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六章十六 若冬之残酷

六章十六 若冬之残酷

    阿伽门农点头道:“拍卖会和构装发布会的事情交给我,我会让所有应该知道的人都知道这个消息。”

    李察微笑道:“那我就放心了。不过,你怎么还是十七级?圣域对你应该不是问题才对。”

    一段时间不见,阿伽门农高了些,黑了些,更加精瘦了一点,整个人就象一块锻打过的铁块,锋芒不显,却足以让人感觉到他的硬度。可他还是十七级,等级一点都没有提升。在很多时间里,阿伽门农也应该在有从容不迫的位面经营修炼,早就应该突破圣域瓶颈了。

    阿伽门农略一犹豫,就说:“这件事涉及到我们家族的一些秘密,不过告诉你并没有什么关系。你知道圣域之所以被定在十八级,就是因为突破到这一级时,强者们大都会觉醒一个类似于血脉力量的能力,就是圣域能力,也是区分圣域强者与其它人的标志。这一规则,可能是源自于整个位面体系最底层的规则之一。”

    “我们家族第三代族长是著名的腓力一世,虽然他有着种种奇异的癖好,却并不妨碍他的强大。事实上,他是当时整个大陆的最强者之一,已经强大到了能够触摸底层规则的境界。他发现,其实在晋升大魔导师和圣域时获得的能力并不是毫无规律可寻,在迈过圣域的瞬间,越是实力强大,就越有可能感应到强大的规则之力,从而觉醒罕见的圣域能力。所以自他之后,我们的家族就多了一条规定,凡是想要保留族长继承权的年轻人,在突破圣域之前,必须前往绝域战场,并且在那里生存一年之后,才可以晋阶圣域。”

    “谢谢你,也谢谢你这么多话!”李察说。

    “收费,一个构装骑士!”阿伽门农又变回了惜字如金的风格。他刚刚是怕解释得不够清楚,或者李察并不理解这件事背后的意义,而引不起足够重视,所以不惜大费口舌。

    “一个不够吧!十个!”李察现在确实是大手笔,而且他知道,阿伽门农透露出来的消息并不象他口头上那样轻描淡写,而应该是铁血大公爵家族武力传承最核心的机密之一。或许有些人已经觉察到了这之间的关联,却不会象铁血大公爵家族了解得那样清晰透彻,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曾经站上一个位面最巅峰的高度。

    如阿伽门农所说,腓力奥尔良一世是能够触摸到底层规则的强者,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传奇。他是通过对规则的解读了解到圣域与魔导能力产生的规律,而即使如深蓝这样的传承,也只能透过大量的现象,试图找出其的规律。传奇法师确实强大,但她是天生的强大,很大意义上,她本人的存在就是规则,和李察这样需要自己摸索的人完全不同。

    阿伽门农笑了笑,在李察胸口砸了一拳,说:“你明显不是普通的构装师,所以这些构装骑士我就收下了。不过不是现在,而是在我活着从绝域战场回来之后。”

    李察笑了起来,说:“你一定能活着回来的。不过记得去向幸运之神做个祷告。”

    在诺兰德,幸运之神算是立神明,又因为神职的缘故,从而拥有最为广泛的信仰范围。

    “我们家族,有自己的传承信仰。”阿伽门农这一句话又透露出不少信息。

    “好吧,或许我过段时间也要去绝域战场,但现在还在犹豫着。”

    “一定要去!”阿伽门农说。

    “为什么?”李察皱眉问。他知道阿伽门农有些话是不能明白宣诸于口的,那涉及到最核心的机密,而如奥尔良家族这类有自己信仰传承的家族,一旦真把秘密说出口,就会立刻被察觉。

    “只有在绝域战场或者是类似的地方,才能够把自己的全部潜力挖掘出来,才能够知道自己究竟能够走到哪一步。”阿伽门农的眼全是坚定,他看着李察,非常认真地说:“你和我,现在看上去是还不错,但我们其实都只是很普通的人。真正的强者,早已跨出了诺兰德,开始探索无尽的位面。我们要压榨出自己每一分潜力,才有可能跟上他们的脚步!”

    李察默然不语,片刻后才笑着说:“你今天的话真多,完全不象你了。”

    阿伽门农说:“以后可能再也说不了了,所以今天一次说完。”

    “你们家族的继承人应该不象普通圣域那样吧?在绝域战场上殒落的机率高吗?如果象白夜那样,就不会有事的。”李察这算是一半安慰了。

    “白夜是怪胎。至于继承人的死亡率……”阿伽门农顿了顿,才说:“是一半。”

    “你们……还真是疯狂。”李察说。

    “和阿克蒙德彼此彼此而已。”阿伽门农回敬。

    “走之前,我给你做一套套装吧!”李察说。

    没想到阿伽门农却是拒绝,他的理由是要在绝域战场强化自己的血脉力量,所以最好少用甚至是不用构装,过于强大的装备也要尽量少用。李察想到了白夜,看来这就是铁血大公一脉的嫡传风格了。在如此严苛严酷环境下还能够活下来的人,都必然会成为威震一方的强者。

    “那么,保重!”

    “我死不了。”

    李察和阿伽门农重重地拥抱了一下,然后目送着他离开。

    接下来的三天,浮世德更加不平静了。

    李察将在拍卖会前再举行一次构装发布会的消息已经传开,而让人们惊讶的是,这次发布会的主角竟然不是李察,而是珞琪!

    作为曾经的门萨家族的明珠,洛琪这个名字对大多数人来说都不陌生。她也确实有出众的美丽和清冷的气质。在人们的印象,她完全符合豪门公主的一切特征,8级的魔法师身份为她更加增添色彩。就连皇子都有疯狂追逐她的,各大豪门的年轻仰慕者也不计其数。

    但谁都没有想到,诺兰德时间仅仅过去了几个月,洛琪就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构装师!

    门萨的家族浮岛上,在主楼的地下深处,实际上隐藏着一个秘密的牢房。此时此刻,牢房深处正传出阵阵非人的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在刑室,一个年男人正被吊在刑架上,几名赤着上身,用黑布罩着头脸的刑手正在细致地用刑。

    他们手拿着的刑具极致纤巧,就象一根根各种不同形状的金属丝,不断在男人的血肉里探来探去。男人早已叫得声嘶力竭,可是却在神术力量的作用下保持着清醒,就连昏迷都作不到。

    宽大的刑室,还有十几个人正在观看,其只有五个人有座位。

    门萨公爵坐在正央,脸阴沉得如冬季浮冰海湾的天空,手酒杯里旋动的红酒色泽则沉得象快要凝固的鲜血。在围观的门萨家族诸人,有些人脸现恻隐,虽然不敢明显转开头去,目光却时时在地板和天花板间漂移,不过大多数人则看得津津有味。

    门萨公爵把杯酒一饮而尽,然后作了个手势,刑手立刻停下了手的动作,旁边候命的神术师则迅速把神术施放在受刑男人的身上,暂时减轻了他的痛苦,以便能够回答接下来的询问。

    门萨公爵阴沉地说:“你现在想起来了吗?洛琪什么时候表现出对构装的天赋和兴趣的?”

    年男人嗓子早就叫哑了,挣扎着说:“我……我真的不知道。都是她自己……自己去拿书看的!而且那些都是魔法书!”

    “不知道?”门萨公爵冷笑,“你可当了她七年的魔法老师,居然会不知道她有构装师的天赋?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我……我……”年男人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显然害怕之极。可是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门萨公爵是绝不会放过他的。现在的公爵,只是想找一个出气的地方而已。

    公爵手指逐渐张开,酒杯从他手缓缓滑落,在地上摔得粉碎。那清脆的破裂声,象是在每个人的心头上割了一刀。

    公爵冷冷地下了命令:“让他一直象刚才那样叫唤,七天之内不许死!”

    就连刑手和神术师脸上都露出难色,七天不死还能勉强做到,要保持声带完好却是个过于精细的活,不过他们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触怒门萨公爵,一个个非常用力迅速地点头。

    门萨公爵站了起来,说:“明天都跟我去发布会!我倒要看看,那个小贱货究竟能够做出什么样的构装出来!而且我看有谁敢买她的构装!”

    门萨家族其他人都沉默不语,跟在公爵身后走出了刑室。

    日落日升,转眼就是珞琪发布会的日子了。

    清晨时分,李察纵马从传送阵走出,在他身后跟着数量众多的追随者。而今天活动的另一个主角,洛琪,则换了一身正式的魔法师袍,安静地跟在李察身后。她自然而然的就会吸引到众多的目光。

    走出传送神殿时,恰好门萨公爵一行人也从传送阵走出。双方视线碰撞在一起,自然就迸射出许多火星。

    PS:今日太忙,更新晚了。稍晚点还有一个加更,是为燃烧的永夜。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