你抓来……等等!你刚才说什么,谁要晋升大魔导师!难道是你吗?”黑金几乎要跳起来了。他围着李察不停地转着圈子,就象在看一只怪物。

    “这怎么可能,你才多大,这就快成大魔导师了?那岂不是和我一样了,当然,我们灰矮人原本就不是以魔法见长,这只是我自己的一点小爱好而已。可是小李察,你有二十了吗?居然就要成大魔导师了!真是见鬼了,这让那些老家伙们的脸往哪里放呢?你当年的潜质只是优秀而已啊,在另一方面才算得上潜力卓越,很快可……呃,我什么都没有说!”

    李察狐疑地看着黑金,从灰矮人的话里可以听出,他一定隐瞒了什么,而且是和自己当年的天赋资质评价有关-_

    不过不管李察再怎么追问,黑金都摆出一副打死也不肯说的表情。

    李察却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一直到进入黑金办公室,李察都在反复问一个问题,大有你不回答,就不要做其他事情的架势。

    黑金气喘吁吁地跳上了自己的桌子,盘膝坐下,想了想,终于吐露了和李察晋阶大魔导师有关的部分内容。

    原来李察在当年深蓝的资质测试中,综合评定只算是优秀而已。加上血脉,也仅仅是比优秀强一点点,根本就没有达到苏海伦学生的最低标准。优秀之上,还有天才,再之后是卓越、传奇和惟一,站在一切顶端的,则是苏海伦自己。

    在李察之前,苏海伦收的学生,最差的一个评价也是天才,其余的都是卓越,甚至还有一个传奇级别的。

    检测出的魔法天赋越低,不光是提升魔力时度会慢,而且在晋阶大魔导师时也不那么容易得到强大的能力。但这也不是绝对的,说到底,无数强者的经历似乎都证明了一点,在晋阶这一过程中,运气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在诺兰德,有太多的事情只能求助于运气,所以在诺兰德本土神明中,幸运之神才会成为最强大的神明之一。

    整整一个上午,李察和深蓝十七位大魔导师中的十三位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在接下来的下午,李察就把自己关在图馆里,翻阅着各种魔法典籍。直到服侍的法师学徒把晚餐送进来,李察才觉,不知不觉间整个下午已经过去了。

    晚餐盛放在由拉菲精铁制成的餐具里,完全是李察最熟悉的式样,让他恍然间象是回到了过去五年的日子。一边吃着晚餐,李察又象身处在深蓝求学的时光,一时之间,他对苏海伦的思念空前的浓烈。

    于是李察匆匆扫净盘中所有的食物,就离开了图馆,走向传奇法师专属的区域。

    这一次,李察很顺利地进入了传奇法师的寝殿,又看到了躺在玉台上沉睡的苏海伦。

    她依然是那样精致的美丽着,睡姿很有些大大咧咧的味道,却让人丝毫感觉不出有任何不雅的地方,只会觉得眼前的少女非常的纯真可爱。

    现在李察已经知道,传奇法师因为种族特殊的缘故,心理和身体其实就象她的容貌一样,刚刚成年而已,甚至,或许距离真正成年还有一小段距离。

    如果苏海伦还没有成年,那么她的种族就实在是太可怕了,即便巨龙也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来成长。

    李察走到玉台前,坐下,宁定地看着苏海伦的面容。

    传奇法师额头上一缕金毛又竖了起来,示威性地向李察扬了扬,然后就懒洋洋地伏了下去,连李察轻轻抚摸苏海伦金的举动都视而不见。看来自从上次李察狠狠地揪了它之后,这缕金毛对李察的态度就好了很多。

    欺软怕碎,似乎是它的特色。

    看着沉睡中的苏海伦,李察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是老师,还是其它的什么?想到那激情而疯狂且让他不知所措的一夜,李察总不知应该如何面对她。想到那些苏海伦的喜悦,那已经不是能够用金币来衡量的。列在条目上的数字,就象它们的科目一样,意味着她浓浓的喜悦。

    “我马上就要是大魔导师了,现在我才二十岁。没有给你丢脸……”李察说到这里,就有些说不下去了。

    他双手紧紧绞在一起,越来越是用力。好不容易看到了苏海伦,好不容易有了一些值得骄傲的成就,可是现在,在她面前,却不知怎么,非常难以说出来。

    在苏海伦面前,一切的荣耀与辉煌,都是如此的黯淡无光。

    既然说不出来,李察索性就不说了,而是安静地翻阅记忆里的往事。

    回想起传奇法师的种族和成年问题时,李察忽然有一个非常奇异的想法,那一夜,会否是她刚刚成年期间的一时冲动呢?甚至还有可能是未成年的冲动。就象一个任性的少女,一定要得到某件心爱的东西一样。

    想到了那一夜,也就想起了那一夜的承诺。

    李察拉起了苏海伦的手,把衣袖往上挽了挽,露出的是一条洁白柔腻的手臂。但在那夜时,苏海伦全身上下都浮现出湛蓝色的纹路,双臂亦是如此,那种无法言喻的美丽色彩,仿佛是无尽位面深处的一声叹息。

    而现在,那传说中的六阶构装‘深蓝咏叹’就深藏在肌肤下。

    深蓝咏叹……李察现在还没有到达大魔导师的境界,也就很难做出四阶的构装,距离补完六阶的深蓝咏叹,还不知道要多久。而且深蓝咏叹的秘密,只能到其它位面去找寻。而以李察现在的实力,距离探索未知位面同样差了十万八千里。

    坐在这里的李察,心中非常的矛盾挣扎。

    提升实力,需要他尽快翻越大魔导师的门槛,这样才能够做出四阶构装。但另一方面,出于个人战力最大化的考虑,却必须尽量把境界压制在大魔导师之下。

    因为和深蓝多位大魔导师的谈话,以及查阅了大量相关资料都表明,晋级大魔导师时得到的能力和血脉力量有密切的关系。一般而言,血脉能力越是强大,所能够得到的能力就可能越强,虽然不是绝对如此,但只要是大多如此,就值得调整展方向。

    所以李察想要挖掘自己最大潜力的话,就需要先行把血脉力量展到极致,然后再行迈上大魔导师的台阶。

    如果放在一般人身上,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晋阶理论上是不受控制的,除非拥有秘法。而李察恰好有深蓝冥想可以有意识地强化血脉力量,另一方面,又可以通过牺牲来控制住魔力的增长。只不过这很可能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最终结果或许还不尽如人意。

    在两条道路之间,李察以四阶的智慧天赋,也算不出究竟是哪一条更加好些。

    坐在苏海伦身边,李察思考了将近整整一夜,也没有得到结果。当天色微明时,他站了起来,向传奇法师道了别,就向大殿外走去。

    传奇法师依然在沉睡,那缕金毛懒洋洋地动了动,象是在和李察告别。

    走出苏海伦的大殿,黑金一直等在门外。看到李察出来,灰矮人立刻迎了上来,问:“殿下醒了没有?”

    李察摇了摇头,说:“还在沉睡呢。”

    灰矮人脸上露出一丝失望,随即掩饰了下去,说:“菲尔大师刚刚回来,他正在等着见你呢!”

    “太好了!”李察深知菲尔大师在魔法理论上的深厚造诣,在许多领域,菲尔甚至越了一些传奇法师。只不过因为天赋所限,所以菲尔直到现在还只是十九级。

    已经是早餐时间了,菲尔、黑金和李察就在一起共进早餐。

    PS:好,加更还是无视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