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五 阿克蒙德的勇气

章十五 阿克蒙德的勇气

    原创苏亚觉得全身都虚软无力,闭上了眼睛,说:“动手,快点杀了我⒌原创”

    李察笑了笑,说:“杀你?为什么?”

    苏亚哼了一声,说:“我们是死敌。过去……”

    李察淡然道:“过去你是做过很多事,我就是再杀你两次也还不够。不过今天你却让我看到了一个阿克蒙德的勇气,不是每个人都敢带着一百多人向我的构装骑士团冲锋的。所以我觉得,与其杀了你而我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倒不如用你的命来给我的追随者们换点零用钱。”

    苏亚怔了片刻,才咬牙切齿地说:“放了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没关系,我也很想知道后悔这个词究竟是怎么写的。”李察说完,一挥手,骑士们就退了回来。

    苏亚又怔了一会,才明白过来李察居然是将他和他的战士们就地释放了。

    “这……”

    还没等苏亚说完,李察就打断了他:“不用惊讶,我可没那么多时间照顾俘虏。你回去后,觉得自己值多少钱,就派人把赎金送到黑玫瑰古堡去好了!行了,我们走,还有两家,干完收工!”

    随着李察的呼喝,大队战士骑士们呼啸而去,把苏亚和他的残兵扔在原处。

    一名副官走近苏亚,一脸惭愧地说:“苏亚大人,我……”刚才这名副官就没有跟随苏亚冲锋,可是他没有想到李察不但没杀苏亚,还将他就地释放了。

    苏亚看了一眼副官,说:“李察能够放过我,我当然也可以原谅你们的不够勇敢,但是仅此一次。”

    此时在钢铁大厅中,索伦侯爵的呼吸正变得越来越粗重,因为侍从报告了一个让他完全意想不到的消息:苏亚男爵尽起自己领地的战士,迎战李察。

    一个男爵领能有多少战士?苏亚能够调动的兵力索伦不用问都能知道。

    最终,索伦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挥手让侍从离去,整个大厅中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大厅阴森寒冷,身下的钢铁王座更是冰凉得刺骨。索伦忽然想,是不是身下的铁王座实在太冷,才慢慢地熄了他熔岩般的性格?

    在远程传送阵建立起来之前,赶路最快捷的方式就是乘坐狮鹫或者双足飞龙。{http:而当远程传送阵建立起来之后,狮鹫依然是选,因为它们足够便宜。大部分情况下,传送阵多被用来传递重要物品,或者进行魔法通讯,活物的传送费昂贵到很多人情愿靠双腿奔去目的地。

    回到黑玫瑰古堡后,李察就看到了自己想要的领地新规划图。在这块阿克蒙德传统领地上,将会新增加两座兵营和训练场,扩建原有的港口,并且新建两个内河港。

    古堡本身将继续增建,其中最为重要的建筑是一座坚固而庞大的传送堡,这是双向防御的建筑,以后通向众多位面的传送门都将修建在这里。而现在龙法师丽娜正在全力搭建通向法罗与绿森位面的传送门。再接下来,计划中还将修建一座通向森马所驻守的休兰位面的传送门。每个位面传送门,都是一座单独的小城堡。

    李察的理想,就是将黑玫瑰古堡所在的山盖满。

    黑玫瑰古堡本身也要重新增建,由于原本的主体设计已经体现了最为天才和疯狂的防御功能,因此这次并没有特别增加防御设施,却增添了许多功能性建筑,让城堡所能容纳的人数进一步增加,并且变得更舒适。

    歌顿时期的黑玫瑰古堡完全是一座军事要塞,每年的修缮和维护也只考虑城防设施,没有任何舒适性可言。

    此外,则是规模巨大的狮鹫站和双足飞龙站点,莫里斯飞鹰也将修建一座。最后,则是在三座港口之间新规划一座城市,黑玫瑰古堡将居高临下,俯视并监视着港口城市。还有一个没有宣诸于口的功能,这座新兴城市同时也会对远望半岛的传统小领主们形成牵制。

    看过了规划图,李察直接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表示同意。负责规划图的几位法师脸上都露出激动之色,李察这个小小的签名,就意味着近千万的巨大投资。对每个负责建设的法师来说,能够承担这么大的工程绝对是一生中都值得骄傲的事。

    几位法师都来自艾莉婕的领地,他们将负责改造黑玫瑰古堡的工程,大量的工程师也将随后从艾莉婕的领地赶来。在这些民生和基建领域,李察的人才积累几乎是零,还不能外求。

    签好了规划图,李察就率领着追随者们跨上狮鹫,返回了浮世德。

    浮世德正是热闹的时候,这里云集了从大陆各个角落乃至各个位面赶来的强者们,而且还有人正在日夜兼程地赶来。

    李察收复黑玫瑰古堡和处罚家族背叛者的行动并不仅仅是打了几仗,处死一百多个分支家族核心人员那么简单。强者们也绝不关心李察兼并了几块土地,又支出了多少军费,在他们眼里,阿克蒙德家族全部加总起来的领土范围都不值得太过关注,他们看到的只是构装,或者侧面点说,构装骑士。

    李察的一百五十名构装骑士,已经轰动了大陆。

    早就有人按照李察在法罗和绿森停留的时间计算过,哪怕李察在异位面时是日以继夜的工作,时时刻刻都在绘制构装,那依然意味着高的成功率,才能够积累下来如此多的构装骑士。

    而每一位圣构装师,在他们早年时期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绘制构装的成功率高得惊人。对步入中期的圣构装师而言,这个时候限制他们构装水平的并不是创意与理论,而是魔力。

    大多数构装师一生中能够分给冥想的时间有限,所以魔力增长会是瓶颈。这也就意味着,这个时期他们打造的低阶非标构装实际上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准,未来继续改进的空间十分有限。

    根据李察的种种表现和过往的圣构装师们对比,许多观察家宣称李察已经进入到职业生涯的中期,也就是稳定提高,等候魔力突破的时期。这让李察订制套装的吸引力再次获得提升。

    就算以后李察成为圣构装师,在不提高构装位阶的情况下对目前套装的改进也不会太多。就算有所改进,可是价格也会同步成倍的飙升,因为那时的李察就是圣构装师了,他的时间价值自然会连上好几个台阶。

    当李察回到阿克蒙德浮岛时,要求拜访的名贴已经装满了一个不小的箩筐。名贴上不是出自豪门大族,就是某位著名强者的直系血亲,甚至还有一位传奇强者亲自来到了浮世德。

    准备参加此次拍卖会的人数远远出了李察原本的预计,而且现在距离拍卖会预定的召开还有三天时间,还会有许多人到来。

    看到了请帖的数量和规模,李察立刻叫人把阿伽门农请过来,请他帮助安排一些专业人员来组织这场拍卖会。

    而在拍卖会之前,李察还临时加入了一场构装布会,这是一位新构装师的作品布会,她的名字就是珞琪.阿克蒙德。

    虽然阿伽门农和李察非常熟,听到珞琪这个名字也不禁一阵惊愕。最后,这个习惯沉默的年轻人也说了一句:“两个老家伙要疯了。”

    珞琪开始走上构装的道路已经不是秘密了,可是人们最多以为她只是处于可以绘制极少数最简单标准构装的学徒阶段,而大多数致力于成为构装师的魔法师终其一生就停留在这个阶段了。

    再如何乐观的人,都不会想到珞琪会在短短时间内达到一名正式构装师的水准。她能够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构装师,那么就很可能有大构装师的潜力。如果门萨家族知道珞琪有这种潜力,说什么也不会当成交换熊彼德领地的牺牲品。

    “真的是珞琪?”阿伽门农还是难以置信,半天后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当然是她。”李察说。

    别人会以为珞琪一飞冲天是运气好,因为门萨这样有历史的豪门培养年轻子弟是有一套筛选机制的,会被错失的天赋显然不是很突出,然而她攀上的李察不但出自“深蓝传承”,本人也在向着圣构装师的大道上迈进,这样的机遇可是用金钱换不来的。

    但李察却不这样认为。他亲眼看到了她是如何工作和奋斗的,那种在实验室和冥想室之间两点一线的枯燥生活,过几天还可以,如果过上一年,绝大多数人都要疯的。但洛琪却做到了,而且由始至终保持着专注,绝非空耗时间的那种散漫。就是在深蓝时的李察,也无法完全做到如她这样绝无旁骛的坚持和专注。那需要异常强大的意志。

    而且珞琪的魔法理论功底异常扎实,只是有些僵硬而已。所以只要李察稍加指点,她就能立刻融会贯通,根本不需要李察在这方面教她什么。所以珞琪现在的成就,只不过是她过去多年努力的结果,非常的自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