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四 大清洗

    皮特拉顿只想让李察知道,他确实有不惜一战的决心。{书友上传更新}

    但是当他回过头时,却看到了李察那森寒的目光,心骤然大跳几下。他还看到,簇拥着李察的那些骑士,此刻都转过了头,那种眼神就象在看着一个死人。

    也不见李察发布任何命令,他的部队忽然都动了起来,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穿插换位后,原本散乱的长蛇阵竟然奇迹般地变幻成了强攻的锋矢突击阵型。而在阵型最前端的,赫然是数量多得让人头皮发麻的构装骑士!

    皮特拉顿伯爵一时目瞪口呆,眼看着李察的构装骑士们开始加速,然后整个阵型都动了起来,追随着构装骑士滚滚冲来!

    双方军队轰然冲撞在一起,一时间血肉横飞!然后伯爵就看到自己的部队以不曾想到的速度溃败,他这才明白,原来自己空有决心,却没有和决心相匹配的实力。而且他的决心原本就很有限,实际上更希望靠私军的人数和图森家族的徽章来吓住李察,并不是真的想打一仗。

    伯爵确实有不惜一战的决心,但李察却随时准备好了打一仗。

    第二天,皮特拉顿伯爵私军全军覆没的消息就传遍了周边地带。

    伯爵本身倒是留住了性命,甚至都没有受伤,可是私军多达五千余的俘虏却让伯爵几乎倾家荡产,这还是李察特意把赎金打了折的结果。

    此战之后,地方贵族就再也无人敢于挑衅李察。而李察名单上的人,要么是舍弃了领地逃亡,要不然就是主动投降,以期待可以获得一点点的优待。李察曾经承诺过,只要放弃抵抗,罪名就可以减缓一等。

    每抓一个背叛者,李察就会把名单上相应的名字划去。每一个背叛者逃亡,李察就会占领他们的领地,驱逐他们的家族,以作对背叛行为的惩罚。随着名单上名字一个个被划掉,李察的声望也在迅猛窜升着。他的声望上升多少,索伦侯爵的声望就会下降多少。

    总有人不愿意汲取前人的失败经验,而试图象皮特拉顿伯爵那样靠背景和一个响亮的家族名字来吓阻李察。泡*书*吧)可是他们的悲剧却在于实力远不如皮特拉顿伯爵,而李察偏偏又是一个只要对手叫喊战争,就会给他们战争的人。

    再打垮了一个伯爵和三个子爵后,终于没有人敢再出来和李察‘理论’了,而贵族们也都再次回忆起阿克蒙德“疯子”的家名。李察用铁蹄和利剑让这些人明白,想要从阿克蒙德盘子里抢走一块肥肉,往往需要付出十倍的代价。

    也有分支家族宁死不屈,殊死反抗的,而李察没有丝毫手下留情,凡是全力反抗的分支家族主要成员都会被处死,其余人则会被变成奴隶,就地卖给奴隶商人。而领地则被李察直接没收,至于是否合理,李察却不会去管那么多。从同盟法律角度来说,这是族长处理家族内乱,不会受到贵族法庭干涉,这样就足够了。

    这是李察第一次按照豪门处置叛逆者的原则来惩罚家族内部的叛乱分子,也在诺兰德贵族面前展示了自己的铁血手段。他那支千余人的小部队规模不大,却如死神手的镰刀,将死亡与毁灭四处播洒下去。

    然而就在李察的名单上只剩下最后两个名字的时候,忽然遇上了一个意外的敌人,苏亚男爵。

    说是意外,是因为苏亚男爵摆出了一副决战的架式,却只带了两千人,而且里面连一个构装骑士都没有。这点人数,看来就是苏亚男爵自己所属的私军,而且是一个男爵正常能够拥有的全部私军,一点都没有动到索伦侯爵的军队。

    “苏亚?你这是想要打仗?”李察讶然看着对面的苏亚男爵。

    “为什么不呢?”苏亚的眼冒着火。那是真正阿克蒙德的火焰。

    李察再向苏亚身后看了看,更加诧异了:“就凭你身后这点人?”

    “那需要多少?”

    李察沉吟,认真地说:“以你这军队的素质,数量上就是再加个零也打不赢我。何况你现在的人数并不比我多。”

    “打赢?”苏亚男爵忽然笑了,越笑声音越大,然后怒吼着咆哮起来:“打不赢,难道就不打了吗?”

    李察仔细看了看苏亚,然后赞同地点头。手一挥,身后的骑士立刻如潮水般铺开,排出了密集阵形。显然李察不准备防御,苏亚一旦攻击,他就要以绝对优势的构装骑士给苏亚以迎头痛击。

    海量构装骑士聚集在一起,那种压力简直让人窒息!然而苏亚却没被吓住,而是回头向自己的战士们吼道:“阿克蒙德们,让我们的敌人看看,我们同样有血战到底的勇气!”

    苏亚一声高呼,却是应者寥寥。

    他的战士们有不少已经露出畏惧动摇之色,在诺兰德,成建制的构装骑士就是战场之王。这些综合实力可达裸装圣域的怪物们一旦冲锋,任何挡在他们正面的普通战士都必死无疑,绝无幸理。

    这种必死的结局才是构装骑士的恐惧之源,如果知道自己挡在了构装骑士的冲锋道路上必然会被碾成齑粉,却不能稍微阻挡下对方的速度,而旁边的同僚却能够幸存,那么就是最勇敢的战士都会有所犹豫。

    而统帅们最头痛的则是应该把哪支部队放在构装骑士的正面冲锋路线上,那是炮灰的位置,没有例外和幸运。

    士兵的畏缩让苏亚有些意外,随即更是怒发如狂,他拔剑向天,发出阿克蒙德传统的战吼,纵马向李察冲来,再也不管身后究竟有多少战士跟上来!

    大多数战士都磨磨蹭蹭地留在了原地,只有一小部分战士跟随着苏亚冲向李察,然而他们的一半冲到途,就顶不住对面构装骑士的凌厉气势,悄悄放慢了脚步,甚至有人直接开溜。最终紧跟着苏亚冲向李察的,竟然只有一百人。

    一百普通战士,不要说面对十倍于已的超精锐部队,他们的数量甚至还没有李察构装骑士多!可以说,这是决死的冲锋,然而从一马当先的苏亚,到最后靠着双脚狂奔的十几名步兵,都红了眼睛,扯开喉咙,嘶喊着冲向李察!

    李察微微讶然,随即禁不住有些动容,并不是因为对手的强大,而是因为他们的勇气。从这些个人实力完全不值一提的战士身上,甚至是他一向鄙视的苏亚男爵身上,李察却看到了阿克蒙德的灵魂。

    李察抬起了手,于是追随者和构装骑士们都握紧了武器,只等李察的手落下,他们就会逆冲而去,并以绝对的实力把对手彻底碾碎。

    然而,李察那代表着斩杀的手却没有落下,而是收了回来,代之以一句:“全部捉活的。”

    追随者和构装骑士们有些惊讶,不过活捉虽然比斩杀难度大得多,但是双方实力差距实在太大,构装骑士们并不觉得有何困难,也就一个苏亚略有些难办。

    苏亚通红的双眼已经只有李察,压根不去看周围和身后到底跟上来多少人。他从发起冲锋那一瞬间,或许更早些,在集结军队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就作好了有去无回的准备。

    距离李察已经只有二十米了!

    苏亚身后杀声阵阵,构装骑士们从两翼强行插入,将苏亚和战士们分开。而正在冲锋的苏亚突然发觉侧方笼罩过来一大片阴影,整个天空都如同变得暗淡了。他骇然转头,却看到一个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巨大身躯正挟裹着一股恶风,当头向他压下!

    在刹那间,苏亚感觉那就是一座山峦。

    苏亚只来得及奋力将长剑刺过去,史诗级别的长剑竟然在对手的铠甲上划出大片火星,然后才勉强破开了铠甲,可是力量却已耗竭。随后,山就将苏亚压在了下面。

    当提拉米苏骂骂咧咧地从地上爬起来时,苏亚整个人都快被压进地面。要不是他下面还有一匹马,恐怕真会被提拉米苏直接压死。

    在巨大力量的冲击下,史诗级别的长剑都弯折扭曲,差点就要断裂。长剑看上去有一半剑锋没入了提拉米苏的腹部,但是这点小伤相对于食人魔巨大的体型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食人魔法师刚才的攻击方式已经完全不象一个法师,仅凭体重冲击就将苏亚砸了个半死,根本没有技巧可言。

    好不容易,苏亚才从眩晕抬起头,迷乱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而耳依然有巨大的轰鸣。他努力辨认,终于看清面前站着的人是李察。

    此刻世界仍然在不断晃动,而苏亚全身上下的骨头就象刚从沸腾的油锅走了一回,酥软得根本不足以支撑他的动作。但是最终苏亚还是站了起来,站到了李察面前。

    看着李察平和宁定的目光,苏亚忽然在心头涌上一阵颓然。这才过去了多久,他就连和李察面对面交手的资格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