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五 昔日学长

章二十五 昔日学长

    李察依然在最深的宿醉中深睡着,直到四个小时过去,他的第二意识从解析状态中醒来,准时唤醒了李察{书友上传}

    李察揉了揉眼睛,头依然昏昏沉沉的,时时会有撕裂般的痛,就象每次从宿醉中醒来他用力晃了晃脑袋,这才感觉好了点

    不过这种状况难不住一个无限接近大魔导师状态的魔法师,他熟练地用魔法制造了一捧夹带着冰块的水,兜头浇在自己上,于是彻底清醒了过来

    “主人,您醒了?”

    “嗯,我要回去了分脑呢,让它送我回去”

    “星蛹会加舒适,主人”

    片刻后,星蛹载着李察,徐徐远去

    回到绿洲城,李察本想继续投入到构装的世界中去,却不知为何总是有些心神不宁,说什么都静不下心来他不由自主地抚摸着怀中的命运晶板,但是这一次就连命运晶板也无法让李察平静

    李察想了想,在意识中和追随者们打了个招呼,就又走向时光灯塔,踏进位面传送门,准备回诺兰德看看虽然诺兰德一旦有什么大事发生,家族就会派使者到法罗来通知李察,但那毕竟也要耽误几天时间的

    就在同一时刻,浮冰海湾的上空正云密布

    铅灰色的浓云低垂到几乎贴近海面,一望无际的冰洋上则狂风大作,恶浪一重重地涌动着,向海岸悬崖拍去

    海水中已经有了细碎的浮冰,彼此相撞,发出丁丁当当的脆响,浮冰海湾已经到了一年中最危险的时候,再坚固的魔动船都不敢在这个时节驶入只有等彻底封冻,然后来年再暖花开的时节,才能重启航路

    这一刻,铅云中还有着雷电在初冬季节,雷电是非常罕见的,何况铅云中跳跃的雷电还在时时变幻着颜色,这种绚烂的雷电往往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一个由异空间通向诺兰德的传送门正在形成

    片刻之后,铅云骤然被无数碧绿色的闪电点亮一个蜷缩成一团的影周缠绕着电光,从铅云中徐徐降下

    快落到海面时,他才抬起头,露出一张以人类标准来说极为俊美,却神态鹜的脸,两道狭长的凤眼中有电光一闪而过当他睁开双眼时,周围的海面气温骤然下降,海中则以眼可见的度凝结出密密麻麻的冰粒泡*书*(

    这是一个看上去接近三十的男人,或者准确点说,他并不完全属于人类,淡青色的皮肤和头顶湛蓝色有若头发的光焰,这都不是人类的特征,也不象诺兰德本位面的已知种族

    他缓缓舒张体,就那样悬停在海面上,四下看了看,喃喃地说:“这次误差距离又是过了十公里,看来这段时间的进步并不明显啊”

    他徐徐转,凝视着巍峨矗立与山脉几乎连为一体的深蓝,双眼渐渐眯起,自语道:“很久没有看到深蓝了老师,您还好吗?您为什么会忽然参加神战,以至于陷入沉睡?不过,我回来了深蓝,我会替您支撑起来的”

    他看着深蓝的方向,伸出双手,缓缓划出一个个繁复的手势,片刻后一道传送门就在他面前形成这个男人向前一步,消失在电火激的光幕内

    此时的深蓝真实地诠释了高耸入云,整整上半段塔都没入到浑厚的铅云内,塔中央供狮鹫起降的平台也几乎靠上了云层的底部

    这个季节往来深蓝的人很少,所以偌大的平台上只停留着两三只狮鹫,显得空空的

    就在这时,一道水绿色的闪电突然从云层中落下,击在平台上,发出炸雷般的轰鸣吓得原本已有些昏昏睡的几名平台守卫全都跳了起来

    他们匆忙拔出武器,然后愕然看着四下流窜的电火又汇聚到一起,构成了一道传送门,那个头顶燃烧着水绿色光焰的男人从传送门内走出

    不光是头顶,他就连上也都在燃烧着绿色光焰绿色光焰象是火,却也不是普通的火,它是冷的,不但毫无炙可言,周边空气还在急降温

    “你是什么人?”守卫们战战兢兢地拦住了这个男人的去路他们虽然是深蓝的守卫,背景强大且个人实力不俗,但是在这个男人的注视下却会感到从灵魂深处发出的恐惧在这个男人面前,似乎什么样的勇士都会下意识地畏缩

    “站住你是什么人?”守卫队长拦住了男人的去路,手中的刀都有点不可见的颤抖可是能够在这个时候而出,他已经算是勇气可嘉了

    这个男人也点了点头,以奇异而淡然的声音说:“不错,居然在我面前还能够站得住,看来深蓝没有招一堆废物作守卫不过你们连我都不认识了?没关系,那么知道虚骸这个名字吗?”

    几名守卫来到深蓝的时间短些,还在努力回想虚骸是什么人,然而守卫队长却惊叫起来:“虚……虚骸?您是虚骸大人?”

    说到后来,他不光声音在颤抖,手中的刀是无法控制地掉到了地上

    虚骸露出森然的笑容,说:“看来你确实是个老人不过不用那么害怕,我现在已经不象当年那样喜欢杀人了去告诉菲尔和黑金那些废物,就说我回来了此后在老师沉睡期间,深蓝就由我作主现在就去,别耽误了我的时间”

    说完,虚骸没再理会守卫们的后续反应,越过他们,径直向深蓝内走去

    片刻之后,在深蓝最高处的大会议室中,虚骸高坐在主持人的位置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面前十几位大魔导师们

    会议室内的气氛极度冷,所有大魔导师都紧崩着脸,而且动作姿势颇不自然,显然藏在口袋或者衣袖里的手中都捏着某种强大的魔法道具

    只有两个人是例外的,一个是西奥多这位伪信者从容不迫,双手都放在了桌面上但是谁要是相信了他这样的表现,谁就注定后悔就施法度而言,同等况下魔法师和神术者无法相提并论,虽然谁也不知道,这次西奥多的神力将来自哪位神明

    另一个则是黑金灰矮人竟然把一根刚刚打磨制造完成的矮人火枪放在了桌面上,气势汹汹地盯着虚骸

    当灰矮人刚把这东西重重砸在会议桌上的时候,虚骸讶然之后全是冷笑矮人火枪吓唬一下十级以下的人还可以,象他这样特殊种族的强者,就是让黑金直接在他脸上轰一枪,都不会有事

    不过灰矮人这把火枪却颇为不同,有着单手短枪的长度,但却是双手握持的样式枪口口径还是一个拳头大小,可是枪管却厚了许多,上面还镌刻着繁复的魔法纹路,看起来华丽而精致

    一看清这柄火枪的样子,虚骸的眼角竟然稍稍收缩了一下

    深蓝出的高阶法师也都是数学大师,他瞬间就根据这柄火枪的材质和魔法阵加固功能计算出了一枪的威力,那居然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数字,完全不是诺兰德矮人火枪能够达到的量级这种威力,即便是他,如果丝毫不加防御的话,也会被击伤

    虚骸脸上微起波澜,但随即平静下去就算这把矮人火枪真有他刚刚计算出的威力,在圣域和大魔导的眼中看来,也不过是把精致些的玩具而已况且黑金本人从来不是以战力见长的

    虚骸的目光从大魔导师们的脸上一一扫过,他的目光接触到谁,谁就会不由自主的脸色一变,就连菲尔大师也不例外,惟有伪信者西奥多面不改色,毫不动容

    虚骸上微微前倾,问:“谁能告诉我,老师为什么会突然沉睡?她为什么会突然跑到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位面去和那里的诸神大战一场?那个该死的地方好像几个月前才取得了所谓诺兰德龙的正式编号”

    一众魔导师都在沉默着,没有任何人回答虚骸的问题就是有人想说,也无从说起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也没有人知道苏海伦为何会去法罗不会有人了解具体神战的形

    虚骸耐心地等了很久,也没有得到答案,这其实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低沉地笑了两声,说:“不想说,还是不知道?没关系,这并不重要一会我会去看看老师,从现在开始,直到老师醒来之前,深蓝就暂时由我来掌控”

    “不可能”灰矮人第一个跳了起来

    虚骸冷笑着道:“不可能?没有老师,就凭你们这些只知道和数字以及实验室打交道的老家伙们,挡得住极地灰矮人的进攻?我在过来的途中已经看到,极地大陆那些家伙们已经蠢蠢动了一旦老师沉睡的消息被他们证实,你们准备如何处理?向菲利浦求援?”

    一众大魔导师们都沉默了一直以来,他们都在深蓝中有着崇高的地位,共同维持着深蓝的常运转

    PS:这是今天正常的一,今天就没有加了