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四 心事

    “是的,主人它们构造功能非常简单,借鉴了一点生命树的解析成果,就创造出来了和工蜂一样,除了最初的一批外,它们可以自行繁衍生长,并不需要占用我的创造单位名额”

    李察看着这棵树,问:“它们的用途是什么呢?”

    “食物,一种相对高效的食物我可以演示一下”

    转眼间,几只工蜂就飞了过来,它们伏在粗大的树干上,用口器深深插入树,开始吸吮,它们的腹部迅鼓胀,然后一一向虫巢飞去从树干的破损处可以看到树干是中空的,里面有透明的液体缓缓流淌出来

    李察伸手蘸了一点放进嘴里尝了尝,发觉甜得发腻这种东西,一个普通壮年男人吃上一大碗,就够一天生存所需了

    对母巢能够创造出这种树种,李察也颇为震惊,这甚至比它创造出了某种强力兵种还要惊讶这片森林,忙碌的工蜂,以及不远处宏伟的虫巢,母巢似乎正在这里创造着一个独一无二的世界

    “很让人震惊”李察说

    “主人,您似乎有心事?”母巢的回应却让李察有些意外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感觉您一直有点心不在焉”母巢的回答再次让李察意外它的拟人化程度似乎越来越高了

    李察默然片刻,叹了口气,让星蛹吐出一个木箱,里面居然装的是满满一箱的烈酒李察挥手叫星蛹离开,自己找了块空地坐下,默默地打开了一瓶酒,喝了几口,才吐出一口酒气,说:“我只是想要找个地方可以一个人喝点酒而已”

    “这里非常适合”母巢很是善解人意它甚至缓慢地爬了过来,从口里伸出几根软管状的口器,卷起了一瓶酒,拧开瓶盖,用一根软管探进去,慢慢地吸着

    “你也会喝酒?”李察失笑,然后又叫道:“喂给我留点,这些都不够你一口喝的”

    对高过十米的母巢而言,就是一桶酒也不够它一口喝的

    “我只喝一瓶,试试味道”

    李察这才放心,慢慢地喝着,一瓶接一瓶,眼前的视界逐渐开始模糊,思绪又开始飘摇,不知不觉间,心事的防线渐渐的开始松懈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喜欢上了喝酒的这种感觉,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真正的放松,放纵一下自己的心泡*书*(而在平时,他缜密的思绪不会有这种机会

    李察有太多的心事,一件件堆积在那里,就算他以为自己一时忘记了,但重量却总是在一点点地垒上去,压得他渐渐疲惫

    没有每隔一段时间的放松,李察就会渐渐消沉下去而这段时间,事又实在太多

    李察开始喝得慢了,因为胃里开始象烧一样地在痛着,沉封的思绪也开了闸,无数记忆和想法不受控制地冒出来他有时会怔怔地思索,而忘了喝酒

    不知想到了什么,李察重重地叹了口气,呼吸中有浓烈的酒精气味

    这时旁边忽然响起了母巢的声音:“这就是喝醉的感觉吗?果然不错”

    李察一怔,抬头望去母巢于他来说就象是山一样的存在,头部、口器和刀锋和躯相比小得可笑从母巢口器里探出的几根吸管依然插在酒瓶里,可以看到瓶里还剩了大半的液体就这小半瓶酒,让李察晕一下都办不到,难道会让如小山一般的母巢喝醉?

    恍惚之际,李察看到母巢巨大的躯居然晃了晃,就好象真喝醉了的样子

    当然,母巢晃了一晃的后果,就是让整个大地都震动了几下紧接着,母巢居然也重重地呼了一口气,从它腹部的排气孔中居然也喷出大量酒气,一时间酒雾弥漫,就好像喝下去了几十吨烈酒一样

    这让李察吃了一惊,惊问:“你哪来那么多的酒?”

    母巢回答:“造酒比创造战斗单元容易多了造出把我自己灌醉的量,只需占用两个名额就够了”

    “……好”

    “主人,你有心事吗?”

    “为什么这么问?”李察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呃”母巢居然打了个酒嗝,然后才说:“人类只有有心事的时候,才会一个人喝酒”

    “……确实有些”或许是见母巢也喝多了的缘故,李察居然承认了两个喝醉的人或者是其它的什么生物,凑在一起,总是很容易就把距离拉近

    “说说看?”

    李察不答反问:“母巢,你有害怕的事吗?”

    “有我最害怕的就是在成长起来之前遇到天敌”

    “你也会有天敌?”李察很好奇在他看来,九阶的母巢在法罗已经快要横行了

    “有的任何存在都有天敌,哪怕是无敌的生灵,也是有天敌的,它们的天敌就是同类我现在还不知道我的天敌是什么,但知道它一定存在所以我每天都会很恐惧,会想方设法让自己变得加强大当然,和主人在一起,我进化的过程其实加快了很多”

    “我明白了”

    “那么主人的心事呢?”

    “这怎么能告诉你?”李察失笑

    “有什么关系?我听了也不懂啊,我又不是人类”

    这句话出奇的让李察放松下来,越来越是涌动的酒意也让他有倾诉的冲动

    李察重重地叹了口气,说:“我有一些仇人,他们叫门萨,叫约瑟夫,也叫熊彼德我想杀光他们,但是现在却还不能这样做,必须得再忍耐一段时间哪怕是最弱的熊彼德,也不能现在就去灭了他们,甚至一两年内都不可以我是不是很没用?”

    “三个浮岛豪门,当然不能轻举妄动,你没有做错什么”

    李察重重地吐出一口气,用酒瓶一下一下地敲着自己的头,咬牙道:“不,你不知道如果换了那个男人,他一定不会顾及那么多,直接带兵就杀过去了”

    母巢沉默了片刻,然后说:“两种行事风格,并不能说谁对谁错要看最终的结果才知道”

    “结果?好,结果结果就是他死了,而我还活着,并且现在开始重接收他留下来的烂摊子”李察苦笑,一口气把瓶里的酒全部倒进喉咙,然后用力把酒瓶砸在地上,怒吼着:“可是我还是觉得比不上他我就是不敢现在去把那些家伙统统给干了”

    母巢又沉默了一会,才说:“因为你有责任”

    李察一怔:“责任?”

    “是的,责任所以你不能冒险,要好好的活着,因为还有很多人把自己的前程、生命乃至希望都寄托在你的上”

    李察怔怔的问:“是这样吗?”

    “是的”

    “……也许……”李察头一歪,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酣声轻轻响起

    母巢看着李察,片刻后扬起一根软管,对准李察的脸轻轻一吹,一团带着浓冽酒味的雾气就喷在李察的脸上,被他吸了进去,然后就睡得加深沉了

    不远处的虫巢底部忽然打开了一扇隐藏的门,流砂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睡着了?”流砂问

    “是的,我可以确定”母巢回答

    流砂皱眉道:“你不要乱动手脚他的记忆力好得简直可以和传奇相提并论,醒来时一定会觉察到不对劲的”

    “我只是用类似于酒精的喷雾让主人醉得加彻底而已他是不会觉察到不对的”母巢的声音中居然颇有几分讨好之意

    流砂站在李察面前,蹲下,伸手替他整理了一下额前已显凌乱的头发,低声说了句:“傻瓜”

    她站了起来,走到母巢面前,仰首看着这个庞然大物而母巢则温顺地低下头,伏在地上,甚至还轻轻地扭动两下,以示讨好不过它动了这么两下,大地又为之颤抖

    流砂又好气又好笑,用力一脚踢在母巢的头上,怒道:“安静点”

    母巢果然不动了

    只是流砂小脸却白了一下,这一记踢得太重,结果她的小脚直接就肿了母巢所谓的头部只是装饰和陷阱,虫甲格外的厚实坚硬,流砂的脚哪是对手不过流砂自己就是神官,一个强力治愈下去,伤势就好了

    然后流砂自然不会揭破这种窘事,哼了一声,对母巢说:“下次不要自作主张,讨好我是没用的”

    “当然流砂大人,您还有什么吩咐?”母巢俨然另外一副态度

    流砂认真想了想,却没有想起有什么需要母巢做的,于是说:“暂时没什么,等我想起来了再说啊,对了以后有机会的话,多陪他喝喝酒他如果说了什么,你就告诉我,我会教你如何回答的”

    “如您所愿”母巢的词汇越来越丰富了

    “好,这些是你的了”流砂手一扬,几颗透明的,里面装着滚动着的鲜红龙血的珠子就向母巢飞了过去那是红龙卡罗的血

    母巢激动得挥舞着的软管口器都在颤抖,它一个失神,差点让其中的一颗龙血珠掉在地上

    流砂等母巢把所有的龙血珠都吞了下去,才说:“让分脑送我回去”

    “星蛹会加舒适”

    片刻后,星蛹载着流砂,徐徐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