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二 二诚意

章二十二 二诚意

    在‘八日战争’的辉煌下,原本应该成为主角的阿南和熊彼德家族变得暗淡无光,只有在贵族们谈累了李察和门萨后,才会关注一下今天阿南家族的军队又打到了哪里。

    通向浮世德的路从来不是平坦的,哪怕熊彼德家族已经被打得半残,也是如此。当都彭阿南最终得以仰望奇迹之城浮世德时,阿南家族已有整整六千名战士永久长眠在远征的大路旁。

    熊彼德家族的命运已经决定了,按照传统,他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交接浮岛。一个月后,所有的熊彼德就得离开,把浮岛让给神圣同盟的新贵阿南家族。

    所以在7-7号浮岛上,此时阴云密布,所有的人都在匆匆来去,不愿说话。

    熊彼德公爵坐在自己奢华无比的书房内,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天花板上是一幅大师的壁画《城破之日》,但此刻画面上那血腥与凄惨场景却显得如此刺眼。就连以往公爵最满意的一个**少女被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扛起的画面,此刻也再难让他激动。

    少女的肌肤,白得晃眼。似乎整个世界都在不安的摇动。

    搬离浮岛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悲惨命运的开始。

    从此熊彼德家族将需要通过其它浮岛豪门献祭,他们还空前虚弱,要应付过去、现在无数如狼似虎的敌人。在这些敌人中,有一个名字格外让人惊惧,那就是李察。

    八日战争,李察再次让人看到了自己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而现在,能够阻止李察的似乎只剩下了强者。

    可是熊彼德家族现在还剩下了什么强者?这种态势下,只有盟约关系的强者绝对不会受命去刺杀李察。就只剩下家族血亲了,那位远赴绝域战场的传奇吗?就连熊彼德公爵自己,都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听说过自己这位族叔祖的消息了。

    按照绝域战场的时间流速,此刻这位传奇强者恐怕早已化为枯骨。就算他还活着,并且及时回来,就一定敢对李察动手吗?

    若有传奇强者对李察出手,那绝对可以惹出苏海伦来。这位喜怒无常的殿下能够霸占神圣同盟守护者的名号,自然有与其霸道风格相匹配的实力。

    近日来第一次,熊彼德公爵按捺下暴躁的性格,开始认真地考虑家族的命运和未来。

    而同一时刻,李察正在黑玫瑰古堡内重整军队,并召集追随者们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在会议的最后,李察定下了下次回到诺兰德的时间,并让留守黑玫瑰古堡的丽娜留意熊彼德的动向。

    “熊彼德?他们还能做些什么?”丽娜略有不解。现在的熊彼德已经处于半残状态,李察不去找他们麻烦就不错了,他们难道还敢再来挑衅?

    李察笑着说:“如果我猜得没错,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该派人来了。到时候你先看看他们送来了些什么,足够贵重的话就通知我一声,你觉得一般的话那就把东西收下,把人赶走就是了。”

    “你……你也太……”龙法师不知怎么评价李察的这道命令,似乎,与贵族风范有些不符。

    “没什么,别忘了,我们是暴发户。”李察纠正着她。

    李察走了,留下丽娜百无聊赖地呆在阿克蒙德浮岛里。

    反正现在从浮岛到黑玫瑰的传送阵已经建好,只是几千金币一次的传送费用让人感觉到有些肉痛而已。不过没关系,反正丽娜自己就是魔法师,两边传送门的稳定坐标,足够她不需要消耗太多魔力就能拉开个人传送门。

    没过两天,果然熊彼德的使者就上门了。当看到熊彼德家族的‘诚意’,丽娜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评判是否珍贵,她只觉得自己的标准和认知瞬间错乱了,于是立刻派人去将李察从法罗位面叫回来。

    匆匆赶回阿克蒙德浮岛时,李察脸色颇为不愉快,因为丽娜只是通知他回来,却不肯告诉使者熊彼德究竟送来了什么。

    见到丽娜时,龙法师只是把李察带到了一间小客厅前,一脸神秘地向里面指了指,让李察自己去看。

    李察打开客厅的门,向里面一望,却看到一个黑发的少女正跪坐着中央的地毯上,怔怔地看着窗外。她的脸上、眼中,全是茫然。

    这是曾经给李察留下过印象的少女,第一次是从辛克蕾尔口中,第二次是浮岛。

    索丝蕾尔,也是熊彼德家族的‘诚意’。

    “索丝蕾尔!”李察惊讶的声音惊醒了少女,她向门口望来,可是眼中依然是一片茫然。

    李察本想质疑抖抖嗦嗦跟在后面,并且老远就在楼梯口停下来的熊彼德家族使者,这样一个危险的女人要如何控制。

    可是在少女转身的刹那,却看到她双手中握着一个精致华美的卷轴,正是灵魂奴役卷轴。

    李察不禁暗自叹了口气,感概熊彼德公爵的别出心裁。不光把索丝蕾尔送了过来,还生怕自己不放心,附送了一枚灵魂奴役卷轴。

    不过看到索丝蕾尔,就让李察想起了辛克蕾尔,也想起了那个行事狠毒变态,内心却充满了苦涩黑暗的少女。想到辛克蕾尔的遭遇,李察心中微微一缩,手轻轻摸了下挂在腰间的灭绝,不知道在把索丝蕾尔送过来前,熊彼德家族那臭名远扬的长老会是不是也如法炮制了一番。

    索丝蕾尔似乎能从李察极为细微的表情变化中猜到他正所想的,苦涩一笑,说:“我比辛克蕾尔更会保护自己。而且现在家族长老会拼命想要讨好您,不会做这种注定会激怒您的事的。”

    李察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然后看着依然跪坐于地的索丝蕾尔,问:“辛克蕾尔临死之前,最后的愿望就是让我杀了你和熊彼德家族的长老们。”

    索丝蕾尔这时反而镇静下来,苦笑了一下,说:“这么说,辛克蕾尔一定把什么都告诉你了。没错,她的遭遇就是我一手造成的,我把她出卖给了长老会,从而换来了自己的安全。可是,如果我不那么做,结果就会是我们两个一起参加那该死的‘夜宴’!没有谁能够幸免!至少现在,我们两个人中有一个保全下来了。”

    “听起来很有道理,但保全的人为什么是你而不是她?”李察淡淡地问。

    索丝蕾尔开始回忆往事,脸色也逐渐苍白。她叹了口气,说:“她……她太天真了,所以保不下来的。那还不如牺牲她来保全我自己,这样才能让我们其中一个躲过那些老家伙的魔爪。”

    李察摇了摇头,说:“莫名其妙的逻辑。好吧,你说说看,我要你有什么用?”

    “我很漂亮,有天赋,还能够领兵打仗。实际上,辛克蕾尔在这方面并不如我。”索丝蕾尔一口气说完,象是生怕李察会不了解自己的珍贵。

    不过李察听了之后没有太多的表示,只是淡淡地说:“比辛克蕾尔厉害,并不能说明你多强。”

    “我愿意做您需要我做的一切!而且您不用怀疑我的忠诚。”索丝蕾尔说着,就想要撕开灵魂奴役卷轴。不料李察却一伸手,将灵魂奴役卷轴从她手中摘下。

    李察将灵魂奴役卷轴抛给了站在门边的丽娜,然后说:“这东西很珍贵,不必用在你身上。”

    索丝蕾尔愕然,能够灵魂奴役如她这样一个美丽而又危险的女人,应该对任何男人都是难以拒绝的诱惑才是。何以李察非但不受诱惑,反而很是舍不得用掉那个卷轴的样子。难道自己真的如此没有吸引力?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卷轴?虽然这个卷轴确实珍贵。

    索丝蕾尔勉强保持住了微笑,问:“您就不担心我的忠诚?”

    “你又能翻起多大的浪花?”李察淡淡地道。

    说完,李察就站了起来,对丽娜说:“告诉门口那个熊彼德,这个诚意还不够。让熊彼德公爵把家族长老会内一半长老的脑袋送过来,那我就在两年内不去理会熊彼德。否则的话,就让他们好好守卫领地吧!”

    “那么,我现在应该做什么?”索丝蕾尔心底本能地感觉到了一缕不安,勉强笑着问。

    李察看着她,面无表情地说:“你?回熊彼德家族去吧,我不需要女人,只需要领地。你可以换回来一块伯爵领吧?”

    “伯爵领?”索丝蕾尔小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就象是在哭:“李察大人,您要是能够用我换来一个男爵领,都是太高估了我的价值。或许,骑士领才是我的位置所在。”

    “能换回点什么就行。当然,如果熊彼德理解不了我的意思,那就怪不得我了。”李察挥了挥手,示意索丝蕾尔可以走了。

    索丝蕾尔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她看着李察,声音微微颤抖:“您这样把我送回去,就等于,等于把我推入深渊!我会很惨的!比辛克蕾尔还要悲惨!不要送我回去,救救我!”

    李察淡淡地说:“我会相信一个把自己妹妹推入深渊的女人吗?丽娜,送她走!”

    PS:这是保底的第二更,加更之路,还很漫长。他***!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