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七 爱与恨的发布会

章十七 爱与恨的发布会

    原创“李察,很高兴能够看到你!”门萨公爵先开{http:他并没有在李察名字后加任何的敬称,其实是暗讽李察的身份。认真说起来,李察还没有得到任何封爵,算不上是贵族。

    “原来是公爵阁下!”李察大笑了几声,才说:“不过我看到您却有些高兴不起来,总想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把您从浮岛上赶出去!”

    门萨公爵面色一变,没想到李察会如此的粗鲁直接,一点都不象个贵族。他冷笑反击:“这么想的人很多,而且他们想了一百多年了!”

    李察再次笑了,说:“那是因为过去的一百多年,这么想的人不包括我!”

    不止是门萨公爵,就连他身后的人都一脸愤怒,按住了腰间的武器。李察却丝毫不惧,冷笑着扫了他们一眼,然后说:“怎么,又想给公爵阁下添点麻烦?好,谁想决斗,就站出来。我们就在这里决斗好了!”

    门萨公爵的脸上立刻掠过一片青气,在这个时候决斗?打输了还好办,赢了呢?那些正在不远处大殿里翘以待李察设计套装的强者们立刻会把门萨家族加进仇恨表里。

    况且菲利浦陛下已经通过近臣的口警告过他们,如果再在神圣同盟的规则外行事,比如说用上辞种方式逼迫李察接受不公平的决斗,那么后果自负。

    想必李察也知道了这件事,所以阴险卑鄙地反过来开始挑衅。

    但是一看到李察身后的珞琪,门萨公爵怒火再也难以抑制,冷冷地道:“你要想决斗的话,过了今天,我一定会安排人的。”

    “过了今天?哈哈!”李察张扬地大笑,一时间路人纷纷侧目:“过了今天谁还有功夫理你?公爵阁下,您还是先担心一下城堡的质量!”

    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谁也不清楚李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不过李察早已率领追随者们扬长而去。

    李察的拍卖会被安排到了浮世德第二大的公共神殿内,到场的人数量之多,几乎把整座神殿填满。作为拍卖会的前奏,珞琪的构装布会享受到了同样的人气。

    看着台下黑压压一片的观众,洛琪的心剧烈地跳了几下。不过多年豪门淑女的严格训练让她得以从容应对大场面,仪态谈吐无可挑剔。

    珞琪布的构装是三幅二阶的非标构装,性能虽然出众,却和李察初次布会就直接拿出了两套自己设计套装的辉煌无法媲美。

    然而珞琪有敏感的身份,又是闻名的美女,这也让观众们并没有觉得虚度了这段时光。不过人们议论最多的不是她的构装,而是她身份的转换,以及门萨与阿克蒙德之间的恩怨纠缠。

    在场的观众有许多人是为了李察的套装订制而来,他们从珞琪身上看到的比普通人更多。能够将原本即使有点天赋也显然毫不起眼的珞琪培养成构装师,而且是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更说明了李察在构装上的精湛造诣。无意之,李察再次推高了人们的信心。

    在讲台上,洛琪以柔美清冷兼而有之的声音在介绍着自己的构装,台下的人们则反应不一。

    大殿的一个角落里,一名粗豪大汉正和同伴在高声谈论,毫不顾忌地嘲笑着门萨家族的愚蠢,顺带也把熊彼德骂了个狗血喷头。他言辞犀利,声音又足够响亮,让许多人都听得暗暗点头。

    台上的珞琪绽放出的光芒越是璀璨,抽在门萨和熊彼德脸上的这记耳光就越是响亮。

    大汉正骂得痛快,在他侧后方突然迸出一股极为强烈的杀气!他蓦然回头,手已经按在腰间的短剑上。

    在大汉身后冒出来的是一名身材同样高大的男人,穿着旅行者最常见的灰色斗篷式外套,巨大的罩帽盖住了脸,显然不希望别人知道他的身份。他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熊彼德可是浮岛豪门!你在这里公然侮辱熊彼德家族,就不怕死吗?”

    “熊彼德?就这种软蛋家族也需要畏惧?我呸!”大汉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立场,然后环视四周,傲然道:“他们要是不爽,想要公平决斗,那就尽管来!至于想要以势压人的话,嘿嘿,我们歌诗图家族,难道就是任人欺凌的?”

    周围的人们一片轰然,望向大汉的眼光多了不少的敬畏。

    歌诗图家族是圣树王朝的豪门之一,地位和实力比之门萨和熊彼德只高不弱。当今圣树王朝皇帝的一位宠妃就是出自歌诗图家族。

    即使在浮世德,没有正当理由,熊彼德也无法拿歌诗图的人怎么样,否则的话,就是两个家族之间的战争,甚至可能会酿成两大帝国间的征战。

    那名遮住面孔的男人沉默片刻,才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大步离去。在他身后,那名大汉正肆无忌惮地继续嘲笑着熊彼德家族。

    直到走出神殿,来到一条僻静的小路上,他才掀起了头上的罩帽,露出一张阴沉的脸。这是熊彼德公爵本人。

    门萨公爵也早早地离开了布会的现场。一看到大殿内的人群,就可以知道珞琪的布会必定空前成功。虽然这多少是由于李察接下来的拍卖会所致,但谁又会去分辨哪个人是来参加李察的拍卖会,哪些人又是专程为了珞琪的布会而来?

    看着台上的珞琪,公爵的心在滴着血,心情无比的复杂。原本这块宝藏,是应该属于门萨家族的。

    即使理智一直在安慰他,如果没有李察这样的导师,珞琪是不可能得到这样成就的,而神圣同盟并没有自己的圣构装师,但是这样的认知却只有让他更刺痛。所以门萨公爵很快就呆不下去了。至于威慑的狠话,只是在家族人员面前找找面子而已。大殿那么多人,至少有一小半的人有着不弱于门萨家族的背影。

    在台下的观众,还有一个人心情异常的失落,那就是皇家构装师卢诺的弟子冯斯特。他英俊的脸上全是无法掩饰的怨毒和铁青,喷火的双眼死死盯着台上的珞琪。

    此刻在他的心里,已经不知道用最恶毒的方法将洛琪蹂躏了多少遍。然而这种幻想的快感丝毫不能冲淡他的痛苦,那是理想破灭的痛苦。

    他曾经头顶无数的光环,包括豪门出身,有着英俊挺拔的外表,才华出众,即将成为神圣同盟下一任的皇家构装师……等等。虽然以他刚刚达到正式构装师的水准想要成为皇家构装师非常勉强,但是凭借着卢诺的关系和家族的助力,想必占据这样一个位置还是有希望的。

    那时的冯斯特,将是半个大陆少女的梦情人!

    成为皇家构装师后,不光是地位提升,财富也将滚滚而来!

    但所有的梦,都随着李察的出现而破灭。李察是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个暴户家族的私生子,在他冒出来之前,都不知道有没有上过族谱,不但土得掉渣,而且从小还是在山沟里长大的家伙!这样的人也能成为构装师,也能召开布会?

    冯斯特固执地抱着这个最初的想法,同样固执地不愿去面对李察如彗星般的崛起。他固执地专注在自己构装的世界里,只是听到一些关于李察消息时咒骂他几句,比如说李察成为皇家构装师,李察制成了生命诛绝,李察准备召开设计权拍卖会……

    但随着李察以一种睥睨的姿态一举越卢诺,冯斯特心的希望却又活了过来。李察和他已经不在一个等级上,甚至差距都已经不止一个等级,让他恨都有些恨不起来,更多的是无力感。

    不过谁说神圣同盟这样庞大,并且还在每年对外不断扩张的帝国只能有两位皇家构装师呢?所以冯斯特在拼命提高着自己的构装水准,继续追逐着自己皇家构装师的梦。

    然而现在,珞琪的出现,却让这个梦完全破碎了。

    珞琪从一个普通的魔法师转眼间就变成了构装师,再去议论她光彩或不光彩的过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实力为她的天才和潜质写了一份最有效的保证。

    而且珞琪布的全都是非标构装,或许比不上李察设计出生命诛绝与秘境指引的惊才绝艳,却也远比冯斯特强得多了。假如说神圣同盟需要第三位皇家构装师的话,那也会是珞琪,而不是他冯斯特。

    在冯斯特的视野忽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尽管只是背影,而且又穿了厚重的罩袍,冯斯特仍然一眼认出了那个人,卢诺。

    不知为什么,冯斯特一腔的怒火竟然有大半倾泻到卢诺身上。一个连四阶构装都做不出的构装师,如很够指导他冯斯特?卢诺在非标构装上造诣平平,于是冯斯特就觉得自己到目前为止仅仅掌握了两个非标构装,就有了原因可寻。

    盯着卢诺的背影,冯斯特的心开始不断涌上各式各样的想法。

    珞琪的布会终于结束了,接下来是李察的拍卖会。

    拍卖迭起,厨的时间却并不长,最终一位来自圣树王朝西南方的传奇法师以五百万手工费和八倍的材料拍下了这套套装。这个价格折算成金币大致在一千至一千两百万之间,远普通二阶套装的水准,这也是李察未来圣构装师的前景所带来的附加价值。

    PS:加更,总是要燃烧的。这样一个夜晚,俺却捞不到觉睡。未完待续

    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